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大案追踪

“ 套路贷 ”,玩的就是套路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曹国柱

  入 套

  很奇怪,天始终阴沉着,乌云黑压压的一片,不见一丝阳光,这鬼天气一如张娟的心情。这几天,老是有人三番五次到她的办公室里找她要钱,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肆无忌惮地抽着烟,不仅摆出一副不还钱就赖着不走的泼皮样,还拿言语变相威胁,说我是代表胡总来要钱的,你不给我个还款计划,我就不走了。还说,我算客气的喽,要是换个人过来,就完全不一样了,泼油漆、砸东西、打员工……嗓门大得吓人,哇啦哇啦的,张娟瞥见有个别员工朝她的办公室探头张望。她不想让员工知道自己在外面欠着债。骨子里,她是个好面子的人,她可不想员工在她背后说三道四。

  这些流氓无赖的做派着实让她头痛,她心里愤愤然。实际上也没欠多少钱,也就几百万元而已,对于自己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哪个做企业的不欠人钱,这叫合理负债,但这个要法让人吃不消。张娟有点恼火地说,你们别在我这里闹了,先回去吧,我过几天找你们胡总解决问题。来要钱的人听到张娟这样表态,嘿嘿一笑,识趣地离开了。

  张娟也知道,这些人不是真的要钱,只是让她继续签合同而已。张娟有点后悔,当初真不该找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借钱,虽然暂时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却把她引入了一个泥潭,让她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打发走这些人,张娟望着窗外,思绪万千,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回。2014年7月,她创办的企业处在初创阶段,急需2000万元的研发资金。经朋友介绍,张娟找到了智创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老板胡贵仁。胡贵仁拍着胸脯说,借2000万没有问题,但只能分批借。张娟高兴地说,没有问题,分批借就分批借。

  当天,张娟和胡贵仁签订了270万元的借款合同,抵押物为自己的两套房产,合同期为三个月,月息为3%。很快,胡贵仁就把钱打入了张娟公司的账户,虽然合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270万,但到账仅为243.44万。企业初创阶段事情千头万绪,张娟也没计较那么多。她想,对方肯借钱给她,总归要赚一点的,将来自己的企业一旦赢利了,这点小钱算得了什么呢?

  研发是最烧钱的,这些钱当然只是杯水车薪。三个月一晃就到了,张娟不光还不出,还想从胡贵仁这里再借一点。胡贵仁很爽快,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胡贵仁让张娟和他手下的钱明华签订了第二份合同,借款240万元,合同月利率为4%,合同期同样为三个月,抵押物是自己的两处厂房。这次胡贵仁还算够意思,没有薅羊毛,实打实地打给了张娟240万元。

  和上次一样,三个月后张娟依旧还不出。胡贵仁就带着钱明华一行三人找到张娟,张娟刚开始还有点紧张,两笔钱还不出,胡贵仁会不会勃然大怒,要找她的碴。胡贵仁没有这样做,和颜悦色地说,我在你企业里兜了一圈,看得出,你企业还是蛮正规的,潜力很大,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还钱的,之前借的两笔钱暂时还不出也没关系。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做的都是小本生意,资金不能全砸在你一个人身上,这样吧,我可以为你介绍新的放贷人,喏,就是这位张总,但是需要将之前两份合同打包,签订新的借款合同,这样就可以将之前的合同“平账”了,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的债务一笔勾销了,你只欠张总一个人的钱。

  张娟脑子高速运转了一会儿,心里盘算了一下,欠胡的钱是欠,欠别人的钱也是欠,只要现在不让她还钱,怎么弄都可以。张娟就同意了。胡贵仁让钱明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借款合同,让张娟看了看,金额是570万元,合同条文很多,她没有时间细看,草草地瞄了几眼。对于数字,张娟有点疑问,240万加上270万,也就510万呀,怎么眨眼就变成了570万?胡贵仁解释说,这是复利。放心吧,我们不会瞎算的,我们做这一行的是讲究规矩的,乱了规矩,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呢?听胡贵仁这么说,张娟就放心地在合同上签了字,随后那个张总也签了字。

  深 套

  张娟的企业也确实缺钱,每过几个月,张娟就要向胡贵仁借一次钱,到了期限,张娟还不出钱,胡贵仁也不着急,只是介绍别人借钱给张娟“平账”。每次出现的面孔都不一样,这些人到底跟胡贵仁什么关系,张娟也管不了这些,只要借得到钱,跟谁借不是借,到时能还钱就行了。

  唯一让张娟不舒服的是,就是觉得胡贵仁心太黑。当初他答应借钱时,胡贵仁就跟她要一笔融资服务费,2000万的10%,也就是200万,而且这个钱必须写成借款;在以后几次借款时,胡贵仁还把自己作为借款担保人,要求张娟每月支付110万元的担保金。

  为了能借到钱继续投入到研发,张娟也只好同意了这些要求,她顿生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张娟一度安慰自己说,以后只要企业赚钱了,把之前所欠的钱还清了,一切烦恼就烟消云散了。张娟或许想得太简单了,以后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她从一开始就像一只迷失的小鹿踏进了猎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经过几次“合同”打包后,合同金额连本带息加上担保金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800万元,利息也已上升到月息10%。2015年11月,胡贵仁再次介绍别人为张娟平账,与张娟签下了3395万元贷款合同。

