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历史无法寻回在岁月斑驳里封藏的细节,因为那些人,那些事都已经改变。但曾经富有生命力的存在,却是有根有源。我常常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警服也能够开口说话,他们会告诉[详细]

2019-11-04

你明天早点来。好,几点?4点半出门,5点半到位。有点超乎想象,但也只能咬牙答应。想想,于我最多只是一两日而已,于她们而言,却是日复一日,我怎能不答应?更何况,是我[详细]

2019-10-24

  警察,淡化自己作为战斗者的姿态,成为我们社会、我们时代的隐形卫士,应当成为我们一种积极的职业追求,一种群体价值的成功体现吉林省延边州和龙市中心城标  旅游的[详细]

2019-10-17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不甘心失败,妄图“反攻大陆”,不断派遣特务潜入内地进行破坏活动。据记载,仅在某山区就曾先后空投特务四批,[详细]

2019-10-10

江河奔流,日历翻飞。转眼间,天安门城楼的五星红旗升起就70年了。我是共和国的同年人,退休前长期从事公安治安管理工作,有幸目睹了共和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光辉[详细]

2019-09-20

“过往的日子,沉寂于月白风清;穿越尘封的记忆,任由芳草遮上疲惫的眼睛;经历,是一种感受;消逝,成一种拥有”。站在金溪老街的街面,想着倪振泷这首《印痕》[详细]

2019-09-18

我来的时候芦花还没有开,周遭密匝匝全是芦苇。其间除了稀稀拉拉的几棵树,再很难看到别色植物,天地间几乎全是芦苇铺陈的一色新绿。在这些芦苇间不规律的分布着一些大小不[详细]

2019-09-17

一条道走到底。这是世间一些个聪明人形容蠢人的一句话,如果尚嫌意犹未尽,紧接着还有一句话做注释,一辈子就知道做一件事。这两句话除了暗喻这是一个“蠢”人外[详细]

2019-09-17

从部队转业,来到派出所工作,我接触的第一个人就是师父老李。他个头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微胖的身材,沉默寡言,嗜烟。他有多么能抽烟呢?这么说吧,基本上每天就用一次打[详细]

2019-09-16

进入八月,便是初秋。初秋,依然炎热,和夏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兰州人习惯了这种天气,习惯了四季的干枯,习惯了没有雨的季节,就像西部的山,习惯了风吹日晒,一旦有雨,[详细]

2019-09-12

我的家乡庞留村,那是一个非常安静的村子。  门前的池塘像一块绿色的镜子,透射出一股灵性。我们家族是书香世家,爷爷以书法闻名于乡里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亲总是拿着[详细]

2019-09-10

人与人之间就挨着一个别离,活了半个世纪,生离死别经历得多了,耳闻目睹的更多,也就见惯不惊麻木不仁了,于我而言,父母双亲都病逝离去,这般人生最大的变故和痛楚都锥心[详细]

2019-09-10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