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天堂的脚步(上)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戴卫民

西北风怪叫着,小徐把警车停在楼群的拐角处。许道远剧烈地咳嗽起来,感觉他要把心肺都咳出来。小徐说:“许伯,你别拖了,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我抽支烟压压就好了。”

风稍一停歇,许道远忽然看见一个穿白衣的人从车窗外一闪而过。“洪娅!”他惊叫一声,追了过去,人影却消失在了黑暗里。

“遇见鬼了?”他正这么想,手机铃声大作,中心指示说,在金门大厦后门,有一外地口音的女子被人持刀抢劫。

他拨通了报警女子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阴森、惶恐、略带中性的女性声音:“你们快来,我的钱包被抢了,我在大厦后门……604号……”

小徐迅速启动警车赶往金门大厦,半路上还碰上一个“碰瓷”的截车,他让小徐留下,自己驱车在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赶到了现场。大厦后门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他问了门房大爷,大爷说没人报警,到大厦前厅也没见报警人。许道远又拨通了报警人的电话,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回应道:“你们怎么才来?我死了,请你们告诉我的家人一声!”

“你是谁?你看见闪着警灯的警车了吗?”他有点儿急了。604号?这条街上也没这么大的号牌呀?是不是大厦后平房区里的小姐报假警?大厦里有一家娱乐总会,老板丁四在一九八三年“严打”时,因欺行霸市,被许道远抓去劳教了三年。审查他时,他在厕所上吊,被许道远救下。后来娶了“城中村”红卫村村长的女儿,成了红卫村村长的姑爷。红卫村里住了很多外来的拾荒者,丁四把他们收来的破烂卖给一些乡镇企业,成了有名的“破烂王”。十年前与山虎、神经六争夺盘条厂的钢铁废料,搞得当地乌烟瘴气。

许道远到楼上找丁四,丁四来了个未下马先敬酒,歪个脑袋说:“到我这来的都是朋友,咱公事免谈!”

“公事?当年我把你从厕所梁柱上卸下来算公事还是私事?”许道远这口唾沫直接就啐在了他的脸上。这家伙的脸都跟茄子一个色了,忍着问明来意,就差人去问报警的事。一会儿那人回话说没人报警。许道远又上楼到客房部看了604号房间,里面空空如也。

回到警车时,小徐已在等他。小徐说也许是平房里的小姐报假警拿咱寻开心,就又拨了报警电话,对方已关机。他和小徐来到平房区,望着坑坑洼洼的路发愁。

小徐驾车沿龙凤河而行,刚才还肆虐的西北风这会儿收敛了些,温润的月光照得冰面朦朦胧胧的,龙凤桥仿佛披着白纱的少女,柔美、娇羞。

桥膀子下有一个临水阶梯,一根渔人用来拴船的麻绳拴在岸上石头缝中嵌着的铁橛子上,岸坡上污水排放口的污水,将桥下一块冰面融化,绳子另一头就在水中荡来荡去。洪娅的面庞不时在他脑海里浮现。

许道远脑子里忽然闪现出盘条厂职工吕神经的尸体在十年前深秋的一个早上,漂浮在龙凤桥下水中的画面。吕神经生前曾对他说要揭发盘条厂原厂长姚建彪的经济问题。他觉得吕神经的死跟山虎和盘条厂诸多事有关。

吕神经给姚建彪当了十几年的专职司机,姚建彪对他不薄,厂里调资晋级的好事都想着他,他和老婆离婚,姚建彪给了他第二套房子,儿子结婚还伸手,姚建彪就难办了。这就把吕神经得罪了,他把姚建彪请客送礼、泡温泉找小姐那点糗事抖落出来,满世界地宣扬,姚建彪就把他下放到了车间。车间主任看他没了靠山,就存心挤兑他,挤兑得吕神经这访那告的,吕神经的绰号就此落下了。工厂改制时,姚建彪要他买断工龄回家。吕神经说,你说为你开车就是为国家服务,我得了颈椎病,国家不能不管吧?你得给我二十万元的工伤补助。姚建彪没辙,就打发他当了联防员。

一次,他进京上访被厂里接回后,带去精神病院检查,医院并没给出精神病的结论,只说人格有点儿偏执。厂里别人的医药费报不了,吕神经的准报,年底还可以领取一笔不小的生活补助。但颈椎病压迫脑神经,他时常出现头痛头晕的症状,时间一长,就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儿子跟离了婚的老婆一条心,对他是不管不问。一次,许道远从龙凤桥上过,见吕神经正从桥下临水阶梯一步步地往河里走,许道远就问他干啥?他说要回家!许道远就知道他脑子真有问题了。许道远下到阶梯,伸手把他拉了上来。

