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作者:北方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12-15 10:15:24

     编者按:乔家电焊修理铺老板乔百家十岁时双亲遭车祸而亡,三岁的妹妹乔美娟被人领养。乔百家辍学随父亲的生前好友周大伟学电焊技术,后来两人合开店铺,历经十多年的经营,日渐生意兴隆。周大伟为乔百家兄妹团聚,独自踏上寻找乔美娟的寻亲路。历经艰辛,周大伟终于找到失散十多年的乔美娟,却身陷门徒会。乔美娟归来,乔百家的生活因此彻底发生了改变。小双失踪,大双被乔美娟祷告治病留下后遗症。屡遭家庭变故,乔百家终于看清了门徒会的本质,鼓起勇气向公安部门举报了妹妹。家庭、生意逐渐恢复正常,周大伟不顾乔百家劝阻,走上了警示门徒会等邪教组织危害个人、家庭、社会的漫漫征途。

 
                1、家遭变故  少失恃怙
    事情虽然过去了将近二十年,宁夏沙丘县富民街的那些老街坊们,每每路过巷口的乔家电焊铺,尤其是看到快四十岁的乔百家带着几个店员忙碌着,都会心生感慨:不容易!乔百家选择在这个地方开电焊铺,或许也是想让九泉之下的父母能够看着自己在幸福地生活着。
    时光拉回到1992年的中秋节前一天,乔百家刚刚走进沙丘小学四年级二班那间二楼靠左的教室,教自然的李老师伴着上课的铃声徐徐走上课堂,正要张口回应学生们热情的问候时,一位一脸汗水的女人突然跑进教室,顾不得和李老师打招呼,冲过去拉起十岁的乔百家就往外跑。书包里的书本稀里哗啦撒了一地,乔百家伸手要捡,女人不由分说地紧紧拉着乔百家没命地往出拽。乔百家挣脱不开,拉着哭腔说:
    “朱阿姨,我没见雯雯!真的,我没看见雯雯呀!”
    朱阿姨家的女儿雯雯和乔百家一个班,放寒假时从家里出去买烧饼就再也没有回来。朱阿姨一家四处寻找,雯雯还是毫无踪影。朱阿姨整天在巷子里自言自语,见到乔百家出门就抓住问他:我家雯雯呢?你见了吗?问的次数多了,乔百家有些害怕,能躲开就绝不碰面。
    不管他怎么挣扎、哭泣,朱阿姨就是不肯撒手。李老师愣住了,等她下意识地伸手要拦挡时,朱阿姨拉着乔百家已经出了教室门。乔百家就像被人牵在手里的小羊,跐蹬着不肯往前走,绝望地看着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的李老师,任由朱阿姨磕磕绊绊地拉走了。
    “快走,你爸妈出事了!”
    朱阿姨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乔百家这下看清了,那些泪水像自来水一样从朱阿姨眼里止不住地往外涌。
    “我爸妈出啥事了?”
    十岁的乔百家一听说爸妈出事了,甩开朱阿姨的手就往家里跑。边跑边哭,朱阿姨怕他被路上的车碰了,拽着乔百家的后衣襟,反倒被他拉着往前跑。
    县医院的太平间门口,围满了乔百家的邻居们。三岁多的妹妹乔美娟由孙大妈抱着,哭得声嘶力竭。乔百家顾不上妹妹伸向他的小手,挤过人群,走进冰冷的太平间。两块白布覆盖着静静地躺在那里的父母。朱阿姨轻轻揭开白布,乔百家看到脸色蜡黄的父亲,边上是被白纱布裹得只剩下眼、鼻、嘴的母亲,却一点也哭不出来。
    那天,爸妈把他送出门,爸爸骑着自行车带着妈妈准备到县医院给妹妹看病。在离巷子不远的十字路口,一辆拉砖车刹车突然失灵,妈妈在跌倒的瞬间抛出了抱在怀里的妹妹。爸爸当场被轧死,自行车闸把戳进了妈妈的头部,抬到医院已无任何生命迹象。
    父母的整个葬礼,乔百家在多年之后,想尽办法也没有找到一丁点儿记忆。只记得父母最后的样子:蜡黄的脸、渗出血迹的纱布、紧闭的眼睛。
    埋葬了父母后,乔百家每天背着书包,抱着妹妹蹲在那个十字路口,不言不语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邻居们怎么哄劝也不行,就像两只等着主人回家的小狗,看得人心里发酸。
 
                2、兄妹分离  友如亲人
    乔百家的父亲乔爱国本是孤儿,除了一个亲如兄弟的发小周大伟外,再没有其他走得近的朋友。技校毕业那年,乔爱国被单位派到外地工厂学习,遇到了闫凤英,两个年轻人的心从此相依在一起。因为乔爱国的家境,他们的婚事遭到了闫凤英娘家人的强烈反对,但闫凤英执意跟随乔爱国来到宁夏。闫凤英出嫁后,娘家人一直冷眼相对,再无任何联系。
