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冯锐

这是一台架在中国人头上的“抽水机”——数万亿元资金流在这台“抽水机”里昼夜流转,源源不断从中国流入境外赌博集团囊中。名不见经传的黑龙江省农垦警察长途奔袭马尼拉,与凶险狡诈的赌博集团展开你死我活的较量……

马尼拉很危险

元月的菲律宾依然保持着三十摄氏度以上的气温。来自黑龙江省公安机关的五名中国警察第一次踏上菲律宾的土地,其中两人来自黑龙江省公安厅,三人来自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

马尼拉市中心,三座大厦高耸入云,里边密布的各类赌博公司有一个鲜明的特点——他们的业务只针对中国大陆。

云端中的三座大厦即使在夜间也是灯火通明,中国警察老徐、大石、小程仰着脑袋,不由自主张开嘴巴、瞪大眼睛。一条曲曲弯弯的云柱从三座大厦顶部伸向夜空,这使得他们三位联想到抽水机——一台架在中国人头上的“人民币抽水机”。

“马尼拉很危险,不要进入贫民窟,尤其是在夜间……”领事馆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叮嘱他们。

马尼拉的确是一个很特殊的城市,这个城市只有云端之上的东西值得一看,而在地面四顾,却是贫民窟密布,比如这三座大厦的背后。看了这样的景象,几位来自中国的警察马上判断出,这里的社会治安一定隐患密布。

混乱的贫民窟最能代表这片土地上的无序与贪婪。马尼拉街头劫匪的作案对象往往是中国人和韩国人,他们知道这两个国家的人经常随身携带大量现金,打劫习惯于刷卡的欧美人或日本人难得有什么收获。这些劫匪竟然非常善于区分中国人、韩国人或日本人的特征。

就在老徐、大石、小程抬头仰望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蹿出来的劫匪抢了大石的手包飞奔而去。事发突然,但他们处变不惊。大石和小程迅速追上劫匪,大石一把夺回手包,在劫匪掏出手枪的一刹那,小程则用力一扭对方的手腕,随后跟上的老徐一脚将掉在地上的手枪踢出老远。三个警察配合默契,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就好像事先演练了无数遍似的。

不过,这样的亲身体验也让他们意识到,马尼拉真的很危险。在这个风光旖旎的群岛国家,几位来自黑龙江的中国警察感受到的,除了凶险,没有其他。身在异国他乡的中国警察能否顺利完成任务,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找到七名涉嫌网络赌博的嫌疑人。

中国警察在马尼拉街头惊心动魄的时候,乌齐、曾祥和郭博等人正享受着他们的快活。他们的国籍都是中国,曲曲弯弯的人生路,使他们成了跨国网络赌博公司的高级白领。

虽然是赌博公司高管,其中乌齐已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但他们和当前很多人一样,都是地道的手机控。出于职业需要,他们自然希望手机通讯录中的好友名单越长越好。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微信和QQ好友名单里,多了几位来自黑龙江的农垦警察。当然,这些农垦警察用的都是美女头像。

乌齐、曾祥、郭博等人都是贼心满满的人,也是色心无度的人,他们喜欢和陌生美女聊天儿,也喜欢和她们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周末不忙的时候,乌齐等人的手下会从国内重金定制美女来到马尼拉,消费过后再送对方回国。为什么甘愿花费这样的代价呢?因为钱对他们来讲不是问题,但菲律宾女孩儿的相貌与风情却是个大问题。所以,才会有他们重金买春的荒唐。

在菲律宾的日子,透过自己别墅的窗户,乌齐似乎看到家乡那片辽阔的草原,看到那里的羊群和马群。菲律宾这片土地上生长着形态各异的植物,乌齐苦心奋斗换来的这幢别墅被绿色包围着,他已经把妻儿父母全部接来。可乌齐依旧想念那片草原,只是,他永远也不想回去。

乌齐的家乡在内蒙古。他家的那个村子,在一条名叫霸河的大河旁。霸河河水滚滚流淌,乌齐却不是那里的霸王,他在那里活得一直憋屈,从在那里出生,直到最后离开,一直憋屈。这种憋闷也说不出具体缘由,直到有一天乌齐在网络赌博世界里独霸一方时,他的那种憋闷才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赌博公司老板是个英国人,每次老板接见,都坐在大厅里很深的地方,而且总是逆光状态,乌齐从没看清他到底长得什么模样。老板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制度,这套制度驾驭着公司里的每一个人,同时也分配给每一个人丰厚的薪水报酬。

