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大案追踪

烟草店牵出惊天大案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 章慧敏

  ——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告破始末

  历经一年,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成功告破,显示了多地警方协同破案的能力和上海警方打击制售假烟案件坚韧不拔的信念和决心。

  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的一间会议室里,二支队政委郁翀雯从手机中翻找出一张又一张侦查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的照片给我们看。对于她一个参战者而言,这一张张照片记录的是专案组的每一个时期、每一个进程、每一个战绩。在她心目中,这是侦查员身与心、智与力、汗与血的汇聚。郁政委在讲解照片中的点滴情景时,眼睛里闪耀的分明是对侦查员由衷的赞赏。

  郁翀雯告诉我们,从2018年2月21日发现有人销售假烟的那天起,谁都没想到看似很普通的一起假烟销售案件,却在警方一查到底的决心和行动中,通过抽丝剥茧,越挖越深入,越挖越复杂,最终破获了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件,在J国一举端掉了这个制售团伙。

  这个过程足有一年之久。

  2019年1月31日晚上7点7分,当专案组成员乘坐东方航空公司包机,从J国将13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沪,随机回到上海的还有涉案的数吨假烟草……直到飞机停稳的那一刻,始终压在专案组成员心头的一块巨石也跟着落了地。这一年的艰辛煎熬就在此时释然了。

  “首起”总是令人难忘的,破此大案前无经验可鉴,靠的是一追到底坚韧不拔的信念,靠的是和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的信心,唯其艰难才刻骨铭心。说起破案的始末,亲历其案的王小立和戴华无比感慨,在他们的讲述中,逐渐复原了“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侦破历程——

  烟杂店里售假烟

  2018年,春节将临,大街小巷一派新春景象,但喜庆的佳节气氛反倒使静安分局的民警戴华眉头紧锁,绷紧了神经。就在这一天,他接到了群众举报:辖区里有烟杂店在销售假烟。

  上海人对烟杂店并不陌生,习惯称之为“烟纸店”。曾经,它生根在一些弄堂口,售卖些日常杂货,为附近居民提供方便,它们是这座城市里最早的便利店。

  接到线索,戴华立刻朝那家烟杂店走去。此刻,他不是去“兴师问罪”的,他得不动声色地近距离去观察一下,实地踏勘有助于他分辨和思考。戴华,已在静安分局从事打击销售假烟案十年,现在,线索来了,对他就是一声号令,丝毫不容耽搁。

  戴华从远处观察,这间烟杂店和普通的烟杂店规模差不多,七八平方米,卖的货物也和其他店大同小异,临近春节,前来买烟的人不少,五十开外的老板娘正笑盈盈地接待着顾客……初看,这间小杂货铺子并不起眼。

  戴华的调查从“跟”老板娘的行踪开始——这一“跟”就跟出了端倪。老板娘姓徐,上海人,她和一名姓王的男子频繁往来,而串连起他们来往的原因正是假烟。徐某从王某处频繁地拿烟,然后再向静安区的一些烟杂店供货。

  这个“频繁”绝非形容词,只要从“数量”上就能看出。一箱香烟有50条,徐某每周起码要从王某处拿两次,少则五六箱,最多时一辆轿车塞得满满当当,足足塞进去整十箱。而假烟的品种既有高端的中华、熊猫,也有中端的玉溪,还有低端的红双喜等,可谓高中低档次齐全,适合不同的需求者。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王男是浙江人,他是徐某的上家。显然他有固定的供货人,除了徐某,还有五六个售假的烟的犯罪嫌疑人。而徐某的烟杂店出售假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假烟她又转手贩卖给了她的下家。

  戴华告诉我们,从2018年1月24日获得线索到1月25日立案再到1月31日收网前后不过几天,可是,在侦查员对王男、徐女等犯罪嫌疑人存放假烟的场所连锅端时,着实大吃了一惊。假烟像一座座小山堆放在室内,连二层阁楼都堆满了货。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对自己销售以及运输假烟的行为供认不讳,他们交代说除了非法存储假烟外,他们运往上海及上海以外地区的假烟粗略估算一下,销售各类假烟数千条,涉案金额达到了260万元。

  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个嫌疑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遁形……初战告捷,按理说,戴华他们应该鸣金收兵了。可是且慢,因为在清点缴获的假烟时,侦查员发现了一个让他们瞠目结舌的细节,凭着职业敏感,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案中有案的大案。

  那么,侦查员们发现了什么细节呢?

