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5年度精选短篇小说卷——神算(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遂涛

目录

神算 / 少一

辅警牛二和他的狗剩 / 肖昉

姑娘鲜花 / 吴全礼

美狄亚的敌人们 / 漆雕醒

老周的前世今生 / 杨新才

祥子的私房 / 刘政权

死案 / 王爽

换骨记 / 张弛

俗套 / 张遂涛

心战 / 彭祖贻

把命交给你 / 纪富强

警官王快乐 / 李迪

精严寺街5号 / 但及

密不透风 / 付旭东

血胆玛瑙手镯 / 韩金凯

永夜 / 聂耶

 

俗套

1

手机响起的时候,张琮正在采访一个面目光鲜的女人,这个女人是本地一家著名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她谈得很动情,不是讲她的成功,而是讲成功背后的艰辛。但是张琮听得有点昏昏欲睡,昨晚看火箭队跟热火队的比赛看到凌晨,现在困意尚未消除。如果不是已经约好了时间,他真不想来了。那个女人说着的时候,张琮一个劲在肚子里摇头,没劲,没劲,这记者越当越没劲,听到的都是一些陈词滥调,写出来的也注定是一些俗套的东西。就如这个女人,她谈小时候没钱读书,谈创业时的艰难,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住地下室,上当受骗,处处求人。似乎所有成功的企业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他已经开始想文章的构思了:该起什么题目呢?文章该如何起承转合呢?这是社长亲自交代的任务,肯定要写好,但是想来想去,能想到的都是一些已经写过不知多少遍的东西。每一句都那么熟悉,不要说读者,他自己看着都要打哈欠。他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真就打了个呵欠。他悚然一惊。那个女人似乎意识到了他的不耐烦,神色有点不满,但她压抑住了,仍继续说下去。张琮赶紧正襟危坐,做出认真听讲而且深为感动的样子,但是很快他就对自己这副作态厌恶了。他暗暗看了看时间,已过去两个小时,应该是要结束的时间了。但是女人似乎仍在兴头上,他不好打断她,他在想着该怎么措辞,才能不让她尴尬和不满,因而不影响她在他们报社的广告投入。

就在这时张琮的手机响了。

张琮的手机调的是振动,一开始张琮没理它,但那个女人注意到了,虽然是振动,但有嗡嗡嗡像苍蝇振翅的声音。女人停住了话头,盯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张琮抬了一下屁股,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对女人说,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女人宽容大度地点了点头,趁着这个空暇端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小口。

张琮把手机贴近耳边出去,嘴里一边说着喂喂喂,那边似乎很吵闹,但是很快一个响亮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张大记者,想跟你说句话这么难呀,这么长时间才接?

张琮笑了,罪过罪过,不知是你林大处长的电话,所以怠慢了。

在采访?

可不是。干记者这行的,采访就是生命。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很好,我这边也有一个采访需要你帮忙。你那边什么时间结束?

张琮露出一副苦相,林处,你不会是想让我现在就赶过去吧?

现在能过来当然最好。

怕是没办法了,我这边这位刚说到兴头上,恐怕——至少——张琮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突然改口了,我看还是改天吧,我这边采访完,回去还要写采访稿,领导急着要——这是个大户——说到后面这几个字,张琮压低了声音,音调里带着一丝戏谑。

那好吧。对方显得也很宽容大度。给你两天时间,写完赶快跟我联系,我这边这位也很重要,虽然我们没法给你们带来什么利益。

电话挂了。张琮看着电话,露出一脸苦笑。透过玻璃门,他看到那个女人正手持咖啡杯摆出一副优雅的姿态往这边看,但是神色里明显透着一股焦急和不耐烦。他暗暗深吸一口气,冲着那张面孔挤出一脸微笑,那张面孔突然松弛了,也还给他一个微笑。

2

几天后,张琮见到电话中那个林大处长时,对方正忙着准备一个新闻发布会。这个城市前两天刚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女孩被人拖进一个小林子里先奸后杀,被报纸报出来后,群情共愤。要不是因为这个新闻发布会,张琮还会再拖两天与林大处长会面,既然对方不急,他当然更不着急。但话是这么说,几天来林毅没再给他打电话,他反倒觉得蹊跷起来,这不像这个市公安局宣传处长的作风。跟另外一个跑政法口的记者问起,才知道林毅正忙着应对这起杀人案件。他这几天一直忙于整理采访稿,忙着昏天黑地看球赛,反倒没注意到这起震动全城的恶性案件。现在既然知道了,就赶忙找来报纸看,看完也是咬牙切齿。

新闻发布会本是不用他去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去了。在会场上远远看到林毅,感觉这个新闻发言人似乎比上次见到时瘦了。上次见到是什么时间?想了想,已经快两个月了。自从不再跑政法口,与警察打交道确实少了。但是毕竟跑了那么多年,与林毅早已从工作上的对立、合作关系演变成了兄弟、哥们儿。张琮是名牌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真正的科班出身,高才生,一度感觉让他跑政法口有点大材小用,但是跑下来,发现政法口也蛮好的,故事多,新闻多,稿子写出来总感觉像是在写小说。那帮警察兄弟一开始虽然有点排斥——当然是因为有成见,还是负面新闻看多了——但接触久了,发现一个个都蛮朴实、蛮重情义的,印象竟然完全改观了。这点表现在林毅身上最为明显。一开始两个人相互试探,相互防备,林毅总怕张琮拆台,张琮总觉得林毅做官员的肯定城府深,心机重,怕被利用,但接触下来,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特别是几次合作过后,彼此竟然相互交心,相互肯定,成了哥们儿。张琮的拿手好戏是人物通讯,前几年几乎写一个红一个,写得情真意切,感人至深,连被写的人看了都流泪。那几年有好几个公安英雄都是因为张琮这支笔才广为人知,并获得上级颁发的荣誉的。那时张琮还有激情,不像如今这样开始厌倦,但说起来他的厌倦也是因为写得太多了。写来写去,他发现开始重复,不是他要重复,而是被写的人没有了特点,没有了新意,任他再有创意,也难以想出新点子、新视角,这样时间长了,就厌倦了。当然这点他谁也没告诉,他只是心知肚明。在单位里,在社会上,他仍是公认的报社第一支笔,相对于那些连基本功都还没掌握扎实的人来说,他随便炮制一篇都够那些人学习半年的。也就是因为他的这个本事,他被调离了政法口,按林毅在欢送酒席上的话说,是高升了。

高升个屁。当时张琮是这样说的,嘴里不屑,其实心里挺高兴。

按说我应该为你高兴,可是你走了之后,我们这块工作难做啊。林毅举着酒杯,说得意味深长。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