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蓝天的履云

来源:网投 作者:漠 子

1、

中原的十月还躁动着热潮,汗水是填不满的黑洞,赤身躺在床上,蚊子在帐外唱歌:给我血喝,给我血喝。晚上,屋里沉闷令人欲睡,外面却清爽宜人。拿一把蒲扇赶着嗡嗡声,坐于月亮和灯影下的荷塘旁,榛榛看桦桦抄来的《警察的爱情》:

说不尽生活的寂寞,摘下枝尖的黄叶,舞在思绪的风流中。这般年华与才学的困扰,浓缩成血与火乐音;在太阳下,铁道被幻化成爱的五线谱:爱是为了生活,而生活不全是为了爱。

“一种我们生活的可爱可怜,一种情绪的排空感觉。”榛榛叹道。桦桦顽皮地接过来说:“于是,肚子又饿了,空虚的感觉产生。”

“你连接得天衣无缝。”

“无缝的天衣,见过么?”桦桦打趣道,“董永可见过仙女之衣,不过是在梦中。”

“你蛮有想象么!闭了眼,你就生活在古代传奇中,你和珊珊的爱情古典得气韵四塞,但她的衣服没有缝隙,你无可措手。”

桦桦一幅顿觉的样子:“原来你就是这样想着蓓蓓的。我明白了。”

全队九十多号男警生都剃了光头,跟着崔健叫喊“一无所有”。队长说:“光头有损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而警生们则认为:光头干净利索,利于训练。他们以此发泄体能训练超负荷的不满,但仍按时长跑、打千层纸和沙袋。当光头以时潮登上全校男警生的肩膀,《光头宣言》也登上了校宣传栏:

世界缺乏色彩,缺少欢欣鼓舞。我们一度认为:我的未来不是梦,定有太阳升起警苑。我们寻找太阳,在旅途中追求世界的温暖,可是我们最终失望。我们曾经长发飘飘,骑士般地降临中原大地,雄姿英发给生命之地以惊叹。而如今,面对枯燥的相互“殴打”,有限的生命只怕有一天演化为死海——“鱼虾”不生。不甘沉沦,刻苦训练,要给世界以光明、欢笑、温暖,因此校园里面一下出现了群体“百瓦灯泡”。面对众多的笑颜,我们的灵魂在笑意中升华,我们以智慧之光和奉献精神创造了一个灿烂的世界。这“人造小太阳”要发光发热,为铁龙保驾护航。虔诚的双手燔举起清明的蓝天,献上我们的青春、热血以至生命——呵,多么耀眼、多么温暖的光头呵!

   校长看后内心大为光火:这些新警蛋子,一点规矩都没有,仅两个月的训练就沉受不住,以后还能担负起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重任吗?

他不动声色地听着不认识他的警生们的议论:天气闷热、训练很苦,伙食太差,许多人患了黄疸肝炎,大二、大三的校友都为借口纪律克扣新生助学金现象不平。

他的眉头紧蹙在一起,勉强装作镇定无意的样子问:“这鱼虾不生是什么意思?”

“只怕是武侠小说中毒,女侠不生吧。”一个女警生俏皮地插言。哄笑顿生。

校长苦笑不得,吩咐校办:“紧急集合,火速赶赴训练场。”

    广播中紧急冲锋号响过后,宿舍顿时呈现一派忙乱景象,穿衣戴帽扎武装带,接着楼道一片沸腾。楼下,队长的口令已下达:“立正!报数!”

校长在警生处、科长的陪同下出现在训练场,“立正”口令再度响起,整齐有致的队列令空气有点紧张,人数分层报告校长后,他的脸色稍稍缓和,他对学校中出现的不良现象进行了严肃批评,令各队教导员迅速查清肇事者。中午的阳光灼人,一色短袖的队伍中,无一人动作,光头们的脸上挂满不可言传的苦意。校长的声音传响在训练场上:“我们训练的负荷还与公安部要求有一定差距,训练任务完成得好不好,关系到身心素质的提高和警察意识的培育。你们要训练成一支战无不胜、所向无敌的人民卫士……”

他命令军体训练暂停,学习《警校纪律》,大二、大三年级增开《职业道德教育》课。

五天后,院长对新生纪律情况满意后,下令继续警训,但变集中训练为穿插课间训练,要求却越来越高,手臂挥不到位都不行。警生科开始选建散打队、武术队,教育科的课程安排开始执行,生活科大力整顿餐食质量及就餐纪律,正规化综合教育正式开盘。《警生纪律》学习是和美国西点军校和国内武装警察部队的教片结合的,警生们才知道自己的训练不值一提,光头警生自动报名参加散打队。而警校的大门两个月来第一次对外开放,校工委组织了大型的联谊会。邻校的女生和附近工厂的女工有机会一睹新警生的风貌了。

