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大案追踪

完美的营救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 陈晨

  初春的太阳照着校园,温暖得就像老爷爷慈祥的目光。上课铃声过后,操场上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欢笑声一下子静了下来。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上午,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会有危险向孩子们袭来。

  正是好动的年龄,八岁的佳禾听什么课都安分不了多久,但班主任林老师的语文课是佳禾最喜欢的课。林老师今天上的是《小交通员》,讲一个叫立安的小朋友怎么随机应变,给党组织送情报。林老师还详细地解释了一遍什么叫“随机应变”,就是根据情况的变化,掌握时机,灵活应付。林老师问,哪位小朋友能举一个例子,说明哪种情况叫“随机应变”?佳禾连忙把手举得很高很高,可是林老师竟然没看到坐在第一排的佳禾,请了坐在最后一排的郑东东发言。

  郑东东举的例子是一个小朋友遇到劫匪,他表面上假装乖乖地和坏人配合,赢得了坏人的信任,暗地里随机应变,一路上偷偷地留下了很多线索,最后警察叔叔根据他留下的线索,成功地解救了他。

  佳禾觉得郑东东的发言很一般,这个故事是上次林老师在班会上给大家讲小学生怎样增强自我保护意识的时候讲过的,全班小朋友都听过,他还拿出来讲,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

  林老师又说:“好,我们再请一位小朋友举一个‘随机应变’的例子好吗?”

  佳禾这次把手举得高得不能再高了,甚至身体还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嘴巴还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正在这个时候,教室的门“呼啦”一声开了,有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佳禾还没看清是谁,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哎呀,一把明晃晃的刀。左手臂被紧紧抓住了,有点儿疼。

  佳禾的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讲“随机应变”的故事呢,一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女生就会咋咋呼呼,佳禾的同桌马伊婷“啊——”的一声大叫,全班小朋友的眼睛都“唰”地朝佳禾这边看了过来。

  林老师好像有些慌张,声音抖抖地说:“你,你,你想干什么?”

  佳禾听到自己的头顶上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说:“外面,外面有人在追我,我,我要绑架一个人,我要劫持一个人,我要劫持一个人做人质。”

  马伊婷,还有好几个女生都“啊,啊,啊”乱叫,佳禾觉得脖子上的刀离开了一小会儿,在自己的眼前呼啦呼啦挥来挥去。头顶上那个声音大声地说:“别叫!别叫!叫就砍死你们,叫就砍死他!”佳禾知道那个“他”就是指自己,因为刀又回到了自己脖子上。

  可女生们不听他的,还在“啊,啊,啊”乱叫,特别是马伊婷,叫得最起劲,一边叫,还一边往后躲,教室里乱得一塌糊涂。

  佳禾害怕极了,他记起前段时间电视里看到的俄罗斯校园劫持人质大惨案,哇,那么多的血,死了那么多小朋友,太可怕了!佳禾想大声喊“救命!救命!林老师快救我”!可是,刀子就在自己脖子上,佳禾不敢动,也喊不出来,他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乱跳,简直快要跳出胸膛了。

  教室里乱极了,到处是一片“啊,啊,啊”的尖叫。佳禾觉得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也很慌乱,推着他要去追那些叫得最响的小朋友。

  “安静,安静,”林老师大声说话了,“小朋友们,静一静!静一静!大家不要慌张,这是老师特意安排的‘反劫持人质’演习。”

  噢,是演习啊。小朋友们悄悄地议论了几句,静下来听老师说话。

  林老师的声音还是很好听,和往常一样笑眯眯的,她说:“小朋友们,我们今天上《小交通员》,课文重点就让大家明白什么叫‘随机应变’,为了让小朋友们印象更深刻一点,老师特意安排了一个‘反劫持人质’演习的节目。这位叔叔是老师特意请来的‘演员’,你们说,他演绑匪像不像?”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像——”声音又整齐又响亮。

  林老师又说:“大家请安静,看老师怎么‘随机应变’。”

  老师说着,朝佳禾他们这边走过来,对着“演员”说:“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害孩子!你能告诉我外面为什么有人要抓你吗?”

