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所长的“疫”中急难事

来源:剑兰文萃 作者:袁祥勇

“所长,我们寝室牙膏没有了,能补给一点吗?”

“所长,我吃坏了肚子,有没有药让我吃点?”

“所长,我的血压有些高,能不能换个班休息?”

“所长,厨房又跳闸了,有没有空来看看?”

“所长,锅炉是不是又出故障了,暖气好像不够给力啊!”

“所长,三监区的张同志思想有波动,有没有时间帮忙做做思想工作?”

为做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监所已实施封闭管理近五十天了。我们的所长——孙勇同志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各类大大小小的问题,而且还必须得一一化解,否则他定会寝食难安。在他的思维里,监所安全如利剑高悬,稍有不慎将万劫不复。所长出生于1970年,个子不高嗓门却很大,头发稀疏白发却很多,满脸沧桑改写了他的生理年龄,所幸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巧妙地了掩饰了他操劳过度的表情符号。

前几天晚上,我找所长谈乌恰读书班的事。所长很支持我们搞的这个读书班,每次活动他都积极参加,经典文章的誊抄也很认真,这次找他就是想扩大读书班规模,让更多同事参与进来。所长不在办公室,内勤小倪说,应该是去宿舍给库尔曼白克刮痧了。刮痧?所长还会给人刮痧?到了宿舍,但见库尔曼白克正赤裸着上身趴在床上,背上一块青紫、一块红褐,“惨不忍睹”,我差点笑出了声来。一问,说所长给刮了痧后就走了,好像是去锅炉房了。还记得来所里报到时,所长正在忙着检修锅炉,为入冬供暖做准备。见我一个生人有些不好意思,便自嘲自己为“锅炉所长”。据说,之前所里有专门烧锅炉的师傅,后面因故离职后一时半会没有招着合适的人,就暂由所长顶着,这一顶就是六七年。从宿舍出来,终于在锅炉房里找着了所长,见他在那摆弄那些破铜烂铁,便明知故问道:“所长,你还懂烧锅炉?”他一边忙活一边答道:“这个没有谁天生就会的,只要肯学,不用半天准学会。”这个观点我很认同,事实上真没有谁天生什么都会的,关键要看自己的工作态度。就在前段时间,上面将要对大家掌握某操作系统的熟悉情况进行测试,为确保人人过关,所长亲自对每个人先进行模拟测试,有位同事没能通过模拟测试就算了,还找了一大堆理由来辩解,结果被所长好好痛斥了一番。所长的厉声教育,大家都非常惧怕,所里无人能领教。记得一次,一伙同事在院子里沐浴着冬日暖阳,欢快地聊着天。突然,门岗大喊一声“所长回来了”,大伙顿时一溜烟全没有了踪影,每每想起那一幕我都忍俊不禁。

话说没有无缘无故地开心,也没有无缘无故地发怒。所长这几天心情不佳,主要是摊上“难”事了。以前每到春节,所长都会提前把老婆小孩送五六百公里外的岳父家去过年,年后再驾车去接回来。据说自从2013年调到看守所工作,每年都是在所里吃年夜饭。哪曾想,一场疫情让母子俩在阿克苏待了快两个月,这几天得到通知可以返回乌恰了,自己却因为监所封闭,不能像往常一样出所去接人。更糟心的是,所长那宝贝儿子还起了疱疹,只有回到乌恰家中才有特效药。在所里,所长尽管严厉,但是有了困难,有了难题,总爱去找他解决,因为管用。那现在,所长有困难该找谁来解决呢?答案简单:找组织。然而,或许是觉得是自己的私事,开不了这个口;也或者是怕麻烦领导,给领导忙堵。况且领导或许会想:不是还可以坐客运车辆吗?没有直达的可以转车嘛?哪有这么娇贵。

昨天早上,我照常在会议室的角落里看书,所长进进出出了好几回,我猜他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我主动一问才知道,也不知道哪个“好事者”,把所长不能去阿克苏接妻小的苦恼报告给了局长。局长何茂林,待人和蔼可亲,对我们尤其厚爱三分,于我有一件小事,颇让我感动。那天是周一,按照惯例去局里参加升国旗仪式。由于到达的太早,就在站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时,恰被路过去吃早餐的何局长见着。一问我也没有吃早餐,便硬要拉我同去。一碗上汤牛肉面下肚,整个人顿时都暖和了起来,至今想起都是满满的感动。所长的苦恼传到局长耳朵里后,他没有一刻迟疑,立马请分管副局长安排车辆去阿克苏接人。分管副局长马振财,是局里最年轻的局领导,一直以来非常钦佩所长“老黄牛”工作精神,于是决定亲自带队去阿克苏替所长接老婆小孩。这阵势、这人情搞得有些大了,所以所长有些坐不住了,也就出现了进进出出会议室那一幕。我明白他的心思,就是觉得让人家跑那么远,而且还是局领导亲自出马,确实很难为情。常言道,工作好做,人情难还。所长是一个怕麻烦别人、怕欠人情的人,所以总是搞得自己很是疲惫。于是,我就跟他说,不用纠结这么多,确保监所绝对安全就是对领导最好的感谢。再说了,能遇到好的领导,有一个温暖的组织,就像我们遇到这个美好的新时代一样,是我们大家的福气。我们有困难,可以找所长;所长有困难,也有领导可找,也有组织可以依靠,这就是有组织人的福气,大家觉得呢?

 

 微信图片_20200324131925.jpg

 

作者介绍:袁祥勇,笔名拾稻金,江西定南人,现供职于新疆克州乌恰县看守所,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工作之余喜好读书、写作,文章散见于一些报刊、杂志和网络。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