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时代警魂

浦江蛟龙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方培

  和支队长严勇聊得正投机之时,突然间“哐当”一下,脚下地板剧烈震动起来,连四周的墙壁也摇晃不已。

  地震啦?!我不禁大惊。

  没事没事,只是大潮路过而已。严勇赶紧安慰我,脸上现出一种“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淡定和从容。

  自1994年7月调入水警起,严勇已经和上海的江河打了二十多年交道,深谙每条江河的习性。以黄浦江为例,每日两涨两落,涨水四五个小时,落水七八个小时,小潮汛时平潮基本不逾半小时,大潮汛到来时平潮大概十来分钟,倒真应了《上海滩》中的那句“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这一次采访,我有幸走进上海市公安局港航公安局水上巡逻支队。支队肩负港航水域应急处突、抢险救灾、落水拯溺、治安巡逻、打击犯罪等数项职责,被誉为“浦江蛟龙”。支队以船为家,其办公场所位于卢浦公安码头的两艘蓝白色的趸船上。趸船固定于岸边,漂浮于水上,可随时用拖船牵引。既然是船,就免不了晃——小波轻摇如哼《摇篮曲》,大浪来袭或大船经过就有如坐过山车。

  久而久之,严勇他们的举手投足,连同呼吸和思维,都好像应和上了潮汐的节拍。这一朵朵浪花里,正流动着上海水警的传奇。

  浦江百年,历尽千帆。

  上海因水成陆、依水而居、以水兴盛。星罗棋布的大小码头见证了上海航运的发展,川流不息的各色商船启蒙了中国的近代工商业。尤其是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昔日桅杆林立,万商云集,如今仍是黄金航道、生命航道。

  她的安全不容小觑。

  2014年1月28日,支队民警李勤在例行巡逻中,发现了一个异常现象。卢浦大桥水域,正有几条工程船在施工。白天,一条挖泥船热火朝天地忙碌着,旁边的两条运泥船却在“呼呼大睡”。到了晚上,这两条运泥船开始复活,频繁作业。难道它们是属“夜猫子”的?

  李勤细心统计了一下,从晚上6点到10点,短短4个小时,这两条运泥船竟然进出了8次之多,平均半小时一次。起航时吃水线深,返航时吃水线浅;更可疑的是,抛泥点明明远在几十里开外的下游,它们却偏偏往上游驶去……直觉告诉李勤,这其中一定有大问题。

  次日一早,李勤径直跑进了队长办公室。听着听着,严勇的眉头扭成了结,神色越发凝重,原来严勇也发现了这一异常情况。他是喝黄浦江的水长大的,又干了二十多年的水警。他断定,运泥船的异常行迹之中一定藏有“猫腻”。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绝不允许有人祸害母亲河。

  严勇一方面迅速向局里进行汇报,并很快取得了局领导及指挥室、刑侦大队等部门同志的支持;另一方面调兵遣将,兵分几路,水陆并进,马不停蹄开展调查……

  在支队二楼会议室里,十几位专案组成员会聚一堂,共商案情。

  有人通报,据查,负责该工程的疏浚公司老板姓沈,此次一共投入三条船,包括一条疏浚挖泥施工船和两条装载量为200吨的运泥船,工程为期两昼夜。

  有人反映,近来疏浚行业处于恶性竞争状态,该公司报价明显偏低,如果真的按要求把淤泥运输到目的地,来回14个小时不说,油耗还要近1吨,再扣去人力、倾卸等费用成本,怎么算都是桩亏本买卖。

  还有人打探到,这两条运泥船暗中改装过,在外侧舱体加装了铰链、在舱底加装了“泥门”。这样驾驶员在行驶途中可以电动开启“泥门”,一边开船,一边放泥。而类似行为,在水域清淤行业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成为一种潜规则、恶风气。

  这不有点像监守自盗吗?把自家刚挖出的泥,又暗中倒回去,反复做“无用功”,似乎很不可思议。

  可是,在人性的贪婪和疯狂的逐利前,一切皆有可能。

  黄浦江水泥沙含量大,江底淤泥多,深浅不一,所以有关部门出于安全考虑,定期组织清淤,投入的疏浚资金数以亿计。这样的犯罪行为,既让国家的资金打了水漂,更直接影响通航安全,轻则航道淤塞、水位上升,重则会让母亲河变成“地上河”,进而影响城市安全。

  当然,也有人善意提醒:航道安全由交通部门主管,我们这样做是不是越界了,有点多管闲事?

  可严勇不这么想。他心知个中危害,黄浦江江面最窄处仅330米,平均水深20米,如果任意倾倒泥浆,不仅会让本已繁忙的航道不堪重负,更易引发船只搁浅、倾覆等安全问题……

  他扫视全场,掷地有声说:“公安公安,只要和公共安全有关,就和我们相关。这个时候不‘踩刹车’,只会让事态更加失控、恶化。”他停了停,继续说,“这不仅是往黄浦江里倒泥沙,更是往我们的眼睛里揉沙子!”

