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孽》作者:蒋庆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9-08 10:46:44

                 一

    今天是农历15,今夜是月圆之夜。
    赵达昏迷了不知多少时间,此时他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头脑发晕,浑身发痛。他强忍疼痛,坐直身子,转头看着落地窗外。天空中圆圆的月亮,如同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的月亮一样美丽迷人。他默默地凝视着月亮,深深地吞吸着月光。
    突然,天边飘来一大片乌云,很快就把月亮遮住了。
    看不见月光的赵达,双眼一黑,翻滚倒地,又昏了过去。
    赵达觉得自己正上气不接下气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刚才还是月朗之夜,突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浑身都被雨淋湿了。他拼命地跑,一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岩石的碰撞、荆棘的刺割,他感到浑身一阵痛过一阵。
    剧烈的疼痛使赵达又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大理石地面上,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部与大腿,上下都是湿的。借着月光,他看到了自己满手是血,满身是血。他用双手支撑着地面,想坐起来、站起来,但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了,他只有静静地躺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痛抬头,再次凝视着已经西斜的月亮。
    他很喜欢观赏月亮。他认为圆圆的月亮是亲情、爱情、友情的化身,柔柔的月光像是母亲的甘露、爱人的甜蜜、朋友的美酒。
    现在母亲已化作清烟,妻子已离他而去,朋友也多避而不见,他是否也要走了呢?
    他看到旁边茶几上的一副扑克牌,伸手去拿,无力、颤抖的手没能拿住,扑克牌散了一地。
    他用尽全力呼喊:“来人哪!救命!救命啊!”他的声音怎么也喊不响,喊了几次也无人应答。
    他想自己不能这样躺在地上等死,他强忍着全身的疼痛,往门口一点一点爬去……
            
                二
    二十多年的夫妻共同生活,耿秀玲似乎对丈夫的事情有点灵感。
    耿秀玲昨晚一直没睡踏实,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她与丈夫一个多月没见了,她怨恨着他近年来的变化,也念记着他的好,留恋着多年来的夫妻恩爱。
    “玲玲,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我想念你,真的很想你。今夜又是月圆之夜,那晚的花红月圆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太混帐了,太对不起你了!这次事情,真的是我酒后糊涂,真的也就是这么一次。今后我一定戒赌,实际上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次都没有赌过。你能给我再一次改错的机会吗?我一定会改,一定会彻底改的!接我电话或回个短信行吗?求你啦!”
    昨天下午丈夫发来的短信,她看了又看。此时眼皮在跳,她犹豫了一下,即拿起手机打了家里电话,没人接;再打丈夫手机,关机。奇怪了!她感觉不好,即开车往家里赶。
    耿秀玲打开房门,猛然发现赵达趴在离门不远的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是血,通往客厅的路上满地是血。她惊吓的浑身发抖,颤声大叫“阿达、阿达!你怎么啦?”赵达没有回应,一动也不动。耿秀玲知道出大事了,即用手机打110报警。她走到赵达身边,用手探摸了一下,发现他的身体是热的,还见他的手似乎动了一下。她立即又打了120电话。
    
    云山市公安局8点10分接到报警电话,5分钟后,城西派出所民警、巡警就赶到了现场;刑侦大队技术中队长、法医应良平带领刑事技术人员在10多分钟后也赶到了;几分钟后,刑侦大队马超大队长带领着一批侦查员又赶到了。
    应法医马上进屋,按照“命案必救”程序,对赵达作了触摸与搭脉等检查后,对在一旁哭泣的耿秀玲说:“他有心跳、呼吸,我们马上送他到医院抢救。”
    “我已打了急救电话。”耿秀玲停止了哭泣。
    “嘀嘟、嘀嘟。”门外响起了救护车到达的声音。
    应法医马上吩咐照相员拍照,随即帮忙着把赵达抬上救护车。应法医对痕迹组组长许乐新交代了几句,留下小高法医,随即带了一个照相员,陪同耿秀玲跟车到市一医院。马超让侦查员韩帅、李小林也驱车赶往医院。
    马超在现场巡视了一番,把参侦人员分成现场勘查、调查访问、视频侦查、信息研判若干工作小组,要求各组按命案侦查先期工作方案,立即、全面开展相关侦查工作,晩上8点汇总情况。
            