  这3395万元是怎么算出来的,张娟从来也没有搞清楚过。张娟问胡贵仁,他也是支支吾吾,含糊其辞,也说不出子丑寅卯来。

  在两年多时间内,张娟先后在胡贵仁那里签了15份借款合同,甚至有几份合同还是后来补签的。当时张娟还在国外,张娟打电话给胡贵仁说要借钱,胡贵仁说没有问题,就先把钱打到张娟公司的账户里。等张娟回国,胡贵仁拿出合同让她补签,张娟发现合同金额虚高得厉害,心里有点不情愿。胡贵仁两手一摊,皮笑肉不笑地说,钱都让你给用了,还嫌利息高,真是的。无奈之下,张娟只好签了。

  张娟并不知道,从一开始借钱,颇有心计的胡贵仁就在背后频频做小动作。先是虚高本金,在签订合同前,先将高额利息转化为本金,使合同看起来合法合规,然后拿着这些合同到公证处作了公证,赋予合同强制执行效力。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公证处出具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具有相当于法院判决的法律效力。

  “套路”得逞了,下面就是催讨欠款。拿着这些合同,胡贵仁和那些“平账人”开始上门讨债了,他们行为也不过激,只是坐着不走或言语威胁,但确实对张娟公司的正常运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迫于压力,张娟先后偿还了近900万元的债务。

  张娟原本以为只要慢慢地还掉他们的钱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没有想到,后面还有更大的坑等着她。按胡贵仁的计算办法,至2016年9月,张娟借款金额连本带息加保证金已经高达1.7亿元,而她的住房和厂房市场估值仅为7600万元。

  2016年9月,胡贵仁向上海某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根据公证文书,依法冻结了张娟的公司账户。张娟一下子慌神了,公司账户被冻结,公司业务就无法正常开展了。

  2017年5月8日,走投无路的张娟跑到黄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来报案。

  破 套

  第一份笔录接报民警做了将近3个小时,着实是因为张娟对自己到底借了多少钱说不清楚,反正是一笔糊涂账。

  做完笔录,接报民警逐级上报,刑侦支队领导研判后断定,这是一起典型的“套路贷”案件。当天,刑侦支队旋即成立“5·8”专案组,由刑侦支队支队长何灏东担任专案组组长,由重案队主侦。

  重案队平时只侦办杀人、强奸、抢劫、贩卖毒品等八类刑事案件,没有侦办过“套路贷”这样的普通诈骗案件。

  重案队队长赵炜是一个瘦削身材却精明能干的70后小伙子,他向领导表态说,既然领导信任,把这个案件交给重案队,我们就有责任把它做成精品案例,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

  他们一边向区检察院、法院以及市局刑侦总队、经侦总队有关人员请教此类案件的取证要求和注意事项,一边明确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并着手查账,固定相关证据。

  很快,侦查员就查清了胡贵仁的背景身份,59岁,上海市人,开了一家饭店,赚了点钱,就想钱生钱,于是平时放点高利贷什么的,在圈子里有点小名气。2014年7月,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张娟,开始借钱给她。而胡贵仁成立的智创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是8月才取得营业执照,尽管有营业执照,但并没有小额贷款的资质,因此所有的合同都是以个人名义签订的,而不是以公司名义。

  再说说这个钱明华。令侦查员惊讶的是,他居然是上海某名牌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才生,毕业后曾自主创业,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兵败麦城。当初因为四处借钱时认识了放贷的胡贵仁,后来就转到了胡贵仁的麾下,帮他打打下手。一个曾经的天之骄子,沦落到这个地步,不禁让人唏嘘。

  而那些所谓的“平账人”,其实都是胡贵仁饭店的员工,有保安、厨师、服务员等,对外统一称张总、李总。

  调取合同、公证书也没费什么周折,难的是查找当时的银行转账记录。由于事发从2014年7月开始,时间有点久了,有的转账记录在银行网点根本查不到,只能到银行的数据中心去调取,从数以亿计的转账记录中找出当初的转账凭证,颇为考验侦查员的耐心和眼力。

  拿到了这些原始凭据,这个“套路贷”团伙的犯罪轨迹就一目了然了。15份合同中只有第一份合同是胡贵仁自己签的,以后的合同都是钱明华以及饭店的员工以他们的名义签订的。那些工资不高的保安、厨师、服务员一下子能拿出几百万元放贷,侦查员心存疑惑,会不会他们的钱都是老板胡贵仁出的,他们只是傀儡而已,这些答案待他们到案后才能揭晓。

