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精选中篇小说卷——绑架(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洛风

目录

掘地 / 张弛

世人都晓神仙好 / 洛风

秋殇 / 王松

绑架 / 季栋梁

遥望美丽 / 彭祖贻

第九件警情 / 楸立

 

世人都晓神仙好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题记甄士隐《好了歌注》

一、楔子

“靠,你以为你是阿诺德·屎往心里加啊?这是去拍毁灭者几啊?天都快黑了,还戴个墨镜装酷?”这是刘玉琦见到苏怀瑾的第一句话。今天的苏怀瑾不但戴了个帽子、戴了副墨镜,连领子也竖了起来,大半张脸都被遮住。去年,苏怀瑾在星际锦标赛中出其不意击败了韩国的种子选手TDFFMING,一战惊天下。有时候在比赛场馆周边,只要他露个头,人潮蜂拥而至,又是签名又是拍照又是抓又是扯,如果不是队友们保驾护航,他只身出来很有可能被大卸八块,连底裤都被扒去留作纪念。为了不给刘玉琦造成心理恐慌,才选择这身“战神套装”。哪承想刘玉琦丝毫不解风情,望着远处姗姗而来的服务员小妹,只觉得丢人,上前一把抓下他的大墨镜。

服务员小妹也明显没想到朗朗乾坤下杀出这么一个造型的帅哥。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走近后她说:“这位大哥的造型很有个性嘛……咦,你看起来好面熟啊。”

“我的脸又没有被开水烫过,怎么会熟。”苏怀瑾一边说,一边沉痛地想着自己辛苦大半天的伪装全白费了,马上又要有粉丝汹涌地冲过来跟自己要签名求合影,正考虑该选择哪个时机哪个方位夺路而逃,只听服务员脆生生地说:“啊,我想起来了,你长得好像那个《暮光之城》里的罗伯特·帕丁森啊,除了鼻子矮点儿、眼睛小点儿、嘴巴歪点儿,乍一看上去还真挺像的。”

单口相声都没这么精彩的。

苏怀瑾只好挤出一个郁闷的微笑,虔诚地问:“小妹你这是在夸我吗?”

服务员很老到地笑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请问你们要什么?”

刘玉琦初见苏怀瑾的时候,还只是刑侦总队的一个小萝卜头。那时候他在一个夫妻双双坠楼死亡案的现场,调查后发现是经侦总队某个非法融资案的牵连案件。死者苏博衍,男,个体管道工;死者楚鹂,女,个体家政保姆。掌管财政大权的楚鹂不仅把家中全部积蓄一百五十万元投进逸清贸易有限公司,以求高额利润,更挪用了她所在的个体家政公司的“公款”六百万元。东窗事发,楚鹂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从医院顶层愧悔跳下,苏博衍为了救妻子,死死抓住她的手不放,也随之坠楼身亡,留下当时年仅9岁的苏怀瑾。

沉默得有些吓人的苏怀瑾被送入孤儿院。站在孤儿院门口,苏怀瑾不知为什么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定定朝送他的民警看了一眼:也许他看的不是民警,只是对曾经世界的冷静的回望,但那一眼,看得刘玉琦悚然而惊。那张稚嫩的脸仿佛顷刻间就荒芜了、苍老了,目光中所有的光亮似乎瞬间熄灭了,像无月的夜,没有一点生机。才二十多岁的刘玉琦还没有见过太多惨绝人寰的大场面,这个孩子眼睛里的愤怒、苍凉、绝望,不知怎么刺激了刘玉琦,让他难得地多跑了几趟孤儿院。两个人话不多,刘玉琦没钱也没有太多耐心花费在他身上,只是告诉他:想堕落,很容易,只不过行到尽头会发现,最对不起的人,是自己。人哪,哪怕骗尽所有人,别骗自己;哪怕负尽天下人,别负自己。

