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他是1994年农历八月廿六走的,他静静地长眠在慈溪市区西南约十公里的余姚市境内的山坡上。每年春节或清明,我会去那里给父亲的坟碑上的文字涂[详细]

2017-06-20

我从小生活在陕北乡下,所以对于麦子的熟悉,犹如空气与水,有种留恋久远的亲切。 在陕北,麦子是所有庄稼中生长时间最长的,历经冬雪、春雨、夏热。初夏,站在广袤无[详细]

2017-06-19

窗外淅淅沥沥的飘着细雨,不适合出门走路,蜗居在家。正在赏析李商隐的《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突然停电了。此情此景,点上蜡烛,在[详细]

2017-06-19

人最难忘的是童年,天真浪漫,无忧无虑,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我生长在陕北的一个叫李家湾的小山村里,村子不大,三百多户人家,主要靠耕种农田为生。村子背靠黄土大[详细]

2017-06-14

父亲是1997年农历三月十二日凌晨去世的,刚好84岁。记得那年的陕北大地,春风姗姗来迟,已是仲春时分的黄土高原依旧寒气逼人;父亲去世的那天夜晚,星月隐耀,天气阴沉[详细]

2017-06-12

春使万物复苏,描绘了许多的盎然,把世界辉耀点缀。有兴今夜清闲,独坐灯下,细品着张斌著的《智道》,“谈人生智慧的88个支点”一书,作者用自己对人生的审[详细]

2017-06-09

5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时发表重要讲话,对公安民警表达了殷切期待和谆谆嘱托:“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详细]

2017-06-08

又是一年高考时,屈指算来,我的高考距离现在已有38年了。那是1979年。因为没有后来的初三和高三,我们安塞县第一中学理科班的同学们参加高考时,大都只有16、7岁。也许[详细]

2017-06-08

阿妈小巧玲珑的身材,会唱一首首好听的歌谣,在我的记忆里,阿妈最呵护我,因为我是“香火”,是家里传宗接代的希望。 儿时的记忆令人难忘,炎热的夏天,蚊[详细]

2017-06-06

“山哥”是今年以来我听同事提到最高频的词。同事王兴华说:“山哥厉害,老外被他处罚后还给他写感谢信呢!”山哥是何方神圣?为何让我局的外管业[详细]

2017-06-02

“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唯读书可变化气质。古之精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闲适的周末,当这句话进入眼帘的时候,我的心禁不住微微地动了。[详细]

2017-06-02

樵坪的冬天,很冷,站在街边的我,在寒风的无情吹打下,不停的打哆嗦,冷不丁还要打上一两个喷嚏,像感冒了似的。这樵坪的冬天真的冷。 前些年,我在樵坪买了一套避暑[详细]

2017-06-02

 648   首页 上一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尾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