    在周大伟和邻居们的帮助下,丧事办完,乔百家的父母入土为安了。肇事车辆是附近农村到县城砖厂拉砖的,变卖了准备盖房的一些材料,才将就着凑够了乔家丧事的费用。因父母骑车逆行也要负一定的事故责任,周大伟跑了无数趟交警大队,对方也只给了不多的一笔赔偿费。
    同是孤儿的周大伟和乔爱国,被孤儿院送到市里一个技工学校学习,毕业后安排在县里的一个企业工作。周大伟个头矮小,修补好的唇裂,看上去还是有些刺眼,工友们时常奚落他的相貌。在那家企业干了不到两年,周大伟一气之下辞了工作,凭借自己的电焊技术,在县里一家私人电焊修理厂找到了工作,但过了婚娶的最佳年龄仍旧孤身一人。无须选择,周大伟替代了乔百家父母的角色。
    周大伟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然吃穿能够保证,但亲情的缺失却没人能够弥补。周大伟不想把这对可怜的小兄妹送到孤儿院,可自己的能力实在有限。经人介绍,邻市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妻准备领养乔美娟。
    看到周大伟每天穿着一身油迹斑斑的工作服在乔百家家里忙碌的样子,不明真相的人以为他就是乔百家的父亲。父母去世一周年,周大伟带着这对小兄妹到坟地好好祭奠了他们的父母一番。周大伟跪在好友的坟前涕泪俱下地诉说了自己的无奈,痛陈了自己无能。十一岁的乔百家已经听得懂周大伟对父母所说的话,看着不知生死为何的妹妹在坟前嬉闹,乔百家捏着一块石头威胁周大伟:
    “你要敢把我妹妹送人,我就杀了你!”
    周大伟看着乔百家仍显幼稚的脸庞上满是仇恨的样子,内心也曾动摇过。可是,就凭他眼前的收入,很难给他们一个好些的成长环境。再说,那家领养乔美娟的夫妻,虽说是农村的,但条件还不错。
    周大伟忍着内心的哀伤,把该说的话掰开了揉碎了说给乔百家听。他相信,就算乔百家现在不接受,总有一天会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其实,乔百家也看到了,不是父亲的周大伟这一年来像父亲一样温暖着自己和妹妹。那颗执拗的心慢慢柔软了。
    妹妹离开家的那天,乔百家独自到父母的坟前整整哭泣了一天,周大伟摸黑在坟地里找到了依靠在父母墓碑上沉睡的乔百家。
    “兄弟,哥哥我对不住你们夫妻二人了!等我有能力时,保证让他们兄妹团聚!”周大伟在心里暗下承诺。
    乔百家趴在周大伟背上,即便对这个男人心怀失妹之痛,但失去父母的孤苦无依,还是让他不由得搂紧了双臂,感受着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与坚实,滚落的泪滴打湿了周大伟的肩头。
    周大伟没有回头,他明白这个男孩瘦弱的胳膊所表达的感情,内心不禁暗暗发誓:无论我周大伟受多少累吃多大苦,也不会让你流着眼泪长大!
 
                3、青春叛逆  近邻相助
    不知不觉乔百家长高了许多,高耸的颧骨和粗黑的眉毛,一点点显现着他父亲乔爱国的容貌。要是他父母能够看到眼前这么英俊的儿子,心里该有多么甜蜜与喜悦。
    进入青春期的乔百家,扔掉沉默开始猛烈地顶撞周大伟,关心爱护的话、指导劝解的话,在乔百家的耳朵里,全变成了年幼的妹妹凄惨的哭声。不知道那些刀子似的话,怎么会从如此寡言的孩子嘴里说出?周大伟简直无法应对乔百家突如其来的暴烈反击,每天小心谨慎地多干活少说话。
    不知道怎么给乔百家买衣服买鞋,看周围邻居家的孩子穿啥,周大伟就拿件乔百家的衣物,跑到商场里比划着大小选一件。买回来还不能明着给他,过水后抻展晾干,叠好放在乔百家的床上。
    从乔百家把自己锁进那间小屋后,周大伟不再随意进出,由着乔百家的性子来。
    乔百家和街上的几个痞子结伙打架,被周大伟从派出所领回好几次,赔了人家不少医药费。派出所的民警多次告诫周大伟,若再不严加管教,迟早会闯大祸,到时候就不是赔钱能解决的了,进监狱蹲几年也不是不可能。
    看到周大伟豁出身家养育乔百家,到头来还养成了仇人,周围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
    “百家呀,人家可不是你老子,养着你不容易呢!”
