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来源:网投 作者:杨文婷

咳、……”,孩子断断续续咳嗽声,在阴冷的小巷里一直回响。现在正值1月份,感冒病菌按照往年惯例,一如既往嚣张,整城的人都被折腾得够呛孩子们自然首当其冲这不前面那个咳嗽的孩子应该就是不幸中招了。

那是个周二的夜晚,8点30分左右,刚刚结束辅导班课程的小姗,像往常一样,领着弟弟走在回家的路上。重重的书包压在姐弟俩瘦弱的肩膀上,让孩童原本轻盈的步伐不复存在,代替欢声笑语的是鞋子摩擦地面发出的拖沓声。

此时,耳畔传来的咳嗽声将小姗早已飘远的思绪拽回。她不由停住了脚步,身边的弟弟低着头,捂着嘴正在咳嗽。见姐姐停住了脚步,弟弟也抬起头望了一眼,瞧着姐姐欲言又止的模样,又自顾自低下了头。两人继续恢复刚才的姿势,向巷子深处的家前进。

在临近家门的时候,姐姐明显加快了脚步,率先到达门口,掏出钥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可就在门快要打开的瞬间,她居然停顿了,但也就是几秒钟,门还是被如期打开了。门的背后一片漆黑,里面夹杂着一股异样的味道,随处可见胡乱堆放的衣服,这就是他们全家在白水洋的落脚点。

沉寂了一路的姐姐,打算打破这异于往常的寂静,弟弟说:小涛,姐姐先帮你洗洗,我们好睡觉,睡一觉一切就会好的。”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弟弟,点了点因为病痛而昏沉的脑袋,对姐姐的话深信不疑。

就在姐弟准备洗漱的时候,敲门声突然传来,人着实吓了一跳。机警的姐姐拍了拍弟弟紧紧拽在自己衣襟上的手,以示安抚。她向门口走去,边透门缝往外瞧,边朝外面喊道:“请问您找谁?”

“我们是派出所的,不要害怕,就是来看你们姐弟的。”门外浑厚的男声传来。由于外面没有路灯,小姗一直瞧不外面人的模样,但是闪耀在黑暗中的警徽,让小姗原本悬起的心瞬间落下。

一前一后进来两警察,一男一女,穿着警服,面带微笑,手里还拎着水果。男警察先是蹲下身子,牵着小涛的手,望着姐弟俩,自我介绍“我是派出所的民警,我姓陈,你们可以叫我陈叔叔。这是我的同事,你们可以叫她杨姐姐。”两个孩子一直沉默不语,盯着警察看。陈警官看出了孩子们的紧张,率先打开话匣子:“你们是小姗小涛吧,你们的爸爸这几天有事情,暂时回不来了,托我们来看看你们。

一提到爸爸,小女孩眼泪瞬间在眼眶周围打转。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腔,哽咽地说:“陈叔叔,我知道爸爸做了坏事被你们抓走了,我就想问问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陈警官看着小女孩期待的眼神,同样为人父的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孩子的模样,他也很久没有回去看他们了,内心着实不忍:“你们的爸爸犯了错,已经知道悔改了。但是警察叔叔为了让他不要再犯,就把他留下来吃点药。药吃完了,你们爸爸就会回来。他知道你们没人照顾,最近又要期末考试,就让叔叔和姐姐来看看你们。

姐弟明显放松下来,两民警围绕孩子的日常生活絮叨起来:“你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打我这个电话,或者直接和班主任说,我已经交代你们的班主任一有问题就联系我。你们有没有钱?平时吃饭怎么解决?晚上一个人敢睡吗?哪里不舒服?……

由于父亲是从事水泥搬运的,平时经常半夜出去工作,晚上只有姐弟个住在家里,所以对于姐弟来说,自己照顾自己睡觉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有三年级的小姗,俨然一个小大人,详细回答两民警所有问题,还时不时照看一下弟弟。

突然,小涛觉得有到了自己的额头。抬头一看,是陈警官,只见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对比体温。原来是细心的陈警官观察到了小涛蔫蔫的样确定孩子是否感冒了。

冬日晚上的白水洋镇分外凄清,街上只是零零散散走着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

镇上的诊所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里面病人满满当当。时,诊所紧的玻璃门被推开了,寒冷的西北风嗖地一下子蹿了进来。沉浸在空调温暖中的人齐刷刷寻风而去,只见门外走来一个穿警服的年轻姑娘,手牵着一个七岁左右的小男孩。

正在挂着点滴的张师傅,一眼就认出了年轻姑娘,高兴冲着喊道“小杨警官,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小杨被热情的喊声唤住了,笑着说:“这孩子有点感冒了,来看看天气多变,你也要注意身体。

说完,小杨领着小涛进了诊室。医生诊断小涛没有发烧,只是简单的头疼和咳嗽,吃药就行小杨一下子松了口气,取完药带着小涛回家了。

照顾小涛吃完药,看着姐弟俩睡着之后,两名警官驱车回所,边走边聊

杨:“这两个孩子可怜,这么一直没人照顾不是办法现在上学还好些,再过几天学校就该放假了,可怎么办?

