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嘠豆

来源:网投 作者:李阳

书桌上的小闹钟叮铃铃响起来的时候嘠豆其实已经醒了,但是他不想起来,整个身子藏在被窝里,从头到脚都用毛巾被捂得严严实实的。

姥姥的脚步声冲着嘠豆的房间走过来,话音随之传过来:“小嘠豆豆,看姥姥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快起来吃,要不小鸟儿来抢食儿了。”

说话间,姥姥走了进来,随手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窗外的阳光照进房间。姥姥打开窗户,一阵鸟叫声音传进屋子,叽叽喳喳地,一听就是几只麻雀蹲在窗台上聊天呢。

嘠豆不用看,闭着眼也知道是咋回事。

姥姥在窗台上摆了一个碟子,每天都放一些金黄色的小米粒在里面,引来一群麻雀啄食。

“起来,再不起来,就迟到了。没听见吗?小麻雀都笑话你呢。”姥姥掀起毛巾被,看见嘠豆闭着眼睛,脸上却有泪痕,惊讶起来:“咋啦?姥姥的宝贝豆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快告诉姥姥。”

姥姥说着,坐在了床边,扳着嘠豆的肩膀问。

“姥姥,我不想上学了。”嘠豆睁开眼睛,红红的,像兔子眼睛似的。

“不上学怎么行?你这才小学四年级,字还认不得几个,咋能不上学?将来你还得上高中、考大学呢。”姥姥摸着嘠豆的小胖脸,语气特别温柔。

姥姥的手很粗糙,摸在嘠豆脸上有些刺痒。唉,姥姥哪里知道他的痛苦啊!嘠豆知道说也没有用,算了,还是别为难姥姥了,起床吧。

吃完姥姥精心做的早饭,嘠豆背起书包,没精打采地往学校走去。

小学校离姥姥家不远,拐两个弯就到了。沿途的有不少的小店铺升起卷帘门,开始一天的生意,三轮车来来去去,送货的,买菜的,络绎不绝。

一路上,可以看见一些和嘎豆一样背着书包的小学生,蹦蹦跳跳地去上学,有的慢悠悠地走,有的跑得很快。

嘠豆走得磨磨蹭蹭,低着头想心事。

嘠豆是这学期才从莲城转学到小镇的。原来在城里重点小学读书,可是自从爸爸出差去外地后,妈妈的工作也特别忙,顾不上照顾嘎豆,就把他送到姥姥家附近的小学校借读了。

姥姥家远离莲城,这里的人都说方言,嘠豆听不懂。嘠豆从小在城里上的幼儿园,小朋友们都说普通话;在学校时,老师和同学们也是说普通话的,可好听了。

转学到小镇以后,课间玩耍时,同学们都说方言,大家还一起嘲笑他的普通话。可嘠豆不会说方言啊,也听不懂,所以来了两个星期了,一个朋友都没有。

没朋友多没意思,嘠豆特别特别想回城里去,找原先的好朋友和同学们玩。可是他知道路程太远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坐车,也没有钱买车票。

记得从莲城到姥姥家,妈妈开了二个多小时的车呢。

安顿好嘠豆,妈妈住了几天就要回城,说工作太忙,过一个月再来看嘠豆。妈妈走时叮嘱姥姥,有事儿就给她打电话。

妈妈走时,嘠豆没去看妈妈,他心里不高兴。

姥姥让他跟妈妈说再见时,嘠豆躲在屋子里没出来,也没吭声。妈妈似乎也没太舍不得他,一溜烟地开着车走了。

    上午第三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个梳着披肩发的年轻披肩发老师,身上总是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嘎豆最喜欢披肩发老师了,因为只有披肩发老师夸过他,还摸过他的大脑袋呢。果然,一上课披肩发老师就点名让嘠豆读课文。

嘠豆翻开书,读了起来,声音郎朗字正腔圆,教室里很安静。

读完课文,披肩发老师笑眯眯地,表扬了嘎豆呢,夸他的普通话说得好,让同学们向嘎豆学习。

嘎豆坐下后,心里一直美滋滋的。

    课间时,班里的胖头鱼学嘠豆说普通话,怪腔怪调地,引得一群嘎小子哈哈哈笑。胖头鱼长得胖,个子大,脑袋圆圆的,嘴扁扁的,像鲶鱼嘴。嘎豆在心里给他起了个“胖头鱼”的外号。

嘠豆的脸憋得通红,低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吱声。

大概胖头鱼觉得嘎豆好欺负,忽然走到嘎豆的座位旁边,拿起他的语文书,丢在了讲台上!

