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保安石头

来源:泸州公安文艺 作者:孙文斌

  石头是在那所省城很著名的医院当保安,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前来就诊的人山人海,比火车站还热闹。石头的任务很繁重,在一楼门诊挂号大厅当保安,维持秩序,严防偷盗,还得提示就诊的人别上医托的当。

  一楼门诊挂号大厅就是一个流动的小社会,不光有前来就诊的人,还有医托、小偷以及卖这卖那的小商小贩,虽说医院里明文规定,不许进入楼内贩卖各种物品,但仍屡禁不止,大凡能进入挂号大厅的人的,都有来头,保安们也心知肚明,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装着没看见。那些保安也都想得开,反正都是临时工,再尽职尽责也白费,干好了就留,干不好了就走,保安就象走马灯似的换。只有石头干得挺长远,打从前年春开始一直在这所医院当保安。负责保安的保卫科长对石头印象不错,动不动就在会上说:“若是所有的保安都象石头这样尽职尽责,我这个保卫科长就能天天睡个安稳觉了。”石头就更加高度负责,还经常揣着一个小笔记本,把经常出入医院的可疑人员一一记录在册,每个人一页纸,体貌特征也都记个一清二楚,什么小胡子了,刀瓜脸了,长头了,水蛇腰了。石头并不知道这些可疑人员的名字,给他们全都起了代号,按阿拉伯数字排列,一直排列到八十八号。殊不知,石头这个小本子还真起了挺大的作用,春节刚上班时,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前来医院看眼睛,刚进医院大门口,就被一个小子圈拢住了,说是认识治眼睛的专家,老太太信以为真,被那小子领到了一个小胡同时,那小子凶相毕露把老太太身上带的钱抢个精光,便飞快地跑个无影无踪,老太太回到医院一楼门诊挂号大厅,哭个死去活来,好多人都来围观,医院保卫科长也来了,说:“老太太,你是在医院外面被人家抢的,跟我们医院无关,还是赶紧给公安局报案吧。”就有好心人拿出手机替老太太报了案,警察来了,老太太把那小子简单地描述了一番,描述得也是不太清楚,只是记得那小子脸上有一个疤瘌,挺显眼。那位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就犯了愁,脸上有疤瘌的人海去了,上哪找哇?站在一旁的石头翻了翻自己的小本子,立刻大声叫起来:“肯定是55号干的,这小子动不动就在医院外面转。”警察就把石头叫到跟前,让他仔细说一说。石头说:“估计55号这几天不能再来了,过些日子一准还会出现。”警察不解地问:“为什么?”石头说:“吃惯腥的猫,哪能见好就收呐。”警察点了点头,叮嘱石头若是再发现那个可疑的人,赶紧报案。石头点了点头。大概过了一周之后,石头果然在医院外面停车场角落里看见那个55号,石头不动声色地给警察报了案,当即将55号抓个正着,那小子开始还在抵赖,等把那个老太太叫到派出所后,顿时傻眼了。派出所找到医院让医院给石头奖励,医院却说石头是帮着公安破的案,应该派出所给他奖励,两家推来推去,谁也没奖励石头,只是口头表扬了一番。石头并不在乎,只要医院和派出所认可他的工作就行。

  石头姓郝,大伙就给他起了个挺好听的外号:好保安,石头乐呵呵地答应着,似乎这是对他的充分肯定,是一种至高无尚的荣誉。

  石头洋洋得意地来到了医院门口看小秋,小秋摆个了摊,卖茶蛋,石头当上保安后,最愿意看小秋那张阳光明媚的脸,只要看见小秋,石头心里头就有说不出的高兴,小秋望了一眼石头说:“捡到金元宝了,咋这么高兴?”石头说:“我比捡到金元宝还高兴,我遭到医院领导表扬了。”小秋撇撇嘴说:“表扬也不当饭吃。”石头就把经过跟小秋说了说,小秋点着石头的脑门子说:“你真傻,表扬当个屁,他们咋不给你涨涨工资呐?”石头说:“我看你快掉进钱眼里了。”小秋说:“没钱你喝西北风呀?”

