《逃往何方》作者:蒋庆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11-24 16:17:25

 

 
 
                信访接待
    今天是局领导信访接待日。局党委委员、刑侦大队长马超主持。
    已近下班时间,马超问信访科科长:“还有信访人吗?”
    科长答:“还有一位。”
    “请他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老者: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体型瘦小,步履蹒跚。马超快速阅读了老者递上的材料。他叫方修贤,国营云山机械厂的下岗工人,看上去像是80来岁了,实际上70岁还不到。
    “方师傅,您好!您来访有什么要求?”
    “我还是那个要求,请求你们能尽快抓住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方修贤声音不大,但言词清晰,态度急切。
    “方师傅,您儿子方喜德被害案件,我们很重视,已抓获了大多数参加斗殴的人员,可惜杀害您儿子的犯罪嫌疑人秋飞还没有抓获。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缉捕,但至今没有发现他的行踪。我们向你保证,一定会继续加大力度,想方设法,争取尽早把秋飞缉捕归案。”
    “我知道你们对我儿子的事一直很重视,你们工作也很忙,我不应该来多打扰你们,但是……”方修贤欲言又止,泪珠滴滴,哽咽声声。
    “您对我们工作有什么意见?我们会认真听取,尽力给您解决。”马超的话语感动了方修贤。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夫妻俩都是下岗工人,中年得子,好不容易把他养大,却被人杀死了。他妈受这打击,病倒了,脑溢血瘫痪在床,上周去世了。她死不瞑目啊!”
    方修贤双手捂脸,悲恸地哭起来。
    马超站起来走到方修贤身边,双手抚摸着他的双肩说:“方师傅,您节哀,多多保重身体。我们一定尽力尽快把杀害您儿子的凶手缉捕归案,依法严惩。”
    听了马超的一席话,方修贤站起来面对马超就要下跪,马超连忙扶住他。
 
                小事大祸
    翌日上午一上班,马超就打电话让刑警侦查员兼专案内勤王英英把“1106案件”的案卷送来。
    王英英把案卷送来,同时还有云山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左力近日的一个批示和相关的信访材料。
    此信写得有理有情,看了令人同情与内疚。“1106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秋飞在逃至今已整整10年。请马超同志亲自挂帅,尽快将秋飞缉捕归案,依法严惩。
                            左力
                          11月6日
    马超看了信和左局长的批示。信是方修贤写的,内容就是昨天他反映的情况。看来方修贤真是很急切啊!
    “1106案件”案发后,多数涉案人员很快就被查明,由刑侦大队一位副大队长带队侦办。案发时,因马超是分管侵财案件的副队长,没有参与该案的侦查。
    马超一一阅研了“1106案件”案卷材料: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书、损伤鉴定意见书、讯问笔录、询问笔录、侦查终结报告书、起诉意见书等。
 
