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我的老父亲

来源:北方公安文学 作者:李 雪

2020年农历腊月二十九,距离大年三十只剩一天。

每年的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大街小巷,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仿佛全城的人都出来了,都在忙着置办年货、走亲访友。

虽然疫情当前,但人们过年的心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强烈,并且那几天,疫情还没有达到特别严重的程度。街面上时常会听到机动车的鸣笛声,以表达司机对堵车的抗议。所以,这个特殊时期,交警必然无法缺席,他们一直在路上。路上就是他们流动的岗位。

一大早,宋洪林陪父亲吃完了饭,就上了岗,当然,他戴了口罩。看着街面上熟悉的熙熙攘攘,宋洪林觉得格外亲切,他感觉到了浓浓的年味。

今年53岁的宋洪林是蛟河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一中队民警,1989年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看守所、巡警大队、派出所工作,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

人行横道的绿灯还有15秒,一位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大爷开始过马路,老人手里提着一个崭新的大红灯笼,金黄色的穗子随着寒风舞动。

眼看绿灯开始闪烁,红灯就要亮起,等在路口的“千军万马”已经“跃跃欲试”,此时,宋洪林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用专业的交警手势示意车辆暂缓通行,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老大爷,保护他安全地到了马路对面。

老大爷颤颤巍巍地挥手致谢。宋洪林在老人的耳边大声说了一句“不用谢,大爷,您跟我父亲岁数差不多,注意安全,最近少出门!”话音未落,他的电话响起。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750.jpg

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宋洪林的妻子打来的,往常妻子知道他在岗位上执勤,是不会打来电话的。宋洪林疑惑地按下了接听键。

“老宋,爸今天不太对劲,我有点担心,你请个假回来一趟吧!”妻子焦急地说。

“怎么个不对劲啊?刚才我出门的时候还挺好呢,我这正执勤呢,现在车流量非常大,何况一时之间也没有人能过来替我啊!你别太紧张了!”宋洪林安慰着妻子。

挂了电话,宋洪林也有点担心,他脑海里开始胡思乱想。

父亲今年82岁,身体每况愈下,几年前,还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母亲已去世多年,儿子也成了家,从那之后,老父亲就一直跟着他们夫妻二人一同生活。老人已经卧床,这样的身体状况,身边根本离不开人,而宋洪林的工作性质不可能时刻在家,基本上都是妻子在照顾父亲。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754.jpg

今天早上,宋洪林做了父亲最爱吃的鸡蛋面,他看见父亲吃了个精光,连面汤都喝了!还对自己笑呢,他想,或许父亲也知道过年了,心情特别好。他还跟父亲说,明儿是三十儿,咱包饺子,炖鱼、炖鸡、炖排骨,全是好吃的!想着想着,他觉得父亲状态挺正常的,甚至比平时还好呢,一定是妻子紧张过度了。

11点,宋洪林的电话再次响起。

“我们在市医院,你赶紧过来吧!”妻子只说了这么一句。

宋洪林突然慌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他马上和领导请示,请好了假,立刻赶到了蛟河市医院。

妻子和儿子、儿媳在走廊徘徊着,手足无措的样子。旁边的门牌上写着“抢救室”三个字。不到一刻钟,医生走出来了,告诉他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做什么准备了,父亲八十多岁了,近两年身体越来越差,主要器官都已经衰竭。虽然心里很清楚,早晚会有这一天,可宋洪林还是很难接受,还是觉得很突然。

走进病房,老父亲戴着氧气罩,费力地喘着粗气,胸前不断起伏,看起来已经无法自主呼吸,十分痛苦。孙子走上前,小声叫着“爷爷,爷爷……”

宋洪林很后悔自己没有听信妻子的话,后悔没有早点把父亲送来医院,后悔自己没有陪在父亲身边。他俯下身,使劲儿握住老父亲的手,贴着耳朵告诉父亲:“老爸,我今天请假了,哪也不去了,就在这陪着您!”

