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追捕

来源:网投 作者:胡广

、陈老六深夜投案

凌晨3点多钟陈老六在极度惶恐与战栗之中,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到咸州市公安局投案。

此前,陈老六在危急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神手之枪和豁出命的力气了张龙、二狗子两个黑帮头目,由此引发的恐惧、不安、战栗,像汹涌澎湃的激流狂奔而来,几乎将他推入崩溃的边

 当时的值班警察是刑警大队长胡建军和重案组员吴小飞。陈老六和那个少年见了他们俩,“叭”地一声,一齐跪在地下,嚎啕大哭。

夜深人静半夜三更的这两个人怎么回事?胡建军、吴小飞感到蹊跷。

“你们两人这是干什么呢?不要下跪,也不要哭,快快起来,有事好好讲。”

“我杀人了!”

陈老六低着头,浑重地说了一句之后,哭声更大了,并跪着举起双手递过来一把枪。

胡建军接过枪,侧过身子,咔嚓一声把枪机拉开,没有子弹说:“你们用这枪杀人了,是吗?”陈老六点点头。胡建军很是吃惊,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便急不可待地问陈老六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杀人,杀的是谁,在什么地方?

 陈老六说:“我是荷花街那边的人,是跑出租车的司机,杀了要杀我们的人!”

 胡建军说:“说具体一点,越具体越好。”

“那人要杀我们两人,所以我就把他给毙了。我杀的人一个叫张龙,一个叫二狗子,是你们公安局在几年前就通缉捉拿的特大命案逃犯!”

陈老六像放电视剧一样,从头至尾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二位警官详细地讲了一遍。                                                                            

二、误入死穴

镜头之一:

二狗子按照黑佬大张龙下达的命令,将一个五花大绑的少年,用力按住跪在地下。这少年十五六岁样子,瘦瘦的,个子不高,头发很长,从穿着看,像个街头上的流浪儿。    

“陈老六,你知不知道今天夜里把你带到这荒山野岭来是干什么?”张龙拍着陈老六的肩膀问。

陈老六没有吭声,摇了摇头。他很紧张,脸胀得发紫,气都出不匀了。

 陈老六估计此时此刻已经是午夜两点来钟了。天气黑黢黢的,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五步以外什么也看不,只山和树的黑影象魔鬼一样暗藏在四周,很是恐怖。

张龙说:“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这小崽子给我毙了!”

为什么?陈老六的脑袋里像手留弹炸响了一声。太突然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陈老六没有做声。

“如果你不枪毙他,我就枪毙你!”张龙将一把手枪往陈老六面前猛过来,“看你怎么说吧?快点!时间不早了!”

张龙气势压人,命令一道比一道紧迫、严厉!

陈老六浑身打。他说:“龙哥,我不能枪毙人,这是犯死法的啊,哪个敢做呢?其它的事情,你叫我陈老六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狗屁胡说!我叫你现在就死,你愿意吗?”

“龙哥,我的好龙哥,今天是怎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呢?可您再不愉快,也不能叫我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张龙一下子变得很狰狞!他把枪猛的一下杵在陈老六的太阳穴上,骂:“狗日的,你敢在我面前胡说八道,老子打死你!”

陈老六的两只腿一抖 ,差点吓趴在地。他面色如土,赶忙说:“龙哥,我家中还有六七十岁的老父老母,还有没长大的两个孩子,你可不能枪毙我啊。”陈老六了一口气又说,“龙哥,我是个忠厚人,是个老老实实干活,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守法公民,只会做好事,不会做坏事,放了我吧龙哥!”

 “老子就是看中了你的老实,想留住你,才要你这样做的,懂不懂?”

“龙哥,你就别抬举我了,你越是抬举我,我越是害怕。放了我吧龙哥,放了我吧!”

“那你就接过枪把这个跪在地下的臭小子崩了!他是个小偷,我特意绑来给你练功的。”

那小子是不是小偷,陈老六不知道

“龙哥,求你放了我吧!不要逼我做这种没良心的坏事呗?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陈老六说着,两腿一软,的一声跪了下去。

“啪!”张龙使劲掴了陈老六一记耳光。“狗日的,别不抬举!你不枪毙他,老子就枪毙你,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陈老六当然想活啊。他心里明白,张龙要他这样做的目的是逼他上贼船,跟他一起杀人放火干坏事恶事!只要他杀了人,留下把柄,你不想干也得干,想回头也回不了啦!

“龙哥,我是有家有室的人。放了我吧!”陈老六无声抽泣起来。“我真的不能和你们一起干龙哥。我还是一个信教的人,是耶苏教徒,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我如果杀了人做了坏事,‘主’就不会饶恕我,就会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还会殃及我的家人。所以,我想平平稳稳过日子。放了我吧龙哥,谢谢你啊龙哥!”

“你不跟我一起干也得跟我一起干,没有退路。我租用你的车,时间已经很长了吧,我们做的一切你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白了,你就是活档案,留着你等于留着活口,你说我能放过你吗?蠢猪!”