这才有了后来的星际黑马苏怀瑾。

成为职业选手后,苏怀瑾仍然喜欢穿着马甲和刘玉琦在VS对战平台踢场子。网吧里并肩作战时,两个人一个碗吃面、一个外衫取暖、一个眼神便心有灵犀,不是有个说法叫什么“心理干预”吗?刘玉琦的干预就很成功,他们相差十几岁,愣是能干预出“一被子”的好基友来。

等服务员走开,苏怀瑾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扔给刘玉琦:“她这学期的学杂费和工本费。”

刘玉琦顺手捏捏:“又涨了?她这是什么破高中啊,一年两个学期能涨价四回?”顿了顿又说,“你真打算就这么无名无分地帮她一辈子?”

苏怀瑾沉默半晌:“我们回不到从前了。”

刘玉琦替他长长叹了口气:“也罢,今朝有酒今朝醉。有你这个匿名暴发户资助她,很多人都以为她是哪个江湖大佬的私生女呢,越来越没人敢骚扰她,省了我很多心。”

“你没亮明身份吗?”

“我亮了,他们不信啊。”

“警官证也不信?”

“他们说,看在我捐钱的份儿上,就不去派出所核查了。”

这回轮到苏怀瑾感慨:“她这是什么破高中啊?”

“看他们宁可跟黑社会打交道,也不愿意招惹派出所的架势,我也甭解释了,越描越黑……咦,你这墨镜真不错哦,是欧古诗丹?我没收了,去她学校正好用得上。”

二、星际争霸

2013年年末,美国西雅图机场。

经历了餐厅的“战神套装”乌龙事件,初尝成名滋味的苏怀瑾终于冷静了些,星际赛事还是比较小众的,远不能像足球、篮球明星那样“天下谁人不识君”,何况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能把人怎么着?过于淡定的苏怀瑾刚下飞机,差点儿被人群的呐喊声浪掀个跟头:

“蔡鹰扬,我爱你!”

“岳晨美,永远支持你!”

“苏怀瑾……”

“苏怀瑾……”

“苏怀瑾……”

队里的一群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星际迷中喊得最响的居然是苏怀瑾。

“看来你这人气天王的名字,要换给苏怀瑾了。”号称“一刀仙”的李文涛兴灾乐祸地对岳晨美说。

岳晨美一时无语,心想身边这个总是一张冰块脸的家伙居然有这么多支持者?不就是长得白一点吗?这年头小白脸没有太多市场的,肌肉男才是正道。岳晨美是UF战队里唯一的女孩子,也是此次赴美参加MLG星际2赛事的唯一女选手。她作风硬朗,曾经单基地暴兵把一个双基地暴兵的虫族给活活冲死——这种风格注定了她临场的不可预测性,但打起来颇具观赏性,很多热血青年都喜欢她,很多赛事的主办方也愿意邀请她。当然,即使没有她出现,此次锦标赛也已盛况空前,要不是可以网络订票,那些远道而来的外国人可能连张黄牛票的角都抢不到。很多国内粉丝在网上发牢骚:“妈的,牛了!连有钱都买不到票了?”跟其他项目的追星族一样,就算没抢到票,大家也都早早地赶到西雅图的比赛场馆外,为的就是能近距离见上或零距离摸摸自己的偶像。

经过几天的小组赛、淘汰赛,终于等到最后一场决赛。裁判长报完中韩双方出场顺序,几家欢乐几家愁。韩国的Pirate像突然得了肾亏一样,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他的对手是微操作独步天下的蔡鹰扬。而同战队的KKRain却欣喜若狂,他的对手是苏怀瑾。

资料显示苏怀瑾只有五年的职业生涯,最大的战绩就是去年意外战胜了TDFFMING,而所有看过比赛REP的玩家都认为,苏怀瑾当时的运气成分占了很大比例。KKRain是韩国极限扩张流的代表性人物。这种流派起源于TNT,一个扩张到疯狂时可以用农民将对手的一队龙骑活活咬死的胖子,而这个胖子的手速还不到180。极限扩张流的两大特点,裸占矿以及“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扩张态势,扩张的速度大于对手破坏的速度,就是极限扩张流的精义了。而今的KKRain,无论手速还是战术,都已非当年的TNT可比,在星际这个战场上,他确实有笑傲江湖的资本。走上台的KKRain信心满满,更是风骚地挥了挥手,引来如潮的掌声和尖叫。

