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防护服为什么是湿的

来源: 警界散文 作者:王旭东

这两天很忙,忙得连处理自己事情的工夫都很少。比如,婆娘微信发来了她自己做的大白菜萝卜丝粉丝香菜包子,后面还带了个微笑的表情。我知道她很自豪,我是应该发个朋友圈表扬她的。疫情以来,婆娘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坚韧与大度,配得上我微不足道的赞扬。

忙,是因为各种信息接踵而来,我要一个个地分类加工处理,哪个适合对外发,哪个适合对内发,哪个可以发个微博,哪个用美篇要好一点儿,哪些可以联系媒体的朋友报道一下,哪些要归纳总结写成政工材料上报。

我无法冲到第一线,但我可以用我的笔来参与这场宏大的抗击战。

各司其职,分工协作,按部就班,一直都是我希望的状态。写了多少,没来得及统计,我只是不停地写、写、写,做、做、做。

这是战时,战时就应该有战时的样子。

很累,尤其是眼睛,要不停在手机、微信、内网、外网之间切换,导入导出各种资料,然后再加工成我希望成为的样子。

但比起在一线的同事来说,我应该是轻松的。

下午收到几张青年突击队支援对口单位的工作照和文字,匆忙一看,发现其他单位已经传过了,就没怎么在意。等忙了个大概后,才发现刚才的照片里有一张我根本没注意到的照片,懊悔地拍了下大腿,怎么这么大意,把这么好的一张照片给漏了!

照片上是几个人上楼梯,其中一个穿白色防护服的背影最突出,上面满是水迹,整个防护服上基本没有干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200402140535.jpg

张鹏超给超市外排队群众测体温

当时就有点激动,这要怎样的工作才能把这件防护服湿透啊?以现在的天气,每个人都是穿三到四层衣服,能把防护服汗湿成这样,这该是怎样的工作强度。

我连忙联系发照片的人,没回微信,直接电话过去,正在吃晚饭,听我说完,也有点懵。一个背影,遮得严严实实的,她也看不出来,只能问现场的战友。

过了一会,回答是张鹏超。

电话联系鹏超,知道了这样的故事:

他和周游两个人负责维护中商超市的秩序。超市早上10点开门,下午3点关门,两个人完全可以在10点前到超市。但每天上午9点不到,就有人在超市门口排队,为了确保安全,两人都会在9点左右准时赶到超市门口。买菜的基本都是附近小区的爹爹婆婆,尽管已经下了封闭小区的通告,但很多小区的爹爹婆婆们依旧推着小车提着篮子出来买菜。

由于距离超市开门还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有些人就开始不耐烦,也有个别的就开始打算插队,秩序比较混乱。不带口罩的,带口罩漏出鼻子的,距离太近的,各种各样,吵吵闹闹。两个人耐心地和超市工作人员一起做着工作,把人分成50人一列,10人一组,一次出10人进10人。一些年纪大的爹爹婆婆害怕轮到自己时菜买完了,就开始吵嚷,两人只得分头轮流劝说,尽最大可能维持好秩序。后来,有两个爹爹在超市工作人员测量体温时显示为38°C,俩爹爹坚持说自己没有发烧,再测,还是显示体温过高。排队买菜的人开始指责,强烈要求将二人赶快隔离。鹏超和周游上去各种劝说,俩爹爹才答应自己返回家中隔离。

5个多小时的执勤中,俩人就这样一波接一波不停地劝说、安抚,再劝说,再安抚,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把前后约200多购物的群众安顿好,确保超市内外秩序井然。

下午3点多回到对口派出所时,其他点位的同事拍了这张照片。

“防护服为什么是湿的?”

“脸上全是汗,来不及擦,可能流下来打湿的吧,带着防护罩太热了,汗就没停过,腋下也全都是汗,都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汗。也有可能是消毒时喷的酒精。”

得知我要宣传他俩时,鹏超连忙叮嘱别写他们,其他点位的同事也一样很辛苦。

接着问周游,两人说的差不多,连不要宣传他们也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周游说,在上去劝阻两个准备强行闯进超市的爹爹时,他的手都是抖的,不知道能不能有身体接触,也不知道对于这样的情况怎样处置才更妥当。

问到防护服为什么会湿成那样,周游说,他们在回派出所后,每个人都在身上喷了消毒酒精,所以整个防护服就像水里捞出来一样。

我非常失望,这大大出乎我意料,这也意味着,一个很好的宣传线索因此不得不画上句号。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后,我慢慢从懊恼中恢复过来。真实,是新闻的第一要素,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真实,虽然防护服不全是汗水湿透的,但他们的工作和工作时面对的风险,却是实实在在的。

想到了张鹏超。他爱人是派出所的民警,这些天也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经常回家比他还晚,前段时间还出现了发烧症状。作为她的丈夫,鹏超十多天来承受了怎样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但就是这样,这个年轻民警在接到任务时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做着这些令人心惊胆战的工作。

他应该是有心理阴影的,但他什么都没说。

我并不想拔高他们,把他们塑造得如何如何的高大,我只是想把这些事都记下来。把这些普通的战友们在这场灾难里的所作所为真实地记下来,这是我乐此不疲的重要原因。

他们都是普通民警,普通的年轻人,参加工作也就五六年时间。作为经侦民警,他们本不该面对这些工作,但接到命令后,他们就去了,然后尽职尽责地工作。尽管也有些担心,尽管也有恐惧,但他们考虑更多的是怎样完成任务。

我家婆娘还可以给全家做出一锅热腾腾的包子,张鹏超呢?我突然想起去食堂打盒饭时遇到过他。他手里提着装有盒饭的袋子,那应该是带回去给他妻子的吧。

明天上午,他们又要上岗了,我决定和他们一起去,给他们拍些照片,更多地记录下他们工作时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200402140529.jpg

张鹏超和周游在中商超市外巡逻

 

微信图片_20200402140227.jpg

 

作者简介:王旭东,现供职于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上班当警察,下班写作、摄影、骑车。有小说、散文、诗歌、摄影作品散见各报刊和网络媒体。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