陈:“我问过他们的爸爸,说是孩子的妈妈离家出走了,他没法联系到她。他在本地没什么认识的人,兄弟姐妹都在全国各地打工,没有办法帮忙照顾孩子。考虑到实际情况,如果符合条件,还是尽快办理取保候审,让他们的爸爸早点回来。

杨:“是啊,爸爸的犯了法,最终难逃罪责,害了自己还害了孩子。

陈:我们再依法好好教育教育他,希望他像我保证的那样,再也不干违法的事了。

杨:好。为了孩子,我们再努力做一下。

……..

两天前的清晨,白水洋水泥厂门口,准备开工的丁贵义啃着昨天剩下的馒头,突然被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五警察一把摁住,带到了派出所。

丁贵义出生在贵州山区,十个兄弟姐妹十二三岁就开始在外面打工,辗转许久到了白水洋水泥厂搬水泥。活虽然辛苦,但是挣得多,一个月五千来块钱。几天前,他接到了刚从牢里出来的弟弟丁贵的电话,说要来投奔他,找个工作,挣钱过日子。

丁贵义和这个弟弟在家排行紧挨着,从小玩到大,尤为亲近。他知道弟弟刚从牢里出来,没有收入,实在可怜。为了拉弟弟一把,丁贵义答应弟弟到白水洋镇投奔自己给他介绍到水泥厂上班。可是弟弟几天,就说太累,腰痛,干了,要在家里休息。丁贵义没想到的是,弟弟趁着他晚上出去搬水泥的时候,重操旧业。天早晨4点钟左右,刚干完活的丁贵义回到家,看见弟弟从外面鬼鬼祟祟回来了。他刚想问弟弟你不好好休息,跑哪儿去了?弟弟一脸兴奋说:“哥,我偷了五六十条香烟。”“阿昌啊,你干这偷鸡摸狗的事你不知道这边在搞‘无盗抢城市’吗?你这样肯定要被抓的。”丁贵义一脸懊恼。

“哥,你这活我实在干不下去,昨天晚上一手痒,我就忍不住了。你不是认识一个在金华卖烟的老乡吗我们把这个东西给他,卖掉之后,我就不回来了。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即使我被抓了也绝不说出你们俩。

望着自己从小疼爱的弟弟,他不忍心拒绝。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一次就这一次。

就这样,他们把偷来的烟卖给了金华的老乡。后,丁贵义回到白水洋,丁贵昌留在了金华。

看守所里

“丁贵义,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符合法律规定的取保候审条件我们决定给你办理取保候审,你可以先回家,但是要保证遵守相关规定。”陈警官告知丁贵义。

铁栅栏里面的丁贵义,绝对没有料到自己可以这么早就出来,情绪非常激动。“感谢陈警官,我一定好好配合。我知道自己做了不应做的事情,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丁贵义反反复复地

陈警官说:“你弟弟也被抓获了,他到了金华继续偷。我知道你疼爱弟弟,但是你要明白什么原则必须坚守那样做不是帮他,是助纣为虐!知道吗?

丁贵义呢喃着:“是我错了,当时我就应该劝他自首……

陈警官说:他的事不说了,法律会惩罚他。我现在告诉你,取保候审需要缴纳两万元的保证金,法律对你判之后会还给你的。

两万?怎么缴纳?”丁贵义紧张自己的双手。

陈警官微笑道“我知道你现在没有人可以帮你缴纳这样吧,我先帮你垫付我相信你是个老实人,等你出来之后还我就行。

“真的?谢谢警官!谢谢警官!我出来一定马上还你”丁贵义忙不迭地举手作揖

辅导班结束了。小姗、小涛姐弟俩出就看见人群中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爸爸!爸爸!”他们全然不顾书包的沉重,飞奔上前,一左一右紧紧拥抱住好久未见的爸爸,高兴地蹦跳,你一我一语向爸爸汇报自己的点点滴滴。“爸爸,爸爸,前几天陈叔叔和杨姐姐来家里看我们了,还带弟弟去看了病。他们说只要弟弟乖乖吃药,我们表现好,你很快就回来小姗冲着爸爸开心说着。

望着孩子天真的脸庞,丁贵义说:爸爸犯了错误,中了病毒,警察叔叔给我吃了药,杀爸爸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小涛拍拍胸脯说:“那我以后也不感冒了,不再让爸爸和姐姐担心。”

看着小涛一脸认真的样子,丁贵义含着眼泪笑了。他左手抱起女儿,右手抱儿子,走进那个属于他们的小家。

那天晚上,在白水洋派出所值班的陈警官,收到一个小视频。视频小姗小涛露出孩子纯真的笑脸,高高兴兴地对着镜头“感谢陈叔叔、杨姐姐,谢谢你们的药。爸爸回来了!几分钟后,丁贵义打来电话,认真地说“衷心感谢你,陈警官是你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请放心!我以后一定努力干活,养好孩子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我相信你!”陈警官只回了四个,却让手机那头的丁贵义热泪盈眶,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杨文婷.jpg

作者简介:杨文婷 ,台州临海人,毕业于浙江警察学院,现供职于临海市公安局白水洋派出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