  “演员叔叔”说:“我,我,刚才想到隔壁小区的居民家里拿点东西,还没拿到,就被小区保安看到了,他们追我,要抓我,我没办法,爬墙一跳,就跳到这个学校来了。我想抓个人质,叫他们别抓我,让我安全地走。”“演员叔叔”的声音委屈极了,身体和手不停地抖着。

  林老师说:“好,好,其实你又没拿到什么东西,不会有事的。我看这样吧,你把孩子放了,我负责替你说情,让保安不要抓你。好吗?”

  佳禾觉得林老师的台词说得很温柔,很好听,不过有个缺点,不是很酷。如果让佳禾说,佳禾一定会学电影《天下无贼》里面的葛优叔叔那样,斜着眼睛,很不耐烦地说:“我最讨厌你们这种打劫的啦,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两句台词很好玩,他们班级的同学都会说,不过佳禾觉得自己学得最像,如果这个时候用上去,那一定酷毙了,帅呆了!

  佳禾的脑子在开小差的时候,他觉得“演员叔叔”抓他左手臂的劲儿好像松了一点,不过马上又抓紧了。“演员叔叔”说:“不行!他们又不会听你的,他们凭什么听你的?他们一定会抓我的!”

  林老师说:“我保证让他们不抓你。”

  “演员叔叔”说:“不行,不行,你肯定在骗我。”

  林老师说:“那这样行不行,你把孩子放了,我做你的人质,好吗?”

  马伊婷爱表现的毛病又来了,她高高地举手说:“老师,我来演人质好吗?”其他小朋友立刻跟上,都哼哼唧唧地叫着:“我来演,我来演。”教室里又有些乱了。

  佳禾有点急了,他觉得自己肯定会演好的,凭什么换人呢?

  果然,“演员叔叔”也觉得佳禾的表演挺到位的,他不同意换人,他说:“不行,不行,人质不换!”

  林老师还想商量,但“演员叔叔”大声说:“你少啰唆!”

  老师没办法,对着佳禾笑眯眯地说:“佳禾,‘演员叔叔’觉得你是演人质最合适的人选。老师也觉得你肯定是一个很出色的小演员,你可要好好表演噢。记住,我们今天表演的是‘反劫持人质’,你一定要演出角色‘随机应变’的特点,保护好自己,并且好好配合‘演员叔叔’,好吗?”

  佳禾想对林老师说:“放心吧,林老师,我保证演得棒棒哒。”但他的脖子没办法动,因为‘演员叔叔’的刀架在他脖子上,他只好在心里一个劲儿地点头。

  林老师又对“演员叔叔”说:“一切都好商量,我出去给你说情,你千万不要伤害孩子。”

  林老师说完后,就让小朋友们一个个排好队从教室后门出去啦。

  小朋友们一边走,一边回头朝佳禾看,眼睛里呀,一个个羡慕得要命,特别是马伊婷,一脸的不高兴,嘴巴都翘起来了。

  佳禾想替马伊婷说说情,让她也一起参加演习,因为她参加过少儿表演培训班。可是“演员叔叔”的刀还架在脖子上,佳禾的话便卡在脖子里出不来。

  林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出去啦,教室里只有佳禾和“演员叔叔”,佳禾稍微有点扫兴,他想,观众都走光了,我表演给谁看啊?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演员叔叔”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点。佳禾觉得自己被“演员叔叔”抓着的手臂没那么疼了,脖子上的刀好像也贴得不那么近了。不过,佳禾还是担心一不小心,刀会砍到自己,那可就不好玩了。他想跟“演员叔叔”商量商量,就说:“叔叔,你能不能把刀反个个儿,把锋利的那一边对着外面?”

  “演员叔叔”好像没有心思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哑着嗓子说:“少废话!”

  佳禾还想努力一下,说:“可是这样挺危险的,我要是动作猛一点,就自己撞到刀上去了。”

  “演员叔叔”顿了一顿,说:“其实刀不是很快的。”说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把刀又移了一点出去。

  教室外面的动静突然大了起来,佳禾听到有很多很多咔嚓咔嚓的脚步声在教室周围快速地走来走去,像电视里看到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佳禾心想,看样子,这次参加演习的人还挺多,不知道小朋友除了我还有谁。他挺想看看外面到底有什么动静,就跟“演员叔叔”建议:“叔叔,我们一起挪到窗户那里,好吗?这样外面可以看得清楚一点。”

  “嗯。”“演员叔叔”的回答没有一点感情色彩。不过,佳禾觉得“演员叔叔”挺好的,跟他商量事还能商量得通,不像老爸,什么事都是他说了算。

  佳禾对“演员叔叔”说:“我喊一二一二,我们俩同步挪到窗户边去,好吗?”

