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大案追踪

巧抓“天字特号”刺客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 齐 兵

  ——揭秘阴谋刺杀陈毅市长案

  1949年5月27日,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克大上海后,大势所趋的蒋介石集团和其国民党军队失魂落魄地从上海吴淞口坐飞机,或坐船逃往台湾孤岛。

  建立共和国之前,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工商城市,也是国民党特务重点经营的老巢。国民党在上海建立了公开和秘密机构48个,控制大大小小的外围组织100多个,共万余人,特务网络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

  上海易帜后,大量的特务悄然潜伏下来,他们与地方上的散兵游勇和外来的顽匪纠集在一起,盘根错节,伺机破坏,形势十分严峻。在这段艰难岁月里,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的公安将士们日夜操劳,在隐蔽战线与台湾特务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生死较量。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公安局破获特务、间谍案件417件,捕获特务1499名,缴获电台109部,缴获各种枪支数千支,沉重地打击了敌特的现行破坏活动,震慑了猖獗一时的特务,保卫了新生政权和上海社会秩序的稳定。

  在此类形形色色的特务案中,刘全德刺杀陈毅未遂案的侦破,最为影响重大和惊心动魄。

  1949年10月30日晚,一份特急绝密电报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了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社会处处长扬帆手里。扬帆系北大才子,新四军秀才。他展开电报急切地看了起来:“据可靠情报,台湾特务机关派遣上校组长刘全德带领安平贵、欧阳钦等人,欲抵上海执行谋刺陈毅市长之任务。”

  扬帆看罢电报,心里顿时一惊。他双眉紧锁,来回踱步,心想上海人民正沉浸在刚刚庆祝新中国成立的喜悦之中,陈毅市长日理万机地处理百废待兴的各类事务,台湾特务机关却在这时派老到的杀手来沪谋刺陈毅市长,企图采取极端之手段,制造震惊中外的恐怖事件,以达到搅乱人心、动摇我新生政权之目的,其用心何其毒也!绝不能让其得逞。

  扬帆顾不得已是凌晨1时,通过桌上的红色电话机与陈毅市长接通后称有要事汇报,陈毅市长立刻让他来家里面谈。扬帆副局长立即驱车直驶陈毅市长寓所,小车驶入了湖南路。这是一条幽静的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遮天蔽日,绿树丛中一幢幢洋楼隐约可见,典雅宁静。黑色轿车来到湖南路口一个小转弯处戛然而止,他下车后匆匆走进那幢深宅大院。

  陈毅市长见公安局副局长心急火燎地深夜赶来,一定有重大事情。身着土布军装、光着脑袋的陈毅市长开门见山地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公安局长半夜上门定有大事,什么事?请说吧。”

  扬帆副局长从皮包里取出那份绝密电报递给了陈毅市长。

  陈毅市长看罢电文淡然一笑,操着四川口音朗声说:“老蒋特务要来,你又不能阻止他来,他们要来只能让其来啰,但既然来了,就不能再让他们跑了,一定要全力侦破,一网打尽,全部抓获。”

  是夜,扬帆叫来了社会处副处长王征明和王大超,经过认真分析谋划,一致认为擒贼先擒王,决定集中全力首先擒获刘全德,然后再深挖细究,一网打尽。

  扬帆决定成立破案指挥部,王征明、王大超具体指挥侦破,主要通过熟悉刘全德的几个特勤,分别向他可能的几个落脚处出击,张网以待,务必生擒。一场围捕特务杀手的特殊战斗,分秒必争而又悄然紧张地展开了。

  老蒋“钦定”刘全德出山,刘全德是何许人也?

