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桔梗之谜

来源:网投 作者:杨军

桔梗(platycodongrandiflorum)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根肉质,圆锥形。叶卵形至卵状披针形,通常每节轮生三或四枚。秋季在枝端开花,花蓝紫色,钟状。多野生于山坡,也栽培供观赏。产于东亚,我国各地都有分布。多用播种繁殖。中医学上以根入药,性平、味苦辛,功能宜肺、祛痰、排脓,主治咳痰不爽、咽喉肿痛、肺痈等症。根含有桔梗皂苷,能增加呼吸道的分泌而发挥祛痰作用。

1

  唐建业在本市最大的超级市场的玩具柜台前停住了脚步。大布熊、汽车、飞机、火车……男孩子所喜爱的玩具摆了一大溜儿。

  这是第三家了。

  今天是他所在公司发薪水的日子。但并不存进银行而是放进他的口袋里,每月从中为孩子买些玩具是他的一大乐趣。

  “请把这个拿来看看。”

  经过充分比较后,唐建业指着一辆红色的吊车。他装好电池,一按键钮,吊车开始起动了,并扬起了起重臂。

  “谢谢。”

女店员拿着这辆吊车玩具准备包装时,唐建业忙又说道:

“再买一辆,包装成一样的。”

  “再要一辆?那么,一辆作礼品吗?”

  “不,有两个孩子,是对双胞胎。”

  “噢,明白了。”

  在此之前毫无表情的女店员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唐建业结婚很晚,到了40岁才有孩子。似乎是为了弥补流逝的岁月,一下子生了个双胞胎,唐建业为此喜不胜收。

  大街上夜幕低垂。

  “早点回去,把这个送给孩子,洗个澡,再美美地吃顿烤肉。”

  每月发薪金的日子的即定的食谱就是烤肉。唐建业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我回来了。”

  他按了按门口的门铃,里面没反应。

  无奈,他只好从口袋里取出钥匙,打了开门,一进屋就听到了孩子的哭泣声。

  “是不是在楼上哄孩子呢?”

  可屋内一片黑暗,没有开灯。他顺着楼梯到楼上一看,孩子被关在孩子的房间里正哭呢。

  他没有见到妻子李秋华的影子。

  “倒底出了什么事儿?”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李秋华也从不因孩子的烦闹而把只有3岁的孩子搁在家里外出。

  最多她也只是在两个孩子都睡下时,急急忙忙地去超级市场一趟马上就赶回来。

  唐建业打开了电灯,把玩具送给了孩子,将他们哄好,随即到其它房间查找。连壁橱都打开看了,就是没有李秋华。

  “也没有做饭的准备。”

  唐建业不安起来。

  “她是不是出门了。”

  唐建业在桌子、电视机上寻找是否留下纸条,结果什么也没发现。

  “会不会朋友遇到大事什么的,她去探望去了。”

  但是,从未听说过她有什么亲密的朋友,她也没有双亲。

  唐建业拉开装有的话本的抽屉,打算找人问问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响了。

  “是李秋华!”

  唐建业抓起话筒,正要问“你到底去哪儿了”的时候,冷不防话筒里传来声音。

  “是唐建业先生吗?我是警察……”

  于是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噢,是警察?我妻子她怎么了?”

  “您是她丈夫吧?您太太叫李秋华吗?”

  “对,是的。”

  “您太太已经死了。”

2

  李秋华是在唐建业家附近的寺院死的。

  这家寺院通常被称为桔梗寺,因为紫色的桔梗带着露水,开满了整个庭院。

  李秋华本来就是很白皙的皮肤,这会儿她显得更加苍白,躺在桔梗花丛中。

  她的脖子上缠着一根绳子。

  “好像是谋杀。”

  市公安局的石卫华警长对匆忙赶来的唐建业说道。

  “是谁干的?为什么?”

  唐建业推开警察的阻拦,抱住了妻子的尸体。

  “目前还不清楚。你太太今天去什么地方了?”