裸占矿的成功,很大程度在于人族部队的野外压制和机动巡逻;裸占矿的弱点,最害怕势大力沉的敌袭骚扰。针对这两点KKRain都做了充足准备。因此,当他发现自己的小地图上同时出现N多红点时并没有太过慌张,鼠标飞快拖过,屏幕上所有遇袭的地方在KKRain眼前快速地过了一遍,结果KKRain差点一口血喷到显示屏上:他本以为苏怀瑾会来一次规模宏大的空投,正准备回师跟他的空降部队拼个你死我活,可定睛一看遇袭的地方居然只有“小狗”两三只、“刺蛇”一两个,更让他郁闷的是,就这么一点点可怜的兵力,在苏怀瑾的操作下竟把自己的基地搞得鸡飞狗跳,使他不得不重新构筑更完整的防守,短期内无法持续扩张。而这个时候,苏怀瑾却同时开启了两个岛矿。KKRain有些神经错乱,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极限扩张流,“LD敢跟我比扩张?”KKRain很想对苏怀瑾的空中“领主”发动倾巢一击,却拿不准它们的真实兵力,脸色变了又变的KKRain随即放了两个飞机场,这是防“领主”的最有效武器。

一看见这两个飞机场,苏怀瑾的教练林蔚高兴地笑了:“他还真是个能创造点惊喜的家伙。”五分钟后,KKRain被苏怀瑾生生用蝎子、刺蛇、狗和潜伏组成的混合部队冲破所有防线。这个时候KKRain已经慢慢具有了空中优势,但是苏怀瑾的主力,却早已不在空中。

战争的转折点,就在于KKRain放下飞机的那一刻。双基地的人族面对一开始就是三基地三矿的虫族时,或许在不做空军的经济条件下,其地面部队占有绝对优势,若分出经济去占领制空权,人族部队就已经失去对地面的控制。虫族的部队可以在空中出现,但星际玩家都知道,虫族的部队在地面上,才会更强大。KKRain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在苏怀瑾的压迫之下,KKRain竟然用出这样的败笔。

第二场比赛苏怀瑾还是嚣张的三基地开局,而KKRain不管不顾用飞一样的速度造了气矿、又造了三个重工……是个人都知道KKRain要跟苏怀瑾拼老命了。“他疯了。”KKRain的队友说。

“我还没见过他被逼得这么惨呢。”看台上的粉丝说。

几分钟后,KKRain的基地又被苏怀瑾清空了。

观众报以巨大的掌声和欢呼声。在所有人眼中,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能够将KKRain逼成这样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虽然KKRain从头到尾都和中国男足一样打着窝囊的防守反击,但唯一不同的是KKRain在反击中绝少失误,而中国男足却漏洞百出。KKRain的失败更多是心理因素,一个极限扩张流选手在两场比赛中都让对手嚣张地“裸奔”占矿,KKRain就冲动了。

冲动是魔鬼。

看着周围人吃惊的眼神,林蔚简直有点飘飘欲仙,这可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啊!当年林蔚在街头网吧发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面孔苍白的孩子很是惊艳,正面强攻泼辣嚣张,各种骚扰花样迭出,几番“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后,对手基本已被苏怀瑾挑逗得发狂。当然,很多人质疑苏怀瑾的打法大部分依赖“运气”,只有号称金手指的教练林蔚才会确认他是一匹快过黑色闪电的黑马,并果断地把他招揽在旗下。

