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烟火》(节选)

来源:文艺报 作者:王松

微信图片_20200107095641.jpg

老朱说的是当年的事。当年刚娶小福子他妈,老朱白天在铺子里绱鞋,小福子他妈一个人在家闲着没事,就上街溜达。其实老朱不愿让她上街。小福子他妈长得不俊,但挺乍眼。女人乍眼也分几种,一种是俊,一种是丑,还一种是奇。俊就不说了,漂亮女人走在街上谁都爱看,不光男人爱看,女人也爱看。丑女人要是丑出了圈儿,在街上也能让人多看几眼。唯独这长相出奇的,最少见,也就比丑的和俊的更招眼。小福子他妈长相就出奇,是个瘦脸儿,不光瘦,下颌儿还尖,再细眉细眼,是个狐媚相,走在街上也就更让人多看几眼。

一天下午,老朱正在铺子里绱鞋,就见小福子他妈慌慌张张跑进来,头发散了,衣裳也撕了。接着没等老朱问,一个洋人就追进来。这洋人是个大个儿,留着两撇小黄胡儿,身上穿着蓝军服,看意思刚喝了酒。他翻了翻蓝眼珠儿,摆摆手,意思是让老朱出去。老朱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没说话,把小福子他妈往自己的身后一拉。不料这洋人从腰里拔出枪,指着老朱又挑了挑。这一下老朱急了,跑的人家家里来这么闹,没这么欺负人的。一气之下,一抬手就把正绱鞋的锥子朝这洋人扔过去,正扔在他脸上,一下扎了腮帮子。这洋人疼得一激灵,不知老朱扔过来的是个什么东西。一愣的工夫儿,老朱又弯腰抄起地上的鞋拐子。这鞋拐子是一根铁棍儿,头儿上有一块像鞋底子形状的厚铁片儿,是掌鞋用的,底下是个木头墩子,为的是放着稳当。这时老朱抄起来一抡,就如同是抡起一把大锤,跟着就嗡地砸下来,正砸在这洋人的脑袋上。这洋人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叭地一下就给砸开了,登时花红脑子都流出来。小福子他妈吓得嗷儿地一声用手捂住眼。老朱也傻了,拎着鞋拐子看着这洋人。这洋人一头栽到地上,两腿蹬了蹬就没气了。

微信图片_20200107095958.jpg

事后老朱才知道,小福子他妈这个下午去锅店街溜达,几个洋人刚在一个小馆儿喝了酒,(没有正)从里边出来。其中一个洋人一见小福子他妈就凑过来,就在大街上,搂住又亲又摸。小福子他妈吓得一下叫起来。这时旁边铺子的人听见喊声都出来,一看就火儿了,冲这洋人扑过来。旁边的几个洋人正看热闹,这一下也不干了,立刻跟这几个人动起手来。小福子他妈这才趁乱跑出锅店街。但这个洋人这时已经来了性子,还不依不饶,一直在后边追,这才跟着追过来。老朱毕竟是个男人,这时看看死在地上的这个洋人,已经反应过来,赶紧去把铺子的门关上了。先让小福子他妈把头发衣裳整理好,嘱咐她脸上别带出来,先回家去。看着她走了,才把这洋人的尸首拽到墙角,用几块夹纸盖上,又把地上的血迹都擦净了

到了晚上,看看街上没人了,就去估衣街找刘二。刘二是打更的,夜里一边打更,还捎带着给各家铺子倒脏土,挣点儿外块。老朱跟刘二认识。来到估衣街跟他说了说,把拉脏土的排子车借来,先把这洋人的尸首弄到车上,用脏土盖好,就拉着来到运河边儿。南运河往东是三岔河口,这边都是码头,船多人也多。往西走,越走越僻静。老朱就拉着排子车一直往西。来到个没人的地方,朝四周看了看,才把这洋人的尸首扔进河里了。

U3875P843DT20140312071455.jpg

王松,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天津市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单行本《红》《流淌在刀尖的月光》《寻爱记》《爷的荣誉》等十数种,个人作品集《双驴记》《猪头琴》《哥尼斯堡七座桥》等多种,此外有长篇报告文学《八月桂花香》等数种。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