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来源:琴心雅集 作者:裴 俊

  不知道是因为铸造我的大叔是一级工匠,还是因为我如悟能一般触犯了天条,这一世我竟在这小小的门上产生了自我意识。

  无手无脚的我被两副门业紧紧锁在了墙壁上,身高两米二,腰围一米六的我,不算拔尖也算不得臃肿。和所有兄弟一样,我的作用是守护一室安全。主人家是老两口带个小孙子,我尤其害怕回家开门的是这小子,每次我都能感觉到我旁边的白墙兄弟跟着我一起晃了晃。而前两天发生的事更使本就不算优秀的我加快了下岗的步伐。

  小子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孙子,父母在国外工作,他跟随爷爷奶奶生活,隔代亲的宠爱几乎变成了溺爱。小子要什么给买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是,去年父母回国带的那个礼物让这个家变得鸡飞狗跳。拿到电脑的小子兴奋异常,似是早已不满足于PAD带来的快乐。从此玩电脑几乎成了小子的主要生活。

  饭桌上,小子狼吞虎咽地扒拉着饭,似乎咀嚼对他来说也成了浪费时间。爷爷微笑地说道:“元宝,你马上就要中考了,电脑我先帮你收起来,等中考你再好好放松。” “不行!”高八度的声音一下子穿透了我。奶奶惊愕地看着孙子,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本来乖巧的孙子变成这样,他像愤怒的小狮子般瞪着爷爷。“元宝,怎么和爷爷说话呢?你还是个学生,一切要以学业为主,电脑先不要玩了。”奶奶的语气第一次变得严厉起来。“我学习成绩就那样,投入再多的时间也是白搭,还不如现在多学习学习游戏操作,以后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爷爷奶奶,你们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小子说完,煞有其事地进了卧室,留下两个老人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事态的发展将超出他们的想象,第二天舅舅上门了,原来他是爷爷奶奶请的“救兵”,他要将小子带回家居住,直至中考结束后再回来。

  晚饭时谁也没提电脑两字,打破沉寂的是舅舅:“元宝,等会把东西收拾收拾,我带你到我家住两天,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辅导不了你功课。”“舅舅,你家有WIFI吗?上网快不快?”小子的话语中饱含着期待。“没有,我们平时不怎么用电脑,家里……”舅舅的话还没说完,小子就打断了:“那我不去,没网络我去干什么?多无聊啊。我回房间了。”边说边拖动椅子准备离开。“别动!今天你必须跟我走,你爸妈说,最近一段时间不准你玩电脑,等中考结束再说。”舅舅愠怒的声音打碎了小子自以为是的自尊,争吵爆发了。

  两方谁也说服不了谁,小子突然冲进了卧室锁了门、戴上耳机打开电脑,任屋外的几个大人如何呼喊敲门都不为所动,里面那位兄弟被敲得哐哐响。终于,长辈们持续的呼喊让小子彻底爆发了:“不要吵了,我就不去!再叫我就自杀给你们看!”伴随着这声大喊一起来到的是舅舅微信里收到的一张照片,小子将刀绑在晾衣杆上做成了“红缨枪”,爷爷奶奶慌了,情急之下他们报了警。

  警察来得十分迅速,只见他们身穿黑色制服,脚蹬黑色靴子,一人手持盾牌,一人手持警棍,各自腿上还别着一支枪。刚毅的面庞让我意识到这两位警察和我一起见过的警察不一样,袖标上有“特警”字样。舅舅很激动,声音很响,以至于奶奶要把我关起来生怕惊动了小孙子。两位民警看到红缨枪的照片后有一丝哭笑不得,从他们的表情上我看出来,晾衣架前的那把刀对他们来说,太小了。而这时我看到小子从房间里蹑手蹑脚地出来,悄悄向我走来,显然警察的到来已经被这个小机灵鬼知道了。门外奶奶边哭边掏钥匙准备给警察开门。我很着急,快一点啊,小子快要反锁了!不对,慢一点,红缨枪就在他手上!
  有意识的苦恼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最终,年轻的手速要快于年迈的奶奶,随着一声“咔哒”,钥匙对我束手无策了。僵持了五分钟后,警察为了小子的安全要求开锁公司到来开门,而这时我印象中的蓝制服警察也到了。我熟知他们的工作方法,希望这两个蓝制服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劝小子开门,毕竟开锁的方法对我来说还是太恐怖了。然而,小子的态度让我失望了,他将刀尖顶在我腹部敲得乒乓响,并大声喊着:“都走,谁进来我捅谁!”我终于知道两件事:一是我竟然感受不到疼,一是电脑竟能惑人至此。

  在嘈杂声中开锁匠终于来到,看到了他背包里竟还有钢锯我就忍不住心颤。这小子,今天我要是被锯了,来日我非夹肿你的手不可!或许是因为我有自主意识的原因,开锁匠竟打不开我,尝试各种办法全失败了,他只能对着蓝制服摇摇头。随即,蓝制服对着黑制服点点头,三秒钟后,我意识到这个点头后受到最大伤害的是我。只见拿盾牌的警察镇定地撤后、抬脚,“咔嚓!”我的腹部通透了。门内小子的刀正在那个位置!我想喊,想让黑制服小心,接着,让我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刀被踢断了,从刀把处折断。不待我去看自己腹部的惨状,警察便带着几位大人进门了。也许是那一脚的威力,小子在将近一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

  终于,一晚上的闹剧在我受伤后宣告结束。小子被带去舅舅家,电脑躺进了爷爷的箱子,黑蓝制服的民警们远离了我的视线。看着自己的腹部我有着些许无奈:该下岗了,这辈子守护一室,我做到了,希望下辈子我能如那些警察一样,守护一隅一城一国的安全,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现在想来,那一脚,可真有劲啊!
 

  作者简介:裴俊,毕业于四川警察学院,现供职于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特警支队,分局文学社成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