  “嗯。”“演员叔叔”的回答还是很冷漠。

  于是佳禾喊“一二一二”,两个人一步一步地挪到窗边,配合得好极了。

  窗边的太阳光很耀眼,明晃晃地射进来,佳禾微微眯了一会儿眼。等眼睛适应了光线,佳禾一下子惊呼起来:“啊呀,叔叔,你看,这边有一支枪对着我们!不好!那边也有一支枪对着我们!啊呀,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一下子数不过来了。叔叔,你来数数到底有多少枪对着我们?”黑洞洞的枪口后面,是一双双雪亮雪亮的眼睛,就像丛林中正在瞄准猛兽的猎手。佳禾相信,那些枪手叔叔肯定个个都是神枪手,啪的一声就撂倒一个。

  “演员叔叔”肯定也看到那么多枪了,佳禾感觉到他的手啊,腿啊,都在乱抖,头顶上呼哧呼哧的声音一阵一阵地密集地传来,音量也一阵阵放大。佳禾担心“演员叔叔”这样喘下去身体会受不了,就对“演员叔叔”说:“叔叔,你别紧张,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佳禾说话的语气像是在安慰自己的伙伴。

  “演员叔叔”还是过于紧张,佳禾能感觉出来。

  窗外来了一位伯伯,一步一步走得不快不慢,稳稳的。

  “演员叔叔”更紧张了,大叫:“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砍死他!”佳禾知道“演员叔叔”说的这个“他”是指自己,刚才离自己有点距离的那把刀现在又和脖子靠得很近很近了,佳禾不是很怕那把刀,可是不能说话让佳禾不太痛快。

  窗外的伯伯可一点也不紧张,走到离窗户一米多的地方站住了,笑眯眯地说:“你别紧张,我不是来抓你的,我是来帮你的。”一边说,一边抬起双手,掌心对着佳禾他们,做了一个叫人不紧张的手势。佳禾觉得伯伯说话的神情和做手势的样子都像校长一样和蔼可亲,校长每次一做这个手势,说“同学们,静一静,听我说”的时候,小朋友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下子就会安静下来。

  伯伯笑眯眯地说:“我想,你可能有一点误会。你大概觉得那些小区保安刚才追你是想送你坐牢,是吗?你搞错了。把人送去坐牢是要证据的,你身上有偷来的东西吗?没有。他们有证据证明你是小偷吗?没有。他们就算真的抓住你了,一看你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会跟你赔礼道歉。你说你把这样小小的误会当成多大的事,是不是有点傻乎乎的?”伯伯满面春风地一边说,一边笑,那样子就像校长看到佳禾或者佳禾的同学们犯了一个可爱的错误。

  “演员叔叔”不吱声。

  伯伯继续说:“来,你把刀放下吧。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弄那么紧张干吗?来,放下,放下,放下。”佳禾觉得伯伯好像会巫术似的,说“放下,放下,放下”的时候,越说越轻,佳禾想如果自己手里有什么东西的话,肯定早就放下了。

  “演员叔叔”差点被伯伯的巫术迷倒,又突然一下子清醒过来:“不行!你叫外面所有包围的警察全部撤掉!”

  “没问题,没问题,好商量,好商量,你只要把刀放下,把孩子放开,我马上叫他们全部撤掉。”伯伯好声好气地说道。

  “不行!你叫他们撤走我才能放小孩儿!”

  佳禾觉得“演员叔叔”这段台词说得不是很好,反反复复地说“不行,不行”,听起来有点无理取闹的味道。

  伯伯还是很有耐心:“我实话跟你说,我真的是在帮你。今天参加行动的是全市最优秀的特警,枪法个个好得不得了,你如果不放孩子,你算算看,你能不能走出学校大门?是不是一点可能性也没有?”