  侦查员立刻调出刘全德的资料,此人在国民党特务圈子里颇有名声。其实他是喝着共产党的奶水长大的,1913年生,江西省吉水县人。他14岁就当了红军娃娃兵,193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陈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时,他是红四军十一师某团的传令兵。他在队伍里做过班长、排长、特务连连长。因人机灵,1933年曾被我党派往上海特科做地下党的锄奸保卫工作。因此,他对我党的情报和保卫工作非常清楚,对上海的情况颇为熟悉。

  1935年11月,他被派去武汉执行任务,在武昌被国民党军统特务逮捕,禁不住军统特务的逼供和利诱而叛变,拜倒在军统特务头子戴笠脚下,死心塌地为国民党特务充当鹰犬,多次受到特别训练。他当过军统特务头目陈恭澍、毛森等人的副官,军统江西站行动组副组长,海外交通站站长,东南特区中校警卫队长,京沪杭卫戍总司令部上海指挥所第二处上校警卫组长等职。

  刘全德头发卷曲,满脸络腮胡子,相貌朗俊,以胆子大、枪法准、心狠手辣著称,先后执行过数十次对重要人物的暗杀、爆炸等行动,屡屡获奖,颇受重用,是一个狡猾老到的反共老手。

  1949年6月下旬,刘全德曾被人民解放军驻沪警备部队保卫部门抓获,由于当时掌握的情况不多,信息不灵,加上此人狡猾老到,隐瞒姓名,又积极表现立功赎罪,关押一周后予以释放。

  不久,刘全德秘密随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交通线华庆发逃亡舟山,转赴台湾。国民党保密局上峰毛人凤、潘其武、毛森等都将刘全德视为宝贝,轮番召见,蒋介石更是“钦点”刘全德出山,执行刺杀陈毅、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等北京、上海的党政军要员的任务。

  很快刘全德被委以“国防部保密局直属行动组上校组长”的头衔,行动小组共6人。离开台湾前往大陆前,刘全德选定安平贵、欧阳钦为组员,刘全德与他俩接受了短期简易的爆炸训练。

  猜疑多端的蒋介石还亲自点名让毛森至厦门督阵,并发话道:“限期半年完成刺杀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毛森领命后匆匆赶赴厦门召见了刘全德,他先把装有满满一包特务活动经费的皮包扔给刘全德,颇为关切地说:“这是发给你的2780枚银元,作为活动经费,还有一架电台,此次行动被称为‘天字特号’任务,限你在6个月内完成谋刺陈毅的行动任务,成功后重赏,你有信心吗?”

  刘全德“霍”地站起来,敬礼道:“一定完成总裁交给的重任,不辱使命!”

  毛森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国难识良将啊,好样的!等你完成任务回到岛上后,我一定在毛人凤局长面前替你报功,事成之后重赏一千六百两黄金,并晋升为少将军衔。”

  刘全德双手握着上峰的手,感激地说:“谢谢,谢谢局座栽培!”

  毛森交代完任务后,又从包里掏出一张上海特务组织名单交给他,口授命令:“我们已派往上海和即将潜沪谋刺其他共产党军政要员的名单都在里面,他们均归你指挥,非常时期谁不服从命令,你可以当场处决。”

  刘全德自信地站起来,一个立正:“是!”

  1949年10月初,台湾保密局用飞机将刘全德和行动组成员安平贵、欧阳钦送到大陆定海,他们跳伞后,立刻与当地潜伏的女土匪头子黄八妹接上了头。黄八妹虽是女流之辈,但在土匪圈里混迹多年,抗战时她积极抗日,赢得了部下的刮目相看。她染上了一股匪气,酒量惊人,满口粗言,脾气暴烈,枪法了得,说一不二,故部下都服她。后来她投靠了国民党特务组织。易帜前夕,她带领手下逃亡浙江舟山地区,曾多次派人潜入上海进行破坏活动,都被我公安机关一网打尽。黄八妹可谓是台湾保密局埋伏在舟山地区的一颗“钉子”。

