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攀爬者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空灵

  一棵杜梨树孤零零地站在河东岸的凸台上,是三乡五里数得着的一棵大树,足有十几米高,成人大腿粗。

  杜梨树身边有一条看上去并不宽的河。每年夏天水位很高,水会爬上凸台,到达杜梨树脚下。那时我五岁,家里人做梦也想不到我会蹚过没过膝盖的河水,去爬这棵杜梨树。我知道爬树与攀岩有异曲同工之妙,均是考验体力和四肢协调能力的运动项目,只不过对于一个不过五岁的女孩来说,爬上那么高的树,着实不易。爬是爬上去了,但是双手紧紧抓住粗一点儿的树股,双脚站在V形的树杈上,腿抖得像筛糠,我想退下去,可不敢,担心粗粝的树皮把裤子划破,惹母亲生气。

  我被困在树上,跟被困孤岛的人无二区别。我想许多人都经历过困境,人从爬行进化为站立行走,解决的不过是肢体问题,而尊严是这种肢体所解决不了的,人需要群居,又需要独立,如果没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考能力、独到的见解的人,就谈不上生活得有尊严。二姐为娘减轻负担,私自做主到外村去捋菜,她爬上很高的一棵树,捋了榆钱往斜挎的布兜内装,不小心将一片树叶落下,恰遇主人从此路过,她抬起头见一毛丫头,破口大骂不说,还唤来一条恶狗,对着二姐狂吠。二姐在树上央求道:“大娘,要不是我爹病着,急用钱,俺绝不捋你家榆钱。”二姐说得对,父亲因结核病困在炕上,家中连下锅的米都没有,哪里有钱给他看病?二姐捋菜到集上卖掉,才能给父亲买点儿药。榆树的主人听后,一声长长的叹息,说:“闺女,捋吧。”

  回想当年,我的亲人为了把我从土窝窝拽出来,是何等的用心啊!每月开不足六十块工资的二姐夫,把五十块钱递到我手上,我知道这五十块钱对于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二姐和二姐夫两人加起来工资不足百元,外甥女尚小,母亲下地劳作,都在指望这百元。我回报五十块钱的是刻苦学习,努力再努力,从清晨画到黄昏,从数九画到三伏。冬天手脚上的冻疮,裂开跟婴儿小嘴一样的口子,向外渗着鲜红的血,老的刚愈合,新的冻疮又形成。三伏天,握笔的手如水浸泡,像民工一样肩膀上搭条毛巾,时不时擦擦汗。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还是我愚钝,辜负了亲人?总之我没有拿到开启大学门扉的钥匙,反而进了一家军工企业。

  没有能考上大学,我从虚无缥缈的理想天空中,跌落在地,把握画笔的手在算盘上滑翔、在钞票上跳舞。职业是谋生的手段,我用这手段开始养活自己,没有年休假,没有礼拜天,每天像上满发条的钟摆,那些当兵的过年回家,家在市里居住的我,则留守在单位,面对很多贴上封条的办公室。单位新买了双鸽打字机,在别人学不会的情况下,我愉快地接手,为之后攀爬上另一枝头埋下了伏笔。把铅字敲在蜡纸上不难,难在背诵密密麻麻的倒字、反字字盘,不像电脑键盘,声母加韵母会繁衍出无数汉字。很快,我把噼啪噼啪的声音,敲出均匀的节奏。在这“很快”二字后面,是我手指的深深酸痛。

  如果我像如今有些年轻人那样,认为会得多,干得多,是傻瓜,那么五年后,我会同曾并肩工作的同事一样,成为下岗工人,面对窘境,我不知道跌倒后还会不会爬起来。说这番话,并不是轻蔑下岗职工,是我确实尝到“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暖意。三十年前,打字员在当时竟然是有技术含量的人,三名公安局的打字员考上政法干部管理学院,马上开学,可找寻了一圈,没有会打字的,于是,一块“馅饼”砸在我头上。

  在村里,婶子大娘夸我苗条,像牵牛花,我不喜欢花朵,但是喜欢多年藤科植物。在我看来蔷薇、爬墙虎、葡萄架、野麻等,有一种为了尊严而活着的力量,一种忍耐寒冬酷暑摧残而不折腰的力量。我从它们身上可以感受到那种不可言喻的东西。那个星期天,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一位领导笑呵呵地交给我三十多页的稿纸,说是下午开会用,要求我在两点前打完。为了按时完成任务,我中午连饭都没顾上吃。我把长长的文稿变成数页蜡纸,带着一脸的虔诚敲开那个领导的门,将蜡纸恭恭敬敬递到了领导手上,谁知领导展开蜡纸看了看说:“对不起啊,让你加了这么长时间的班,可是会议取消了,你回去吧。”说着,那湖蓝色的蜡纸就被领导那双看上去宽厚的手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我不敢言语,心中是酸苦的……我困在那里整整两年。每天工作量有多大,我难以用准确的词汇描述,反正两年多一点儿的时间,我从正常视力下降为睁眼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觉得自己像是一根藤在键盘里攀爬,从稚嫩爬向成熟。

  我终于成了警察。为了自己与警察身份匹配,我继续攀爬。参加过司法函授自学考试,取得了中专文凭,当普及大专时,又投入公安大学自学考试中,好不容易考过一半多课程,拿到所谓公安内部承认的结业证书,却遭遇国家不承认学历的尴尬。一两千人被困瓮城而面面相觑,只有我和好友的爱人,选择杀出一条血路,报名河北师大法律系,三十好几岁,拿到国家承认的红本本。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我,竟然在即将叩响知天命之年时,升职正科。要知道很多人因学历问题,提职愿望折翼,被困在原地。

  著名作家塞壬在《奔跑者》中写道:“在写作中,我找到了另一种奔跑,它让我实现穿越个人黑暗地狱而抵达天堂的澄明……”我知道,塞壬是在写作实现自我拯救,对于我来说,原本拿爬格子自娱自乐的我,有一天在写作中,竟然看见了澄明,它诱使我甘愿虔诚地匍匐在地。这是我在攀爬工作高度的同时,作出的一个与物质无关,与内在精神息息相关的决定。在这条路上我爬得很轻松,并非我天生具备艺术细胞,而是我遇到了一直追赶我的良师益友,他们握着无形的鞭子抽打我。“句子还疙疙瘩瘩,需要揉开”,“缺少一条主线,把故事情节串起来”,对于这些专业提法,我不是似懂非懂,而是一点儿不懂。于是他们不厌其烦地给我讲什么叫散文语言,什么叫主线等,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文章爬上当地报刊,又爬到省内外。

  去年冬天,从花盆中冒出一棵无名草,叶绿如翠,初春,它长出带竖纹的藤,我殷殷地递它一根水晶绳,没有想到充满智慧的它,用玻璃丝一样的蔓抓住了!它爬之前,先长蔓,在水晶绳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再长藤,这棵无名草现在即将爬到窗口。那天我正端详无名草,看见有只肉眼刚能看清的小虫,顺着藤向上爬,小心翼翼的,如同缩小无数倍的我。

  爬,无名草在爬,我也在爬。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