  起初小秋对石头印象很一般,别看小秋是个卖茶蛋的,但却牙根没瞧得起当保安的石头,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小秋问:“石头哥,你当保安能挣多少钱?”石头实话实说:“一个月一千五百块。”小秋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才挣这点钱呀?还赶不上我这个卖茶蛋的。”石头就问:“那你一个月能挣多少?”小秋说:“最少也得三千多。”石头仍没有半点失落感,咧着嘴说:“虽说你挣得比我多,但身份却远不如我,着上这身装,多神气呀。”小秋就用那种眼神死死地望了望石头说:“我不稀罕。”

  两个人就这样不冷不热地交往着。那日晌午之时,一个流里流气的小子来到了小秋的茶蛋摊位前,吃了几个茶蛋之后,递上一张十块钱,赖皮赖脸地对小秋说:“小姑娘,让哥哥摸摸你的小脸蛋,就不用找钱了。”小秋气愤地瞪了那小子一眼:“臭不要脸,滚一边去。”那小子却抓鼻子上脸,搂过小秋就亲来吻去,弄得小秋妈呀妈呀乱叫,石头发现后飞快地跑过去,一把将那小子的手腕子抓住,紧接着来个缠腕别臂,那小子当即摊倒在地上,连连告饶,石头松开手恨恨地吐出:“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若是再来捣乱,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信就走着瞧。”小秋感激地望了望石头,不无夸奖地说:“真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石头拍了拍身上的保安服,得意地说:“没有两下子还敢吃保安这碗饭?”从那以后,两个人开始正式交往了,石头和小秋都是从农村来到城里的,共同语言挺多,总有唠不完的嗑。小秋是个挺不错的姑娘,还挺有心计,关切地对石头说:“石头哥,假如咱们俩好下去的话,你挣的那两钱实在不够用,你看看我那两个哥哥,虽说都是出大力的,可都混得不错,大哥在建筑工地当瓦匠,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一万多。我二哥在城里掏马葫芦,虽说脏点累点,也不少挣。你别再当这个臭保安了。”石头摇摇头说:“我是保安,可不臭。”小秋就用拳头轻轻地打着石头:“你可把我愁死了。”

  石头跟小秋见过她两个哥哥的面,还吃过饭,那两个哥哥对石头印象还算不错,就是对石头挣得太少有顾虑,将来靠啥成家呀?小秋也是这样想,就对石头即不太热,也不太冷,两个人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处着。

  石头对小秋说:“小秋,你得帮我一个忙。”小秋问:“什么忙?”石头说:“你留点心,把经常在咱们这儿转悠的可疑人员给我提供提供,或许对我工作有利。”小秋就用那种眼神盯着石头:“你呀你,简直走火入魔了,即使你干得再有出息,还能干到哪去?”石头就拱着手说:“求求你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帮我提供提供信息就行。”尽管小秋心里不太愿意,但石头毕竟在自己受欺负的时候出手相救,权当回报了,小秋真就给石头提供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和重点人员。那天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小秋急火火地把石头从楼里拉了出来,小声对石头说:“石头哥,刚才我发现有三个小子神色可疑,在一起嘀咕了好久,进了一楼门诊挂号大厅。小秋又不动声色地站在门口给石头指指点点,石头马上报警,又把保卫科长叫来一块盯着,果然这三个小子是一伙的,哪人多往哪挤,一会的工夫就掏了好几个人的包,就在他们即将走出医院门诊挂号大厅的时候,几个警察出现在他们面前,抓个正着。医院特意安排了一桌款待公安干警和保卫科的那些人,石头要带小秋一块参加,小秋却执意不肯,还有些不太满意地说:”石头,你哪都好,就是一根肠子,千万别把我牵进去,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人家知道我给你们通风报信,过些日子放出来后,还不得报复我呀?”石头听后拍拍脑袋说:“你真行,太有头脑了,典型的贤内助。”小秋就瞪起丹凤眼说:“臭美什么呀?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啦?”石头笑笑说:“那是早晚的事儿,咱们俩天生就是一对。”

  石头心眼实,跟小秋啥话都说,石头一五一十地对小秋说:“去年回家过年时,我三姨给我介绍个姑娘,我们是在三姨家见的面,那姑娘长得跟你没法比,一点不漂亮,但却心气还挺高,我三姨事先没少在那姑娘面前说我的好话,简直把我吹上了天,我一见那姑娘的面,就实话实说,家里有三间歪歪扭扭的破房子,还有一个病恹恹的娘,在城里当保安,一个月也就能挣一千五百块钱,除了饭伙所剩无几。若想在城里买楼,简直比登天还难。那姑娘一听,连饭也没吃,就走了,气得我三姨直骂娘,骂我是三天跑到到河沿——笨鳖一个,我不管三姨怎么骂,就是一条道跑到黑,撒谎骗人,打死我也做不出。”小秋听后咯咯直乐,说:“石头,你真是一块令我又爱又恨的石头。”

