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黑 蛇(下)

来源:网投 作者:宋振宇

马玉明呆呆地望着黑沉沉的海面,远去的哥哥听不到她的喊叫声。她凝神盯住海面,无论对错,她现在就祈盼哥哥能平安回来。

马玉明站在那里,她没想到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马玉明猛地感到身后似乎有什么动静转过身时,她被那个离她几步远的黑影吓一跳。但是,她很快就认出身后的那个人是谁。

“李叔?您怎么会在这里?”马玉明小声地问道。

“你能在这里我就不能来这里吗?”李叔走近两步,望这黑色的波浪起伏的海面无可奈何地叹口气。

“您是怎么知道的?”马玉明心里清楚,白天在鱼村附近看到李叔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别难过了!孩子,生活往往会让人变得莫名其妙!变得让人认不出来呢!”

“我哥说那里会有一条大船!”马玉明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儿,她的嗓音有些哽咽。

“是呀!那里要是没有东西,有谁会在黑夜驾小舢板奔公海呢?钱这东西能把人变成魔鬼呀!看来毛头爸真没找错人,你哥不简单呀,他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想当初他这个民兵队长可没少骂现在的老板呀!”李叔的话有些调侃味道,他蓦地把后面话收住,可能感到说的话有些失言。

听了这些话,马玉明心里很不是滋味,黑暗里她看不到李叔的表情,也无法分辨对方说的话是褒是贬。

“我家的小船很轻快!”马玉明喃喃地说。

“是呀!”李叔声音含糊,“恐怕还不是光为没有声音!”李叔还要往下说,忽然他警觉起来,他侧耳细听一下后急急对马玉明说,“孩子!你赶快回家去吧,你哥的小船回来了!记住,你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李叔说完话,身形一转,融化般地消失在黑夜里。

马玉明定神细听,果然听到自家那条小划子渐大的咯吱声,怎么回事?哥哥咋又转回来了呢?

马玉明顾不上多想,顺原路快步回到自己房间里躺下。她心里怦怦直跳,摒气凝神听外面的响动。

哥哥走进小院,轻手轻脚像刚才出去那样。正要进屋,他的手机叫一声,马玉明听到她哥简短地对电话里说一句,“今天白啦!有巡艇!”马玉天说完这些话,又走到马玉明房前静静地站一会儿,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

原来是这样?有巡艇!这就是说哥哥白跑一趟,运货的事情没办成!看来那条大船也被巡艇的出现吓跑了!这样最好,这样哥哥就不会犯错了,要是天天在海上有巡艇才好呢,想到这里,她心一松,安心地睡着了。

天快亮时,马玉明先是听到妈妈在说话,紧接被一阵欢快的狗叫声惊醒,撩开窗帘往外看,嗬嗬!高兴的她连鞋都没穿好就跑出屋,一只硕大的狼犬颠簸地冲进小院,它的身后跟着几只村里的菜狗,围着它蹦跳狂吠。

“去去!你们怎么啦?不认得啦!它是丁丁呀!”马玉明大声呵斥那几条本村的狗,她做出要打的姿势把那几条狗撵出院子。“丁丁!我的好丁丁!你怎么跑来的?”

那条被叫丁丁的大狼犬,热情地扑到马玉明的身上,跟她撒欢,用它那条血红的大舌头舔着马玉明的脸,听到马玉明的问话,丁丁懂事朝着院外轻声咕碌几声,随之二胖就像一团风似的冲进小院。

“马娘娘!您好!”二胖笑嘻嘻地给玉明妈鞠个躬。

“呀!是二胖!你可有日子没来我家玩了!是你自己来的吗?”玉明妈也笑着问。

“不是跟我爹来的!他先到村委会办点事,转头就来看您呐!

“快到屋里坐!你现在可是稀客,早先你们没搬走的时候,你小子是长在我家里的!玉明!快把二胖让到屋里坐!”

