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散打新冠肺炎

来源: 警界散文 作者:陈大刚

 人类在改进自身命运的同时,也加大了自己面对疾病的软弱性。我们应当意识到人类自身的力量是有局限的,应当牢记,我们越是取得胜利,越是把传染病赶到人类经验的边缘,就越是为灾难性的传染病扫清了道路。我们永远难以逃脱生态系统的局限。不管我们高兴与否,我们都处在食物链之中,吃,也被吃。

  ——著名历史学家、全球史奠基人威廉·麦克尼尔

自诩为万物灵长,天地精华的人,2020年遇到了一个对手——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窃以为与人相比,这小子才是绝顶聪明,随便打出一套组合拳,就把人摔出了几条街。

第一拳——精准打击。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进攻的目标是人,除了人之外,绝不伤及无辜。它不像地震、洪水、冰雪、海啸这些没文化的二杆子,吃相难看,土匪一样抡起棍棒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打。这老兄所过之处,秋毫无犯,蓝天白云、河山草木、飞鸟走兽,相安无事;花自开,水自流,春自来,该干啥干啥。如此君子儒雅风度,响当当绅士一枚,简直就是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先进模范人物。一门心思就是专找人的麻烦——挑战人的智商,羞辱人的尊严,扒出人的内裤,不依不饶调戏人,恶心人,教训人。

第二拳——借力打力。复盘新冠肺炎文明的成功诞生与发展史,你不得不佩服这老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聪明——揪着人的贪婪自私,它从树上跳到了大地上,顺利上了户口,红红火火开张;抓住人的傲慢自负,它分分钟坐大,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逮住人的愚蠢无知,它以几何级速度攻城掠地,开疆拓土,比几百年前成杰思汗的铁骑还生猛,“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只用了一个多月,就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让整个地球人哭爹喊妈。

第三拳——釜底抽薪。人类区别于地球动物界生存的特殊标志就是群居——人与人聚集在一起。当初,人就是通过手牵手跳 “集体舞”这一秘密武器,打败了自然界其他对手,由猎物华丽转身为猎手。之后又依靠“集体舞”打开众妙之门,创作了文明,形成村落、场镇、城市,形成物质与精神生产相结合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与人聚集”也是人的软肋。拿下“人与人聚集”这个原始核心点,就如同抽掉了人类文明这部车的钥匙。打蛇打七寸,新冠肺炎跳上擂台就使出“人传人”这一妙招,直接拔车钥匙,然后不通商量地把人类这部破车送修理厂检测大修。比如,你中国人上下千年的传统节日春节豪横吧,它一抬手就改写历史—“这集体舞就不跳了吧!”;比如,你条条道路通罗马张狂吧,那就让你意大利封路也封城……百城空巷,万众宅家,千径无人踪,看你还怎么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没门——新冠肺炎那叫一个得瑟。

第四拳——太极无形掌。这小子熟读老子《道德经》,知道什么叫“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更懂得东方武术文化精髓无招胜有招。与它较量时,人最大的纠结是找不到对手,有力远处使。你明知它张牙舞爪,剑出血腥,却看不见摸不着。人类最为先进的隐形技术与新冠肺炎的隐身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它不像地震、冰雪、洪水、蟥虫这些老相好,明火执仗同你打架。比如蟥虫成灾,你可以派出鸭子大军去收拾;洪水泛滥,你可以水来土淹。但这老兄来了,你能怎样?大吼一声“来者通名,本将不斩无名之辈”吗?想找它拼刺刀,想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吗,白瞎。唉,这也就罢了,要命的是,你认怂不想打了,要举白旗投降,通过割地赔款等方式苟且偷生也走不通——想打不想打都由不得人,只有血战到底,没有退路。而在同时,它又如同幽灵一样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也许,它就在电梯按钮、门把手、流通的钱币上张着血盆大口;也许,随便一个从你身边走过的人,甚至你的亲戚朋友,都可能对你暗藏杀机——存在主义有一个说法“他人即地狱”,居然就让新冠肺炎整成了现实。

第五拳——瞒天过海。兵者诡道也,此兄应该是毕业于世界顶火间谍学校“躲猫猫”专业,学霸一枚。17年前的SARS与它相比,只算是小学生。首先,它善于潜伏,在人体内软埋十天半月是小菜一碟,根据任务需要,一个月也可,而SARS一个星期也坚持不了。在此期间,它挺着“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大肚皮,大摇大摆逛街,见了不顺眼的,就口水吐过去,耳刮子扇过去。其次,伪装术也可圈可点,SARS有明显发烧症状,可以量体温查找出“特务”;而新冠肺炎可以一脸良民状,不发烧一样呼儿嗨哟。居然还会诈尸暗度陈仓——敌情凶险时,它用不呈阳性仿佛治愈的“假死”欺骗,过几天高兴了,“前度刘郎重又来”。不惟一般人中招,连专业人士医护人员也要吃打。如此恶毒用心,如此机关算尽,人只有望毒兴叹,“防不胜防!”

