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印随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张春梅

二月底,模棱的暖意来了。村口山坡上一棵枯瘦的、悬在半空中的树干奋力地挑着几朵似红似白的花骨朵儿,一小片儿绿叶的筋脉上落满了丝丝柔嫩的阳光,反射着绚丽的光芒。今年春运的工作内容与往年有很多不一样,但一样的保卫人民群众安全,一样的警民鱼水深情厚谊。

1月28日大年初四送牛粪的老梁

上午十点左右,旺远警务区的电话响了,是车站大门口工作人员打来的,说西木村村民找派出所万同志。因为是特殊时期,不允许外人进站,我赶紧找到万师傅,戴好口罩和手套就去了。一看原来是旺远警务区管辖的大牲畜养殖户老梁,他也全副武装,带着口罩和棉帽子,站在农用车旁边,一见我们就喊:“万同志,我给你送牛粪来啦!”万师傅笑呵呵地应道:“现在还出来逛,一会儿我打电话抓你回去!”“俺马上就走,村干部说今天封村了。我把年前给你警务区收拾的牛粪卸地里吧,开春正好用啊!”原来万师傅经常走村串户开展铁路安全知识宣传,与辖区内的大牲畜养殖户熟悉得很,关系十分融洽。有一次,他照例去宣传安全放牧知识,嘱咐不让牛羊到线路附近,也不能踩踏粮食庄稼。聊得高兴了,热心的老梁一定要送他自家产的蔬菜瓜果,万师傅说:“不用,我们警务区也有一个小菜园子。”“那我给你一些牛粪吧,我也使不了这么多,真的,比化肥强。”万师傅欣然接受了他的热心。于是每隔一段时间,老梁就送牛粪来。因为年前万师傅太忙一直没见到,今天特意赶过来。虽然疫情的消息使人心情起起伏伏,忐忑不安,但是警民心贴心的情谊从没有断过,警民亲如一家的行动从没有停止。我心里暖洋洋的:“万师傅,咱不能白拿人家牛粪啊。”老梁的口罩挡不住他爽朗的笑声:“姑娘,我跟你说,你们万师傅几十年进村走访宣传,俺养殖场门口的路就是他给协调修的便道啊!这点牛粪算啥!”他卸了车,心满意足地回家“隔离”了,农用车“嘣、嘣、嘣”的声音响了很久。我听见沉睡一冬的溪水也按耐不住情绪,哗啦啦地开始唱歌了,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春天已经在叩门了。

2月7日正月十四唱板儿的三大爷

今天勋哥、牟哥和我走访沿线工作关系,摸排重点人员情况。大街小巷空无一人,村村拉起防护网,家家闭门锁户,村口值班人员循环消毒。警车开到东西绘里村,村负责人迎了上来:“来啦!现在也就你们敢出门啊!”大家自觉保持着距离,不像以前握手拍肩膀。牟哥说:“职责所在嘛!村里人都在家?小猴子、三大爷都挺好的?”小猴子、三大爷是这个村的重点人员。三大爷去年精神受过刺激,迷迷糊糊跑到线路边被我们送回来。后来我们同村委会嘱咐家属,签订了安全协议。负责人说:“好着呢,三大爷年前还跟人跑场子了,精神头儿足,再没犯过毛病。”我问什么是跑场子,勋哥说就是人家家里有结婚的、生娃的、祝寿的,上去唱板儿讨个好彩头。真难相信,大字不识一个的三大爷竟然会唱板。巧的是三大爷来领口罩,见我们在,特别高兴,隔着口罩远远地喊:“俺这是凭口才吃饭呢!等政府让出门了,俺给你们唱一段儿。”我说:“三大爷,你现在能唱么?”“那说唱就唱啊,你们远远听着吧——老三我今天来报喜,贺旳是喜事一桩桩。头一件,举国欢庆在今日,赶跑病毒真敞亮;二一件,咱们百姓得平安,家家开门喜洋洋;三一件,这位警官你眉眼俊,会画眉来会文章……”大家都笑了,三大爷黝黑脑门上沟沟壑壑的皱纹起起伏伏发着光。在三大爷的歌唱中,我们藏在防护服下焦虑的心获得了暂时的放松,警车开出去很远,还听见三大爷不舍的声音:“抗过了病毒你们还来啊!”回去的路上,我又看到那些寒风中的花骨朵儿,有的藏在石缝里、有的躲在屋角上,探着脑袋,插着金黄的发簪,蓄势待开。这次战疫中,我们是普通的逆行者,更是勇敢迎接新战斗的勇士。群众的热情支持必定与我们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阴霾扫除,迎接花开。

2月14日情人节亲亲大鹅

辖区情况基本摸清楚了,我们也没有停下忙碌的脚步。我们做了疫情宣传健康手册,投放在地方护路点和各居委会联络点。下午14时,我和教导员到了芝罘区只楚村一个无名小公园。这个公园平时是镇子上人们休闲锻炼的地方,中间有个小池塘,池塘旁有个小阁楼,也是我们的警务联系点,我们准备把宣传手册放在那里。周边静悄悄的一丝风都没有,正走着,突然一只大鹅冲了出来,张着翅膀,响亮地嘎嘎叫着。我被吓一跳,本能跳出一米远。大鹅冲到教导员身边停住了,教导员慢慢蹲下,用带着防护手套的手轻轻抚摸它的前颈,跟它讲话。我仔细一看,这只灰褐色的大鹅身体壮硕,腹部是灰白色的,它乖乖站着一动不动,任由教导员抚摸。“他不咬人吧?”我禁不住凑过去:“我能抱抱它么?”“好啊!”我用胳膊环着它的脖颈。它十分干净,因为不认识我,不停地扭动身体,脚蹼在地上啪啪拍响。“走吧”,教导员说:“这只鹅出生的时候,我正在这里做宣传,跟着饲养员一起看护它,后来它就跟着我了,好玩着呢。”我们走,大鹅在后面快速迈着步子追。“我知道了”,我说:“这叫印随,小动物在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通常是妈妈,它是孵化的,把你当成妈妈了。”这真让人惊奇,教导员是去年三月份才调过来的,不到一年时间,他把线路警务工作做到了家家户户,不仅熟悉了社区居民,也熟悉了一草一木,还养了一只大鹅。他把和这里的关系处成了邻里亲人。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景象。我不禁想到这次新冠疫情的起因,对每个人都是沉痛的警醒,但愿人人心存敬畏和善念,但愿这种教训不再上演。我们离开公园的时候,教导员挥手示意大鹅回去。大鹅站在公园门口响亮地叫了两声,低下了头,仿佛很伤心的样子。

大鹅的事情过去好久了,每每想起我都感怀不已。印随是一种本能的自然现象,我更愿意把它认为一种执着坚定的情感。和谐的警民关系如此,每个人与祖国的情感亦是如此。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作为一名普通的铁路民警,我们用沉闷的口罩和防护服,征战一线,我们用警徽的火点燃寒夜,点亮城市乡村每个祥和的窗口,点亮春天的第一束曙光。我们必定跟随祖国母亲一起,用坚毅勇敢的初心,用赤诚的热血和感动迎接崭新的春天,拥抱胜利的到来!盛世花开在太平时代!

 

 微信图片_20200323142422.jpg

 

作者简介:张春梅,现供职于济南铁路公安局青岛公安处珠玑站派出所。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会员,中国铁路文联作家分会会员,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刘娜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