老板虽然是英国人,但乌齐负责管理的赌博网站最大的受益者却是菲律宾方面,不过,乌齐从不思考英国老板和这个国家的关系,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乌齐一路攀爬,直至升为财务总监,这时候,金钱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数字。虽然不会像英国老板那样乘坐私人飞机飞来飞去,但乌齐的生活也是富豪级别。像他的老板一样,在这个体系里,乌齐也驾驭了很多人,比如曾祥、郭博,还有许多支付公司、地下钱庄……

2015年夏天,乌齐的父亲回了趟内蒙古,这是草原最美的季节。他总会在这样的季节回去,每天躺在霸河边的草原上大醉不醒。

“乌齐没和你一起回来?”沉醉中,乌齐的父亲被来自黑龙江的警察叫醒。

老头儿对此极不高兴。他当然不会提供与儿子有关的任何信息,对警察的态度更是非常蛮横:“你们都出去,有事儿找我儿子去问。”

黑龙江警察风尘仆仆赶来,却没有任何收获。为了侦破这一系列网络赌博案件,他们的足迹踏遍全国二百多个市县,不顺利的事儿和满脸灰的事儿,他们遇到得太多了。他们心平气和地告诉老头儿:“乌齐不可能躲一辈子,但我们警方会惦记他一辈子。别以为他在菲律宾我们就拿他没办法了,只要他还没归案,就要一直提心吊胆过日子。”

草原的阳光照在老头儿脸上。老头儿有些忧郁,但语气依然自信:“吹牛吧你们……”

乌齐与警方的博弈早已开始,双方都非常清楚,到底是谁能耐大,早晚会有定论。

“来了,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曾祥说这话的时候,透出一股霸气。

乌齐很认可他的想法,马尼拉这地方,无缘无故死个人很正常,根本没人去破案。为了迟早要面对的那场较量,乌齐准备了专项资金,同时安排曾祥和马尼拉黑帮取得联系。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他们绝对不能输。

英国老板外表很随和,那是因为乌齐是一部运转良好的赚钱机器。乌齐心里清楚,一旦老板感觉他是多余的,一旦老板意识到他会给自己带来危险,马上就会像扔垃圾一样把他们几个甩掉,甚至毫不留情地把他们的尸体扔到大街上,因为乌齐和曾祥等人掌握了跨国赌博集团太多的秘密,如运转流程、后台软件、人员布局状况,老板不会把他们留给中国警察。

乌齐更加清楚,国内警方一定会派人来菲律宾,不找到他们不会罢休,而且会注销他们的护照,令他们成为非法滞留人员,接下来等着他们的,就是被移民局遣返。

如何不被遣返?答案只有一个字——钱。

当然,最安全的办法还是乖乖地跟国内警察回去,因网络赌博被判刑,一般不会太重;可一旦回国,滚滚的钞票此生就永远和自己绝缘了,乌齐不甘心。乌齐不想回到霸王河边,像一只小虫子那样生活。所以,乌齐要奋力一搏。

能保护自己的,只有老板。要得到英国老板的保护,首先要让老板看到自己的价值和决心。乌齐带着真挚的感情,用流利的英文和老板说明了情况,英国老板鼓励他:“我会做你的坚强后盾。”

这意味着,即使自己被菲律宾警察抓了去,英国老板也会大把花钱让他获得自由。英国老板非常自信,菲律宾这个地方,几乎没有金钱办不到的事情。他已经感受到了乌齐的忠心耿耿,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他甚至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依旧乘坐私人飞机飞来飞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马尼拉很危险,尤其是在乌齐作出某个决定的时刻。那些正在寻找他的中国警察们,那些已经身在马尼拉的中国警察们,他们所面临的潜在危险开始成倍增长。小程、大石、老徐等人对此全然不知,毕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国办案,虽然压力不小,但他们的紧张感很容易被满眼的异国情调转移。尽管马尼拉点缀式的繁华外表下更多的是无度的混乱,但这些在大家眼中都可以归为还算是比较新鲜的异域风情。此刻,他们对困难估计有余,对危险倒是没有考虑太多。

目前几位中国警察要做的事情,首先是获得乌齐等人的IP,这要通过菲律宾警方才行,他们不帮忙是不好办的。菲律宾警方负责网络的官员对中国警察很客气,但客气的背后是明显的犹豫。对方边说话边抽着香烟,吞云吐雾,语言表达也是云山雾罩。最后对方提出了交换条件:“落实一个IP三万比索。”

老徐、大石、小程一阵嘀咕,想了又想,给了对方九万比索:“先查三个,试一下。”

之所以先查三个,是担心其中有诈,投石问路试试看。可许多天过去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回三个人郁闷了,和菲律宾移民局官员交流时,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提及本国警方,移民局官员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永远不会给你们IP,不信走着瞧。”

“为什么呢?”

