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长 队长 局长 和副所长》作者:湖广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9-21 15:40:18

                 一、派出所长

    星期五晚上。
    吃过晚饭之后,胡业伟要去陪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欧阳胜打麻将,又叫玩几盘。参加的人还有桂花湖开发区主任王来福、副主任马清华,这是几天前就约定好的,地址就选在桂花园山庄。
    桂花园山庄是香城有名的风景区,座落在城郊十公里外的一处青山绿水之间,风光旖旎,风格独异。一栋栋用玉色或黄金色琉璃瓦勾画起来的亭台楼榭,错落有致地展布在桂花山山腰的斜坡上,既传统又新潮,是高雅古典建筑与现代建筑完美统一的结合,极具中式特色。
    茁壮茂盛的桂花树及其珍稀草木,一排排,一片片,将它们点缀得如诗如画尽人可意,是接待外宾和省上高层领导下榻或议事的要地。
    若从园中远眺,还可看到许多平常见不到的壮丽景观。左边是名满京都的向阳湖。向阳湖曾是昔日中央文化部数千名大作家,大文豪及各流派的艺术大师们“锻炼”过的地方,粮田万倾,稻花飘香,鱼跃鸥飞,水天一色;右边是绵绵不尽的群山。山高林密,古木参天;对面就是大厦林立的香城城区。这是一座新兴的现代都市,位于长江以南京广铁路107国道两边。
    再望远处看,仿佛就可以看到云雾中的武汉了。
 
    可是,胡业伟手上没有钱,当时派出所还穷,加之他牛气,不会节省,只得叫内勤王小木提前一天去借。
    星期四,胡业伟睡完中午觉起来,已是下午三时。他晓得自己中午陪客喝大了,睡过了时间,赶忙掏出手机咚咚咚按几下,把内勤王小木呼回派出所。此时,王小木和副所长陆海军,在桂花湖开发区三工业园鲜花厂维护治安。该厂一群女工因为工资的事情,整个上午堵在厂门口嚷嚷。接到所长电话,王小木同陆海军打个招呼,就匆匆地赶回所来了。
    胡所,我们在外面正忙哩,那些女工们吼的吼、哭的哭,骂的骂、闹得如火如荼,高歌猛进,什么样的节目都有。你又有什么紧急事情需要我去办罗?情况这么严重还把我撤回!
    别啰嗦了小木。鲜花厂的事情,就让陆副一人去处理,你就别管了。你现在最紧要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去跟我借5万元现金,只多不少,越快越好,明天晚上我有大事要办。
    王小木今年28岁,是个退伍兵。他身材不高,但长得敦实精干,蓄着平头,还是当兵时行伍军人那种清一色的刚健式小奔头,长着一脸像刷子一样的胡茬,尽管三天两头清扫一回,仍然还是黑乎乎的把脸遮去三分之一,看去像水浒传上的鲁智深,实则相反。他很乖顺听话,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胡业伟眼里,他是内勤的最佳人选。所以,胡业伟安排他担任所里的内勤兼管财务帐目,被民警们呼之为“钱粮部长”。
    王小木没有想到所长招他回所,是要他去借钱,深感意外。他把眼睛瞪得像小气球一样,望着胡业伟一阵哑口无言。他认为胡业伟根本就不应该把他从“前线”撤回。谁都晓得稳定重如泰山,压倒一切,从中央到地方,一级比一级强调得严厉;尤其是群体事件,更不能掉以轻心,要像预防江堤溃口一样,严防死守,全力投入,毫不懈怠。可是,胡业伟为了借钱,硬是急着性子将王小木撤离前沿阵地。
    王小木知道胡业伟要钱,并非是用在派出所现代化软硬件建设上,大多是拿去作秀的。胡业伟为了攀高,晋身官场,动不动就杀鸡取蛋,不惜代价。这几年所里的家底早已被他掏空,现在常常是等米下锅。他是想用钱这张弓箭,去射开仕途之门。让王小木苦不堪言的是,钱借多了,随之而来的麻烦也多了,不但借不到钱,相反讨债的人还会一天天多起来。有的人说王小木诚信度太差,再也不借钱他了;也有人说王小木借钱不还,将来老婆生孩子肯定不长尾巴,说得王小木很不好意思,只有赔笑脸。
    一定还,一定还;缓一缓,缓一缓!
    可是,待别人再来讨钱时,王小木还是把这没劲的话重复一遍。王小木也明知自己说的话不知何年何月能兑现,但他还不能不这样说,否则胡业伟就会指着鼻子熊他不会办事,猪狗不如,有意坏他所长形象。这些难处,胡业伟心里明朗如镜。可是,胡业伟还是不放过王小木,仍然要王小木去借,而且一次比一次借得多,使王小木真的很为难……
    王小木沉默一阵,告饶地说:
    胡所,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借到钱了,也没得脸去找别人借了。
    王小木本能地摸了一下脸上的胡茬继续说:所长,要不你自个去借吧!
    胡业伟立即把脸拉下了。他把几十元一包的玉溪香烟从荷包里掏出来撕开,叼一支嘴上,然后把整盒烟使劲往桌上一拍,扬起头,一边喷雾一边咆哮:那我要你这个 “钱粮部长”干什么?你以为“钱粮部长”是那么好当的呢?
    他那原本被酒精灼伤得十分憔悴的面孔,加之一发火,让王小木看着十分难受。
    好好好,我去借,别发火好吧!
    王小木见胡业伟的脸变形得那么吓人,一时没了底气,甚至有些发虚,毕竟他是他的部下。现在是所长负责制,谁上岗,谁下岗,全靠所长一句话搞定。所长在派出所这个小小王国里,就是国王,或者酋长,得罪不起呢。再说,胡业伟成天为自己造势,追求“进步”,走上层路线,流连官场,与很多领导跟得紧,一旦“发迹”,当个局长副局长什么的,那他就更是一言九鼎,得罪不得。于是王小木红着脸,马上换了口气答应去借。
    敬酒不吃吃罚酒。胡业伟不屑地瞟了一眼王小木离去的后背,把拉得结结实实的脸皮松弛下来,眨眨眼睛,然后重重地咕咙一声,将胸中郁闷的火气吐了出来。他那油光闪亮的面孔,马上由阴转晴,显得阳光普照。
 