警训时期,她们的眼光绿莹莹地盯着这些小兵,隔栅栏看见他们汗流浃背地训练走路,颇觉好玩,于是大笑着用歌声扰乱他们的注意力,里面立即传来断吓声,她们闻声便跑。警校里男多女少,人称狼多肉少,但狼不急,照旧昂首阔步,连眼都不斜一下,心里却想:怎么治治这些伤风败俗的小娘子。

机会终于来了,校方特许早晨上街出操,初级二队的方队一上街就出了个古董。那天正逢州纺织厂女工上班,她们看着整齐的队列跑过,就窃窃私语:想不到这些新警蛋子不到三个月就训练得蛮像会事么。一个女工多嘴,喊了句“一二一”,她们正笑呢,听到领队一声“向后转跑”,整齐的方队把她们分割包围,被围的女工登时被灰尘淹没。接着,一串“立定”、“向后转、”“行注目礼”的口令过后,百双眼睛怒目金刚式地瞪着她们。女工们撒腿便跑,身后传来:“我们要在人民群众中树立起人民警察的高大形象。”

警校的政策松动了,近邻们喜上眉梢:这下可有机可趁了。警校破天荒地可以自由出入,自行车摆满了礼堂外的草坪。

榛榛独自溜达出去,看看校容,他从大门口走了回来。大门里是仅有三米高的建校纪念碑,由龙爪槐、青松、翠柏构成的六角形花坛护围着,三十米外是教学楼,两者之间是一杆十多米高的旗杆。他想起刚穿上警服的那天,全校师生集中在楼前广场上,呈环形围拱着旗杆和建校纪念碑,当校长庄重地把国旗捧给升旗队,当庄严的《国歌》奏响,五星红旗下数千名共和国的卫士敬礼仰视,清晨的太阳和国旗冉冉升起,那时候,他的胸中也升腾着庄严的责任感和神圣的使命感。教学楼两侧是图书馆和大礼堂,以此为主整齐地分布着办公楼、实验楼、宿舍楼、餐厅、靶场、训练场、操场,后院是家属院与校医院。三列楼中间点缀着蓝、排球、乒乓球、羽毛球场,点缀着花圃。大门外两排青白杨,前围墙是绿色铁栅栏,侧围墙是砖砌花墙,墙外梧桐墙内花圃。花圃是小榆丛和冬青围成的,圃内花草按品种、色彩被木本花隔成美观的几何图案。时令虽至十一月,但校园里的空气仍浸透着花香。难得的是大门外面,马路对面有一大片荷塘,暮秋过后,荷叶仍田田,昼则清韵清远,夜来蛙鼓如潮,看不出这里间曾是黄河故道盐滩的影子。这年轻而小巧的学校焕发着诱人的活力。

榛榛不觉在神圣感中又添了份美感,他迈步于花间,端详着花间石雕,欣赏着环境美化的格局,不觉转了一圈到了礼堂,里面的鼓乐爆破式地冲了出来,他若有所失,回宿舍往蚊帐里一躺。

同室陆续回来了,磊磊拉起榛榛,打牌吹牛,直到熄灯号响起。桦桦提议大伙相互口述份情书,暗中,威尼斯的情夜弹唱着,富有男性魅力。训练时盼休息一放松却怎么也睡不着,有人叹道:“日子难过了。”那好奇、兴奋、紧张已转为浓浓的乡思:妈妈,离开您好久了。窃窃声在继续,外面脚步声响起——队长来查夜——“嘘,狼来了。”手电光温柔地抚过蚊帐,夜归于沉寂。

2、

想家猛烈的日子,正是肚子莫名其妙地叫喊饥饿的日子。为填充空虚的皮囊,榛榛、桦桦、磊磊找到一种压饥办法-----晚上到空荡荡的教室或静悄悄的阅览室看书。

榛榛感动于张承志的朝气,他在教室中来回走动着,眉飞色舞地给桦桦和磊磊描述北方大河的气势:“创新自然与重塑人生的意念在纵横决荡的时空中不拘一格,如狂飙巨浪冲出北国封冰,汪洋于生命之原野……”教室外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有这么好的文字,让我们也共享。”门开处,珊珊、蓓蓓、菲菲、佳佳、丽丽、苑苑、珍珍七颗星蹦了出来。空气停顿片刻,又舒缓开来。珊珊看着看着,就朗读起这《北方的河》,磊磊打开单放机,于是《人们的梦》和着琅琅书声流落于教学楼,如雪颇有韵致地飘荡于校园。

