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阿灰并不是警犬,只是一只在边境附近被收养的流浪狗,离开S350执勤点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三月的一个下午,我和战友们在边境附近的S350执勤点专心致志地检查着过往的车辆,[详细]

2019-03-14

虽早已立春,但料峭的春寒依然笼罩着大地。老陈在冷风中急匆匆地行走着,因为,他不知道冯大妈让他这晌午时过去,是为了何事。只不过,只要接到冯大妈的电话,老陈总会很快赶[详细]

2019-03-12

此刻,我不停地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刚才还凝冻的黑夜,仿佛突然豁开一个口,黑洞般地将我往里吸,它无边无沿,任凭我拼命划拉四肢,却什么也抓不住。风在我耳边尖锐地鸣响[详细]

2019-02-26

十发实弹射击,对我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但今天,我却一直在走神。拿起手枪瞄准前方的人形靶,恍惚中看见欧阳朝我走来。他的脸上泛着笑容,带着狡黠。那神情好像他参加射击[详细]

2019-02-25

强子的命真苦,三岁那年,父亲出车祸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成人,娘俩相依为命。强子的命真够苦,就在他与阿娟结婚前夕,阿娟不信得了白血病,娘家经济拮据,他和母[详细]

2019-02-20

(一)今年的冬天真冷啊,隔着候车室那厚厚的玻璃窗,似乎都能感受到北风在外面呼啸而过的寒意。宋安民打了个寒颤,抬眼看了看大厅悬挂的列车运行表,又看了一眼在怀中熟睡[详细]

2019-02-15

高高帅帅的大斌是市局特警大队的,论业务,射击、攀爬、博斗、跑步样样名列前茅,可不知怎么的,就是下水游泳不行,见水就晕。为了加强队员们水中的生存本领和施救技能,队[详细]

2019-01-28

夜已深,夏虫停息了吟唱,只有墙上的表针一如既往滴滴答答。在漫长的等待里,这若有若无的摆动被渐凉的空气凝结,主动融入了渐深的夜,沉默起来。女主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详细]

2019-01-22

中午,蝉鸣如潮。 陈梦瑶正和妹妹笑闹,有人敲门,很急。 陈梦瑶不耐烦地拉开门,一看,眼一眯:“哟,原来是禁毒大英雄啊,你又来和我告别?这回有什么[详细]

2018-12-28

林丽在家门口怔怔地立了几秒。钥匙,还是在锁孔里逆时针转了一圈,合着青衣旦踩台步的节奏。
厚重的钢木门“吱呀”被推开了。
“宝宝,是[详细]

2018-12-18

黄处长犯事被抓进去了,我被派去监管他。我见到他时,他正愁眉苦脸地思索着什么。听人说,他不老老实实交代问题,吵吵闹闹想自杀。我不能让他得逞,我要接近他,消除他的对[详细]

2018-12-12

 7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