“不啦!就坐在院子里凉快!”二胖一屁股坐在一块老木桩上。

马玉天这时也从房里出来,“还是在你家喂得好哇,看看吧,这条狗胖出不少呢!”他先和二胖打过招呼,就去厨房点火烧水。

马玉天话刚落音,李叔就走进小院。

“啊!李叔!您好!”马玉天赶紧上前。

“好好!你们都好吧?老嫂子,您的身子骨还是那么硬朗!”李叔高兴地对玉明妈说。

“嗨!快别夸我了,我这腰呀前天觉得疼轻呢!快坐下!歇歇脚”玉明妈问道。

“玉天你怎么样?给毛头家打工还过得去吧?”李叔坐下问马玉天。

“嗨!马马虎虎呗!用命换钱谁都会的!”马玉天淡淡回道。

“马马虎虎可不成!要出乱子的!你可是个讲原则的人呀!”

“是呀!不过那是过去的事情!原则不能当饭吃!夜里出海是危险,可是要是有膀子力气也无所谓,老天爷有眼的!”

“玉天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李叔不是担心你吗,你可别死犟!”玉明妈看见马玉天这么说话很不高兴。

“没啥!没啥!玉天是个快性人,说话直来直去!我早就听惯喽!”李叔哈哈一笑替马玉天找个台阶下。“要说呢凡事也得有个底线才好!老嫂子,你说黑蛇崖那地方风急浪高,遍处是暗旋窝,咱本地人都不敢去那块地去捕鱼,他们外面的船就不问青红皂白就硬闯,哪有不出事的道理!想挣钱的愿望没错,可啥事也得知己知彼,这钱才挣得稳当踏实!”

“没错!李叔,我就爱听你说话!实实在在!有些不该挣的钱是不能去挣的!”玉明妈眼角瞟儿子一眼。

“好啦!我还有点事情,二胖中午就在您这吃了!”李叔站起来,又对二胖说:“你小子在这里可别淘气,下午过三点我要是不过来接你,你就带着丁丁直接回镇上好了!”

“事情不就是这些吗?还有啥事要你去办?”玉明妈送李叔出来时问。

“您不知道呀,省里有个地质考察队说是要来咱这看看黑蛇崖下面的那个黑蛇洞到底是怎么回子事!您也知道,老人们都说那里有条暗河,要不然怎会有内河的鱼虾在那地方出现呢?总之,这是件好事情,弄好了完全可以做成个风景区的项目,叫外面的人来这里参观旅游呢!我得过去看看,万一能赚点钱呢?”李叔神神秘秘地说完就撩开步走了。

“妈!刚才李叔说黑蛇崖下面是真的有个暗洞吗?”

“老辈人们都那么说,说那里有个水洞,是黑蛇精住处,谁也没见过,看来,咱们这个蛇洞村要翻身了,如果真能把黑蛇洞那个地方弄成个旅游区,咱们蛇洞村的人家就用不着为生计发愁了!这可是大好事呀!”玉明妈笑笑说。

马玉天的表情很木,有些六神无主似的。

马玉明和二胖在逗丁丁玩,但是马玉明的眼睛却一直瞄住她哥哥。

马玉天终于忍耐不住,他掏出手机,在给什么人打电话。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马玉明还是听到蹦过来几个单字:“对!是黑蛇洞,有人去考察!怎么回事?那里……?”很显然,马玉天没能从对话方那里得到什么结果。他重重地叹口气,回手拎起靠墙的那个工具兜就出去了。

“你哥他像是很不高兴?”二胖觉出点眉目。

马玉明什么也没说,一切事情对她来说都是未知数。

“咱们到外面去玩吧?”二胖提议。

“去哪?”

“咱们去黑蛇崖探险怎么样?”二胖兴致勃勃。

马玉明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这一切发生的事情既然都和黑蛇崖有关系,就应该到那里看个究竟!

“我也是这么想!咱带上丁丁!有它咱心里就有底!这家伙不会背叛咱们的!可是,咱要是想上黑崖顶,就得往镇子那个方向走老远,有近道就好了!

“那咱们就先沿着海边走,没道的地方咱就爬山 ,咱就顺着山崖往上去,这样可以省一半的功夫,你说好不好?”二胖眨巴眼睛问道。

“哼哼!我还没听说有谁能从黑蛇崖正面上去过呢!那里不但直上直下,而且还向前倾,总好像要塌下来似的,要不人家都管它叫悬崖绝壁呢!”