  深秋的海滩,海潮滚滚,涛声阵阵,浪涛如雪,月色迷人。黄八妹伫立在银色的海滩上抬头仰望许久,终于见到了台湾飞机上降落的3个黑影,待三点黑影在沙滩上降落后,她激动地上去与来客接头。她带着虾兵蟹将一路护送海外来客来到一间平房内。胆战心惊、东躲西藏的黄八妹听说老蒋欲反攻大陆,他们此次行动是先去上海刺杀陈毅等人,便信心大振。她情绪高涨地请部下烧了许多海味接待这些登陆的“壮士”,胡吃海喝后个个瘫倒在床上。

  求功心切的刘全德从昏睡中醒来后喘了口气,急不可待地对黄八妹说:“你明天一大早设法找个小船,把我们几个兄弟送到大洋山,靠他娘的上海滩越近越好。”

  黄八妹点头应允:“好的,老娘马上给你去找条船来。”

  大清早,小木船在烟雾迷离中悄然离岸,一点黑影在茫茫的水面上颠簸了许久才抵达大洋山。

  狡猾的刘全德上岸后,又命令黄八妹:“再辛苦你将安平贵和欧阳钦两位老弟送到上海吴淞路码头,让他俩搭乘货船进入上海。我自己行动,你就别管我了。”

  刘全德与两位搭档交代了接头地点后,让欧阳钦给他买了许多糖,自己则化装成卖糖的商人离开大洋山,只身前往浙江乍浦。

  侦查员通过特勤摸清了刘全德在上海的关系网,发现他在上海有几个交往甚密的人,刘全德潜入上海后,有可能和这几个关系人联络,并在其住处隐藏。

  对此,扬帆与王征明制订了“张网捕鱼”的侦查方案。一是严密控制吴淞口码头,防止其从海上潜入;二是马上接触与刘全德有关系的几个人,晓以利害,争取为我所用;三是深入调查,继续侦查寻觅新的重要线索。

  刘全德是一只难以捉摸的狡兔,要抓获他绝非易事。当时我公安机关刚接管上海国民党警察局,公安情报网络尚未完全建立。在大上海茫茫600万人口中,要捕获一个长相普通的刘全德,犹如大海捞针。撒出去的网已多天了,但仍不见其踪影。

  专案组商量后决定“深入虎穴”主动出击。经过侦查员多天的日夜走访了解,摸出了4个与刘全德关系密切的人,他们是刘全德在上海的关系网,有条件接触刘全德。侦查员对刘全德的这几个关系人反复琢磨,感到其中有个叫陆仲达的可以为我所用。1949年3月,毛森任上海警察局局长,刘全德跟随前往任职,从而与陆仲达相识。陆仲达是上海旧警察局调查科情报股的便衣,现在是市局的留用人员。

  专案组向陆仲达交代了任务,他是个识时务者,明白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为了自己的生计和养家糊口,他表示一定极尽全力,立功赎罪。

  陆仲达接到特殊任务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刘全德的密友姜冠球,此人住在长乐路文元坊。11月8日晚,陆仲达来到姜冠球家探望,进门正巧看见刘全德坐在客厅里,不觉心里一怔,转而窃喜。

  刘全德意外见到不速之客陆仲达,心里一惊,他立刻来到窗口处向外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人影晃动,稍加宽心。

  刘全德笑着对陆仲达说:“我刚从舟山过来,准备找个熟人陪我去公安局自首。”

  陆仲达马上明白了刘全德对自己的不信任。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对刘全德说:“我已经失业在家,特意上门想请老朋友帮忙介绍个职业,养家糊口,未料在此遇到兄弟,真是有缘啊。”

  久经沙场的刘全德没有轻信对方,他感到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与陆仲达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并示意陆仲达:“我正要外出,我们一起走吧。”

  途中,陆仲达心里琢磨,如果一直跟着刘全德,可能会令他起疑;倘若采取行动,又感到不是他的对手,为了不打草惊蛇,只得借口说:“我还要去看望另外的朋友,我们有机会再见面。”说罢与他分道扬镳。