                三
    赵达的住处离公安局不远,赵达案件的侦查指挥部就设在刑大合成作战室。
    云山刑大合成作战室建设的很好,各种设备齐全,各种数据线都接了进来,相关警种都有专人参与。他们还在旁边专门设立了案件研究会议室。专案分析研究时,可以边研究边查询相关数据。
    晚上八点,案情汇总研究会议准时召开。 
    各组汇报工作情况后,即转入讨论,对作案时间、地点、人数、工具、过程、动机、性质等问题进行分析研究。
    作案时间可以定在5月11日晚12点至12日2点期间,依据有赵达在10号晚12点与一朋友通过电话,法医推断地面上血液凝固时间已有6小时以上。
    作案人数应为二人以上,因为现场有二个外来人员鞋底带有血迹的脚印;案犯动用了二种以上工具;从作案过程分析,应该有案犯在控制住赵达,同时另有案犯到房间中搜索,也要有二人以上。
    现场勘查发现有人员受伤、财物失少,就其结果而言,案件性质应该是抢劫杀人,但对案犯的作案动机,多数人认为是侵财为主,但情、仇因素也不能排除。
    许乐新等人从现场勘查分析,认为为财行凶可能性大。
    许乐新说了三方面依据:
    现场位于西郊高档小区——云都豪庭,伤者赵达是云华制鞋公司老板,他的别墅位于较僻静的小区西北角,是周边较大的一栋,内部装修豪华。案犯如为财而来,避开小区大门,从北面山上下来进入别墅区,则选择该处作案较为理想。
    别墅坐北朝南。从现场足迹分析,案犯是由一楼北面客卫窗门进入室内。该窗门玻璃推窗锁扣松动,略为用力撬拉,即可打开,但是北面及东西面靠北的草坪、灌木有多处踩踏痕迹,应该是案犯为寻找进口所留,可以分析案犯可能事先有所了解,但又不大熟悉该房子的结构。
    该别墅为二层结构,共有10多个房间,多数房间案犯进入过翻找,主卧衣柜中的保险柜被打开,里面除了一些文件外,已没有现金与贵重物品。经与耿秀玲初步核实,家中有赵达的手机、手表及现金、金器、珠宝等物品失少。案犯全程戴手套作案。
    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崔军凯负责调查访问工作。他们通过调查周边邻居、赵达的几个朋友、赵达公司的部分人员,没有发现案发前别墅区有异常情况;赵达的制鞋公司在云山一家独大,没有发现因生意竞争而结仇问题;有人反映赵达夫妻可能有情感方面的不正常问题,二人为此事发生过争 吵;前段时间,赵达在一次聚赌、喝酒后又去嫖娼,被派出所抓住处罚过。他认为依据现有信息情况,作案动机还难以确定。
    侦查员韩帅与李小林认为要重视是因赌博纠纷而引发凶案。他们在医院,趁赵达动手术期间,已对耿秀玲作了询问,她反映到赵达近年来赌博越赌越大,并多次发生过纠纷、争吵。
    听了大家的分析意见后,马超习惯性地对着应法医说:“老应,你讲讲对作案动机的意见。”
    应法医用右手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理了理头发,把不多的头发集中到头顶部,又摘下眼镜擦了擦戴上,镜片后的目光与往常一样闪亮有神。
    他说:“我在医院,在医生的配合下,已对赵达的损伤情况作了初步的检查,具体损伤的部位与状况,刚才我已作了介绍。小高法医也已把现场血迹的分布情况作了介绍。”
    马超问:“这些损伤对分析案情价值如何?”
    应法医看了看赵达体表检查记录图、现场勘查草图,又翻开笔记本仔细看了看,接着说:“赵达身上的损伤有三方面的特征,对我们分析案件性质与作案动机很有价值。 
    “一是案犯对赵达先控制再行凶。现场血迹仅分布在一楼客厅东侧的单人沙发上面、客厅地面以及客厅通往大门的地面上,赵达身着背心、短裤,双手、双脚有被捆绑过的痕迹。由此可以分析,赵达是听到一楼有异常响动,从二楼卧室下来,即被案犯控制在客厅,但案犯没有马上行凶以致其昏迷或死亡。
    “二是赵达身上没有抵抗伤但有威逼伤。赵达腹部、大腿部有多处方向相近、较为浅表的刺划伤;颈部有二道勒痕,应该是绳子所勒,绳子比较粗,分析直径接近1公分,其中一道较浅,仅有表皮剥脱与皮内少量出血,这些应该是威逼伤。有这类伤,意味着案犯欲强迫赵达讲出什么事情或讲出什么物品藏在何处。