从新冠肺炎拍马舞刀登场到现在,已经两月有余,而眼下人疫之战正处于“万马战犹酣”——原来只是中国单挑,之后陆续有五大洲数十国被逼无奈加入战团,目下已成旷古未有之“第三次世界大战”,几乎没有一国敢拍着胸口说独善其身。而考量人的表现,其作业只合用差评来说——手忙脚乱、捉襟见肘、应对失措、推诿扯皮、自欺欺人、乱象丛生等等词语,仿佛就是人之富有预见性的祖先专为当下人量身定做。几个回合下来,人就被打得满地找牙,露出了难看的内裤。还悲催的是,全球总动员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到这场大战终结时,人并不是胜利者,最多叫“疫灾终结者”——焦头烂额,遍体鳞伤的人,只是侥幸将通往万丈深渊的车刹住,尽最大可能控制住了损失,减少了死亡。

其实,新冠肺炎本身并不怎么了得——在地球上数以百万计的病毒家族中,既非金生丽水,也非玉出昆冈,也许就是一小混混也说不定。但神奇的是,就像一支松鼠能够从多瑙河源头德国黑森林的一棵树上开始,一棵连着一棵跳,就能跳过多瑙河沿岸所有国家到达黑海边一样,新冠肺炎仿佛叫化子捡了金元宝,居然就捡到一张全球通机票,到世界五大洲潇洒自由行,狠狠玩了一把“诗和远方”。在嘲讽、捉弄、调戏、侮辱人一番之后,它扔下一个百孔千疮的烂摊子,就洋洋得意地吹着口哨一跑了之。

复盘此番人疫大战,不客气地说,就目前而论,这些日子已经成了一些城市脸上奇耻大辱的胎记,成了人类文明史上颜面扫地的一个插曲。用前些年一句电影台词来总结,不是人不努力不尽心,实在是“敌军太狡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天若有情天亦老。吃一堑,长一智,人类就是在不断跌倒中爬起前行。准此,经魔历劫之后,人当放下“万物灵长,天地精华”的老大身段,怵惕警醒,深刻反思,痛心罪己,老老实实检点不良行径,认认真真查找作业失误,并努力重构人的良知、尊严、操守、责任大厦。同时更要敬畏天地,敬重自然万物。对于新冠肺炎之类病毒,得抛弃自己的傲慢无知,尊重这样的对手,甚至拜其为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费不可打水漂,跟斗不能白摔。在新冠肺炎面前,在大自然面前,人就是一小不点儿。想同大自然玩心计,还太嫩了点!若然一路裸奔,就是自我挖坑;倘要一意孤行,就是自找添堵,佛出世也无解。否则,新冠肺炎即便息事宁人抽身退出江湖,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它的兄弟接盘,重新挑起江湖是非,掀起新一轮硝烟弥漫……

后记:

写完此文,颇有庖丁解牛之后“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的小骄傲。可这一顾,就“顾”得我心惊神怵——才不管我心中是怎么的风起云涌,窗外已然是春风三月,金阳如瀑。哦,连续几个好太阳,气温持续升高,天府之国成都的气候已经达到了人类关于“春天”的标准。对于2020年人间这个兵荒马乱的春天,对于人疫大战中风烟四起,地球居然一声不吭,依就坐地日行八万里——或许在地球眼中,人与新冠肺炎与大地上的树、草、花没有什么不同,有也可,无也可。丝毫影响不了他该什么季节就什么季节,该聊天就聊天,该诗和远方就诗和远方……他就是看客,就是旁观者,甚至还可能高傲地不屑一顾。这才叫傲慢,这才叫豪横!其实,就是整个人类蒸发,也与地球的存在没一毛钱关系。就像当初恐龙灭绝之后,地球一样运转,大自然一样莺歌燕舞它的进化一样。

在一身冒冷汗的虚无空寂中,我想到了《人类消失后的世界》这部纪录片——欧美科学家模拟人类在地球上灭绝之后的图景:如果人类突然从地球上消失,无需地震、火山、海啸这些武林高手场亮剑,只需时间这条梁山好汉中的“没面目焦挺”打出太极无形掌,200年后,人类的街道和农作物将消失,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摩天大楼也将坍塌;金字塔与万里长城最多也就死皮赖脸硬撑到800年左右;几千年后,地球将会回到史前荒蛮;两万年后,地球上再也找不出人类活动的蛛丝马迹;5万年后,所有人类遗迹都将成为难以追寻的考古性线索;20万年后,地球上再也找不到人类曾生活过的证据。至此,人类在地球上数千年的文明史将降格为一段很成问题、毫无结果的插曲——就像地球上迄今为止出现的生物中有90%已经灭绝,成为地球历史的插曲一样。而大自然界却会以其在过去亿万年中所显示的创造力,崛起于人类遗留的废墟之上……估计他还会进化出新的高等智能物种,成为江湖盟主,称霸武林——也许是猪。但如果是狗也有可能。

 

 微信图片_20200319110041.jpg

 

作者简介:陈大刚,泸州市公安局退休民警,四川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公安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文学》《重庆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随笔一百多篇。分别由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站立天地间》《对自己好点》《笔走大中国》《笔走五大洲》等四部散文随笔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