  由于姜冠球家进出人员较多,守候在附近的侦查员也未能及时与陆仲达取得联系,也不认识刘全德,眼看着两人出来后消失在夜幕中,入网的大鱼溜掉了。

  虽说刘全德侥幸溜之大吉,但是扬帆认为“见鱼撒网”的路子是正确的,于是,他决定一方面继续监视文元坊,另一方面则布置前往刘全德关系更铁的密友史晓峰处探望。

  时间紧迫,为了不贻误战机,扬帆经过反复思考后,决定找来高激云与他接触。高激云不是留用的警察,风险可能更大,扬帆决定亲自与他谈话,晓以利害关系,相信他会识时务的。

  当夜,中年男子高激云来到一处秘密点,走进屋内,见一位气质不凡的男子坐在里面,虽不知对方的身份,但明白是个有来头的人物。

  彼此寒暄一番后,扬帆开门见山说:“据我们了解,你与一个叫刘全德的人有点私交,是吧?”

  高激云一听军统特务刘全德,吓得连连摇手,矢口否认:“我们只是在1943年见过几次面,此后没再往来过。听说他好像逃到台湾去了,具体情况我真的不太清楚。”

  扬帆直截了当地摊牌:“是的,他是逃往台湾了,现在他将要潜回上海企图刺杀重要领导人,所以,我们想请你出山,设法找到他,协助我们挖出这个祸患。”

  高激云为难地说:“我与他只是一面之交。我又没他的联系方法,怎么找到他?”

  扬帆启发他说:“我们了解到你有一个姓史的朋友与他关系甚密,你去找他,就一定能找到刘全德。”

  高激云担心地喃喃说:“这恐怕……”

  扬帆神色庄重告诫他:“如果你协助人民政府及时抓获这个特务,为人民立功,我们将会奖励你,将功补过,不再追究你的过往。你曾当过特务,这我们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你不配合人民政府的话,后果你应该明白,你自己看着办吧。”

  高激云望着扬帆严峻的目光,胆怯地低下了惶恐的脑袋。心想现在已经解放了,是共产党的天下,站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干好了有奖,这我倒不在乎,倘若不答应,必定没好果子吃,还有老婆和儿子,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想到此,他决定豁出去了,为共产党效劳,将功补过。

  经过扬帆晓以利害的谈话,高激云答应作为内线,立即向刘全德关系最铁、最有可能前往的密友史晓峰住处探望,如有情况立即报告。

  高激云与刘全德的关系还得从抗日战争期间说起。那时,他和史晓峰同是汪伪特工总部政治保卫学校的学生,1943年,刘全德在极司菲而路(今万航渡路)76号魔窟附近,刺杀汪伪特工总部电讯总台少将台长余玠后,逃至政治保卫学校史晓峰住处避难,同寝室的高激云当时年轻,颇讲义气,到外边帮他打听风声,还每天给他送吃的,与史晓峰一起帮他渡过了难关。刘全德对此感激涕零,此后,三人关系密切,尤其是史晓峰与他更是情投意合,彼此从没间断过联系。

  11月2日深夜,刘全德来到浙江杭州湾乍浦,然后通过金山卫偷渡登陆后,翌日转道闵行潜入上海市区。

  刘全德潜入闹市后,为了安全起见不敢住旅店,而是想到了当年的铁杆兄弟史晓峰。史晓峰在上海陕西南路7号开设了一家大叶内衣公司发行所,楼下做生意,楼上为住所,日子过得平静殷实。趁着夜色刘全德摸到了陕西南路7号“夫顺兴棉花号”,敲开店门后,果然找到了久违的兄弟史晓峰。

  史晓峰望着夜色里的不速之客,一时没有认出来者,刘全德说:“兄弟啊,连老朋友也认不出啦?”

  听到熟悉的声音,史晓峰立马认出了刘全德,他先是惊讶,而后警觉地望望两边,见无人后,拉着刘全德进了店铺。

  史晓峰悄声说:“老兄,你不是到台湾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刘全德神情严肃地说:“回来执行一项特殊任务,这段时间就住你这里,行吗?”

