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小时候,每当我向大人问起自己的生日,他们总是说:“你是找坏虫来的。”我不解其意,经追问才知生日是正月十四。因此,“正月十四找坏虫”一说深深地[详细]

2018-03-16

家乡对于常年在外工作的人来说,是精神的源泉,是浓浓的思念,是魂牵梦绕的心灵归宿,我也不例外。每年春节我都要回到家乡进行精神的洗涤和心灵的充电,双脚一踏上家乡的土[详细]

2018-03-16

一张面值两元的钞票,静静地躺在地上,蜷曲的纸面沾上了污渍。从蹲位起身往外走的瞬间,它进入了我的视线。这是一张无人认领的钞票,它的主人一定嫌弃了它落地时的脏污。它[详细]

2018-03-16

提笔的这一刻我的手是沉重的,因为笔下的生命实在太轻、太脆弱。讨论生与死、悟与禅似乎是人生到了知天命以后需要面对的事情,这对还不足而立之年的自己来讲,显得为时尚早[详细]

2018-03-14


从事警察工作十多年,每每遇到战友为保护人民的安宁而牺牲,看到他们母亲的悲伤哭泣,就会不由自主想起我的母亲。尽管每次极力回忆,印象中也只有母亲的四幅画面。
第一幅[详细]

2018-03-12

到嫩江那天,想约杨锐的妻子一起吃个晚饭。和她了解下杨锐,再聊一聊女人的话题。黑龙江省嫩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视频侦查中队中队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杨锐的妻子,是当地一[详细]

2018-03-07

百般皆有味,咸淡自人生。荣辱寻常过,波澜亦不惊。 —题记某日,妻子做的菜很咸,还是像平时一样吃了两大碗,我笑着对她说,咸有咸的味道,淡有淡[详细]

2018-03-07

从鲁迅文学院学习归来,一晃已是三年。两个半月的求学经历,让我先前略感迷茫而恍惚的心找到了归属。昔日的点点滴滴,似乎经一千多个日夜的沉淀,更觉清晰和深刻起来。心里[详细]

2018-02-27

吉林白山,是一座森林簇拥的小城。仇景利,是这里的森林警察。他是靠伐木养大的。甭说爹妈,就连爷爷、姥爷,都是林场的第一代老职工。在油锯的欢叫声中,仇景利长成了一米[详细]

2018-02-12

在石楼周一,她凌晨四点起床,四十分钟后出门,做好的早餐温在蒸锅里,爱人只要打开火就可以热一热来吃。走的时候他还在熟睡,她留了一张字条在茶几上,内容无外乎是按时吃[详细]

2018-02-12

在那间散着陈旧纸张味道的资料库里,我忽然想到,时光的每一声滴答都有着属于它自己的轨迹,无心之人会将它们随便放过,而用心之人的一笔一划都像那忽然滴下的松油一样,将[详细]

2018-02-12

我忍不住问他,森林里最美的风景是什么。他依在树下,眼望着天空说,最美的风景是没有“天窗”的森林. 杨凤翔:为森林关上“天窗”的人[详细]

2018-02-12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