冬天很迟了才光临中原,已是十二月底了,冷空气才赶走温凉的天气,鹅毛大雪断断续续地的把中洲银装素裹。南方的水鸭子大多是第一次尽情地感受到天花乱坠的实况,恨不得把这大雪收起来,拿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看。傍晚时分,烧红的晚霞映出了动人的风景,喧嚷声中把空中还未降落的雪也震落。

榛榛吃不消雪弹合围,他突破重围,桦桦和磊磊截住追兵,但蓓蓓对“逃窜之敌”却紧追不舍,他借着夜色和冬青的掩护蹲了下来,榛榛小心地搜查“隐蔽之敌”,一团团雪球令他防不胜防,填满了他的嘴巴、鼻子、脖颈,蓓蓓趁他擦雪时,将一把雪塞进了他的后颈。这层强烈的刺激给他指明了方向,回身中,雪团铺天盖地的把他们包围。蓓蓓高声地叫着珊珊的名字,援兵起来了,但他们却成了被攻的目标,于是合兵一处。

榛榛说:你撤我掩护。

蓓蓓调皮地说:要死咱俩死到一块儿。他的心温柔地动了一下,登时中了两发雪弹。

蓓蓓叫着:你受伤了,你撤我掩护。

榛榛说:战场中男人始终冲锋在前。

蓓蓓说:伤员要受女护士保护。

两人边叫嚷边还击,当退到学校的礼堂边时,追敌和追敌又交上了火。她拉了他一把说了声“快跑”,无数的雪弹从暗中飞来,她“哎哟”一声倒在雪地上。他一个懒驴打滚,而她却无法站起。她无力地说:安静地在雪地上躺一会儿,想象我们已经牺牲,共同渲染雪天,而后大雪掩埋了我们的英雄事迹。

他感到了她的异样,他听出她说话的吃力,低声问:是不是把脚崴了?她说:就是站不起来。榛榛赶快叫人,珊珊一伙来了,他们抬起蓓蓓,往校医院跑去。

队长接报后匆匆赶到,听了汇报后苦笑不得,他无奈地说:你们打完了警务人员的稳重和矜持,与今晚事件有关的人一律严肃处理。

蓓蓓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榛榛无言地坐在旁边。她问她为什么不去上课,他说队长的第一个处罚就是要我为你放哨站岗,我想这个任务还不好完成。她也为昨天的冲动难为情。两个人一下子倒觉得不自在了。

她沉吟了一会儿,说:要不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雪白的世界里蛮好的,告诉队长,用不着查什么,我这脚过去就扭伤过,昨天是被小松树绊了一下,不打紧的。

过去的伤是因冰天还是雪地?

雪地?冰天?南国有那么严重么?你冒傻气哩。她咯咯地笑。

他为了掩饰窘态,就说:那寒假到祁连山去滑雪,从山上一直滑到山脚的小村庄。

真逗,你如一个小弟弟向我发出邀请。

贫嘴,你才几岁?

你猜。

大不过我属大龙的,二十郎当是你哥。

是我锅?!哪一锅?这“郎当”是啥子意思?

咋说呢?比如说崔健唱的《一无所有》,西北的说法就是:穷得叮铃当郎——就象货郎吆喝做买卖,摇着一个货郎鼓,那声音就是叮铃当郎——这是用象声词形容穷的程度,穷得叫卖了,或穷得将锅碗瓢盆吊起来当锣敲。二十郎当就是:二十岁了一无所有,无爱无恨无恼无忧愁,无事无家无乐趣。还有一种说法:大漠之舟骆驼的脖子里挂个大铃铛,走起来也是叮玲当郎响,你说骆驼有何品质?

韧性。

可我连韧性也没有,你说够郎当了吧?

有意思。她动了动,深深地呼了口气,眼中充满了七彩,榛榛觉得病房里面特别明亮。她呢喃着:雪漠、荒原、晴空,一队驼铃一路郎当,要是夕阳在天,该是多美的景致啊!

够丰富的。能上巴黎艺术宫熏陶一下艺术气质了。

不,应是国际刑警总部,干了警察就艺术不起来了。

够坚定的了,只是可惜了艺术的灵性;把警务工作艺术起来,实际并不排斥。人格高尚、气质分明的人看问题不同于常人,高明在想其未想、知其不知、做其未做。艺术创造上风格特立,灵韵四塞,警坛风云中直觉走在事态发展和推理之前,超前预测和行动,因时机把握恰到火候,定能使侦查工作立于主动。

雪仍绵绵不断,空中飞满了小精灵。他们隔窗看雪。榛榛深沉地说:给女孩子讲大道理是男人的骗人把戏,有意而为之者定是骗子,小姑娘,小心上当。

蓓蓓觉得他真有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