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刑警日志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顾颖颖

  (一)

  时间:十二时三十分地点:某某咖啡店

  与其说触景生情,不如说景因情生。一样的咖啡店,一样靠窗的位置,虽只隔着一层玻璃,光线的暖和已大打折扣。屋外那株斑驳的老梧桐,耷拉着脑袋,一片片派送着焦黄的枝叶,似有意无意地打发着深秋的落寞。记忆里,一年前的景色并不如此。那日午后,阳光好暖,笑容好暖,就连老梧桐都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下午还要去看守所提审,如果对方拖沓一会儿,恐怕连喝完一杯咖啡的时间也没有了。所幸来的人很守时。如果不是母亲多次催促,我想我还不至于用相亲的方式去认识一个女孩儿。相亲是步入婚姻的传统方式,传统之所以得以延续,是因为依然适用。曾经我总认为自己不属于这一类人,一把吉他一支情歌,追女孩儿是很容易的事。但那仅限大学时期。做警察真的可以历练一个人,让人从少不经事变得沉稳,而人一旦沉稳,在某些方面就变得迟钝起来。比如一年前,我被毒犯咬伤独自去了医院,女朋友知道后和我分了手。我接受这样的结果,没有人愿意承担整日的胆战心惊,即使心痛也没有挽回。直到她结婚前告诉我,不怪我让她担心,只怪我不愿和她一起分享伤痛。看,我是多么迟钝。

  此刻,眼前的女孩儿面目清秀,讲话斯文。她说她是语文老师,喜欢安稳的生活。我笑笑。大概语文老师话都不少,然而她侃侃而谈也让我轻松不少。从内心出发我挺愿意继续聊一会儿,但手表显示快到一点,我只好抱歉,称还有工作。她礼貌性地回应了一下,就不再说话,尽管勉强保持笑容,却难掩失落的神色。我匆匆离开,像极了毫无绅士风度的旁观者。浓郁的咖啡香留在了身后。

  刚到单位门口,就看到阿沐开着警车等在门口,我加快脚步进宿舍换好制服,又立马出来。阿沐是我的师兄,比我高两届,永远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就像现在,从昨晚到现在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却依然坚守着一分都不差的精准时间观念。他常说时间就是生命,我开始不以为然,而在日积月累中,却也渐渐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一点十分出发,到看守所一点五十。下午提审的嫌疑人狡猾得很。五十岁,没有正当工作,以盗养吸,作案手段高明,抗审能力极强。如果不是近期连续作案,我们也不会贸然行动。按照法律来讲,流窜作案刑拘三十天,这三十天至少不会再发案,但阿沐相信我们可以做的远不止这些。

  (二)

  时间:十九时地点:民警老陈家

  出看守所就接到老陈的电话,让我帮他把制服拿回去。今年局里福利好,给每名民警拍套穿制服的写真。老陈出差回来后休养在家,说要提前将制服熨一遍,拍照的时候才精神。其实出差前他就知道自己患了胸腺瘤,只是那个案子他是主侦,他说非他去不可。

  身体里的瘤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里的瘤,是社会上的瘤。老陈笑咧咧地,仿佛那颗坏东西并不长在他自己身体里。说着他仔细摸起那身制服,从肩章到警号,再到袖口的纽扣。他低着头,一头稀稀拉拉的头发,是无数个熬夜后身体的反馈,就像这个季节田地里的枯草,焦黄、脆弱,无力再去修饰裸露的土地。

  知道我去,老陈早早备好了茶和水果。他将果盘往我跟前推了推,跟我叨念起以前的事。虽然人年纪越大,越容易忘事,但某些记忆是深深烙印在了心底,又浅浅地挂在脑海,随时都能拿出来回味,与人说起又是一清二楚,毫不含糊。老陈说起自己踏入警队的第一天,站在镜子前端详了很久,看着镜子里的一身橄榄绿制服,他暗自下了两个决心:一是永不辜负这身制服,二是将这身制服穿一辈子。老陈又说起自己第一次出差,是跟着师父一同去安徽抓个逃犯,开到了队里唯一一辆桑塔纳,那个兴奋,比中了奖还开心。谁知那辆车刹车不大灵,追捕过程中没把控好,跟路边杆子撞上了,不过说那时候的车倒是结实,人就没那么好运了,腿上落下了一道长口子。我知道这腿上的疤痕只是老陈身上的其中一道罢了,抓人的时候他胳膊断过,安保的时候额头碰过。只是这些疤痕在从警岁月的荣光中自然风干,成了最不起眼的事物。