  小秋不解地问:“石头哥,进城打工有的是活,你为啥选择当保安?”石头说:“我打小爱看公安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抓特务,抓坏人,多带劲呀,可是在农村老家一直没有机会沾上公安的边儿,进城当保安虽说离公安还差得好老远,但毕竟跟公安挨点边,工资少,待遇低我也干得挺有劲儿。”小秋叹了一口气说:“你呀你,别再执迷不悟了,若是继续干下去的话,肯定会有后悔那一天。”石头把头摇的象拨浪鼓。
 

  石头总算串了一天休,要拉着小秋进城逛逛,小秋正在摆摊,说:“耽误一天少收入一百多。”有点舍不得,石头说:“老牛老马也有打打盹,歇歇脚的时候,何况是人了,实在不行,我把你今天的损失给你补上。”小秋看了看石头:“你才挣几个踢不倒的钱,得了,权当我学一回雷锋,陪你逛一逛吧。”石头在人来人往的商场里给小秋买了一套挺漂亮的连衣裙,小秋穿上后很是精神,把身段映衬得更加楚楚动人,石头在交款时,才发现,自己兜里的钱不够,满打满算才四百多块钱,那件连衣裙标价六百块。小秋挺大度主动交了钱,还说:“得了,权当你送礼,我买单了。”石头的脸就红到了耳根子。

  两个人手拉手地来到了江边公园,公园里的人真多,人山人海。这里的风景真带劲儿,有山有水,小秋和石头的心情都挺好,石头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往卖冷饮的小摊位上跑,颠颠地买回两个冰淇淋,石头急三火四地对小秋说:“小秋,趁热吃吧,过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小秋接过冰淇淋,突然大笑起来:“石头你可真逗,跟我们家前院的青草有一拼,青草在城里给一家饭店当服务员,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老板娘便把她辞了。老板娘不知从哪弄条小毛毛狗,青草望了望那条毛毛狗说,讨好地说,老板娘你这条狗长得真漂亮,跟你长得真象。”石头听后乐得前仰后合,说:“我跟你们村子的青草差远去了,人家能把狗和人联系到一块,我连天冷天热都分不清。”小秋笑出了眼泪,说:“石头哥,跟你在一块,真开心,美中不足,就是兜里没有钱。”

  公园里有好多老年人也到这里凑热闹,观风景,散步,跳舞。石头突然发现一个老太太软软地瘫倒在地,石头没有犹豫,急忙把老太太搀扶起来,又是打电话求助,又是掐人中急救。小秋站在一旁急得团团转,小声埋怨石头:“你真爱管闲事儿,万一让人家讹上了,可怎么办?”石头激激歪歪地说:“别说那些没用的,救人要紧。”一辆救护车赶来了,石头和小秋一块将老太太搀扶到车上去了医院。那老太太中暑了。把老太太推进急救室后,小秋不无担心地说:“石头,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就不怕人家讹上你?”石头拍着胸脯子说:“不怕,我是保安,身份特殊,不象你们普通人,想做善事都不敢做。”

  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妇接到电话后赶来了,老太太很快苏醒过来了,一家人感激不尽,非要拉着石头和小秋到他家开的酒店里好好吃一顿,盛情难却,石头和小秋只好去了。老太太的儿子叫吉有才,开的那个大酒店很够档次,点了满桌子的菜,石头一个菜名都叫不上来,石头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吃过这么高档的菜肴,小秋的眼睛也睁的好老大。吉老板一家人把石头和小秋当成恩人一样款待,说,若是不遇上石头和小秋两个好心人,他老娘怕是没命了,救命之恩,哪能不回报呐?石头摆摆手说:“吉老板,小事一桩,用不着这么客气,再说了,我是保安,哪能见死不救呐?”吉老板就问石头当保安挣多少钱?石头实话实说,吉老板便说:“石头兄弟,干脆到我这里干吧,工资翻番,管吃管住。”又瞅了瞅水水灵灵的小秋,说:“小秋姑娘,你也来我的酒店干吧,先把你送去培训一段日子,回来后就到总台,待遇跟石头一样。”小秋乐开了花,连连说:“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石头却有些犹豫地说:“我在医院当保安,领导对我都挺好的,让我离开他们,还真有点舍不得。”吉老板理解错了,以为石头嫌给的工资有点少,便痛快地说:“石头兄弟,我再给你加一千工资怎么样?”石头涨红了脸解释说:“我不是嫌工资少,而是真舍不得当保安这份工作。”小秋有些不满地说:“你可真是的,你可真是的,真不识抬举。”人家吉老板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便笑笑说:“石头兄弟,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什么时候想来我这里,都行,我随时接收。”石头和小秋乐颠颠地从吉老板的酒店里出来了,吉老板要开高车送他们回去,石头死活不肯,说是吃得太多了太饱了,正好消化消化。