  以假乱真的包装

  制假高手在何方

  原来,此次收缴的假烟外包装,已无真假之分。

  在人们的印象中,假的东西再怎么仿制,定有破绽。但是,这批收缴的假烟包装,即使请来上海烟草专卖局的专业人员辨识,他们也一时无法分辨真伪,直呼“太真了”,说它的印刷仿真度几近100%。

  这种仿真水平绝非小作坊能够印得出来的。

  警方抓获的几名运输和销售假烟的犯罪嫌疑人充其量只算“马仔”的角色,制售假烟的来源远远不止这几名嫌疑人,他们还有上线,上线还有上线,还有中转站,还有仓储,还有高仿真的印刷厂……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案件,必须查找源头,一追到底,一查彻底。

  新一轮的战役开始了,专案组没有轻易结案,而是会同上海烟草专卖局成立了联合专案组开展侦查,大家决心继续循线追踪,堵截流向四方的黑流毒液。

  2018年2月,喜迎新春的气氛越来越浓,专案组成员没有欢庆年节的闲情逸致,他们分头行动,目标直指还在“逍遥”的幕后上家们。

  经过连续几日的侦查,一个叫吴穹的“上家”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吴是地道的上海人,有固定的下家,被收网的徐某便是其中之一。春节前后的日子里,吴穹没闲着,接货、发货忙得不亦乐乎,他沾沾自喜:又是一个肥年啊。

  查到吴穹这个“上家”容易,但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他的假烟来自何方?除了上海的五六个固定下家,他还销往哪里?他的联系人又是何方人士?

  这场制售假烟的丑剧中许多幕后的角色还没出场,他们如同盘根错节的藤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几天后,侦查员发现吴穹除了上海,在江苏苏州也有他供货的下家。可是,谁在为吴穹长期供货呢?侦查员只掌握他的假烟是通过上海松江区和闵行区的两家快递公司送的,却不知道寄件人是谁,从哪里运送过来的。

  恐怕吴穹做梦也没想到他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出卖了自己,让侦查员掌握了“上家”的重要线索——事情就是那么巧。那天,吴收到十个大纸板箱,接货后他不是打开箱子看个究竟,而是把纸箱上印有收件和寄件人的粘贴纸仔仔细细地揭了下来,然后将它们揉成一团,随手扔在了地上。

  这是吴穹的反侦查意识,他以为撕毁了证据,天不知地不知,就没人知道货源了,可侦查员却将这个“垃圾”捡拾回去。重要线索跳出,上面有名有姓有电话,张的假烟是广东饶平的占刚发货的。

  侦查员在对吴穹进一步的调查中又有了新的发现,他和上海人成曹军、柳奇、沈屈文、王力等好几个人往来密切。这些人的交往中,吴穹不是主角,只有等到成曹军召唤了,他才有资格参加所谓的聚会。

  那么,成曹军又是何许人也?他们频繁见面又为哪般?

  一条脉络很快查清:53岁的成曹军曾是上海卷烟厂的一名员工,早些年因为销售假烟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刑满释放后,成曹军不思悔改,又干起了老本行。为掩人耳目,成曹军把父亲在上海杨浦区齐齐哈尔路的家作为了一个和同伙碰头的据点。

  “同伙”,这帽子不是随便可以戴上的。柳奇,曾在烟草行业工作,还有沈屈文和王力,同样在卷烟厂工作过,王力也曾因销售假烟被判过刑,而沈屈文还曾是卷烟厂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如今他甘愿参与假烟的制售,实在是辱没了知识分子的名声……

  这些曾在一个行业里干过又都销售过假烟的人凑合在一起,他们交往的主题只有一个:制售假烟。

  2018年3月初,专案组根据缜密侦查,掌握了团伙成员的行踪,他们频繁往来于福建云霄、广东饶平,更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成曹军频繁地出入于J国。

  难道除了境内的福建和广东,境外J国也成了此团伙制售假烟的一个基地?专案组愈发觉得案情复杂,情况严峻。

  面对这个案中有案的大案件,2018年4月,公安部经侦局介入,为案件的侦查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163天“两广”蹲守

  曲折离奇情难却

  在调查摸排中,侦查员意外发现成曹军从J国给在上海的老婆李敏发来一组数字,上面赫然列了十几个人的名单,每个人的后面又有一组数字。

  数字和名字究竟有何关联?答案很快出现,经调查,几乎在同一时间,这十几个人都飞去了J国。再调查他们的专业,无一不是从事过印刷业的行家。

  联想起成曹军日前召集过团伙聚会,在酒席上,有些微醺的成曹军给团伙成员鼓气,他说J国印刷厂的业务红红火火,忙得需要加班加点……可以断定,成曹军和J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里一定有制售假烟以及印刷包装的一条龙产业。

