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荞麦(下)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金少凡

炸药——警察说

三个被炸得血肉模糊的人在市医院经过全力抢救后,只有金波他哥一个人醒了过来,金波他姐仍在昏迷中,金波他弟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得到了大夫的准许,我们对刘金廷进行了讯问。

刘金廷说,我爸“五七”,我们兄弟几个一开始准备大办一下,可是后来一想,再怎么折腾我爸也看不见了,不如在我爸的墓前栽一棵松树,松树万古长青。可是我们刚刨了两下,忽然就听到一声巨响,墓地爆炸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问,你们当时刨地是为了种树?

刘金廷说,对。

你用什么刨地?铁锹吗?

不是,是十字镐。

哪儿来的镐?

从商店里买来的。

刘金波家不是有农具吗?你们怎么不用?

他家是有,我们原先是想用一下他的铁锹,可是那天找了半天也没找见,就连忙去商业街买了十字镐。

我正想继续讯问,手机响了。一看是孔队打过来的,我便赶忙走出病房去接听。

孔队的声音很急切,让我赶紧回局里。

我急忙赶回局里的时候,会议室里,刑警队的成员都已经到齐了。孔队说,昨天上午九点三十五分,临近咱们的南汇市惠南镇一小商品市场,一辆正在提货的面包车发生爆炸,一名装卸工当场身亡。南汇警方证实,当时这名装卸工正将装有炸药的纸箱搬至面包车内,炸药在被挤压的过程中发生了爆炸。

经查,爆炸物是塑料玩具砸炮枪的弹药。警方通过调查得知,弹药的主要成分是氯酸钾。这东西是制造火柴、雷管、炸药、烟花等物品的主要原料。

砸炮枪?砸炮枪的弹药?大家简单议论几声后,又都看向了孔队,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孔队说,好消息来了,南汇警方顺藤摸瓜,已经抓获了贩卖炸药的嫌疑人,经他供述,咱们市有人在4月15日下午三点左右,曾经去他那里购买过五公斤氯酸钾。并且嫌疑人还提供了这个购买者的名字——刘金波!

钥匙——金子英说

金波的眼泪滴在黑皮本子上,把纸上的字迹洇湿了的时候,我开始注意到一把钥匙。钥匙是紫铜的,很精巧,上面拴着一个椭圆形的小牌子,牌子上面有串数字。再细细一看,数字相当神奇,竟是金波的哥姐弟所要寻找的那个存折的编号:007701。我当时大惑不解。金波的哥姐弟冒死要寻找的,难道就是这个标牌?难道就是这把钥匙?

我和金波把钥匙看了许久,摇头不得其解。

之后,我扬起手来,想把钥匙扔掉。佟岚赶紧从我手里抢过钥匙仔细地看了又看,忽然高喊了一声,这就是存折!

我和金波都用不解的眼神紧盯着她。

她把钥匙高高地举在头顶上说,这不是一把普通的钥匙,它能打开银行的保险箱!

天哪!我说,看来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就在我们兴奋之时,有几个人朝我们快步跑了过来,很凶猛的样子。我忙扯了佟岚一把,让她躲起来。可是来人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朝我和金波扑了过来。把我俩按倒在地的同时,听他们高喊,别动别动,老实点儿,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慌忙说我叫金子英,金波也声音颤抖地说他叫刘金波。

接着,按着我的人便松开了手,掏出手铐朝金波走去。金波被戴上了手铐,然后被从地上拽了起来。

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他们喊。

金波很恐慌地说,不知道,不知道。

不老实,走,带回去!一伙人拥着金波,走向了胡同口停着的那辆汽车。

之后的几天,佟岚发挥了她在银行工作的便利,很快在几家有保险箱业务的银行里找到了金波他爸的保险箱。

不过,再熟悉的关系也要有制度。没有金波他爸的身份证、委托书、公证书,或死亡证明等相关证明文件,仅凭钥匙,谁也无法进入到地下保险库,开启那个编号为007701的保险箱。

指认——警察说

炸药商贩被带进讯问室之后,我们先让他对刘金波的照片进行了辨认。把刘金波的照片掺杂在其他男人和女人的照片当中,平摊在桌上,炸药商贩很快就把刘金波的照片挑了出来。

问他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他说刘金波的购货量小,刚开始不愿意做这笔生意,冒风险还赚不了多少钱。后来刘金波说愿意出双倍的价格,这样他才答应了。

