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吴老伯在桃园机场登机时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出远门,这次出去,还指不定能不能回来。其实,死在那边也好,只要能葬在老槐树下,这辈子都知足。吴老伯今年九十了,十八离的家[详细]

2019-09-16

发动,放手刹,进挡,开灯,区区几个简单动作,李丹这位“老司机”却操作得异常凌乱。发动了两次才成功不说,还忘记放下手刹。开出去好一会,在感叹了好几回&ldq[详细]

2019-09-11

入夜时分,秋雨绵绵。刑警大队长打来电话,说青山大道28公里处发生了疑似交通肇事逃逸事故,破案线索几乎为零,交警大队请求刑警尽快派人协助侦破。老邢接了电话,睡意顿消[详细]

2019-08-26

小镇不大,灵巧地泊在黄河岸上。小镇唯一的派出所,也不大,名叫河沿派出所,10来号人,一座清清爽爽蓝白相间的小院落。 新分到派出所的女警董玉帛,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是[详细]

2019-08-21

爹嗜烟如命。家里米缸空了也没见他的烟袋缺过烟丝,烟囱断烟了,他那烟锅也照样飘起袅袅轻烟。愁人呀!可纵是如此,娘也不会去夺爹的烟杆儿,那东西犀利得很,不好轻易去惹[详细]

2019-08-19

落日,长霞。天际的乌丝纠结着纵横着成就了百态千姿的重峦叠嶂,幕后透射出的却是金色耀眼光芒,肆意映红了整个西天。去铝城度假的我,此时蓦然想起了她,泪若雨瞳。她的时[详细]

2019-08-14

一只落魄的狼在街头四处流浪。一纸贴在墙头的广告引起了它的注意:聘牧羊犬一只,好吃好喝,待遇从优......想着肥嫩的糕羊,狼两眼直冒绿光,唾液淌了长长一段路。它痛恨自[详细]

2019-08-01

夜空悬一冷弦月。小城市人少,这条街即便连着医院与车站,依然在夜间陷入清宁。街道不停地转弯,隔不远便有一处路灯散发着橘色的光,洒在素白的街道上。修灯的人有讲究,两[详细]

2019-07-31

“这该杀的骗子!这种钱怎么也能骗呢?这不是要了老人的命了吗?”出警的路上,小吴很是气愤,不停地跟随行的出警人员絮叨着,握着的拳头都快攥出了水。虽然从警[详细]

2019-07-16

3月1日,我正在值班窗口,突然听到隔壁办理身份证窗口一片吵闹声。听到一个老年男子在嚷嚷:“我是谁,那你说我是谁?”正奇怪着,工作人员小李和那男子一同来到[详细]

2019-07-12

那年初春,我像黄仔一样窝在屋里。黄仔是只几乎快要寿终正寝的土狗,用我爷爷的话说,它就是我的影子。柳河边肯定已经花红柳绿了,毫无疑问,河里的蝌蚪也遍布河道了。我问[详细]

2019-07-08

月亮是白的,有时却会变成红的。我不喜欢警察,不懂浪漫、不会小资、不解风情,一天到晩扳起个脸,像借了他的米还了他的糠。还有,一双爱克斯眼神,能把你心里看得发毛。可偏[详细]

2019-06-24

 9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