  每个人的一生总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而每个警察的故事都离不开“从警”这个话题。似乎人的一生已与做警察画上了等号。就像眼前的老陈,病痛令他眼睑、脸颊逐渐凹陷了下去,仿佛铁锤落入了泥沙,可他讲起故事的时候,眼中透着光,充满希望。

  老陈讲得高兴,以至额头出了不少汗都没有察觉。我告诉他晚上还有任务。他坚持送我到门口,又像是忘了些什么似的叫住我,小金,办案子不怕线索少,“零口供”也不可怕,关键记住办案子的初衷。我向他点了点头,如同多年的默契,一个动作就能心领神会。此刻老陈需要的是一个期待,而我能给老陈的,是一个承诺。

  走出老陈的家,外面风很大,可我并不感到冷。

  (三)

  时间:二十一时三十分地点:某某分区指挥部

  晚上九点多,办公室和白天并无二样。十九大召开在即,即使没有收到集体加班的命令,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到了单位。手头上的事,是一道解不完的方程式。

  我给自己下达的任务是看监控,这还是老陈给我的启示。看守所那位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毕竟现场和暂住地什么都没留下,难怪他如此“自信”。然而作过案就会有痕迹,我始终坚信这一点。办案的初衷是为了老百姓,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莫过于损失的财物。这名惯偷总需要一个地方来藏匿这些财物。我要找到这个地方。

  阿沐说看监控是在与孤寂对话,我却说看监控挺像与自己对话,无法完全沉浸其中,就无法听见内心真实的声音。看着监控画面从彩色到黑白,是我投身其中经历的白天与黑夜。正因是自己的经历,即使重复无限次的失败,却也能将这看成是成功前的锤炼。“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因此在此之前的每一秒都要做好准备”,这是我多年总结出的经验,很多时候也确实受用,人需要信念。

  阿沐突然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小时。阿沐的妻子在银行工作,近期在外地培训,晚上他带发烧的孩子去医院挂急诊,打完针又将孩子送去父母家,之后返回了单位。阿沐说人多力量大。我将监控从前往后看,阿沐倒过来看。嫌犯出现的时间是少数,剩余的大部分画面只能称之为空白,谁都恨不得抛去这部分,享受现有的那部分成果。可监控中的世界又何尝不是生活中的世界,空白占据生活的大部分,人要有耐心度过这个时刻,才有希望见证精彩。明白这个道理后,看监控不再是难事,生活也不会是难事。

  判断不置可否,我和阿沐在地图上画上了圈,相信答案马上得以揭晓。我们相视一笑,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自己眼睛红肿的模样。

  小蕊轻轻敲了敲门,叫我们去吃夜宵,此时设卡、集中行动的人已经返回,办公室又是一阵热闹。小蕊是单位内勤,芳华年纪却总戴一副天然的“黑框眼镜”。她说现在男女平等,加班也要算她一份。以前上学的时候喜欢听收音机,特别是午夜故事,用一副文艺青年的心思揣摩这个黑夜的孤独。如今活在一条永不止息的转轮上,除了不停往前奔跑,就是不断思考怎样跑得更快,竟发现黑夜从不孤独。刚刚设完卡回来的磊哥称赞今天的夜宵烧得好,而原本今天是他小女儿的满岁宴。站在走廊悄悄打电话的小范,以为没人发现他的“秘密”,为了任务他诠释了现实版的“忠孝两难全”,他母亲今天有个手术。阿青前几天破了大案,抓了个持“一公斤”毒品的毒贩,只是脸上也因此破了相。子鹏的扁桃体发炎了三次,他说十九大以后病床才宽裕。还有派出所的几名破案组兄弟,坚持着任务的最后收尾。

  我突然想起一句诗:青春的血脉总是沸腾,火炬的传递总是无悔,因为那才叫,生命的意义。

  后记

  我们顺利找到犯罪嫌疑人藏匿赃物的地方,在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体制改革下,犯罪嫌疑人最终以“零口供”被顺利逮捕。

  老陈的胸腺瘤经确诊为良性。

  咖啡店外的梧桐落叶纷飞,引来大量摄影爱好者的青睐。老梧桐扬扬得意,恢复了一派昂扬的姿态。我坐在咖啡店,等待女孩儿的到来。看着10月24日发来的微信,内心竟有一丝小小的激动:为坚守岗位的人民警察战士致敬。如果有空,愿否续上一杯未完的咖啡。还是离你们单位最近的那家咖啡店。

——语文老师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