    “人家挣钱一个人花好不好?非要养着你不成?想想吧,人家图你啥呢?”
    “看看你身上穿的,脚下踩的,哪样比我们的孩子差?你再看看你周叔穿的啥?”
    隔三差五,周围邻居过来找乔百家说说话,乔百家只是沉默不语地听着。
    自从没了父母,又和妹妹分开后,乔百家的心里就添了一堵冰冷的墙,谁也无法靠近。找回乔美娟?周大伟不是没想过,可收养美娟的那家人举家迁回了陕西,中间人也跟他们失去了联系,美娟的具体下落问都没处问。陕西地方那么大,周大伟去过一次,如大海捞针,回来也没在乔百家面前提一句。
    个头早就超过周大伟的乔百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坏却很窝囊。好在周大伟沉默寡言,没有激起乔百家更大的逆反。
    青春期虽浑,但乔百家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从十岁到十六岁,吃了邻居多少饭,他心里很清楚,暗暗记在一个破旧的作业本里,压在自己的床垫下。周大伟无意中看到这个小本子,密密麻麻画满杠杠,猜测了很长时间不得其解。无意间发现乔百家从邻居家接过饭菜后,转身偷偷取出这个小本子时,才大致猜出了每道杠杠所表达的意思:有肉的比无肉的长些,肉多的比肉少的长些。一个少年铭记别人恩情的办法,就是这样直白而又简单。
    周大伟从乔百家的这个小本子里,看到了善的希望。有了这个希望,受再大的委屈,周大伟都能释然。
 
                4、拜师学艺  报答恩情
    周大伟的一场大病,彻底让乔百家看到了那颗无私护爱他的心。
    为了能给乔百家打下成家立业的基础,在电焊修理厂只要是能挣钱的活,年轻人嫌脏怕累的,周大伟就接下来加班加点干。长期的劳累和营养不良,致使有一天周大伟晕倒在了工作的车间。
    乔百家来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瘦小憔悴的周大伟,听完医生的医嘱,乔百家不顾病房还有其他人,跪在周大伟的病床前嚎啕大哭。
    周大伟的眼里也早已是热泪滚滚,吃力地用手抹去乔百家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地说:
    “没事,我躺躺就好了。快起来,地下凉呢!”
    “周叔,我错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乔百家握着周大伟粗粝油污的双手,想到这个男人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却承担了原本该由自己父亲承担的一切。想到刚刚失去父母时,这个男人陪他度过了那些噩梦连连的夜晚,自己却无端地仇恨人家送走了妹妹,各种撒泼、无赖、矫情,实在是好歹不知!
    乔百家从此像换了一个人,开始蜕变成长。病房里那些陪护的家属,还以为乔百家是周大伟的儿子。
    “周师傅,你儿子比你可精神多了!”
    “不是,是。嘿嘿。”
    听到人家这么说,周大伟心里很舒服。乔百家听了也不解释,跟着笑笑。周大伟见乔百家没有露出不高兴的样子,连夸乔百家做的饭香,故意很响地吧唧着嘴,惹得病房里笑声一片。
    周大伟央求电焊修理厂的老板让乔百家入厂跟自己学手艺。老板早就听说过乔百家的身世,可又担心乔百家若不慎弄坏了人家的车,损失谁来负担?话虽没有明说出口,但周大伟太了解老板了。见老板支支吾吾,周大伟提出辞工不干。
    “周师傅,有的车很高档,出了问题轻重你也知道。到时人家要索赔,谁负责?”
    “有我在,你还不放心?”
    “你我当然放心,我清楚你的技术,可这个毛头小子哪知道轻重呢!”
    老板磨唧了半天,嘴上没有明确表示答应,见周大伟带着乔百家到厂里,算是默认了。
    乔百家看到周大伟在老板面前低声下气,心里不舒服,脸色就变了。周大伟始终紧拉着乔百家不离自己左右,生怕这小子鲁莽闹事。
    “周叔,你有这么好的技术,为啥自己不开个修理铺,何苦受他的气呢?”