  “演员叔叔”有一丝犹豫,佳禾知道他肯定没有“飞天功”“隐身法”之类的特异功能。

  “不过你不用怕,只要你没进一步犯错,他们不会对付你的。”伯伯真是一个特别亲切的伯伯,不急不躁地娓娓道来,就像校长在跟一个特别不讲道理的同学讲道理:“你想想看,你本来什么罪都没有,一时糊涂抓了个小孩,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罪。马上放手,还可以补救。你要是一意孤行,不听劝告,伤了孩子,那你的罪可就犯得大了。你想想,你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吧?你要是坐牢了,谁来养活你的家人啊?你家里的老人谁来照顾?你妻子会多着急?你家里有没有小孩?你要是坐牢,小孩子该有多苦啊!孩子要是被人欺负了,谁来保护他呀……”

  “别说了!”“演员叔叔”颤抖着声音说道。可他手里的刀还是没放下。

  伯伯说:“我看你可能过于紧张,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你要是静下心来,你肯定会赞同我说的话,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样吧,你也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了,该渴了吧?你先喝口水,定定神,然后再想想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伯伯这么一说,佳禾觉得自己也渴了,确实挺想喝水的。

  伯伯一招手,教室后门进来一个人,手里提着两瓶水,佳禾一看,原来是体育老师李老师。噢,李老师也一起参加演习啊,嘉禾挺高兴的。

  “演员叔叔”看到李老师走进来,立刻凶凶地说:“站住,不要过来!我不喝水。出去!否则我不客气了!”李老师只好把水放下,出去了。

  伯伯说:“好,水就放在那里,你要是渴了,你就自己喝,我们刚才电话联系到了你的家人,你家里人听说你脑子犯糊涂,急得不得了。你要不要听听他们怎么说?我叫人拿个手机给你好吗?”

  “演员叔叔”沉默了一会儿,闷声闷气地说:“好。”声音硬邦邦的,好像说个“好”字多么艰难似的。

  伯伯一招手,一位叔叔拿着一部手机走了过来。叔叔大概怕吓着“演员叔叔”,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很慢,两个眼睛紧紧地盯着“演员叔叔”看。

  一步,一步,拿着手机的叔叔走过来了。

  呼哧,呼哧,“演员叔叔”很紧张。

  一步,一步,手机叔叔又靠近了几步。

  “站着别动,把手机递过来!”“演员叔叔”叫着。

  手机叔叔不走了,手伸得很长很长,可还是递不到“演员叔叔”手里。

  手机叔叔往前轻轻迈了一步。

  “演员叔叔”没反应。

  手机叔叔又往前轻轻迈了一步,手伸得很直很直。

  “演员叔叔”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倏地一下就把手机抢了过来。

  啊呀,终于拿到手机了。佳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咦,不知怎么搞的,佳禾发现自己脖子上的刀不见了,手机叔叔已经使出功夫,和“演员叔叔”打了起来。很显然,手机叔叔功夫一流,动作漂亮极了,可“演员叔叔”手里有武器。佳禾站在一边,正在考虑自己到底该帮谁呢,倏地一下,佳禾小小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了,一位叔叔好像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抱起佳禾飞一样地往教室外面奔去。

  佳禾不太乐意这个时候离开教室,他还没看到两位叔叔到底谁输谁赢呢。他扭过头来,唰,几滴血划了一道弧线,滴在佳禾手上。

  啊呀,不好,手机叔叔受伤了。

  “呜——”“演员叔叔”一声惨叫,像一只斗败的野兽。

  啊呀不好,“演员叔叔”被打败了。

  抱着佳禾的叔叔跑得快极了,简直像一匹骏马,佳禾觉得眼前都是晃动的脸,晃得佳禾眼花缭乱。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呢?看来参加演习的人还不少呢。佳禾在叔叔肩上颠来颠去地想着。

  叔叔的脚步终于停下来了。佳禾一站到地上,立刻围上来很多架着照相机、扛着摄像机的叔叔,对着佳禾一阵猛拍。

  佳禾想,原来我是主角啊,表现可得好一点儿啊。他昂首挺胸,带着胜利的微笑,骄傲得像一个凯旋的小英雄。

  抱着他的叔叔满头大汗,看着他笑了。窗口的伯伯舒展眉头看着他笑了。那么多不认识的叔叔伯伯都看着他笑了。

  林老师来了,一把抱住佳禾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叫道:“宝贝儿,宝贝儿,没事了,没事了。”

  佳禾以前从来没见过李老师流过眼泪,也从来没听林老师叫过谁“宝贝儿”,可今天,林老师像妈妈一样把他抱住,叫他“宝贝儿”。佳禾心里甜滋滋的,像吃了一块超大的巧克力。

  佳禾问:“林老师,我今天的表现好不好?”