这下子惹恼了嘎豆!语文书上的书皮是妈妈帮他包的,有棱有角,可漂亮了。现在被胖头鱼丢在讲台上,书皮掉了下来,还沾上了灰尘,嘎豆气坏了!他冲到胖头鱼跟前,挥起拳头就打。

胖头鱼比嘠豆高半头,他大约没有想到嘠豆会出手,一点防备都没有,也没有躲闪。嘠豆的一拳打在胖头鱼的鼻子上,鼻血流出来时,胖头鱼居然还傻呆呆地没有反应。看着鲜红的鼻血滴落在胖头鱼的校服上,一些女同学开始惊叫,还有一个学生喊着“我去告诉老师”!跑出教室去了。

嘠豆看着自己缩回来的那只拳头,有些疼,再看胖头鱼流出的血,心里害怕起来,紧张地有些头晕,脸色惨白,站在那里不敢动弹了。

他不怕老师批评,因为他觉得自己有理,是胖头鱼先无理的,他才出手。嘎豆主要是害怕妈妈知道后,伤心。

在原来的学校,嘠豆也惹过祸,他把门卫伯伯种在小菜园子里的黄瓜摘下来,偷吃了。

那次妈妈去学校道歉,领他回家后,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嘎头,却没批评他,但是眼泪流了出来。

从那以后,嘎头再也不敢惹祸了,他害怕看见妈妈流眼泪。

胖头鱼低头看见衣服上的鼻血,吓得哭起来,他伸出手去推搡嘠豆,一下子就把嘠豆推倒在地了。

得了信的披肩发老师赶过来,看见胖头鱼的惨样,赶紧拉着他去医务室处理。

嘠豆呆呆坐在地上,眼神落在语文书上,他赶紧起身,走过去捡起语文书和书皮,用手抹去沾在上面的灰尘,笨手笨脚地包起来,却怎么也没有妈妈包的齐整和好看。

嘎豆心里很委屈,他把语文书装到书包里,收拾了书桌上的文具,也一股脑装进书包里,拉上拉链,背起书包走出教室,穿过操场,往学校外走去。

好在学校的大门是敞开着的,不像城里的学校,不到放学时间,大门都是紧闭着的。

嘎豆顺利地走出了校门。

回姥姥家的路上,嘎豆想起妈妈,就想起莲城的家,想起了爸爸,还想起原先班里的好朋友、同学和老师了。

嘎豆想回家去,他要告诉妈妈,自己不用大人照顾,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只要让他转学回去,家务活他也会帮助妈妈做,扫地、倒垃圾,擦桌子,他都会。他再也不想在小镇的学校借读了。

但是,说走就走是不行的。为啥?嘎豆没钱啊,没钱就买不了车票,没有车票就坐不了车。走回去呢?嘎豆可没有那个胆量,他不认识去莲城的路怎么走,而且也不知道走多长时间才能到莲城。

怎么办怎么办?嘎豆的大脑袋都想疼了,也没想出来啥好主意。

嘎豆看到路边一位老爷爷,给一个小男孩一张纸币,说,去吧,去买一瓶酱油,剩下的钱买根棒棒糖。小男孩接过钱,欢快地向超市跑去。

对啊!可以向姥姥要钱嘛!嘎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姥姥最喜欢嘎豆了,肯定也会心疼嘎豆的,那一定会给嘎豆钱的。