宋洪林一动未动地坐在床边陪了父亲整个下午,他在脑海里把父亲这一辈子都回忆了一遍。

宋洪林刚参加工作不久,母亲就因为脑出血离开了他和父亲。结婚生子以后,一直是父亲帮着带孙子,父亲慈爱、自立,不愿给孩子添麻烦,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800.jpg

宋洪林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蛟河与舒兰交界处的前进派出所工作过13年,起初,由于工作地点太远,没有通勤车,他在派出所吃住了6年,后来条件允许了才能够通勤回家,而每天上下班来回都要一个多小时。家里什么也指望不上他,孩子太小,妻子那几年都没有出去工作,为了让儿媳妇重新走上工作岗位,老父亲把孙子接到了自己家,并将孙子的一切生活起居都包揽了过去。

由于警察职业的特殊性,宋洪林常年忙碌在第一线,他对不住妻子,对不住儿子,更对不住他的老父亲。

2014年5月,宋洪林连续值班好几天,他发觉浑身没力气,大面积出虚汗,还伴随着烧心、胃痛。被同事送到医院后,竟被诊断为冠状动脉持续性缺血、缺氧引发的心梗,而且非常严重,医生说是长期疲劳过度、饮食不规律等原因造成的,粗枝大叶的他对此却毫不知情。经手术,在心脏植入了6个支架,宋洪林才得以保住性命。

46岁的他,要老父亲来医院送水送饭,他心里十分难受,可那时候,老父亲还很健康,能走能动啊!

2017年5月,也就是三年后,宋洪林心梗再次复发,接受了第二次心脏手术,植入了两个药物球囊,每天都不得不服用大量的药物来维持,可他依然坚守在一线的工作岗位上,没有丝毫的怨言。那一年,父亲没能照顾术后的儿子,父亲已经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813.jpg

宋洪林紧紧地抓着父亲苍老粗糙的手,泪眼婆娑,他觉得自己都是快要当爷爷的人了,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对父亲尽过孝,也没有完整地表达过对父亲的感恩和愧疚。

16点,天色暗了下来,能证明父亲生命体征的仪器上面,显示的数字越来越小,妻子狂奔出去喊来了医生,经十分钟的最终抢救,几名医护人员宣告:父亲已经走了。

宋洪林没有父亲了。

那一夜,在父亲的灵位前,宋洪林没有哭。

疫情期间,一切从简。就在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凌晨5点,一家人送了父亲最后一程。

单位的领导告诉宋洪林,妥善料理父亲的后事,不用上岗执勤了,好好休息休息。

其实宋洪林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家过除夕了。可今年的除夕,没有对联,没有鞭炮,没有灯笼,没有饺子,没有父亲。

父亲真的走了,只差一点点,就能够看到大年初一的第一缕阳光。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819.jpg

宋洪林只在家待了一天,疫情越来越严重,他必须要和同事们一起奋战。经积极请战,他被安排在了高速蛟河出口疫情检测站,配合卫生防疫部门开展排查检测工作。每天早8点至晚8点,平均一天检查车辆400余台,测温人员700余人。

为确保不漏一车、不落一人,面对不间断过往的车辆和人员,宋洪林和同事们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只有中午短短的轮流吃饭的10分钟,能在警车里坐一下,恢复一下体力。

一个月过去了,宋洪林没有休息过,就像父亲在世时一样,他知道,父亲永远不会责怪自己。

没有人真正了解,口罩里面包裹的悲欢离合。

 

微信图片_20200318131455.jpg

 

 作者简介:李雪,吉林省公安文联会员,吉林市作家协会理事,吉林市公安文联理事,吉林市公安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北方公安文学》编委。诗歌、散文、小说、新闻通讯见于《人民公安报》《吉林日报》《北方公安文学》《北方法制报》《参花》《小诗界》《江城晚报》等。曾获公安部优质警务专题片奖、吉林省丹顶鹤文艺奖、吉林省金盾新闻奖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