  确定了十几个人的身份,假烟包装以假乱真也就容易解释了。显然,有据点就定然有人在工作,有工作就要付给薪酬,成曹军给老婆发的这组数字就是一张工资单。为了查实证据,专案组苦思冥想,如果真是一张工资单,那李敏就必然有汇款记录……

  至此,专案组确定了以成曹军为首的犯罪团伙不仅在福建和广东开设了地下工厂生产假烟,为了逃避国内不断加强的打击力度,从2018年2月起,成曹军又逐步将生产加工工厂转移到了境外J国。

  专案组确立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兵分两路,国内国外同步侦查,同时收网。

  2018年6月12日,静安分局民警戴华和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二支队探长黄新勇率先去了广东、广西以及江苏三个省区进行走访调查。

  说起这走访的163天,戴华无限感慨,真是路途漫漫,崎岖而艰辛。

  广东的饶平和广西的云霄是两广的交界处,一段时间以来,不法分子仗着“山高皇帝远”的所谓“优势”,汇集了一批制假基地,什么假烟、假币、假发票从这里发往各地,影响恶劣。当地公安机关一次次重拳打击,每打一次,他们收敛一阵,等风声平息后又回潮。

  戴华和黄新勇在“两广”的调查憋闷得近乎压抑,要问为什么,只能说他们的长相和当地人大相径庭,没法融入其中。饶平人有特征,大部分男人长得身材矮小粗壮,皮肤黝黑。而戴华他们至少在身高上高出一截,肤色上也有差异,走在路上,马上会引来警觉的目光,甚至还会有好事者直接上前追问:“你们从哪里来,干什么来了,找哪个?”

  在陌生警觉的环境中调查,想要取得当地人的支持和配合,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行,戴华他们不敢贸然行事。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只能采取传统的侦查办法:远程观察,靠眼睛观察,靠头脑分析。功夫不负有心人,多日的蹲守和观察后两人终于将占刚的行踪搞了个水落石出。

  占刚全家住在饶平县城,这里依山傍海,进退自如。占家住的小区背后就是一座山,山不高,但植被茂盛,在这座山上占刚有一个专门存放假烟的仓库,这里是境外假烟运来后的中转站,连带商标打码都在这里完成。

  如果不走近观察,仓库被绿树掩映,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戴华他们掌握了中转站的出货规律,然而,唯恐打草惊蛇,他们不能贸然上山实地勘查,因为占家的窗户正对着后山,有人上山就是目标……

  仓库有假烟,谁来运输呢?此人便是广西的邱平。对广西邱平调查的难度丝毫不亚于广东的占刚,同样的问题,同样的遭遇,戴华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遇上警惕的眼睛。

  戴华告诉我们,在广西,他们开车从城里跑到边境线,从港口跑到码头,巡查过无数次都只能在车里观察而从不下车,一待就是几小时,浑身酸痛,不吃不喝,生怕错过任何线索。

  东兴市是防城港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濒临北部湾,和J国只隔一条北仑河。北仑河宽约五六十米,最窄处20米,这点宽度给不法分子运送走私货物提供了便利。

  戴华他们亲眼目睹不法分子化整为零的运输方法。就拿走私香烟来说,一个货柜有一千多箱烟,到了河边快速拆零,然后用当地人俗称的“铁壳船”运送到对岸,那边早有搬运工等着装上摩托车,随后四下分散,整个过程不消10分钟。至于小件更简单,哪怕边境上布满了铁丝网,他们直接就把东西隔空抛过来,转眼间就越境了。

  任务艰巨、案情复杂,肩头的担子不容推卸。坚守,往往是以意志作支撑的。

  10月底,广西仍是湿热难挨。那天,黄新勇的手机铃声响了,戴华吃惊他怎么拿着手机不发声音了?转头一看,只见黄新勇的脸上一行行眼泪往下滴。一个开朗的人怎么忽然间如此悲伤?

  原来,黄新勇的家人在电话里告诉他他爷爷快不行了,但他执意要等一手带大的孙子回来见一面。爷爷对家人说:“去告诉新勇,他不回来我不走!”

  黄新勇是孝子,可他做的却是“不孝”的事。为了工作,他用一个“谎言”把在沪治病的父亲送回了老家,为此,他不知内疚了多久。现在,爷爷在弥留之际还一心等着他这个孙子,黄新勇心似刀割。

  戴华劝他请假回去见九十多岁的爷爷最后一面,黄新勇扳着手指算路程:横算竖算觉得耽搁时间。东兴是县级市,交通并不方便,长途汽车加火车再加飞机,一个来回就是几天。他到异地调查已有30多天了,眼见得不甚明朗的情况正在拨云见日,此时怎么能走呢?