“快跟你妈说一声,就说咱们去玩,一会儿就回来!”二胖高兴得有些迫不及待。

马玉明回到屋跟她妈说一声,就随二胖伴着丁丁出发了。

他俩顺着海边往前走出三里多地,前面沙滩就被浸没的山石切断,迎着她们的就是一波波被太阳照得白亮的海水不住地拍打她俩的裤腿。

丁丁面对那时急时缓的波浪吓得不敢再往前走,不管二胖怎样大声喝斥,就是站在那里不动地方。

“你这个懒家伙!胆小鬼!”马玉明朝丁丁脑门上轻轻拍一下,“好了你就在这等我们回来吧!记住,别动地方!就在这里等!”马玉明和二胖抬头看看上面黑蛇崖探出的那一大片足有两三百米长的大石埂,就像一个帽檐平平地朝海面伸出,直上直下的陡壁寸草不生光溜溜亮闪闪。他俩向上面爬一小段路,再往下面探头看去,吓得她俩直冒冷汗。他们俩此刻身体就如同悬吊在半空一样。

“往那边看!那里有旋窝的地方怕就是黑蛇洞!”马玉明一只手紧抠石缝,一边伸手向下面指去。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玉明姐姐,咱们回去吧!我,我想尿尿!”二胖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那股英雄气概,他的脸色发白,嘴唇不住地哆嗦,两条腿也不住地打颤。

上山和爬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许多人往往把它们混为一谈。上山是有路就走没路爬山是一心想往上爬,对于山体状况不是那么注意,就像眼下的马玉明和二胖,因为一心往上爬,他们顺着山石一步步上去,一点点小斜坡都可以被利用,可是等到回返的时候,就找不到刚才乘兴而上的那些小小的可被利用的地方了,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没有任何路的石壁。

“哎!你们俩想摔死吗?”从远处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二胖爸的怒吼。马玉明上下找个遍,才在左侧的一块山石后面看到他。

“慢慢地向下!再向右,脚踩稳喽,好!再往下挪点!好!就这样!慢慢来!”马玉明和二胖在李叔的遥控指挥下,费好大力气才回到地面。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呀?从我记事时起,就没听说有能从黑蛇崖正面峭壁上到山顶上的人,你们两个也不看看,这峭壁的模样,它是向外倾的,越往上倾度就越大,人待在上面就像挂在那里一样,你们怎么敢从这儿上去呢?”李叔抹去额前冷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我们不是想看看您说的那个地质勘探队吗?要是从山背面绕上去,得到镇子那边,要多走十几里地呢!”马玉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什么勘探队?”

您刚才说的呀!怎么?不是真事?”马玉明吃惊地睁大眼睛。

李叔把马玉明拉到一边“孩子!没有什么勘探队要到这里来!我是想说给你哥哥听的!有句话叫‘敲山震虎’呀!”

马玉明听李叔这么说,愣住了,心头一股无名火起她定定地看着李叔的脸,觉得这张脸此刻是那么陌生,这么大的事情是随便开玩笑的吗如果看不起自己这个小孩子,当时在场的还有妈妈呢,他把事做成这样,把所有人都没放在眼里,难真的把哥哥看成水火不容的死对头了吗?这世界是怎么啦,哥哥变了,变得叫她难以理解,现在面前的李叔也变了,变令人难捉摸,人都变了!变得如此不真实!变得这么虚虚假假!想到这里马玉明一阵莫名的悲哀,当初他们两家是如同一家人的啊!

“那我哥他?”马玉明在为马玉天担心,她心里紧张。

“我是多么希望你哥没有掺和到这些烂事里来呀!要是那样该有多好!我总怀疑你哥哥他不是真心地为钱才给毛头爸干事的!”李叔愁眉紧锁。

“事情有这么严重吗?”马玉明的心一下子揪到嗓子眼。

“但愿不像我担心的那样才好!”

“那您说的那条暗河也是假的吗?”马玉明又想起什么事情。

“暗河嘛,但愿它真存在!”李叔郑重地点点头,“咱们的县志上就有关于它的记载,只不过没有人看过它是什么样!”

“这样呀,要是真的该多好呀!就像您说的那样,咱这穷地方就有个风景点了。咱村叫蛇洞村,我看这个名字不是随便说的!弄不好黑蛇崖下真有个洞哩!”