  史晓峰知道刘全德的背景,心里有点担心,但是看在老交情的分儿上,他顺水推舟地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哪有不欢迎的,快上楼谈。”

  当晚,史晓峰简单地凑合了几个菜,陪着刘全德喝起了黄酒,酒逢知己千杯少。史晓峰通过这顿酒,完全摸清了刘全德这次来上海是执行刺杀陈毅市长的特殊任务,史晓峰听后虽有点害怕,但是过去的反共经历和对共产党的仇恨,决定了他的反共行为。

  刘全德特别谨慎小心,白天躲在住处睡觉,晚上才外出进行联络和踩点活动。出门化装,不见熟人,行动十分诡秘。刘全德制订的暗杀计划主要是通过自己熟悉的一些老关系,摸清陈毅市长的动态,相机执行暗杀任务,或设法混入陈毅市长参加的宴会场所,将毒药投入领导人饮用的饮料中,或趁领导人集会时进行爆炸。

  1949年11月9日上午11时许,高激云领命后忐忑不安地来到陕西南路老同学史晓峰住处探个虚实,刚踏进门口恰巧史晓峰从外面回来,老朋友多年失去了联系,突然相见,格外高兴。

  史晓峰热情而又惊讶地拉着老朋友的手,好奇地问:“今天什么风把你老兄吹来了?”

  为了取得史晓峰的信任,高激云苦着脸说:“兄弟啊,老弟失业啦,想请兄弟帮忙介绍,做点生意,混口饭吃。”

  史晓峰听罢,打消了顾虑,热情地说:“快,快,上楼,你看谁来了?”

  高激云佯装不知,随其上楼进屋后,果然见刘全德坐在史家的沙发上抽烟看书。刘全德见有来人,警觉地从书里抬头,先是一惊,认出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高激云后,满面笑容地站起来,热情地拉着他的手激动地说:“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见老兄,幸会,幸会!”

  高激云紧紧地握着刘全德的手,激动地说:“见到你真高兴,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老朋友,你老兄这几年到哪儿去啦?”

  刘全德胡乱地瞎编说:“在一家私人公司随便混口饭吃。”

  高激云原来也帮过刘全德渡过难关,故刘全德对他还算热情,也无戒心,但狡猾的刘全德知道自己此次任务重大,又多年未与他联系,不知其近况如何,是否被赤化,所以他又担心高兄靠不住,坏了大事,职业的习惯使他多少有点防范心理。

  为了取得刘全德的信任,高激云主动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被税务部门遣散的证书,摇头叹气地说:“没饭吃了,只能求老朋友帮忙做点生意,好养家糊口啊。”

  刘全德见高激云已经失业,放松了警惕,同时也同情他的难处,便同意史晓峰留他一起吃午饭。

  喝酒时,刘全德故意频频给老高斟酒,不断地与他碰杯:“老朋友相见,格外高兴,来,干一杯!”

  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刘全德又敬酒说:“来,再干一杯,这杯是我感谢老朋友当年救弟之恩。”

  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老高又干脆地一口闷。刘全德似乎欲灌醉老高,想让他醉后吐真言。

  高激云为消除刘全德对他的怀疑,也是来者不拒,应付自如。经过一番周旋,刘全德开始信任起了老高,并对他说:“兄弟,过一段时间,待我将货物脱手后,咱们再聚一次。”

  高激云急于脱身,好向公安机关的联系人报告。他急中生智,趁刘全德和史晓峰不注意时,将吸的香烟咬下半截吞下肚去,刺激肠胃引起呕吐,佯装醉酒,果然呕吐不止,他站起身含混不清地告辞:“我喝醉了,难受得很,我先回家睡一会儿,你们慢慢喝。”

  刘全德见状信以为真,并不阻挡,高激云一人摇摇晃晃地匆匆离去。一出门,微风一吹,他头脑清醒了许多。为了尽快抓住刘全德,他飞奔到马路上气喘吁吁地向指挥交通的解放军和交通警求援:“快!跟我去抓特务。”