    “三是赵达受到多处致命伤。赵达右胸部有二处近10公分深的刺创,颈部另一条勒痕呈环形,伤及皮下组织。这些损伤应该是案犯在达到某种目的后,欲置赵达于死地而为的。”
    “赵达现情况如何?”马超插话问。
    “赵达真是命大,多处严重的创伤并没有造成他死亡。但是赵达手术后一直处于昏迷中,现在ICU病房监护,仍然很危险。”应法医极赋同情心地接着说,“局里与市一医院建有‘命案必救’绿色通道,我已请医生全力抢救。但愿能把赵达救回来。”
    “老应,从你所归纳的损伤特征,你认为作案动机是哪一种可能性大?”马超再问。
    “从第一、第二方面损伤特征,加之许乐新刚才对现场勘查情况的分析,应该是为财的可能性大。但是如果案犯对现场不熟悉,那就可能与赵达也不熟悉,这样最后的致命伤动作似乎显得过多,似乎又有仇恨或因情致仇的因素。”
    应法医没有像以往那样,案情分析好了以后,再作一些社会背景分析,而是显得有些无奈,说:“现在我只能提供一些‘参考消息’,还不能提供‘人民日报’,我还需要再作一些勘查、检验与调查,再作分析研究。”
    马超没有再问应法医,转头面向许乐新问道:“许乐新,你刚才说赵达房子周边有踩踏痕迹,那他房子旁边的别墅有踩点、撬门窗、攀爬的痕迹吗?”
    马超对部下汇报的情况,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发问的习惯。有些问题会把部下问得很尴尬、很惭愧,因为马大考虑到了,而他们没有考虑到。
    “我们今天只对赵达的别墅作了勘查,周边的房子还没有去勘查,所以不知道是否还有踩点情况。”许乐新一脸尴尬相,语气也显得很不好意思。
    “案犯有无在周边踩点,对你们财杀的分析,不是有很好的甄别作用吗?你们晚上要封锁好现场周边区域,明天一早即去作全面仔细勘查。”马超没有直接批评许乐新,但是提出了明确的工作要求。
    马超又问崔军凯:“你们今天调查到的人员,有没有反映到他的赌博问题?”
    “有几个人反映到的,但都说是从他人那里听来的,没人讲看到过,更没人承认与赵一起赌过。这方面我们还需要继续调查。”
    马超问韩帅:“耿秀玲有无讲到情感方面的问题?”
    “她没讲,我也没有细问这方面的问题,我对询问考虑的不够全面。”耿秀玲的情绪很不稳定,难以深入交谈,韩帅没作解释,而是作了检讨。
    “视频侦查工作如何?”
    “赵达房子及周边别墅没有安装监控探头,但是云都豪庭别墅区进出大门的监控探头图像比较清晰、完整,我们正在仔细察看、分析,接下去再对周边视频作调取与察看,争取发现可疑的人或车。”
    “信息研判工作呢?”
    “我们已根据案犯人数与作案特点开展了初步的分析研判,现在还没有发现可疑人员。下步我们将从住宿、车辆、通讯、交通等方面信息开展综合研判, 对类似案件信息开展串并侦查。”
    视频侦查中队长谢强华、信息中队长张莺二人一贯对自己的专业工作考虑得比较全面周到,他们不但回答了初步工作情况,而且提出了下步工作打算。
    马超点头示好。
    连续发问后,马超竖起双手,十指紧扣后即松开,开始总结发言。
    他说:“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此案先定为‘5•12抢劫杀人案’。作案动机的分析事关侦查方向、排查范围,但是现在还难以作定论,我们只有多方向开展调查工作。调查中要注意综合性的因素,如因财致仇再为财、因情致仇也劫财、为仇而来顺带劫财,或为反侦查而劫财等因素。我们要对赵达的关系人、日常活动情况作全面的调查,也要对赵达公司的经营状况,尤其是财务状况作全面调查。”
    接着,他对如何开展调查访问以及复勘现场、视频侦查、信息研判等等工作作了具体分工,提出了具体要求。
    会后,马超向左力局长电话汇报了案件情况与工作安排。左局长因联系看守所改建经费事宜,昨天到省厅去了。左局长同意他的工作安排,并说明天就返回云山。
 
