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落日悲歌

来源:微信公众号( 泸州公安文艺) 作者:刘国荣

(一)

肖波慢慢地爬上了这座孤立在海边的小山,海风吹来凉飕飕的。他迫不及待地找到一处临海的石头坐下,奇怪,今天竟然这么累!

几个月前的那声“砰”然巨响打破了山区夜的静谧,接下来村支书小明家惊恐的喊叫、慌乱地扑火,一些村民的幸灾乐祸。特别是他的那封信和装在包里的炸药,平日趾高气扬的村支书也感到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让他觉得无比地惬意!但也成了一个梦魇如影随行。

抬眼凝望着海面,海天交接处,一轮半坠的落日悠悠晃晃地悬在海平面上,随着那一浪浪翻涌的海潮浮沉着漂移着……今天的滨海夕阳,他感觉就是一张变幻的脸:优雅的、漂亮的、失望的、愤怒的,最后看到的却是正气凛然的。肖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今天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人潮中发现的那个匆匆而过的身影,他是谁?他的身影怎会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似乎在哪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莫非自己的行踪被他们发觉?肖波想理理混乱的思绪,可脑袋里混乱如麻不知从哪拎起。

肖波喜欢看落日并非与生俱来。其实,他以前从来不看落日的,他是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他最怕日落后的漫漫长夜,自从与晓晖那一次落日前的邂逅,一切都变了。

肖波的家乡是一个山区。美丽的武夷山脉东西纵贯,蜿蜒逶迤,在武夷山脉的大功山下,肖波及村人世代定居于此。大山的馈赠使他们拥有了丰富的山林资源,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靠山吃山”过着充盈而富足的日子:早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村便率先在全县使用公厕、率先接入有线电视,小学免费就读,录取大学有一笔丰厚奖金等等,他们村也累累赢得全县第一村的美誉,外地的姑娘们都以能成为该村的媳妇而引以为荣。然而,好景不长,因利益之争而衍生的内耗使他们没有续写神奇,就如落日余辉瞬间淹没在莽莽群山中。

肖波在初中毕业后回到了村里,每天重复着上山砍伐毛竹的山区生活。刚开始他还充满了新奇,在一望无际的竹海他砍倒根根竹子,也放飞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但事与愿违,因市场的影响,他那堆成小山般的竹子并没有变成大把的钞票,而是成了进出家门的障碍物,每当坐在竹堆旁听着长辈们对往事的回忆,心里难免泛出阵阵的酸楚。

这一天肖波又上山伐竹了,此时他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干劲,才几元一根的竹子何时才能致富?懒懒地坐在竹林中仰望蓝天,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斑斑点点地洒在身上,暖暖的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中他感觉已踏着白云来到一处海岛,岛上溪水潺潺、瓜果飘香,就在他沉醉于岛上旖旎风光时,隐隐发现在桃花深处有一白衣少女似乎迷路,正频频向他招手,他想奔过去可怎么也迈不开步伐,急得两腿乱蹬……醒来,睁开迷离的双眼远处竟真有一名少女款款而来。“难道梦里的一切是真的”?揉揉惺忪的眼睛定睛细看,远处的杂柴中忽隐忽现着一位长发飘飘白衣少女,她肯定是迷路了。肖波知道他村子对面的山就是青峰岭,峰顶建有青峰寺,因为沿途风光瑰丽,寺中供奉的菩萨、仙人灵验,为此,游人、香客不断,尤其是节假日,这里更是香火鼎盛,游人如织。从他的村子有一条险峻的崎岖山路直通峰顶,但因为陡峭不好走,所以几乎没游人从这条路上下山,久而久之,山路几乎被杂乱的灌木封锁。但也有少数“探险家”喜欢走这条路,他们玩的就是一个“刺激”。长发白衣少女该不会就是个“冒险家”吧!

抬眼望天,红红的太阳就要落入青山的怀抱,再过一小会儿,它将完全遁入大山的身体。那时留给山林的将是无边的黑暗,肖波禁不住为远处的白衣少女焦急起来。

肖波奔着远处的少女小跑而去,临近了他看到少女长发凌乱,手臂上被荆棘划出了道道血痕,白色T恤已沾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因为焦急惊吓而变得煞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珠,看上去是那样的无助和柔弱。看到肖波的到来,她绝望的目光闪出了希望的神采,但瞬间变得冷静而机警。

“你想干什么”?