  解放军战士一听有情况,也顾不得危险,拉上交警一起立刻随报案者前往,他们一起紧跟这个男子跑步到陕西南路上的棉花店铺。

  中年男子又指着那扇棉花店铺的窗口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如有情况,我从那扇窗口里向你们挥帽子作为信号,你们看见后马上冲上来抓人。”

  说罢,高激云便急匆匆地进了小楼,他唯恐特务刘全德起疑溜之大吉,担心警察和解放军战士突然上门又会打草惊蛇,故此,他想好以醉酒不能骑自行车为由,将自行车停放在史家,然后,悄然上楼察看。

  老高轻轻地来到史家二楼,见刘全德已脱掉衣服卧在床上呼呼大睡,心里一阵窃喜,当即下楼招呼军警一拥而上。正在睡梦中的刘全德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他反应极快,刚想抓起枕头底下从不离身的手枪,却已被一长一短两支枪抵住脑袋,无可奈何,束手就擒。

  自11月2日刘全德潜入上海,至9日被擒获,仅7天时间,暗杀陈毅的阴谋计划便宣告失败。

  扬帆接到刘全德被生擒的消息后,高兴不已,悬着的心终于坠了地。他一再关照马上审查,加强警戒,决不能让这个到手的老狐狸跑了。

  刘全德立刻被押往老闸分局(现黄浦分局)审查,但这个经验丰富的特务果然是个老狐狸,死不承认自己叫刘全德,更不承认此次来上海是执行刺杀陈毅市长的任务,而一口咬定是来上海会老朋友的。

  深夜,高楼大厦都渐次地闭上了瞌睡的眼睛,老闸分局的审讯室还灯火通明。办案员拿出了刘全德的档案,并翻出了他的照片,请他自己辨认是谁。刘全德见自己的照片和厚厚的档案,惊骇不已,他知道再抵赖下去也是枉然,只得承认自己就是刘全德,但还是不承认此次潜入上海是执行刺杀陈毅市长的任务。

  审讯员开导他:“你看看现在是谁人之天下?现在是人民之天下,不是蒋介石集团之天下。你还是放明白点,老实交代还能留你一条活命,顽固抵抗只能是死路一条。那些国民党的高级将领都识时务为俊杰,放下武器低头认罪,共产党都给予了宽大政策,有的还给予职务。你一个小小的特务,还不识时务,能有好结果吗?”

  刘全德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已穷途末路,大势已去,不得不低头老实交代了潜入上海的经过,以及此次执行刺杀陈毅市长的特殊任务;完成任务后,将前往北京刺杀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他曾与罗瑞卿打过交道;此外,他还有联系在沪潜伏特务,一起为反攻大陆做准备的任务。

  根据刘全德口供的线索,侦查员在捕获吴淞码头上岸的安平贵、欧阳钦等8名直属行动组成员之后,11月12日、15日,又将保密局派来策应刘全德一伙的“保密局技术总队直属行动小组”少尉队员邱信、“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上海行动总队”队长江知平等9名特务全部擒获,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

  1950年7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奉命将刘全德押往北京公安部,3个月后,北京市军管会军法处对刘全德执行枪决。

  这个狡猾的杀手执行“天字特号”任务的信息幸亏被上海公安机关及时获得,并迅速擒获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当时的领导人都与人民打成一片,随时随地就出现在马路上或公共场合,万一被这些老到的特务盯上,很难预料将会是什么后果。很快,全国公安机关展开了紧急搜捕大行动。不久,北京破获了以计兆祥为首的预谋刺杀毛泽东主席的特务案;广东破获了以特务黄强武为首的预谋刺杀叶剑英省长等案件。

  毛泽东主席闻悉这起“天字特号”大案后,异常重视,高度赞扬了公安部门的卓越功勋和实战能力,公安部通报予以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