陈老六这才彻底明白,自己已经步入死穴。

此时的陈老六后悔莫及

几个月前的一个夜里,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有人突然拦下陈老六的出租车,上来仨人,其中二人身上有斑斑血迹。当时他吓得要死不敢开车。可那几个人一齐用枪顶住他的脑袋,逼着他将车狂奔了几个小时之后才下车。而且,他们下车之给了他3000元的士费,按照计程表计算,整整多出几倍。这使陈老六很意外,又使他产生一种错觉:这人虽然可恶可恨可怕,却很义气,只要不惹怒他们就行。所以后来他一直按照歹徒的恫吓和吩咐,守口如瓶,没有对任何人言及此事。后,这伙人又多次租用他的出租车,次次都给他多出几倍的收费,有时还留他一起吃饭、住宿!慢慢地,陈老六知道了他们就是张龙和二狗子人。有一次,他们租他的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绑架一位老板,勒索了300万。还警告老板不许报警,如果报警就把他活埋了,杀他全家。当时陈老六很内疚,知道自己在为坏人提供服务。但是他无法抗拒自己的贪心和恐惧。因此,他一直没有向公安局报警。

 今天晚上,他们又来租车,陈老六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跑了一两个小时之后,他问还有多远,张龙不吭声,而且路越走越陌生,不好走。他偷偷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午夜两点多钟了,察觉到有些不妙。

“龙哥,这是要去哪啊?”他问了一声,声音很低很谨慎。

张龙压着嗓子浑重地吼他:“多嘴!”。二狗子也嚎叫着不许他说话,只管开车。

陈老六觉得气氛不对,就不敢再作声了。

三分钟之后,张龙叫陈老六把车停下来,他自己接过去开。陈老六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心跳急剧加速!

张龙七弯八拐开了一阵之后,车离开公路,驶上了远山中一条废弃多年的柏油路!不久,驶上了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好久,才来到一处茂密阴森森的四周都是树林的低洼地。洼地的旁边有水流动的声响,不知是瀑布还是山泉。水声成了人和其它声音一种绝妙的掩护体!这是什么鬼地方?陈老六的心跳得非常强烈。这个地方,是张龙在黑道生涯中分赃、处事、策划的落脚点之一!

“行了,就在这里!”张龙的脸雪上加霜命令说。

陈老六紧张得要命,感到要出事,出大事!他很后悔,很害怕,也很绝望……

陈老六把自己的遭遇一步一步回放到此,长长地吁了口气。

胡建军说:“喝点水”吴小飞跟老六倒了杯纯净水。老六喝过之后,接着回放他那惊心动魄的“故事”。

三、半夜枪声

镜头之二:

 张龙揪着陈老六的下巴催促说:“陈老六,两条路摆在你面前,要么你毙了那个小崽子,要么我们毙了你,你怎么吧?

“龙哥,你真的不饶我吗?”

“狗日的,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你看不见?你没长眼?”

陈老六长长地嘘了口气之后猛然挺起胸膛说:“龙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不毙这孩子他还不懂事,可以教育。我用我这些年挣下的几百万换他一条小命好不好?算我帮他给大哥顺顺气!大哥不就是赌一口气吗?我对天发誓,绝不报警,若是报警,你灭我全家。我现在就回家去给龙哥弄钱。你看行吗?求龙哥留他一条命

“啪啪!”张龙扇了陈老六两记耳光!吼道:“狗日的,你再乱说,老子连你一起崩,你信不信?”张龙用枪敲了敲陈老六的天灵盖。陈老六再不敢做声,怕张龙真开枪。沉默了一阵之后,好像悟到了什么似的,眼中火花一闪说:“龙哥,那我听天由命!我毙了这小崽子,从今以后,我就是大哥的人,一心一意跟着大哥在黑路上奔跑。但大哥要引着我,护着我啊!因为我什么都不懂!

“我的兄弟我当然要护着,这是自然,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好好好!”无可奈何的陈老六终于挺直腰杆,抖动着双手哆哆嗦嗦接过了张龙递过来的枪。

张龙说:“陈老六,怎么搞的!稳住,不要抖动。”

陈老六说:“是是是!龙哥,我稳住,我稳住呢.....”

陈老六故意把一句话多说几遍,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枪响,子弹飞出去了!

是,子弹并没有落在那少年身上而是顺着陈老六定位的方向出发了。

陈老六明白自己此时此刻犹如站在悬崖边上,往前跨一步,会掉入犯罪的万丈深渊。他坚决地勒住了脚步。他意识到张龙心狠手辣,作恶多,或许他毙了那少年,转眼张龙会立即毙了他。

一股正义之气和求生本能,驱使陈老六暴发出博弈的念头。于是,子弹直奔张龙。

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张龙倒在了血泊中,“你你你……”子弹像长了眼睛一样,正好蹦在他的胸口上张龙瞪着眼睛张着嘴,不服气地闭上了眼睛!

 二狗子一看此情此景,赶忙放弃跪在地下的少年慌忙举枪,但晚了百分之一秒。陈老六身子一旋,顺势一枪,正好点在二狗子脑门上,二狗子瞪着眼睛重重地倒在地下。

一瞬间,一切都改变了!陈老六成了胜利者!

“小兄弟,快起来!”陈老六急切地呼唤着。

那个被五花大绑的少年,一直跪在地,冥冥中听见几声枪响,以为自己早就没命了!听见喊声,才意识到自己活着。明白事件真相之后,他跪在陈老六脚下,抱着陈老六的双腿,嚎淘大哭。

“别哭,我们去公安局投案。

就这样,陈老六带着少年,急急忙忙的士开进了公安局!

一路飞奔中,陈老六庆幸自己当过兵,专门训练过射击,才有了今天的情景反转

“你讲的都是真话?可不能报假案啊!”胡建军盯着陈老六。

都是真话,我保证

“具体在什么地方?”

“具体地名说不清。我只知道路程很远很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面八方,都是大山大岭包围着。”

“你还记得的路线吗?

记得。去的时侯是我开的车,中途虽然没让我开,但我还是记得的,搞我们这一行的对行驶路线特别敏感。

“开车去大概得要多长时间?”

“恐怕要一两个小时吧。”

胡建军立即向林局长作了汇报。吴小飞则快速找来了管档案的内勤马小英找出枪支档案号码一比对,对上号了,正是公安部、省公安厅多次点名和网上通缉的黑道老大张龙作案时使用过的那支六四手枪。

时间紧迫,胡建军带着重案组人员连夜出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