    “开修理铺?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要租房子买工具,花费不小呢。你先跟我学着,等你学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考虑开店的事。”
    别看乔百家书没读多少,学起电焊修理来悟性很好。周大伟躲开老板时时紧盯的眼睛,手把手地把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一点一点传授给乔百家。白天在修理厂言传身教,下班回到家,周大伟找了些修理方面的书,一点点给乔百家讲解分析。来修理厂维修的车辆多,见识比一般的小修理厂要广。国产的、进口的,低端的、高端的,啥样的几乎都能见到。摸索的时间长了,周大伟就有了一套自己的办法。回到家将车辆出现的问题和处理的办法记下来,放在乔百家面前就是一本现成的教科书。半年时间不到,一般车辆的小毛病已经难不倒乔百家。
    刚刚学了一年,老板提出要乔百家适当交些学徒费,看在周大伟的面上,比一般学徒少一半。
    其实,在这一年里,乔百家有时间就满县城转着找适合开修理铺的门面房。老县城改造,临街新建好的门面房都不便宜,一年下来租金近三万块。他看好了离自己家不远处的一个门面房,来往进出的车辆不少,很适合开修理铺。算来算去,要是能贷款买下来才合适。父母去世时的那些赔偿金不多,周大伟以为他早就糟蹋完了,其实那些钱乔百家存在银行里一分都没动,他没和任何人说过,准备留给妹妹。
    “周叔,我们自己开个修理铺,地方我看好了。就是需要贷款。把我家房子抵押了,问题就解决了。”
    “那哪行呢?房子还等着给你娶媳妇呢!要抵押把我的房子抵押了,反正我一个人好说。”
    “您别争了,给您开个铺子,不受他们的气了。您做老板,我干活!”
 
                5、店铺开张  反哺亲友
    “乔家修理铺”顺利开张!
    炸响的鞭炮声里,周大伟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乔家的那些邻居纷纷前来捧场祝贺,自己的几个徒弟还送来了花篮。在为店铺取名字的事上,周大伟不顾乔百家的拦阻,硬是把“乔家修理铺”的招牌挂了起来。乔百家说他的技术高,叫“大伟修理铺”名头更响,可周大伟死活不依。
    技不压身,人走哪儿技术跟到哪儿。修理厂的那些老客户听说周大伟自己开了修理铺,纷纷找上门来。收费比修理厂低,质量还有保证,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乔家修理铺的名声就出去了。
    修理厂的生意明显不如过去,老板找周大伟协商,央他带乔百家回去干,工资可以自己说个数。周大伟让乔百家拿主意,乔百家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他就想让周大伟感受感受自己当老板的爽快。
    当初选店铺地址时,没看出来这个地方有多好,等县城改造大框架出来后,过往县城的主干道就铺设在店铺的一侧,来来往往车辆络绎不绝。
    店面明显有些小,乔百家和周大伟协商后,又盘下了临近一个铺面,重新装修后,又添了一些新的修理设备,招了三个学徒。乔百家几乎不再让周大伟亲自动手了,只管当好技术顾问,管理好业务就行了。
    还完银行的贷款,手里有了余钱,乔百家也迈过24岁的坎了。周大伟催促着给乔百家成家,乔百家总是说不急。周大伟替百家瞅好了一个老哥们的闺女姜爱莉,乔百家笑着让他看着办,只要他看着好就行。
    周大伟还真找到了做父亲的感觉,不过他还是让乔百家和姜爱莉相处了半年,看看两个人有没有意思。乔百家和姜爱莉见了三次面后就说没意见,婚事怎么办、啥时候办全听周大伟的。周大伟想了想觉得还是让他们处处再说,婚姻大事一辈子呢,哪那么简单看几眼就成。
    闲下来时,乔百家喜欢搬把小凳子坐在修理铺的门口,默默无声地看着门口路上来往的车辆。周大伟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打扰,由着他坐在那里发呆。当初,周大伟不太愿意将修理铺选在这个地方,路虽然改造宽了,可乔百家父母正是在那个地方走的,怕引起他的伤心。乔百家却不这么想,他想让自己的父母看着自己能过上好日子。
    只要是自家的老邻居来修车,乔百家一概减半收费,搭了不少钱。周大伟理解乔百家的心思,更加印证了自己当初看到乔百家画那些杠杠时作出的判断:懂得感恩的人,啥时都错不了!
    乔百家结婚了。婚礼上,父母的位置坐着周大伟,是乔百家和姜爱莉拉着周大伟的胳膊上去的。乔百家泪眼朦胧说着感谢周大伟的养育恩情,周大伟摆手阻止,幸福的暖流穿胸过肺使他语不成句,只有颤抖着嘴不住地摆手谦让。参加婚礼的那些老邻居们,含着泪花给周大伟鼓掌!
    乔百家一对双生子能迈开脚步走路时,周大伟再也坐不住了,他要去寻找乔美娟,兑现自己曾经的诺言。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