    “1106案件”的主要当事人牛勇飞与高海风都是云山市城关镇人,都是25岁,没有固定工作。二人原本互不认识。
    11月6日傍晚,牛勇飞乘坐公交车到朋友处。车上很挤,他站着。突然驾驶员一个急刹车,站在前面的高海风似乎没有拉住吊环,身子前倾后瞬即后仰,双腿跟着后退,一只穿皮鞋的脚踩在牛勇飞穿运动鞋的脚背上。
    牛勇飞“哎呦”一声,随即猛推了一把转身看着他的高海风。
    “妈的!你怎么乱推人?还这么重!”高海风长得比牛勇飞高大,满脸怒气,眼睛直盯着牛勇飞,大声斥责着,同时还手一把朝牛勇飞身上推去。
    “你踩了人还这么凶!”牛勇飞一拳挥了过去。
    牛勇飞的手在空中一把被人抓住,那人叫道:“他妈的,你小子找死啊!敢打高哥,我们让你尝尝味道。”
那人叫雷创,是高海风的好朋友。
    雷创说完便与高海风及旁边的另一人一起冲上来,对牛勇飞拳脚相加。牛勇飞这才发现三人是一伙的,自知不是对手,边出拳踢脚抵抗,边往车厢后面退。双方扭打了一阵子,才被乘客劝开。牛勇飞觉得脸被打肿、腿被踢伤了。这时公交车在一站台停下来,那三人从中门下车后就往前走。在车门将要关闭时,牛勇飞从后门跳了下来,悄悄跟在后面,发现这三人右拐到解放路进入了一家饭店。
    牛勇飞拐进旁边的一家茶室,掏出手机打电话让秋飞等5人赶过来。10多分钟后,5人相继赶到。牛勇飞说了自己在公交车上被三人殴打之事,众人听了都很气愤,异口同声说要找那几个人算账,要他们赔礼道歉,不然就狠狠教训他们。其中有一个叫史强高的人拿出几根短铁棍,分发给大家。分给秋飞时,秋飞没要。
    牛勇飞见了,不高兴地问:“你为什么不要?”
    秋飞回答:“我今天衣服穿得少,藏铁棍不方便,我有一把水果刀。”
    “那也行!今天你牛哥委曲大了,你可要出把力。”
    史强高问了牛勇飞这三人的体貌衣着,先进到饭店窥探了一番,发现这几人在一个包厢里等着吃饭。
    当史强高带着牛勇飞等人进入饭店包厢时,发现里面多了5个人,应该是刚进去的。
    牛勇飞见还是对方人多,但自己方是带了家伙的,毫不示弱,气势汹汹地指着坐在主宾位上的高海风吼道:
    “你刚才踩了我的脚不道歉,还三个人一起打我,太过分、太猖狂了,你们现在必须向我赔礼道歉!”
    高海风也不示弱,猛地站起来,也用手指着牛勇飞,大声反驳道:“踩了你的脚是因为汽车急刹车造成的,刚才是你先动手的,我们凭什么要向你道歉!”
    旁边的雷创也猛地站起来,指着牛勇飞大声怒吼:“你小子也真狠,竟然带着人找上门来,想找死啊!”
    史强高见状,即拿出铁棍,“啪”地猛砸在餐桌上,大叫:“你们打伤了我兄弟,赔礼道歉那是我们对你们的客气。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铁棍可不认人!”
    铁棍声把一桌子人都敲得站了起来,双双盯着对方眼睛。有的目光凶狠,有的目露惊吓。高海风方有一人想打圆场,说:“那你们想怎么样?”
    “跪下磕头,拿钱赔礼!”史强高狠狠地说。
    “好!我赔你。”雷创说着拿起桌上一碗鸡爪向史强高猛砸了过去。
    牛勇飞大吼一声:“兄弟们上,打!”
    史强高率先持棍冲了上去,双方顿时打成一片,棍棒打击声、碗碟破碎声与双方的怒骂声、喊痛声,混杂于空间。突然,包厢电灯被人关灭了。不一会儿,有人大叫“捅死人了!”
    史强高听出是对方的声音,即高呼:“撤!”
    牛勇飞一帮人立即跑出了包厢。
    这场恶斗,造成了一死五伤的恶果。受表兄所邀来聚餐的方喜德被对方用刀刺破胸腔大血管,送医院抢救几小时后死亡;雷创胸部被刺中二刀受重伤;双方另各有二人受轻伤。
    饭店报警后,派出所、刑侦大队先后赶去。经过近10天的侦查,双方参与斗殴的人员或被抓捕,或投案自首,只有动刀行凶的秋飞没有被抓获。
    由于秋飞一直在逃,三个多月后,公安机关依法移送起诉;检察院起诉后,法院依法对参与斗殴的主要人员作出了有罪判决。
    案侦初期,云山市公安局即对秋飞上网追逃。
 
    “小事大祸!”这是马超用了一天时间阅卷后的第一反应。如果当时高海风踩了牛勇飞的脚,马上说一句“对不起”;牛勇飞不用手推他,而是回一句“没关系”,双方就不会争吵,接着也不会发生扭打,更不会出现后来斗殴的严重后果。
    马超对认定秋飞是持刀行凶者的相关材料作了认真阅读研究,发现证据有所不足。
    马超还阅读了“1106案件”相关的信访材料,多数是方修贤夫妻写的信,但其中有一封信是秋飞母亲写的,该信应该是秋母找人代写的,认真阅读后,觉得很有价值。
 