“我们和警察局那边很不对付。他们抓到非法移民罚款完毕就放了,而我们移民局是要遣送的。”随后,移民局官员又讲了一个技术性问题,“按照菲律宾法律,IP查询必须司法部下命令才可以,他们就是骗你们钱呢。这些渣滓……”

警察腐败的话题让移民局官员越说越气愤,语速越来越快,翻译有点儿跟不上了,他表情尴尬地对几个中国警察说:“等等,等等啊,我想一个恰当的中文词汇……他的意思是,哦……你们被忽悠了。”

老徐、大石、小程都很恼火,对照和菲律宾警方打交道的前前后后,眼前这位移民局官员的话基本靠谱儿——

每天晚饭时间,菲律宾警方的戴维·李会准时来和他们碰头,互相交流一些情况。戴维·李是警察局专门负责和中国警方联系的人员。初次见面时,戴维·李显得阳光而热情,大家对他印象不错。虽然他的眼神总有些飘忽,但毕竟是异国他乡遇同行,信任还是第一位的。

戴维·李每天都会向中国警察提供一些信息,但一涉及具体工作,总是说要等一等。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提供的那些信息,没一个是有用的。他把中国警察当成了免费饭票,每天吃中国警察一顿饭,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来自黑龙江的五名中国警察失望至极,敢情在马尼拉待了这么些日子,全浪费了。还这样继续等下去吗?显然不行。那么,就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他们开始认真研究乌齐、曾祥、郭博等人的微博、微信和QQ,希望通过他们发布的照片确定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

马尼拉这座城市很少有街牌、门牌,那些照片大多找不到参照物。研究了很久,大家在曾祥朋友圈的照片中发现了一个干洗店。照片下面,是曾祥的一顿抱怨。曾祥对马尼拉全是抱怨,比如街道布局完全没有章法,比如当地人的英语比“洋泾浜英语”还难听,当然,最头疼的是饮食……

有了这个干洗店,五名中国警察分作三组,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艰难寻找。每天都是一早出发,晚上八点以后才返回。

第六天,小程起床后吃了一大碗面条、一份火腿煎蛋,喝了一大杯芒果汁。因为午饭和晚饭不定什么时候才有着落,所以他早晨吃得特别多。

小程会一点儿英语,尽管是半吊子,勉强还能和当地人进行一些简单交流。但是,有关那个干洗店的信息,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下午两点,小程累了,一直呜哩哇啦的,把嗓子也弄哑了。另外两个组的情况也是一样。

正情绪低落的时候,他在街口看到了一辆警车,警车里有一男一女。

“我是中国人,我有些东西放在一个干洗店洗了,可现在我找不到这个干洗店了。”小程哑着嗓子,又是一顿呜哩哇啦。他没说自己是中国警察,说了反而不好。

小程很着急,他担心自己蹩脚的英语对方听不懂。好在没有白折腾,对方听懂了,还用英文告诉他,让他上警车。小程坐到了外国同行身边,他们却不知道他是同行。两个警察还用对讲机到处询问,小程很感动。但对方仅仅是领着他转了一圈,而后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刚才还在感动的小程感觉不对头,立即给了两个警察每人两千比索,相当于人民币两百六七十元。两个警察点完钱(当街点钱!),像打了鸡血,拉着小程转了三个小时,一直转到晚上五六点钟,依然没有结果。

小程知道,这次警察也是尽力了。但这个结果表明,想通过干洗店这条线索找到乌齐等人,怕是没希望了。

晚上八点,各组在那三座大厦下面碰头,五名中国警察的情绪低落到极点。怎么办?没办法。绝望之中,大家忘记了那句忠告:马尼拉很危险,尤其是晚上……

已经找了六天了,他们打算今晚继续找,不找到决不罢休!完全是赌气似的一时冲动,没想到,来自黑龙江省公安厅的小谷和小秦在当夜创造了奇迹,他们不但找到了那家干洗店,还在附近一个居民区巧遇曾祥的女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