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电话是在徐青刚把沐浴露抹在身上时响的。电话响的很急。急得徐青连手上的沐浴露泡沫都来不及擦干净。对方是个女的。她告诉徐青,她叫梁冰,是第七医院的急诊医生,沈立[详细]

2018-02-11

重阳一过,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长途跋涉而来的寒流便不期而至,像纱幕似的为城市披上一层湿冷的阴霾。市儿童医院门庭若市,正门前南北向的鼓楼大街被排队等待进入医院停车场的[详细]

2018-02-02

请去说媒的小脚女人很能说,只三言两语就镇服了女方的父母。这样,狼牙寨的山子便与舅父的女儿结了良缘。婚后,婆娘挺行:只几年时间,就给他生下来胖嘟嘟的三男二女;[详细]

2017-10-20

一 黑女倒完最后一盆黑乎乎的大便,终于压不住呕吐的欲望,“哇——”地吐在了住院部卫生间里的水槽里,胃里仅存的一点饭渣排山倒海似地倾泻出[详细]

2017-06-19

 40   首页 上一页 2 3 4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