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瞧!又是一辆。”李二虎在向他的小徒弟炫耀着今晚的“战利品”。这几次得手时,李二虎从不会忘记在他的小徒弟面前炫耀一番,这成了他除偷车之外唯一[详细]

2019-05-15

红旗派出所励精图治三年,终于在今年正式向分局、市局递交了评定一级派出所的申请。要想成为一级派出所何其艰难,必须过五关斩六将,经分局、市局乃至公安部层层检查、验收[详细]

2019-05-14

直觉春暖乍寒的夜空里,梅花散发着淡淡香气,有点鬼魅。辛依依带着俩刑警已在国道旁搜索20余天了,谁能料想下一分钟会有怎样的险情出现?  一辆黄色面包车急驶而来。辛依[详细]

2019-04-28

派出所接到分局纪委的电话,要求通知社区民警小贾下午去分局接受调查。小贾接到通知后,整个人都懵了......纪委办公室很肃穆。摆在小贾面前的,不是传说中的"咖啡",而是[详细]

2019-04-25

她对洋节并不“感冒”。可惟独情人节,在她的心里好像长了剌,每到这天,这剌就不痛不痒地扎她一下。一大早,她在心里问:2月14号怎么了,2月4号刚过了中国年呢,[详细]

2019-04-24

程子快步跑向前,眼睛紧紧盯着民警即将触及到红色按钮的手指。只要一按下去,戒毒所的那扇门就会打开。
  此时,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昨天,程子给戒毒民警说,如果家人不能接[详细]

2019-04-03

阿灰并不是警犬,只是一只在边境附近被收养的流浪狗,离开S350执勤点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三月的一个下午,我和战友们在边境附近的S350执勤点专心致志地检查着过往的车辆,[详细]

2019-03-14

虽早已立春,但料峭的春寒依然笼罩着大地。老陈在冷风中急匆匆地行走着,因为,他不知道冯大妈让他这晌午时过去,是为了何事。只不过,只要接到冯大妈的电话,老陈总会很快赶[详细]

2019-03-12

此刻,我不停地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刚才还凝冻的黑夜,仿佛突然豁开一个口,黑洞般地将我往里吸,它无边无沿,任凭我拼命划拉四肢,却什么也抓不住。风在我耳边尖锐地鸣响[详细]

2019-02-26

十发实弹射击,对我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但今天,我却一直在走神。拿起手枪瞄准前方的人形靶,恍惚中看见欧阳朝我走来。他的脸上泛着笑容,带着狡黠。那神情好像他参加射击[详细]

2019-02-25

强子的命真苦,三岁那年,父亲出车祸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成人,娘俩相依为命。强子的命真够苦,就在他与阿娟结婚前夕,阿娟不信得了白血病,娘家经济拮据,他和母[详细]

2019-02-20

(一)今年的冬天真冷啊,隔着候车室那厚厚的玻璃窗,似乎都能感受到北风在外面呼啸而过的寒意。宋安民打了个寒颤,抬眼看了看大厅悬挂的列车运行表,又看了一眼在怀中熟睡[详细]

2019-02-15

 77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