  黄新勇作出了选择:和戴华一起留守。他打开手机视频,对着病榻上的爷爷大声喊道:“爷爷,等着我,我这里马上就要完成任务了。爷爷,你千万等我回家呀……”黄新勇失声痛哭,他不知道痛爱孙子的爷爷还听得到他的呼唤吗?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马上”将会是多久……

  兵分两路同步侦查

  自2018年11月25日第一批专案组成员去J国蹲守,已前后有四批队员去了那里。王小立是2019年1月10日去J国的,同行的还有王小军、肖诺等八个部门的11位同志。

  显然,去J国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清成曹军究竟在不在那里,他的据点在哪,制假工厂又在哪,一旦查明,立刻将成曹军等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经过前期侦查,他们发现成曹军极可能藏身在干拉省的大金欧市。可虽有线索,仍无法确定成曹军的行踪和确切住所。

  时间不等人,专案组成员必须和时间赛跑。每个人的心里都十分清楚,一旦让狡猾的成曹军嗅到一丝不安的气息,他会立刻逃之夭夭。这时,想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大海捞针抓住他,难度太大了。

  现实情况让王小立他们非常明白,J国不同于中国,执法权限与侦查手段无法实施,在这里,他们只有用脚跟,靠眼盯。

  根据前期侦查的线索,成曹军藏身在大金欧市,但他落脚的具体方位还不明确。专案组统一了行动方案。按常理,走访就是在挨家挨户询问中查找蛛丝马迹。但是,在这里,碰到了和戴华他们在“两广”调查时一样的问题——中国警察人高马大,站着就是目标。

  不能暴露目标,得想办法。王小立他们租了一辆车把大金欧市前前后后、来来回回走了个遍。为了不被人发现,他们尽可能不下车。不下车的唯一方法就是能不喝水就不喝,能不吃东西就不进食,每天十几个小时,在J国灼热的阳光照射下,天天晒、日日烤,差不多和当地人一般黑了。

  苦不堪言换来的是收获,专案组在大金欧市看到了一个超市。大家分析说有超市就有住宅和居民,成曹军有可能混迹其中。这时,更有来自国内的好消息,成曹军的朋友要去J国,他要去机场接朋友。

  与此同时,上海警方把正在候机的成曹军朋友的照片和视频在第一时间发给王小立他们,那人的长相以及行头,每个细节J国专案组的侦查员都了然于心。

  远远的,王小立他们看到成曹军的朋友被一个男人接走了。专案组一路跟着那辆车。大金欧市并不大,但那辆车兜兜转转,十几分钟的路开了近一个小时。终于,车停了,这个地方普通而简陋,成曹军的朋友被接到了一个农村自建房住所。

  难道这里住的就是成曹军?如此简陋,专案组始料不及。

  “机场男人”的照片传回上海,经比对确定此人就是成曹军,那么,接下来就要等他出门,“带”专案组去他的制假工厂。守候伏击是警方和犯罪嫌疑人比耐心比耐力的较量,一连几天,成曹军就是不踏出门外一步,但是王小立他们有足够的耐心,他们相信成曹军一定会走出家门,因为他有两个工厂,有厂就要管理,他不可能让工厂“放任自流”。

  死守!死守是为了攻克,将犯罪团伙一锅端。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身穿T恤衫和拖鞋,一副居家打扮的成曹军走出了住所,正如侦查员所料,他去工厂了。一旦确定,在J国移民总局的支持下,指挥部一声令下,北京时间下午3点,国内、国外同时收网。这一天是2019年1月31日,离2019年己亥年新春只相差几天。

  此犯罪团伙组织架构严密、分工明确,有财务部、技术部、采购部、销售部、生产部、运输部等多个部门……这次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捣毁生产、仓储窝点2处,缴获制假流水线3条,收缴印刷机、模切机、晒版机、烫金机、热封机、包装机等制假模版2000余张,印刷菲林13卷,假冒各类品牌卷烟包装204万张,散支烟4万余支。

  同日,国内专案组联合广东、广西、江苏等地的公安机关同步开展收网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4名,捣毁生产、销售假烟窝点16处,缴获假冒品牌香烟2万余条。

  一个跨国生产、运输、销售假冒香烟的犯罪团伙就此覆灭。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