为了谨慎起见,我们还进行了比对实验,小金家村墓地爆炸物确实是砸炮枪子弹所用的氯酸钾。把它埋在地下,在十字镐的刨击下,立即发生了爆炸。

刘金波被收审之前,我们还提取了他的指纹和掌纹,结果正如我的推测,在墓地里找到的那把铁锹柄上所遗留的指纹和掌纹与他的恰好吻合。

在讯问过程中,刘金波一直处于慌张的状态,手不停地抖动,舌头不住地伸出来舔着上下嘴唇,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始终说不是他,他绝不会干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提及铁锹和炸药,他更是矢口否认。他说那天他手里提着祭品,一只手里是酒,另一只手里是水果点心,哪儿还能再拿上铁锹和炸药?他说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炸药,铁锹是他种菜的工具,上面有他的指纹理所应当,不能单凭这个就定他的罪。

的确,单凭指纹和炸药商贩的指认就断定他是罪犯,确实不行。因此,我们又开始了进一步的走访调查。

金子英和佟岚都说,5月25日那天,从早上刘金波走出家门,他们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他。

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俩说,因为他家最近的怪事太多了,跟着他,是为了保护他。他俩在证词中证实了刘金波的说法,他去墓地时,的确是一只手里拿着酒,另一只手里拿着水果和糕点。

你们跟他到了什么地方,墓地吗?

没到墓地,只到了村西的大沟。

如果刘金波事先把炸药和铁锹藏在大沟的草丛里呢?

他俩不说话了,显然一时间找不出其他的证据,便开始往相信警方的方向靠拢,尽管谁都极不情愿。但不管怎么说,铁锹上的指纹是跑不掉的,尤其是炸药商贩对照片的指认,更让他们无话可说!

可忽然他们又想起了什么,忙提及了刘金波根本就不相信他爸有八十万元存折的事。金子英说,我曾经问过刘金波多次,他爸到底有没有那个存折?刘金波说他爸根本就没有那个东西。既然他知道他爸身上没有存折,他哥姐弟的猜测便纯属子虚乌有,那么他有什么理由要把他们炸死呢?

我问,刘金波要是说的假话呢?要是真有那个存折呢?另外他们不给他户口簿,不让他把孩子的户口落在北京,难道不构成他犯罪的动机吗?

金子英则说,那只是你的猜测,根本不存在,事实上金波早已想了其他的办法。孩子落户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那样他还有动机吗?还要去杀人吗?

那毒杀他的狗和菜呢?不是仇恨吗?我问道。

金子英不说话了,但是嘴却张着。

不过,我们还要继续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铁锹上的指纹只能说明铁锹是刘金波的,或者说他使用过它,但还不能认定炸药就是刘金波埋放的。

有一件事情还没有落实,那就是刘金廷说的那棵树。他说了,要在他爸的墓旁栽种一棵松树。可是,在爆炸现场,刘金波祭奠用的糕点和水果都找到了残骸,唯独那棵松树却没有一丝痕迹。

我又讯问了刘金廷。刘金廷这时已经完全康复了,可是他却不能很明确地说出那棵松树是在哪儿买的,多大,花了多少钱,如何运输过来的等问题,并且在接受讯问时,他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恐慌。

在接下来的走访中,我们了解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小金家村墓地的看门人回忆起了一件事情,他说刘广涛“五七”的那天很奇怪,刘广涛的几个孩子并没有一起来。而金波他哥的举动更让他纳闷儿不已。

看门人说,刘金波他哥是第一个来的,那时天才蒙蒙亮,我还没起床,我从窗帘缝儿里看见他有些鬼鬼祟祟。他手里提着一把铁锹,还戴着白手套。我当时就想,现在的墓地又不是早先的坟头儿,不需要填土,他带着铁锹干什么呢?他咔嚓咔嚓地忙活儿了一阵,把一个方盒子埋在墓地下面走后,刘金波又来了。刘金波走后不大一会儿,金波的哥姐弟又全都来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走马灯似的,谁家这样办“五七”?

得到了这个情况后,我的心头不由得一震。

孔队决定亲自讯问炸药商贩。你确定是刘金波从你那里购买了五公斤炸药?孔队问。

炸药商贩答是。

他自己声称叫刘金波?孔队问。

炸药商贩答是。

你注意他说话的口音了吗?孔队特别强调了一下“口音”二字。

炸药商贩想了想说,北京口音,京腔儿。

孔队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两张照片让炸药商贩辨认。炸药商贩刚看到照片时有些迷惑,俩人从长相上来讲十分相像,但他还是从皮肤的细腻程度和肤色的深浅中看出了区别,作出了指认。

孔队拿着刘金廷的照片问炸药商贩,你为什么这次又指认了他?

炸药商贩说,这次有比对,两个人一比就比较出来了,刘金廷白,皮肤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