                劝抓并举
    第二天上午,马超召集相关人员专题研究缉捕秋飞工作。
    “‘1106案件’我没有参与侦办,几年前大队决定由我和韩帅负责缉捕秋飞,我们想了许多办法,采取了不少侦查手段,但是至今没有摸到秋飞行踪的任何信息。工作没做好,我们有责任。”
    刑侦副大队长崔军凯看了马超递过来的左局长批示后,作了一番客观解释与检讨。
    浓眉毛络腮胡,大眼睛高鼻梁的崔军凯,此时表情显得有点尴尬。
    “主要责任在我,因为具体工作是我做的。”
    韩帅接着作检讨,但话题一转,说:“我认为秋飞有已经死亡的可能。”
    “秋飞可能死了?你有什么依据?”
    马超很欣赏韩帅脑子灵光,点子多多,而且敢于直言,但是分析案件是要有客观依据的。
    韩帅心中早有准备,马上答道:“我的依据主要有二点,一是我们采取了各种侦查手段,如果秋飞活着,多少会有一些他的行踪信息,但几年来却是一点也没有;二是我仔细研究了“1106案件”的材料,牛勇飞一方,除秋飞外,5个都是在社会上混的人,关系很紧密,案发前有过多次打架斗殴的劣迹,而秋飞一直在厂里打工,同事们都反映他很老实,怎么会突然动刀捅死捅伤人呢?……”
    韩帅停住了,没往下说。
    “继续说呀,从这二点你得出了什么结论?”马超目光中充满了鼓励。
    “我认为牛勇飞等人有杀人灭口,再把行凶责任都推到秋飞身上的可能 。”
    “案中案,伤害案件中还有谋杀大案,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参加工作不到二年的李小林,第一次听到这种分析,感到很惊讶。
    信息中队长张莺接着说:“小韩,你的观点也够大胆的。‘1106案件’的相关信息我一直都在关注,秋飞死了,我觉得是有这种可能,但如果说是被谋杀致死的,没什么依据啊!”
    “韩帅,你要知道,当时起诉过程中,公检法三家都认可秋飞是动刀行凶者,这点现在如果没有新的证据,是不能轻易否定的。”王英英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连续被几个人反驳,韩帅右手抓了抓头发,眼睛眨了几次,长长的睫毛连续闪动着,心里有点急了:“我没有完全肯定秋飞是被谋杀,也没有完全否定秋飞是凶手,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分析嘛。”说完,目光转向马超,似乎在求助。
    马超仍以鼓励的口气说:“韩帅的观点很有新意,也有一定的分析依据。”
    他转头问崔军凯:“军凯,你的意见如何?”
    “马队,这个观点,韩帅和我讲过,我也认为秋飞有死亡的可能,除被谋杀外,秋飞外逃后自杀、意外死亡也是有可能的。这些分析意见,现在都没有证据可作认定,所以也就没有向你汇报。”
    崔军凯回答后随即表态:“秋飞死亡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分析,我们还是要再想方设法,继续开展侦查,活着要缉捕归案,死了也要调查清楚。”
    “军凯说得对。”马超对自己副手的工作责任心、业务水平一直很满意,又问,“那下一步你们打算怎样开展工作呢?”
    “马队,我负责抓了秋飞几年,没抓到,现在左局长又要求你亲自挂帅,下一步还是你带着我们抓吧?”崔军凯对马超的侦查水平一直很佩服。
    “对!马队你出马,抓获秋飞或查明真相,肯定有希望。”韩帅马上附和。
    马超对崔军凯说:“军凯,你还是继续为主负责‘史强高涉赌涉黑专案’的侦查工作,这起专案的工作量很大,缉捕秋飞一事,这段时间你可不必直接参与,必要时,我会找你商量。”
    史强高专案组是左局长亲批成立的,马超任组长,崔军凯任副组长。马超因为要抓全面工作,前段时间又组织侦办几起省厅刑侦总队督办的案件,所以这个案子的具体工作,多由崔军凯负责。
    马超对大家说,“按照左局长的批示,接下去我来牵头,工作我们一起做。”
    众人点头称好。