                四 
    赵达在ICU病房,不能陪护,晚上,耿秀玲回到城区的家中休息。耿秀玲孤独一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不由地想起了二十多年来的一幕幕往事——
 
    耿秀玲生长在云山城区,高中毕业后,正值改革开放个体经商兴起时期。她没考上大学,也没有找单位工作,而是在城北服装市场租了一间店面,开了一家专卖男装的服装店。耿秀玲是一个很勤快的姑娘,一人进货卖货,起早摸黑,天天开店;她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漂亮姑娘卖男装,一度生意很好。
    不久,一个小伙子在她店面的隔壁,租了二间店面,打通后,一半卖男装女装,一半卖皮鞋运动鞋。
     小伙子五官端端正正,身材高高大大,来自云山农村。他十几岁就到南方沿海城市打工,多年辛苦工作后赚了一些钱,回云山开店。小伙子也是很勤快,仅雇了一个店员,除了外出进货外,几乎天天从早到晚都在店里忙这忙那。
   小伙子叫赵达。
    赵达经常到福建、广东进货,购进的服装、鞋子,款式新、质量好,价格还便宜,顾客很多。而耿秀玲这店,顾客则越来越少。她认为小伙子夺走了她的生意,很是气恼,但她又是一个生性老实的姑娘,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她只有自己认输,心想生意再下滑,就关掉店面算了。
    漂亮姑娘对小伙子自然有强大的吸引力。赵达有事没事,经常到邻店去找耿秀玲聊几句。小伙子还很热情友好,不时帮她搬搬货物,整整货架,有时还会送上一些水果与零食。有一次耿秀玲感冒发烧,赵达知道后,一再劝她休息几天,让他的店员过来照看店铺,还陪她到医院挂盐水。尽管在生意竞争上心存芥蒂,但是善良的耿秀玲对赵达的好言善举还是十分感激,并渐生好感,有时还希望他能多过来聊聊。
    有一次,赵达见她的店中不少衣架上都空着,就问:“你的货已不足了嘛,为什么不抓紧进货?”
    耿秀玲没好气地说:“你生意好,我这边没生意,再进货干嘛?”
    赵达若有所思地走了。
    几天后,货运给耿秀玲送来一大包衣物。耿秀玲没进货,觉得奇怪,打开一看,全是款式新颖的男装。
    这时赵达走过来说:“这是我进的货,我那边货多,就放你店里销售吧,赚了归你,亏了归我。”
    “那怎么行?你给我进货还包我赚钱,那不是送钱给我吗?”耿秀玲一再推辞。
    赵达真诚地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相邻开店,互相帮助一下也是应该的嘛。”他接着恳求道,“秀玲,这一次就听我的吧!”
    盛情难却,耿秀玲只有答应了。
    这批货价廉物美,很快就卖完了。耿秀玲付了本钱后,要分一半利润给赵达,赵达说什么也不肯要,并说她在本地进货难赚钱,今后她的货就包给他进。
    她的店生意越来越好,她还听到有些顾客说是隔壁店里介绍过来的。她到赵达的店里察看,见他店里已基本不卖男装了。她从心里更加感激赵达,对赵达的好感骤然上升,隐约中还有一种少女情窦初开的甜蜜。
 
    有一天下午,赵达走进她的店里,犹豫了好一会儿,红着脸说:“玲玲,我们早点关门吧,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
    “好啊!你还是第一次请我吃饭呢。”女人有时比男人爽快。
    二人都说先回家办点事,约好六点在饭店会合。
    二人恰巧在饭店门口碰上。
    耿秀玲换上了一件粉红色连衣裙,五官秀丽、皮肤白皙、体态丰腴的漂亮姑娘,穿上连衣裙更显得漂亮迷人。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