  石卫华问道。

  唐建业一看李秋华穿着外出时的白色套装,并且化了妆,她最喜欢的手提包也掉在身旁。

  白色套装上染上了桔梗的露水,斑斑紫色。

  “我不知道,我刚从公司下班回来……秋华、秋华。”

  唐建业紧紧握着李秋华的手。

  也许是心理作用,手还留有余温。

  “是他们发现的。”

  石卫华向唐建业介绍一对青年男女。

  他们虽说来这儿准备摘桔梗花时发现太太的,也许真正的原因是两个人准备到这儿单独在一起。

  “他抱起来的时候,太太还没死,据说还讲了些什么。”

  “什么?都说了些什么?是人名还是……?”

  唐建业一惊,站了起来。

  “不是的,只是说了‘还是孩子的亲人……太狠毒了’。”

  女方答道。那个男的也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李秋华是一对双胞胎孩子的母亲,杀了她是够狠毒的。”

唐建业激动地说道。石卫华警长把那对青年支走后说道:

“我们认为太太的话可能是对凶手说的……”

  “对,是对凶手说的。杀了年幼孩子的母亲是太狠毒了。”

  “不,是否是‘你是孩子的亲人,这样做,太狠毒了’这个意思?”

  唐建业慢慢回味警长的话,脸色顿时变了。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说是我把她杀了?孩子的亲人是我,我把孩子的另一个亲人秋华杀了……?”

  “现在还不太清楚。可能与凶手是熟人,因为那个人也有孩子,所以才说‘你也是孩子的亲人,杀了我这样家有年幼孩子的人太狠毒了’。”

“不管怎么说,秋华不是我杀的。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和睦家庭。刚才我还急着回家……”

唐建业流出了眼泪。

  “你刚回来吗?”

  警长盯着唐建业的脸问道。

  “是的,我刚从公司……”

  “没去别的地方吗?”

  “去了玩具店……”

  唐建业讲述了自己5点从公司出来后在玩具店买吊车玩具的经过。

  “这么说,需要一些时间。从公司出来,在大街上的玩具店买回玩具回去……现在是7点钟。”

  “因为去了3家……3家商店。”

  唐建业知道自己被怀疑,一生气,嘴巴也变的不利落了。

  一直盯着唐建业的警长递过一张纸,要他把从公司出来后去过的地方都写出来。

  唐建业颤微微的手准备下笔,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那3家玩具店的名字。因为都是第一次去的商店。

  警长最后说道:

  “那么,明天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李秋华的死亡时间推测为下午6点前后。

3

  早晨睁开眼睛,发现李秋华不在身边时,唐建业感到无限惆怅。

  “这不是梦。”

  唐建业不想起床,他随手拿起手机读起微信来。

桔梗寺杀人案件的凶手是被害人的熟人吗?

微信上已经登出来了。

  据孩子讲,李秋华好像是4点钟出去的。当时孩子们好像在睡觉。

  微信登的新情况就是被害者能是被运到那个地方的。

  桔梗寺的后面是连着山丘的荒野,没有屏障。所以,凶手可能用车把被害者遗弃在那里,而不会被人看见。

  另外,那一带杂草丛生,查找车轮的印记也很困难。

  昨晚,唐建业接受警方调查一直到很晚。回到家里后,他难以成眠,因此头很痛。但又不能总这么躺着,唐建业看完微信,慢腾腾地起来了。

  幸好,那对双胞胎孩子由邻居照看着。

  两个孩子的名字基于李秋华的名字叫夏秋和冬华。

  一想到李秋华曾说过“再生一个女儿,就叫春子”,唐建业又流下了眼泪。

  刚刚起床,殡仪馆的人就来了,着手搭着祭坛。

  “葬礼的日子还未定,听说要看警察方面的情况。”

  殡仪馆来人中年长的一位来到唐建业的身旁悄声说道。

  “警察方面的情况”是指解剖这件事。

  一想到要“切开李秋华的身体”,唐建业简直无法忍受。但这时吊唁的客人陆续来了,唐建业顾不上考虑葬礼的安排、孩子和与警察联系等问题,必须立即应酬客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