                二、110队长
    高云飞自从担任110大队长之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眼下已经有19个昼夜没有回家啦。实际上,他的家就居住在香城城区,开车回家也就20来分钟样子,即使有什么小耽搁,最多也不会超出1小时。但是,就这一牛尿远的距离,对他来说却是咫尺天涯!
    父亲对儿子的这种做法颇有意见。他想儿子即使不回来看他这个老朽,也该回来看看丽子和阳阳吧。丽子是小飞爱人,阳阳是他们的小孩。但事实为什么是这样的呢?本来,他一直是很支持儿子工作的,此时却沉不住气了,他要去110大队,看儿子到底在干什么,被丽子阻拦了。丽子说,爸,他忙就让他忙呗,家里好好的,又没什么事情等他回来做呢?你这么黑着脸突然跑到他那里去,会把他吓着的。等会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老头子一想是这个理,也就罢了。
    一晃十天半月又过去了,小飞还是没回家,老头子又坐不住啦。
    这次他不顾丽子的阻拦,提前吃过中午饭,就牵着孙子搭车去了110。按正常工作时间计算已经12点半了,是该吃午饭的时间,但110大队楼上楼下空无一人,他有些纳闷,也不想找人打听,就坐在大门前一溜长椅上,等待时间给他一个圆满的答复。等了许久,就在他几乎支持不住开始打盹的时候,110的人终于回来了,一个个都是冲锋的姿态,噼噼啪啪的往楼道里跑,最后跑进门的就是他儿子。儿子一眼看见老爸和阳阳坐在门口吓一大跳,赶忙问,爸,你怎么坐在这里呢?家里出什么事了吗?老人见儿子浑身湿漉漉的,一脸烟尘,什么都明白了,什么话也没说,把儿子的肩膀拍了拍:没事儿,没事儿,快去吃饭,快去吃饭!说了就牵着孙子走了。老人不想说话是因为在那一瞬间,见儿子又黑又廋,不像个人样子,心里有些发软。
    可是,一个礼拜又过去了,儿子仍然没回家,这下他火气又回升了,还埋怨自己那天为什么不好好说儿子几句?为什么心就那么软呢?                         
 