  借款合同、银行流水一应俱全,看似正规,却是猫腻多多。以姓张的保安为例,张娟签订合同后,胡贵仁先把钱打入张娟的账户,还款期限到了,一旦张娟还不出钱,胡贵仁让“平账人”张姓保安适时出现。张娟再与张姓保安签订合同,在讨债人的逼迫下,张娟只好筹钱还给了张姓保安,张姓保安再把钱转给胡贵仁。就这样,钱转了一圈,一文不少地又回到了胡贵仁的口袋,却留下了一套完整的银行假流水。银行假流水,这是犯罪嫌疑人刻意要保留的有利“证据”,为的就是以后打官司派上用场。

  查下来,那些转账的银行卡都是同一天开的。侦查员估计这些卡根本不在那些员工的身上,而是在胡贵仁的身上。

  看得出,这是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套路贷”犯罪团伙,老板出钱,有人专签合同,有人负责“平账”,还有人专司上门讨债……

  7月12日,在掌握大量证据的情况下,黄浦公安分局派出8个抓捕小组对8个犯罪嫌疑人同时实施抓捕。胡贵仁被抓时,气焰很嚣张,反问赵炜:“高利贷犯法吗?你们搞清楚没有?抓错了人,到时吃不了让你们兜着走!”赵炜盯住他的眼睛,义正辞严地说:“你做的事自己最清楚,告诉你,我们证据确凿,完全可以零口供把你送上法庭。”

  听了这话,胡贵仁像戳瘪了的气球,低下头,一声不响了,任由侦查员把锃亮的手铐戴在他的手上。

  一搜查,果不其然,那些转账的银行卡全在胡贵仁的身上,胡贵仁也承认那些员工的钱都是他提供的。

  解 套

  到案后,胡贵仁、钱明华等人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经过和作案动机。其实,胡贵仁的犯罪心理也有一个变化的过程。当初,张娟找他借款时,他只想在她身上狠敲一笔,但慢慢地他发现,张娟似乎很好骗,而且张娟有好几处房产和厂房,一个更疯狂的计划像毒蛇一样爬过他的心,他想侵占张娟的房产和厂房。

  有一次闲聊时,张姓保安还劝胡贵仁:“老板,你这次放贷要注意一点,上次放给一个赌鬼,最后这个家伙输光了钱,连房子也给卖了,你最后是血本无归。”

  胡贵仁诡笑了一下,颇为自信地说:“放心吧,我考察过了,她有几套房子还有几万平方米的厂房,这次钓的一定是条大鱼。你们跟着我干,我不会让你们白干的,我吃到了肉,你们肯定能喝到油汤。”

  所有的合同条文都出自钱明华这个高才生之手,刚开始几份合同就是以他的名义签的。后来,他也发现,胡贵仁太黑了,做事根本不讲规矩,随心所欲,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后面的几份合同他就找借口推辞了,胡贵仁当然也觉察到他的二心,准备对他弃之不用了。

  钱明华坦言,胡贵仁口口声声说规矩,实际上一点规矩都不讲,刚开始借款还不敢太过分,后来,胡贵仁胆子大了,就无所顾忌,张娟欠他多少钱,没有标准,没有公式,当算不清楚时,就随便报个数字。

  “套路贷”玩到这种辣眼睛的份上,也是让人醉了。

  赵炜队长解释说,“套路贷”与一般民间借贷有着本质的区别,民间借贷的利率必须符合国家的法律规定,“套路贷”则将高额利息转化为本金,从而达到虚增债务非法敛财的目的,本质上是种犯罪行为。“套路贷”骗局通常分四步走:第一步以个人名义借钱,以“违约金”“保证金”“行业规矩”等名目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从而将高额利息成功转化为合法本金。第二步伪造银行流水,将虚高的借款金额通过银行转账转入被害人账户,留下“银行流水与借款合同一致”的证据。第三步平账,当被害人无力偿还时,犯罪嫌疑人介绍他人与被害人签订新的更高数额的“虚高借款合同”,进一步垒高借款金额。第四步索债,犯罪嫌疑人用语言威胁、胡搅蛮缠、跟踪盯梢等“软暴力”手段滋扰被害人的正常生活秩序,以此向被害人施压,或利用虚假材料通过民事诉讼,向法院主张所谓的“合法债权”,通过胜诉判决来侵占被害人的财产。

  此案经有关部门审计,张娟共借胡贵仁1400多万元,并且已还900多万元,最后却被索要高达1.7亿,比本金不知要翻多少个跟头了,足见胡贵仁等人的蛇蝎之心。走到这一步,说到底就是一个贪字。是内心无比贪婪让胡贵仁红了眼,昏了头,在犯罪道路上越滑越远。

  当侦查员把案件侦办情况反馈给张娟时,张娟长叹了一口气,颇为神伤地说,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开始就成了对方觊觎的猎物,要不是公安机关及时介入、迅速破案,最终结局我真的不敢想象,谢谢警察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以后企业融资,我一定得走正规渠道。

  “套路贷”,玩的就是套路,看清了套路的一招一式,就不会上当受骗了。就像武林高手对决时摸清了对手的路数和招式,就能见招拆招,见式化式,立于不败之地。

  玩“套路贷”的人自作聪明地给别人下了套,却没想到,最终套住的却是自己,作茧者必自缚,玩火者必自焚。

  (文中涉案公司和人员均系化名)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