  小秋说:“石头哥,这一回咱们算是遇到贵人了,千万可别错过。”石头说:“我回去考虑考虑再说吧。”小秋很是生气地说:“你考虑个屁呀。”石头也有些火:“愿意去你去,反正我暂时不能去。”“为什么?”石头说:“我抬屁股走人,没人接替我,哪能行啊,等医院找到合适的人我再走也不迟。”小秋更是火气冲天:“离开你这个臭鸡子,人家还做不成槽子糕了呐。”不管小秋再火再说,石头依然我行我素,没有马上脱下那身保安服。
 

  医院一楼大厅发生一起偷盗案,一位老爷子在挂号时,兜里揣的一万块钱被人家偷去了,他前面那个人正在办理挂号手续时,老爷子特意摸摸兜,那一万块钱还在呐,可是等他办理挂号时,一摸兜却不在了。老爷子又喊又叫,弄得石头急得团团转,保卫科长来了,说:“老爷子,你没看见我们的提示牌吗?当心小偷,保管好钱物。丢了,是你粗心大意造成的,我们帮你查找查找,若是找不到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老爷子却不依不饶,非要医院包赔他丢的钱。保卫科长装模作样的问问周围的人,一甩手走人了。老爷子火了,站在医院大门口又喊又叫,说是医院不包赔,他就不走,非把医院搅黄了不可。保卫科长一看是个赖主,就让石头把这个老爷子给驱赶出去,实在不行就报警。石头强巴火地把老爷子劝走了,话说得挺大,就是头拱地扒层皮也要把偷钱的人抓到。

  这事原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却未料到,第二天老爷子领着女婿来到了医院,那位老爷子的女婿可挺有身份,在人事局当副局长,医院有求于人事局的事儿多了,哪能得罪得起呀?医院院长亲自接待,又把保卫科长叫来详细问了问情况,很是严肃地批评道:“这么大个事儿,怎么不向院领导呢?”保卫科长挺会来事,主动把责任揽了过来:“我们保卫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当班的保安高度负责的话,就不可能发生这起偷盗事件。”保卫科长当即做出决定把石头给辞退了,不这样做,老爷子肯定还会找医院的麻烦。

  石头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保卫科长把当天的监控录相再好好看一看。这个要求并不算高,保卫科长就打开了监控录相,录相不太清晰,有些模糊,石头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来回地看,看着看着,便惊叫起来:“这个人肯定是37号。”保卫科长用那种眼神望了望石头,问:“什么37号?”石头说:“昨天偷老爷子钱的人很可能是37号。”保卫科长并没有往心里去,医院经常发生类似的事件,几乎就没有破获的,费这个力气干啥?

  小秋听说石头被人家拿下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说:“石头哥,你已经被人家开除了,这下子咱们可以一起到吉老板的酒店里打工了吧?”石头摇摇头说:“小秋,我还有件事没办完,等把偷老爷子钱的那个小偷抓着后,咱们再去吉老板那里。”小秋气得浑身乱颤:“你真是个犟种,十头老牛也拉不回。”

  石头不干保安了,依然仍在医院周围转悠,给人家发小广告,石头一边发着小广告,一边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石头终于在医院停车场东南角发现了那个37号重点嫌疑人,那小子三十上下,膀大腰圆,石头赶紧拿起手机偷偷地给派出所报案,一边不动声色地盯着37号,也许是37号有所察觉,狠狠地扔下手中的烟,向一辆出租车摆摆手,石头心头一紧,这小子要溜,便不顾一切地飞奔过去,一把抓住37号的胳膊,高声叫喊道:“快来人呀,抓小偷。”37号猛地掏出一把尖刀,向石头的身上扎来捅去,石头仍不松手。等警察赶到时,石头已倒在血泊之中,可是他的双手依然紧紧地抱住37号重点嫌疑人。石头露出一丝惨笑说:“告诉丢钱的那位老大爷,我没有食言,小偷终于被我抓住了。”小秋闻讯后,发疯般地跑了过来,抱起石头的头,哭喊道:“石头哥,你醒醒,我是小秋,你千万别扔下我,我还要跟你过好日子呢。”石头慢慢地闭上了眼,脸上留着微笑,那微容永远定格在石头的脸上。
 

 作者简介:孙文斌,供职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局,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全国八十多家文学杂志发表俩百万字作品,多次获得省市文学奖,著有四部小说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