“你这丫头就是会猜想,是呀!也许黑蛇崖下面是该有个洞!县志有记载嘛!”

“那它的那一头通哪里呢?”马玉明追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以后弄明白再告诉你吧!一切都要证实!”李叔不再说什么,只是瞅着那浪花翻滚的黑蛇崖出神。

“我那天在家里的小舢板的前仓里找到这些。”马玉明把前些天她从船仓里捡到的那几块碎纸拿给李叔看。

李叔仔细地看上面写的东西“这好像是你哥哥的笔迹。”

“您还记得?”

“当然,他当联防队长时我见过他的字体!从这张纸上写的日子来看,你哥给毛头家打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好,这些纸块我留下!”李叔小心地把那几张碎纸片放到一个小塑料兜里,“你和二胖回家去吧,我留下有事!你们别对旁人说,都记住,有人问起就说我回镇上了!”李叔叮咛道。

“爸!你可要小心呐!”二胖小声说。

“二胖!我交给你一个小任务,你回到家要到毛头家去一趟,毛头他爸要是不在家,就给我发个短信‘出’字!记住了吗?”李叔告诉二胖。

“李叔,那我做什么?”马玉明扬起眉毛。

“你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做,你放心吧,你哥哥三五天内都不会到海上去的!等什么时候他动船时,你就告诉我一声!也用发短信的方法!你就发个‘海’字好了,你们赶快回家去吧。”李叔说完这些话后一转身,就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马玉明和二胖很奇怪地四处看看,只有那条狼犬朝几块大石头后面呜咽两声。

马玉明和二胖回到玉明家时,妈妈把中午饭已经做熟,熬小鱼贴玉米饼外带糨糊糊的小米粥。

马玉天狼吞虎咽地把自己那份吃下去,他对二胖客气一声就到里屋睡觉去了。

马玉明很奇怪哥哥为什么对上午她和二胖的去向根本就不理会,完全是一副听任的态度。这叫马玉明很感失望,因为这样,她没有办法从马玉天的言谈话语中找出自己迫切要证实的东西。

下午二胖要回镇上去了,那条狼犬丁丁又和马玉明好一阵亲热,那条半尺多长的大舌头不住地在马玉明身上恋恋不舍地舔来舔去。

马玉明送走二胖,就回到院里和她妈妈补鱼网。这时候马玉天一阵手机铃响,马玉明竖起耳朵。

“什么?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马玉天在电话里有些生气。

电话那边的人看样子也毫不退让,好像也在据理力争。

“是傻子才会在这几天出海呢!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那东西还在那扣着呢!钱我可以不挣,命可得要,我家里还有老妈和妹子呢!算了吧!”马玉天恼火地把手机摔在床上。

马玉明听到哥哥最后面的那句话,差点掉下眼泪,哥哥心里还是有这个家的,他所做的事都是为妈妈和她这个妹妹。想到这心里马玉明一阵慌乱,不知道自己和外人一起怀疑哥哥的所作所为是对还是错?玉明妈妈专心干手里的活计,因为耳朵有些失聪,小声音的话她听不到。

马玉天打过电话从房里走出来,看到妹妹正坐在他屋窗前不由大吃一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去送二胖了吗?”

“二胖有丁丁陪着,自己走就行了。”

“李叔也走了吗?”马玉天好似无意地随口问道。

“可能早就回镇上去了!”马玉明没有告诉哥哥李叔的去向。

“他不是说要到黑蛇崖去吗?”

“我不知道,大人们的事情说不准!”

马玉天自讨没趣,叼一支烟,晃着膀子走出小院。

马玉明手头麻利地补完一块网,又拿起一只网梭时,听到一阵机动车的引擎声由远而近,在她家小院门口停下,站起一看,原来是毛头爸开车来了。

毛头爸一脸阴,像是谁把他的肝摘去了似的他走进小院和玉明妈打过招呼,嘻皮笑脸地问马玉明:“哎呀!我的班长大人,您在忙呐,请问您哥哥在家吗?”

“不在!他刚出去!”马玉明没好气地回答。

“他去哪啦?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马玉明一梗脖子。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