  林老师使劲地点头:“嗯,棒极了,像个小英雄!”

  晚上,佳禾在电视里看到了他参加演习的那个节目。噢,看到窗口的伯伯了。爸爸说伯伯演的是谈判专家。噢,看到手机叔叔和抱着他飞奔的叔叔了。爸爸说他们演的是特警。有一位又高大又威猛的伯伯,在那里指挥行动,爸爸说那位伯伯演的是公安局局长。演特警的叔叔最多,佳禾数都数不过来。

  终于看到“演员叔叔”的脸了。只见他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一身脏兮兮的衣服,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眼睛躲躲闪闪的,很胆怯很惶恐的样子。他被手机叔叔抓住了,戴上手铐押了出来,垂头丧气像个倒霉蛋。

  佳禾本来还以为自己最起码有几个特写镜头,没想到只看到了自己的背影,被那位叔叔抱着一路狂奔。佳禾看不到自己的镜头,稍微有点不满意。

  累了一天,佳禾早早地睡着了。爸爸妈妈来看了看熟睡的佳禾,然后走出佳禾的房间悄悄地交谈。

  妈妈拍着胸口说:“好险啊!我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爸爸说:“是啊。公安局的战斗力真叫人叹服,处置起来有条不紊,干净利索,整个营救活动那么完美,了不起!”

  妈妈说:“我今天接佳禾的时候,林老师和我说了老半天。她说那个绑匪刚进门的时候,她也害怕死了。前段时间报纸上不是报道过精神病人闯进幼儿园砍死很多小朋友吗?她担心小朋友大喊大叫会激怒绑匪,惹得绑匪失去理智,就骗小朋友们说在演习,表演节目。其实她自己也是强作镇定,心里怕得要命。你别看林老师年纪轻轻,头脑还挺冷静的,她要不是这样处理,结果到底怎样还很难说呢。别的不说,佳禾如果知道绑匪绑架他,大吵大闹或者拼命挣扎,恐怕,恐怕……”妈妈不敢往下想了。

  爸爸说:“我听专家说过,如果当着人质击毙绑匪或者营救过程处置不当,被绑架的人质即使获救,心理上也会终生蒙上阴影,影响心理健康。唉,这傻小子运气好,还以为真的是在演习表演节目呢,那么大的事,他居然糊里糊涂平平安安地度过了。傻小子!”

  爸爸妈妈都笑了。

  爸爸又叹了口气,说:“那个绑匪真可悲,他本来盗窃未遂也不会判得很重,现在绑架人质犯的罪可就大了。听说是个刚来本市不久的农民工,家里人还指望他赚钱养家呢。法盲啊,可怜!可悲!”

  妈妈心肠软,说:“反正我们孩子也没事,我们是不是帮他说说情,让他们处理得轻点?我看他三十多岁年纪,家里肯定有孩子,怪可怜的。”

  爸爸瞪了妈妈一眼,说:“他法盲,你也法盲!”爸爸妈妈在谈论的时候,“主角”佳禾什么也不知道,他正在梦里飞来飞去,拳打脚踢,扮演一个功夫超级棒的小侠。

  第二天上学,佳禾成了中心,被同学们围在中间,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佳禾过足了“主角”的瘾,眉飞色舞地谈论着他亲身参与的节目,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听着,又羡慕又崇拜。

  林老师和往常一样笑眯眯地走上讲台,她说:“昨天,我们全体同学一起参与了一起‘反劫持人质’的演习,大家的表现都很好,尤其是王佳禾同学,充分表现出随机应变、机智灵活的良好素质。同学们,当不法侵害突然降临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大家一定不要慌,要善于同坏人周旋,保护好自己。我相信,经过昨天的‘反劫持人质’演习,大家对于‘随机应变’这个词一定有了更深的理解,大家一定也成长了一大步。好,我们继续上《小交通员》。”

  连着好几天,佳禾一放学回家,就打开电视机,想看看自己参加演习的那个节目是不是有重播。几天后,佳禾终于又看到了他参加“表演”的节目。片子显然被剪过了,“演员叔叔”和手机叔叔的身影在镜头中一闪而过,佳禾的影子根本没出现。佳禾有点失望。电视里还说,林老师获得了“见义勇为”奖。

  佳禾好奇地问妈妈:“妈妈,什么叫见义勇为?”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全国文联散文分会副主席)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