    马超接着说:“大家刚才的分析都有一定道理。这个案件确实有三个问题需要搞清楚,即秋飞是否就是持刀捅死捅伤人的凶手、秋飞有无死亡、如死亡了是怎么死的?”
    说到这里,马超目光扫视了大家一遍。众人觉得马队肯定会作出一番精彩分析。
    张莺圆圆胖胖的脸上露出一口雪白整齐、晶晶闪亮的牙齿,催促道:“马队,你给我们好好分析一下吧?”
    “我觉得按照现有案件信息,无法对这三个问题下结论。”马超的话出人意外。
    “那怎么办?”张莺问。
    马超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秋飞母亲的来信你们看过吗?对我们缉捕秋飞有什么启发性作用?”
    秋飞母亲的信,在场的多数人看过,只觉得秋母是在为儿子辩护,但对缉捕秋飞有什么作用,确实没多想。
    马超见大家一时无语,就分析道:“我觉得信中有些内容很有研究价值。秋母讲秋飞从小就很老实,不可能动刀杀人,如果用刀捅人,一定是牛勇飞指使的;秋飞在案发前,基本没有出过云山市,案发后突然不知去向,肯定是牛勇飞安排他逃跑的;如果公安能够查明真相,一旦她知道儿子的去向,愿意劝他投案自首。
    “从信中这些内容,结合案发后的侦查情况,我们可以作出以下分析:牛勇飞与秋飞二人关系很好,秋飞参与斗殴是受牛勇飞指使的;秋飞外逃可能是牛勇飞安排的,也即牛勇飞可能知道秋飞逃往何处;秋母对牛勇飞安排秋飞逃跑,可能是她自己的一种分析,但也有可能是从秋飞本人或他人处知道的,如果是后一种可能,那么秋母就很有可能知晓秋飞的逃跑去向,特别是首站躲在哪里。”
    “牛勇飞与秋飞关系很好,案发后可能又是他安排秋飞逃跑,那牛勇飞为什么要去陷害秋飞?”
    “有没有陷害?为什么陷害?现在还无法分析、判断。”
    “据我所知,牛勇飞是投案自首的,他如果知道秋飞的下落,为了争取从轻处理,为什么不说?”
    “这可能另有隐情,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掌握。”
    “秋母答应劝儿子投案自首,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实际行动?”
    “秋母这封信是在法院判决之前写的,在判决后,她可能觉得对秋飞的行凶结论已经无法改变,也可能确实不知秋飞后来的去向,因而没有劝投举动。”
    马超重视了大家所忽视的秋母信件,并作了递进式的分析,令大家十分佩服。但大家还是提出了不少问题。云山刑侦大队讨论案件的氛围的确很民主。
    对部下提出的问题,马超只作简要回答,没像以往那样作深入、详细分析,排难解迷,这很出乎大家的意外。
    韩帅见大家问的差不多了,就抢着说:“马队,我知道了,有些问题现在是无法搞清楚的,下一步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先围绕秋母、牛勇飞开展调查工作,然后再作分析研究,对吗?”
    马超双手十指紧扣了好长时间,这时才松开。
    他说:“对!刚才军凯已经讲了,对于命案逃犯,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没有充分依据证明秋飞已经死亡,我们应该把他当作是活着的,必须立足于缉捕,采取传统加科技的多种调查方法与侦查手段,继续查找秋飞的行踪。具体策略上,我们要实施劝抓并举。我负责与秋母接触,以劝投为主。”
    询问案件知情人,领导出面效果常常比较好,所以马超决定自己去找秋母谈。
    “军凯,牛勇飞也在史强高团伙中,你要在侦查史强高专案的工作中,注意收集相关线索;收网后,要适时专题讯问牛勇飞、史强高有关秋飞逃跑的情况,以求从中突破,进而抓捕秋飞。”
    “另外,请张莺对无名尸体数据库再作全面查询,仔细分析有无与秋飞个体特征相似的尸体;请王英英抓紧找一下当时询问秋母的民警,请他仔细回忆一下调查时的情景、情况……”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