全部比赛结束后,整个场馆沸腾了。输赢已不重要,这场团体间的高精尖、高强度对决,让现场以及场外看直播的所有观众领略到星际争霸铁血峥嵘的魅力,蔡鹰扬精妙的微操作,岳晨美发威后轻易飙到510的手速,李文涛的温柔一刀,精灵王子TDFFMING,神族天王Pirate,空中列车FFcar,枪神PTUdown……观众纷纷起立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鼓掌,年仅19岁的苏怀瑾更是成为他们心中的传奇偶像。几天后,论坛上充斥着对这个黑马王子滔滔不绝的崇拜之帖,众多人声称誓死相随,只要苏怀瑾一声号召,随时准备为他打架泡妞;众多人决定以身相许,只要苏怀瑾一声号召,估计他把伟哥当黄豆吃都不够用……

而此时的苏怀瑾正无奈地被岳晨美抓壮丁,在雷尼尔山下附近的一所房子里接受“参观”。主人贾斯汀(Justin)也不过19岁,是岳晨美的粉丝之一,16岁的妹妹阿曼达却是苏怀瑾的狂热爱慕者。苏怀瑾有着月光般莹白的肤色,优雅而精致的五官,薄薄的嘴唇总是抿成一条直线,越发显得他的鼻子、颧骨刀刻斧削般精致,深邃而幽远的眼眸犹如群星闪耀的夜空,简直可以摄人心魄。整整一下午,阿曼达躺在她宽大厚重的床上,盖着棉被,轻飘飘的身体仿佛不存在似的,在被子下看不出任何波澜起伏,她一头深色鬈发乱蓬蓬摊在枕头上,中间裹出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白中泛青,大大的蓝色眼瞳像个半透明的玻璃球,静静地望着床边默然不语的苏怀瑾,苍白瘦削的小手掌,轻轻拉着他的手。苏怀瑾则缓缓扫视床上的被罩纹理,一丝丝、一寸寸。两个人之间的空气是冷清的、凝固的,却并不妨碍阿曼达始终欣欣然望着他。贾斯汀和岳晨美坐在床脚的两张椅子上,不停地说话、比画,时不时伴以夸张大笑,似乎觉得在这房间里制造声音是他俩的本分和义务。那笑声仿佛幽暗的湖面上空绚丽而空洞的烟花,炸开一个,沉寂了,再炸开一个,又沉寂了。

岳晨美是典型的北京女孩,滚圆的脸,已晒成赤金色,眉眼浓秀,个子不高,可是很丰满,走路时手臂上的肉总是颤颤巍巍的。比赛结束,贾斯汀拿出妹妹的照片请求她帮忙,她几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甚至忘了征求苏怀瑾的同意。她天生大嗓门,一张嘴就爱笑,“哈哈哈……嘿嘿嘿……呵呵呵……”虽然不至于让人厌烦,但也足够使人闹心。因为苏怀瑾是个惯于沉默的男孩子。他并不反对力所能及帮助一个需要安慰的小姑娘,只是这时间,似乎太长了些——他几次目视岳晨美,试图结束这场被动的参观、展览式会面,但几次都被她用目光严厉地回绝了。明天战队就要启程回国,以他们职业选手的训练强度和比赛密度,再来西雅图的机会不多,而阿曼达,有着先天性心脏病,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在床上仰面度过,她的快乐是如此短暂,也许今天下午的会面,将填满她大半生的回忆。紫薇她妈就说过:“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可是,仍然感激上苍,让她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否则,生命就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也许是自幼相依为命的生活,养成了贾斯汀的某种习惯,看到妹妹喜欢的东西,便下意识地替她留着,比如草莓冰激凌,比如香蕉蛋糕,比如吸血鬼日记,比如暮光之城,比如苏怀瑾。整个下午,四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通过表情和肢体语言,半中半英地交流着。贾斯汀几次试探苏怀瑾,如果想留在美国,自己在食宿方面一定能尽地主之谊,父亲的推荐信能助其在华盛顿找间中意的好大学。他知道,中国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都是与学业绝缘的,而星际职业年龄一般不会超过25岁。但苏怀瑾毫无反应,只以淡然的沉默作为回应。