                三、派出所长
    一想到今天晚上的牌局,胡业伟的脸上就有了涌动的春潮,充满活力与生机。
    一个基层派出所长,能够同市领导人一起,到那种超级地方去休闲娱乐,算得上是胡业伟的好人缘。过去他虽然也多次同领导们一起玩过,甚至同更大的领导一起玩过,但胡业伟仍然豪情万仗,心花怒放。他已经把这视为自己将来仕途上华丽转身的开端。他明白在二三十名科所队长中,在攀龙附凤结识上层上,除了他几乎都是等闲之人,就凭这一点也值得他无比骄傲与自豪......
    时间仿佛挂的高速档。就在胡业伟陶醉于幸福之中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但奉命借钱的王小木还没有回所。这鬼东西到底借到钱了没有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呢。
    胡业伟摸出手机,一连拨打好几次没有反应。王小木的手机虽然响了,就是没人接听。
    王小木为什么不接听呢?这家伙皆不是故意给他玩招或出他洋相吧!就在胡业伟焦躁不安的时候,手机响了。肯定是王小木打电话来了。
    喂,是王小木吗?我还以为你死求了哟!胡业伟生气地吼了一声。
    错!根本不是他想像中的电话。是南城区医院打来的,告知新街派出所一位姓王的警察被摩托车撞了,在他们医院治疗,要求派出所去人帮忙料理。
    糟糕!胡业伟这才明白自个儿失言,同时有点内疚和担心。
    原来,王小木自知没脸也没处再借到钱了,该借的地方都借了,无路可走。万一借不到钱,还不知道胡业伟怎样呸他呢!他想了想,就直奔在竹海乡当乡长的姐夫家。姐夫和姐姐这几年,正在筹钱准备到城中村月亮湾买商品房,家中会有钱,先暂借一下再说吧。王小木一番苦水吐出之后,姐姐和姐夫怜其弟弟有难处,只好忍痛割爱就答应了,并立即到银行把钱取出来交给了小木。
    王小木是在回所的路上被撞伤的。
    当时他怕误了胡业伟的规定时间,搂着钱快马加鞭去赶班车,转弯时被一辆突然冲出的麻木撞出1米多远,倒在地下造成左手尺骨错位。因出事地点离南城区近,就被麻木师傅和帮忙的市民送进了区医院。
    半个小时之后,胡业伟的小车开进了南城区。
    看见王小木,胡业伟问过伤情之后,感觉并无大碍,就立马打听起钱的事情来了。
    借到钱了没有啊,小木?
    借到了借到了!王小木一边回话,一边把没有摔坏的右手伸进内衣大荷包,拿出一个纸包递给胡业伟说,这是我姐姐筹备买房的钱,没有其他办法,先垫上再说吧。王小木心里虽然不高兴,但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Ok!胡业伟立即笑起来了,露出一大片银白色的牙齿。大大有功人嘞!以后我跟你姐姐多算点利息!好好,你安心治疗吧,我走啦,拜拜!他脸笑得像一朵山茶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胡业伟有时也挺搞笑。他刚走出医院门口,不知什么东西稀稀拉拉的从树上飘落下来,溅落在他的两边肩膀上,将他用几百元买的一件很潮的新衬衣,弄得臭不可闻,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形象。
    胡业伟知道是雀子屙的巴巴,十分恼火。妈的、妈的……他一边怒骂,一边拿起旁边一根很长的竹竿,朝树上一顿乱打,吓得树上一群小鸟,丢魂落魄,呼啦一下,四处逃奔。
    胡业伟丢下竹竿,忍不住自己都笑了。有人当面开玩笑说他:这人好牛逼呢,居然跟小鸟斗气起来了!
 
