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父亲的警服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梁艺

  1970年,父亲由工厂调入公安机关。那时,公安系统的派出所、看守所、治安队等基层机构均实行服装公用制,民警若因执行任务需要公开着装,经领导批准后方可穿上唯一的备用警服。父亲很幸运,分到交通队做了一名岗台民警,从而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66式警服。

  66式警服呈上绿下蓝颜色,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空军干部服。由于来自二次回收品,衣领磨损厉害,露出了毛边,还残存些许泛黄的污渍。尽管这样,父亲仍如获至宝,回家后挪出大木盆倒入温水,与一群家庭主妇挤到楼道里埋头搓洗,直至那块洗衣皂塌陷大半。时值回潮天气,警服到了第二天一早仍滴答着水珠,偏偏这时县公安局来电话催促紧急集合,父亲只好套上湿漉漉的衣服就往外走。

  1972年,公安部出台有关改革人民警察服装的通知。交警系统率先换发了斜纹布的白色单警服,另外配发了大檐帽、双接头皮鞋,以及棉大衣、雨衣、解放鞋、挎包、水壶、武装腰带等军用装备,交通民警单靠仅有一套警服打天下的窘困有所改善。父亲穿上新警服,特意去镇上的照相馆拍照留念,小县城的现役军人本来就不多,上白下蓝加上领口挂红旗的海军装束更为罕见,父亲走在路上,“回头率”瞬时爆棚。

  72式警服保留了军装的传统式样,讲究领口紧闭。盛夏,铁皮裹顶的交通岗亭被烈日烤得滚烫,父亲和同事们坚持对照警容镜子整理风纪扣,一丝不苟地指挥来往车辆,任凭汗水渗透警服。

  因为白色警服与军装相似度极高的缘故,父亲曾经遭遇啼笑皆非的场面。那是他参加一次进山搜捕盗窃耕牛团伙的行动,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做着垂死挣扎的反抗。过路群众看到民警们与嫌犯搏斗的激烈一幕,赶紧到生产大队报告,慌乱中错将公安人员讲成了解放军部队,结果以讹传讹,最后变成了“海军战士围捕敌特被打伤”的描述。打伤“最可爱的人”,这还了得?村庄顿时群情激奋,纯朴的近百名村民操棍提棒,纷纷怒吼着冲向现场,很快帮助民警擒获这股气焰嚣张的惯盗。

  进入20世纪80年代,广大公安交通警察站到了捍卫改革开放事业的前沿,亦成为改革开放发展的受益者。1981年,的确良布料风靡市面,竟然到了凭票限购的地步。父亲领到了数套同等质地的制式夏装,面料挺括且透气性好,让母亲好生羡慕。

  1985年,南宁交警换着83式警服。那年夏天,父亲到自治区公安厅开会,会场里,代表两代警服的橄榄绿与纯白色泾渭分明。有些换了装的参会民警佩戴起蓝盾肩牌,大檐帽则采用马鞍形帽型,还增添了黄色袖线和肩绊等专用配饰。父亲感受到了时代的进步,顿觉自己“土里土气”。回到单位后,他和别人聊起南宁之行的所见所闻,总要提到83式警服,他说:“城市交通在发展,咱们交警形象同样与时俱进,也要享受改革带来的实惠。”

  果然,1985年以后的警服改革加快了进程。常年战斗在马路一线的交警享受到优先装备的待遇,比如其他警种还穿着的确良罩衣,交警已开始配发风衣和马裤呢冬服,据说参考了部队团级干部的着装标准。

  1989年,自治区公安厅发出换着89式警服的通知,增发了长袖内衬衣和枣红色领带。领带属于舶来品,让习惯风纪扣的父亲和民警们犯了难,他们反复试着缠绕,愣是打不成结扣。不知道谁提的议,最终模仿少先队员的红领巾,打了一个粗大的死结,结果弄了半天竟然解不下来。这个笑话在队里流传了多年。

  1990年“五一”前夕,父亲的衣领上又有了变化。他那副20年一贯制的红领章被金属质领花所代替。紧接着,女交警戴的大檐帽改成了短立筒有檐帽。那些年,公安交警承担的城区交通管理、市容整治、涉外警卫任务逐渐增多,上级对交警队伍提出了更高要求。从那时起,父亲上岗执勤时必须佩戴白色手套,指挥手势标准规范,辅以铁制哨子。同时,交警队首次引进港警版的红色反光背心,愈加贴近国际化发展。

  1992年,父亲在《广西日报》上关注到全国公安机关即将实行人民警察警衔制度的新闻。次年,他和同事们佩戴了警督或警司警衔,领口金光璀璨。父亲最欣赏的莫过于换发了名为“一拉得”的简易式领带,免去了过去缠绕的麻烦。

  2000年,99式警服定型,父亲再次迎来从警生涯中的服装变革。藏蓝色警服、银闪闪的警衔配件完全颠覆了人们对传统警服的军绿色印象。新式警服设计科学合理,摒弃了老棉袄的沉重臃肿,例如多功能大衣轻盈暖和,面料可以防御雨水侵袭。父亲感受最深的,是单位第一次来了生产厂家的测量人员,现场量身定型,彻底转变老式警服单一的号型。

  穿着新式警服,每逢雨季,父亲不用担心像以前传统黑色雨衣容易与暗色雨景融为一体,不便交通指挥,而是自信满满地站到水淹路段中央,为过往车辆充当醒目的“路标”。高亮度的衣服银色涂层,在暗色的天气下闪闪发光,胸口配置了对讲机,使父亲指挥的手势灵活许多。

  父亲感慨:“一代又一代的警服改进,让我们在执勤岗位上轻装上阵。这不仅是一件衣服,更是国家对我们民警的关爱,对社会和谐寄予的厚望。”

  父亲退居二线的那几年,仍坚守在交通事故处理调解岗位。他一直强调“形象重于生命”的理念。在他眼里,警服不是一般的衣服,而是承载着一份使命与担当。因此他十分爱惜警服,生怕熨斗将警服烫破烫皱,便用搪瓷口缸盛满开水反复熨烫的土办法,确保每天以严整的警容警姿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2005年,参加公安工作满35年的父亲光荣退休。他在闲暇时清理大衣橱,总会翻出警服,或熨烫或晾晒,恍若捋着那些波澜不惊又情深似海的从警岁月,充满欣慰与珍爱。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