想到这里,嘎豆心情好了很多,堵在嗓子眼里棉花团没了,脚步轻快起来。

他踢飞了路上的好几个小石子,吓得正在路边草丛里找食吃的麻雀扑棱棱飞起来一群,落在了路旁的杨树枝上,瞪着小眼睛看着嘎豆往前跑,书包拍打在他的屁股上,一起一落。

进了院子,喊“姥姥”,没人答应。嘎豆四处一看,姥姥不在院子里。进屋放下书包,到厨房里找,还是不见姥姥。

姥姥家有两个大院子,前院圈养着几只鸡,下的鸡蛋都给嘎豆煮着吃了。姥姥家的房子还有一个后院,不太大,开辟出一片小菜园子,里面种着西红柿、茄子、白菜、香菜等几样蔬菜。

姥爷早就去世了,爸爸和妈妈原先说要接姥姥去城里一起住。但是姥姥不答应,姥姥说,她要是去了城里,她的鸡和菜园子就没人管了。妈妈没了办法,只好还让姥姥自己一个人住。

姥姥没事时,就爱侍弄菜园子,浇水除虫松土,打扫卫生。

上次妈妈走时,姥姥摘了自己种的很多菜,装在草编的篮子里,给妈妈带回莲城去了,说吃不了,就送给妈妈的同事们吃呢。

嘎豆喝口水,转悠到后院,往菜园子里一看,姥姥正蹲在茄子架旁边。几根紫色的小茄子隐藏在绿色的叶子后面,很漂亮,姥姥仔细打量着,有些舍不得摘似的。

“姥姥,我回来了。”嘎豆欢快地冲姥姥喊了一声。

“呦,这么早就回来了?不对劲啊。”姥姥抬起头,看见了嘎豆,又抬起手遮住阳光,看看天,问道:“还不到放学时间啊,你咋跑回来了?”

“我把胖头鱼打哭了,就回来了。”嘎豆不会撒谎,爸爸妈妈从小就教育说,坏孩子才不说真话,嘎豆是好孩子,当然要实话实说了。

“胖头鱼?”姥姥不知道嘎豆说的是谁。

“就是那个许耀祖。‘胖头鱼’是我给他起的外号。”嘎豆想起许耀祖的扁扁的长得像鲶鱼似的嘴,还有圆滚滚的身子,估计这会儿他的鼻子不流血了吧。

“许耀祖?你打人家孩子了?打坏没有?因为啥呢?”姥姥不知道许耀祖是谁,听说嘎豆打架了,有些焦急。

“不知道,反正老师领他去医务室了。我就回家了。”嘎豆的声音低落下来,没有上完课就跑回家,说什么也有些理亏。

“你自己做主跑回来的?跟老师和同学说没有?”姥姥站起身子,担忧地问。

“没......没有。”嘎豆的声音更加低了。

“那你先回屋子写作业吧,一会儿姥姥给老师打个电话。”姥姥顺手摘下来两个紫茄子,从小菜园子里走出来。

    还没进屋,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姥姥去接了,果然是披肩发老师打来的。

老师说,处理好许耀祖的鼻子了。回到教室没看见嘎豆,估计他是跑回家了。......

“好好好,谢谢老师。我下午就让他去上学。”姥姥撂下电话,转头对嘎豆说:“老师说,已经调查清楚了,是许耀祖先挑事的,把你的书丢在讲台上了,你才打了他,对不对?老师还说,下午班会,许耀祖要当着全班同学们的面,给你道歉呢。”

“那我也不想去上学了。”嘎豆小声嘀咕着。

听不懂当地方言,也不会说,这是大问题,许耀祖道歉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嘎豆还是想回莲城:“姥姥,好姥姥!求求您,给我妈妈打电话吧,让她把我接回去上学,好吗?”

“那可不行。你妈妈工作太忙了,没时间照顾你。你就老老实实地在姥姥家住着吧,姥姥给你做好吃的。”姥姥笑眯眯地说,用手指头点一下嘎豆的脑门,去做饭了。

怎么办?看来姥姥是不会同意的,更不会给他钱坐车回城了。嘎豆得自己想办法了。

姥姥做的茄子卤真香!里面的肉丁有小拇指肚那么大,浇在煮熟的手擀面上,一拌,呼噜一口吞进嘴里,嘎豆差点咬着舌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