                四、110队长
    几天之后,儿子终于归来了。
    只是他回家得太晚,父亲已经睡了,好在阳阳立即把爸爸回家的消息告诉了爷爷。听见父亲喊小飞和丽子还有阳阳,他就赶忙过去围坐在父亲床边,跟父亲问好,听父亲说话。父亲靠在床头上说,小飞,你好久没回来,是不是不要咱们这个家啦?小飞一笑说爸,我不是不回家,是暂时不能离开大队。我刚接手110,工作千头万绪,一时忙不过来。110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个战斗队,处在前沿阵地,随时都在待令,随时都要接处警,一天要接处警5、6次,有时更多,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可供个人支配。有些接处警上的事情,危险性大,我怕发生不安全事故。队里的成员一个个都很年轻,大多的都没结婚成家,有的连朋友都没谈,一旦出了事故,我心里会很难过的。爸你听懂了吗,您要原谅我!我现在的精力也只能放在队里。再说,家里有老爸和丽子,我也放得下心。我猜老爸那天到大队去,一定是看我很长时间没回家有些想法吧?
    老头子本想好好说儿子几句,结果被儿子来了个先发制人。儿子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回家,让他不高兴,但儿子是对的,是为了工作。而且,听儿子这么一讲,感觉儿子压力确实很重,他的心又软了。就说小飞,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理解,只是你自己不能不注意身体啊!我看你眼圈都变大了,人廋了许多;那天我和阳阳从你们110回来,第二天才听说你自己差点就出事了。
    那天中午12时,正准备吃午饭,队里突然接到报警,说城郊柳家巷子一溜砖木结构的平房发生火灾,请求援助。本来救火是消防队的事情,但他还是带着全队人员赶去帮忙参加救援。他对那个巷子的情况比较了解,知道那巷子路况不咋好,偏仄,消防车不好进,即使慢慢地开进去了,那时间就延误了许多。火灾无情,他心里惦着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到了现场,他一面指挥,一面参战。当时情况十分火急,火已经窜上了房顶,给抢救人员带来很大难度。但他那时已经顾不得个人安危。他听见有人的哭声从大火中传出来,心里焦急,冒着生命危险就往火里冲。不进去不知道,一进去吓一跳!一位老妈妈搂着一个5、6岁的女孩,蜷缩在屋子的墙角处哭,不敢动。他扑过去,叫一声老人家不要怕,我们警察救你来了,他一边说一边抱起小女孩就往外跑。一转身再去背老妈妈的时候,被小陈一把将他抓住了,说队长我去。他说我去就行了,危险!可是这时意外发生了。一根烧断了的横梁,拦在他面前,他一急,也顾不得那么多啦,就用他血性的肩膀将燃烧的横梁扛起来扔到一边,没想到又掉下来一根,他接连扔了好几根。老妈妈得救了,但他肩膀烫伤了;而且,他还差点被燃烧的横梁压住出不来了。是因为他身体强壮,力大如牛,才救了那位老人,也让死神擦肩而过,为自己躲过一劫。换句话说,若是小陈遇到这种特殊险情,体力不支,很可能就在劫难逃啦!  
    父亲叹了口气,说小飞,你若出了事,我们这个家就毁了,叫老爸怎么活啊!叫丽子和阳阳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不会呗!爸,你看我一身正能量,不用担心,关键是你年纪大,体质欠缺,要注意多休息。但父亲还是心疼不已,要高云飞挨他近一点,说他要仔细看看。老人家不但看得仔细,还用手摸儿子两边的脸颊,像摸小朋友一样,然后一个劲地说,我说你廋了嘛,看看,眼睛圈都大多了。阳阳笑了,说爷爷好担心爸爸哟。丽子也笑了。丽子说爸,您别担心他,瘦就让他瘦点呗,瘦人身体健康,还有线条呢!
    父亲笑了。
    这时,云飞的手机响了。老头子趁机故意说,是不是家里打来的电话?高云飞不好意思一笑,说爸您真搞笑,正是大队的电话呢。老头子又故意说,不是你设下的圈套吧?不是不是!高云飞赶忙解释,是突然有重要警务。来时我做了交待:有情况,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对不起爸,我还得马上回去!爸无奈地笑一笑,摇摇头,把手一招说,那你就去吧,注意安全呢!丽子说小飞,我刚才煮了二十几个鸡蛋,是给你吃的,没工夫就全带上吧,让大家也吃点。小飞说好好,然后亲了阳阳一下,又摇了摇手说拜拜,一转身就匆匆的往“家”里去了。
    一年之后,高云飞离开了110,调到局刑侦大队任大队长去了。在刑侦大队长这个特殊位子上,他一干就是六七年。他一如既往,用自己的忠诚、毅力和汗水,为刑侦大队一次次赢得了荣誉,也为自己创立了人生高度。他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灿烂,仿佛星空中的星座,颗颗都能闪烁出崔莹的光芒!
                         
                五、派出所长
    胡业伟的起步,始于两年前。
    这一年,胡业伟的人生,第一次跨入了凯旋门,头上一下子有了两道光环。先是“七一”党的生日这天入党;几个月之后,又圆了派出所长的梦,当上了香城公安局桂花湖开发区新街派出所长,再一次实现了华丽转身!这两道光环戴在胡业伟头上,尤如花开两度。
    他双手捧着任命书的红头文件,像捧着一个崭新的生命。他满面阳光,眼睛如霞,像喷薄欲出的朝阳,灿烂得让人炫目。而且从这一天起,他逢人就说:
    我现在是新街派出所所长!
    亲戚面前,他也是这样笑眯眯的说:我现在已经是新街派出所所长了!
    春节回乡下拜年,看见父老乡亲,道一声祝福,发一支烟之后,接下来他还是这样笑眯眯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当上了新街派出所所长,还入了党!
    他这一说,往往会赢得朋友亲人们的一片溢美之声。比他年轻的人就说,大哥高升高升!祝贺祝贺!年老人就说,从小我们就看出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长大了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呢!
    清明节祭祖,胡业伟站在祖坟前,对着他的祖父母也是这样讲。这一年他家的祖坟,修得特别的闪亮、抢眼,与众不同。村里人不无夸张地说:胡业伟倘若再往上升一级,当个局长什么的,他家的祖坟,还会冒青烟呢!
    其实,胡业伟在当派出所长之前,是从不回去祭祖的,他不相信这一套。他父亲骂他是不孝子孙,没祖没宗之人;他姑母斥他是桃李果子树上结出来的,是没有根基的东西。对此他嗤之以鼻,一笑了之,从不放在心上,总觉得父辈信奉的是老古董,无足轻重。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