喝过下午茶、吃过晚饭,又吃了饭后甜点、喝了咖啡,终于要告辞了。苏怀瑾谦逊地请主人留步,走出门外,耳边是岳晨美絮絮不休的客套话,“有时间一定来北京啊,我带你们去逛颐和园、登长城……还有很多北京小吃,我请你喝豆汁……”此时夜色初显,房顶上、树枝上、街道上到处积着厚厚的雪层,天上仍是搓绵扯絮一般,那辆粉红兰博基尼仿佛一个大厚嘴唇,喷着热白气开过来,雪亮的车灯,照着隔壁不动如山的车库大门,一个女人从车里钻出来,粉紫色的修身过膝貂绒大衣,上面翻出长及腰际的貂毛领子,下面却露出曳地长裙高跟鞋来。她俯身在车库大门前察看,出于礼貌,贾斯汀问:“Was the door blocked by snow?Can I help you?(车子被雪堵住了吗?要不要帮忙?)”女人略微地偏过一点点头,粲然一笑:“NoThanks”(不用。谢谢。)

就是这电光火石的一瞥,苏怀瑾胸口仿佛被几十吨重的大锤重重敲了一记。他的眼光迅速变得锐利起来,仿佛沉淀了无数的岁月,仿佛穿梭了无数的轮回,带着寂寞,带着悲痛,带着幽怨,就那么一直一直望着她——放肆得连他身边的岳晨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得不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他一下。

贾斯汀了然地笑笑,也许美国青年对这种“爱美之心”有着天然的优容和宽纵,为了掩饰苏怀瑾的尴尬,反替他八卦了一番:“那是Doris·Lee,也是华裔,来这里很多年了。”

“李?”苏怀瑾略一皱眉,很冒昧地问:“她不姓宋吗?”

“宋?”贾斯汀仰头思索着,“她先生姓宋吗?没听说她结过婚啊。”

“贾斯汀,”苏怀瑾扭过头,神色如这夜色一般凄暗,再瞧不见那份从容温润的光彩,“如果我打算来这里考察申请大学的可行性,方便住在你这里吗?”

“当,当然。”贾斯汀惊喜得有些结巴了。

岳晨美本打算回去好好宣扬一下,刚才苏怀瑾那副色中饿鬼的模样,可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头了。她跟林蔚请假是来学雷锋做好事的,怎么却有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苗头?她惊怒之下有些语无伦次地问:“苏怀瑾,你在说什么?你不打比赛了?你要跟俱乐部解约吗?你怎么跟教练交代?你让我怎么跟教练交代……”

苏怀瑾轻轻打断她:“我回去跟林教练解释。”他微微苦笑,凝泪的双眼有隐忍的目光,“贾斯汀说得对,我总要为将来考虑吧。”

世事无常,如果今天岳晨美没有硬拖苏怀瑾过来,如果岳晨美没有一次次制止苏怀瑾的“临阵脱逃”,如果岳晨美没有在门口与贾斯汀絮絮不休地告别……今后的很多纷争离合都将不会发生,很多人也将继续安稳地活着。苏怀瑾的这个决定,把很多人余生的幸福轰然推倒,只余世事的颠覆和残忍,把人一刀又一刀凌迟不断。

始觉,一生凉初透。

三、箭在弦上

苏怀瑾随战队回国。他以最快的速度向林蔚陈情,跟UT俱乐部解约,拥抱队友惜别,辗转在北京地铁站附近租了个半地下室的单间,随即联系刘玉琦,其雷厉风行的程度绝不亚于他指挥虫族部队的地面强攻。教练林蔚当然咬紧牙关不同意,但苏怀瑾向他详细解释了自己必须一定以及肯定有所行动的原委。以林蔚务求颗粒归仓的铁公鸡性格,至于两个人达成何种协议,不及细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