刑警从吕神经的胃液里化验出大量酒精和安眠药,还从他随身携带的电话本里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数字:000485,这几个数字是他存折的密码。最后刑警确定他是酒后自杀。许道远暗自走访了医生,医生说吕神经有严重的抑郁症和酒精依赖症,天天靠安眠药和酒精维持。清醒和幻觉交替占据着他的大脑,有意识和无意识都可以使其走向死亡。

许道远一早起来,在值班记录中看了胡留本的报案登记:孙巧梅,女,汉族,三十七岁,西北某省人,于昨晚二十一时左右从暂住地盘条厂西厂区走失。

昨晚那个报警女人不就是西北口音吗?难道报警人是孙巧梅?

孙巧梅一家租住在盘条厂西厂区原办公楼内,以收废品为业。许道远是2002年从新街派出所调到龙凤河派出所后认识孙巧梅的。

他观察孙巧梅眼神里时不时会露出对现状的不满与焦虑,她对精神和物质生活似乎有着更高的追求。许道远曾经怀疑她是被胡留本拐骗的妇女,还给她家乡发过信函。一次,许道远路过她租住的板房,看到几本从废品堆里淘来的世界名著摆放在她的床头,让他眼睛一亮。后来看他们生活的环境太差,许道远就给胡留本在农贸市场租了个摊位,让胡留本改行卖起了食用油,自此,孙巧梅见了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既不佻巧,也不拒人千里,那隐约可见的红艳凝香,仿佛隔着一层薄纱的诱惑,让人欲罢不能。

案发次日上午,许道远匆匆赶往盘条厂西厂区。盘条厂的职工都下岗了,西厂区的车间都租给了外来人员及一些小作坊。

胡留本见他就说,昨晚和孙巧梅吵了架,喝醉的孙巧梅倒头睡去。当晚九点左右,他去老乡处打牌了。零点左右回来时,孙巧梅不见了,儿子贵强哭成了泪人。他领着儿子找了一夜没有找到,天亮时就到派出所报了案。许道远一看孙巧梅的手机号正是昨晚报警人的手机号,他脑袋就炸了。

许道远依稀记起在一个阳光洒满工厂林荫道的上午,孙巧梅在厂道边跟他道起了家常,她和弟弟孙实秋在西北乡下时,父亲因重病故去。母亲此前找胡留本的爹胡老仙借了看病的钱,她为还债操劳过度,也染病而去。孙巧梅一个人把弟弟拉扯大,后两人双双考上了大学。这时胡老仙托村长来提亲了,说只要孙巧梅肯嫁给胡留本,欠的债不但可以免了,还提供孙实秋上学的费用。她冥思苦想好几天,最后依了胡老仙。为此,姐俩抱头在炕上哭了一夜。她出嫁那天,孙实秋正坐在省城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听老师讲诗经,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十年前东厂区没拆时,胡老仙、胡留本父子俩经常蹲守在工厂的围墙边“趸货”,抓过他们多少次许道远都记不清了。

胡留本声称向市管科科长韩二胖交了份子钱,独霸了昌盛胡同平房区废品收购权。自从倒腾地沟油被罚,胡留本又重操了收废品的营生。同乡朱蔫拱不知趣地到平房收废品,被胡留本打了个鼻青脸肿。小巷“总理”刘爷气不忿,就将此事告诉了许道远。刘爷发现胡留本只要看见王艳的傻男人在胡同口修车,就把三轮车放在车摊上让那男人看着,然后他就像发情的公狗一样溜进王艳家。不大一会儿工夫,他就会一脸满足地从王艳家溜出来,还顺手从王艳家捎点废品什么的。回到车摊把抽剩下的半盒烟扔给那男人,然后哼着小曲蹬着三轮车离去。

那天,胡留本再行故技时,被许道远抓了个正着。他说孙巧梅不让碰,偷腥也是不得已的事。许道远问不让碰贵强哪来的?他说,我要是有个自己的娃就好了!也就是在这时,许道远才关注孙巧梅。后来才知道她曾经在冯志高家当过保姆,伺候冯志高患老年痴呆病的父亲,贵强是她和冯志高的私生子。

虽然刘爷替朱蔫拱出了气,他却没想到年前朱蔫拱连锅带肉把他在院里炖的一锅牛肉端走了。刘爷见了朱蔫拱就骂:“是不是过年这几天你放屁都是香的?肉吃了就吃了,你把锅给我拿回来呀?爷玩了一辈子的鹰,没想到让鸟给鹐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