“如果不想被黑夜里的野兽撕咬,那就跟着我”。肖波说完转身扒开杂柴而走,他知道前面不远有一条砍柴人走出的小道,顺着小道估计在天黑前可以赶到返回村子的大道。

白衣少女怯怯地跟在肖波后面,她始终与肖波保持着距离,仿佛一头受惊的小鹿随时准备着逃离。

走到返村的大道时天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看到前面不远处村里透射出的灯光,肖波长长地松了口气。此时,跟在后面的白衣少女也活跃了起来,她快步赶上肖波:你不是一个坏人。

打开了话匣子的少女很健谈,她告诉肖波她叫晓晖,现在在一个滨海城市打工。她很喜欢看日落,海边的、山里的、草原的、沙漠的……她所在城市的海边有一座小山,每当工作闲暇她就跑到山顶看海边落日。她感觉落日的瞬间是一个美好的时刻,它不像黑夜有着漆黑的神秘,也不像清晨有着丝丝的清凉。它有着一种无边的包容,能够把一切不安分的东西包容起来。今天,她与几个朋友一起到山上的青峰寺,看到那么美的景色,不看看日落会后悔的。朋友不同意她留在山上看日落,她骗他们说认识一条小道捷径下山很快,要他们在乡政府所在地等,可没想到迷路了。肖波一路听着晓晖的叨叨絮絮默不作声,其实有很多东西他都听不懂,可不知什么原因他就是愿意听晓晖说话。

糟糕!他们现在肯定急死了,怎么办呀?

听到晓晖焦急地话语,肖波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用摩托车送你。

赶到乡政府驻地,晓晖的朋友已急得团团转:再不回来我们可就要报警了。

晓晖转身给了肖波一个拥抱,并告诉了肖波她打工的城市。在汽车驶离的瞬间飘来了晓晖柔柔的声音:记得有空来看我哟!

(二)

与晓晖的偶遇已过去半年多了,只要是晴好的日子,肖波都要爬到屋后的山顶看日落。冬日的太阳很快就落山了。山顶没有云、没有晚霞,裸露的山峦披着一层沉沉的黛青色。一群群乌鸦麻雀从已经没有一颗谷粒的稻田里飞过乡间的土路,落到他旁边干枯的树枝上鸹噪不停,搅得人心烦意乱。肖波拿起土块丢向鸟群,鸟群哄地飞走了。他坐回原地,痴痴的,傻傻的,眼前飘动的全是晓晖的影子。

“一定要弄到钱,到晓晖打工的地方去看她”。此刻他的脑海里已被金钱充斥着,他一遍遍地寻思着搞钱的办法。

“他家父子两人都当书记,肯定捞了不少的冤枉钱,要不是他家父子长期把持着书记的位置,就不会造成那么多人不服,村子也就不会搞成现在这样的四分五裂,就搞他。”肖波把目标锁定在村支书小明身上。

肖波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瞬间就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晓晖说落日前的傍晚能够把一切不安分的东西包容起来,那么黑夜不也可以把罪恶掩盖吗?这么一想他很快释然了。

肖波开始他的搞钱计划,他觉得应该找个帮手,他找到了同村好友小兵,两人一拍即合。

山区的冬夜来得早,晚上八点过后家家关门闭户,万籁俱寂。此时,觊觎已久的肖波他们看到小明夫妇锁门离家向村外走去。天赐良机,他们带好作案工具,从旁边的猪栏翻墙进了小明家,模仿着电影里的小偷戴上白手套在小明家四处翻找,没有搜到什么东西。他们又进到小明的卧室,看到靠床边的一张办公桌上了锁,于是用工具将桌面砸破,拿起里面的一个公文包匆匆离开了小明家。

肖波回到自己的住房后迫不及待地把包打开,里面除了发票、账册外,只有零碎的少量现金,肖波不禁大失所望。

一定要搞到钱。肖波这次选择了敲诈。

又一个落日前的傍晚,肖波找来小兵商量:我们写张纸条(敲诈信)去吓一吓小明,叫他搞点钱来用,怎么样?小兵当即答应。几天后,肖波用笔和纸写好了内容为“要不出事,拿4万块钱来;要不拿来,后果自付(负),两天内准备好”的敲诈信,连同一节炸药一起放在偷来的公文包里,然后用啤酒瓶装满汽油,用卫生纸塞好瓶口放在房间备用,一切准备妥当。当晚,他把小兵叫到家里同睡一床,深夜时刻两人穿衣起床,肖波带着公文包,小兵拿着装满汽油的啤酒瓶来到小明大门口,点着火后把汽油瓶和公文包一起扔进了院子。在“砰”的一声玻璃瓶炸裂声响后,小明家的院子燃起了一团火焰,肖波他们赶紧跑回了住处。他们担心小明会报案,匆匆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外逃,但他怕这样会引起怀疑,于是决定先还是留下来看看动静,如果情势不对立刻卷铺盖走路。奇怪,几天过去了竟然毫无动静,这种平静反而加剧了他内心的惶恐:听村里人说小明到公安局报了案,现在却没有看到公安人员来村里调查,说不定他们已躲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拿钱时抓人呢!肖波不由得惊出了一声冷汗。赶紧溜吧,肖波与小兵悄悄地逃离了村子。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