  专案组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取证。事发水上,犯罪行为又是在暗中发生,如何才能抓“现行”?更别提还要形成互相印证、牢固不破的证据链了。

  大家集思广益,很快形成了一个工作方案。当晚7点,所有参战警力到岗。“浦江蛟龙”,已经做好出击准备。

  施工现场水域附近,水警睁大眼睛,暗中监控,负责拍摄运泥船装泥、离泊的视频,并适时发布行动指令。

  浦江沿岸的某个秘密码头,肖琳坐镇在公安210巡逻艇上,随时准备跟踪、拦截。

  在南园滨江、日晖港上游、龙华港大桥、龙腾大道2500号这4处观察点附近,袁孝伟带队暗中监控取证,准备拍摄运泥船释放泥浆和掉头的视频。

  ……

  这边统统准备到位,那边却迟迟按兵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眼看着时针跃过了晚上8点、9点、10点,甚至11点,对方还是没有开工的迹象。

  莫非打草惊蛇了,抑或对方改邪归正了?

  正当众人都有些沉不住气时,晚上11点15分,严勇发现,运泥船开始装泥了。看来,对方是特意趁夜深人静时干这种违法勾当的。

  于是,摄像机里,清晰地记录下运泥船装载泥浆、满舱出发的影像。

  行动!严勇发令。所有参战人员精神为之一振。

  晚上11点45分,第一条运泥船装载完毕,如往常一般,朝上游驶去。可是,让人意外的是,他们连第三个摄像取证点都没开到,就匆匆掉头返航了,而这个点,距离出发点才一千米左右。

  看来坏人作起恶来,真是没有底线。

  严勇赶紧调兵遣将,把人员调拨到更近的1号、2号点。0点30分,第二条船满舱出发。民警王磊等人携装备刚赶到江边,爬上高处,就看到这条船开过来。他忍住气喘,尽量端稳摄像机,拍下船只空舱掉头的一幕。而这一次,出发才20分钟,距离出发点还不到500米。

  就在驾驶员扬扬得意吹着口哨返航之际,一艘公安巡逻艇闪着红蓝警灯拦在前方。果然不出所料,船舱里已是空空如也,出发时满载的200余吨泥浆已不见踪影。

  公安210巡逻艇拦截成功后,把运泥船押回码头。随即,船队人员被警方传唤。

  人证、物证确凿,沈老板见无法抵赖,只得交代说他们常常选在后半夜倾倒淤泥,通常4分钟就能放完200方,至今已将2000余吨泥浆倾倒入黄浦江主航道……

  这是上海公安破获的首例向黄浦江倾倒泥浆破坏航道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随后,在水警、交通、海事等多部门联手整治下,此类行为得到遏制。

  徐汇滨江的保安老罗感觉今天的江风有些异样。他驻足,伫立,静听,终于听到风里夹杂着一个女人微弱的声音,若隐若现。他循声往江中一望,天哪,竟然有个人漂浮在航道中心的航标浮筒旁。

  时间是2017年4月6日10点多。

  袁孝伟接到出警指令后,挑选了一艘6.5米长的公安艇。他是队里的“总艇长”,对队里五大类大大小小26艘公安船艇如数家珍,小到3.4米长、航速55节的雅马哈摩托艇,大到42米长、航速24节的多功能指挥艇,上到驾驶舱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类仪器,下到机舱里水、电、油、滑四套轮机系统,他都能轻松驾驭。因为这次的目的是救人,船太大反而碍事,这种高速救生艇船体小、速度快、船舷低,转弯半径小,是最佳选择。

  袁孝伟一行五人全速赶往现场。

  4分钟后,公安022艇到达现场水域。果然,在118浮筒旁边,有一个女子正死死抓着系在浮筒上的绳索,身体大半没入水中。

  竟然会有人漂在江中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位队员来不及好奇和多想,马上着手救人。

  航标浮筒直径约3米,露出水面2米多高,一般人是爬不上去的。所幸浮筒上系有一段废弃绳索(可能是小船停系时留下的),女子两只手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绳,被冻得瑟瑟发抖,明显体力不支,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情况万分危急!

  老法师袁孝伟驾驶022艇,直接接近浮筒,停机,打舵,巧借潮水走向,将船艇稳稳地漂到落水女子身旁。其他四人合力将女子拉上公安艇。

  10点33分,他们回复指挥中心:已将落水者救上公安艇,生命体征稳定。

  高度紧张加上冷水刺激,女子看起来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眼神里是劫后余生的后怕。

  022艇迅速返回卢浦公安码头。

  队里早已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姜茶,两位女民警迎上来,帮助落水女子冲洗驱寒,为其换上“爱心衣”——队里有个传统,每年民警和家属都会捐出许多衣物,提供给意外落水者和轻生获救者换穿,仓库已经堆得满满当当,各种尺寸、厚薄、式样都有,让人穿在身上,暖在心里。

  待女子惊魂稍定后,两位警花嘘寒问暖,和她聊起了家常——这又是队里的一项传统,“救人”更“救心”,在当事人获救后,及时进行劝慰、开导,帮助他或她走出人生迷茫。

  可这一次,两位警花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女子不是想轻生,是意外落水。原来,当天她和老公两个人驾驶一艘货船运货,丈夫在船头开船,她在船尾生煤炉准备做饭。不料,一个大浪打过来,船猛地一颠,她脚下一滑,跌入江中。她急得大叫,可丈夫在轰鸣的机器声里丝毫没有听见,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货船扬长而去……还好她水性好,赶紧游向最近的漂浮物118号浮筒,死死抓住浮筒上的绳索。茫茫水域,她在江中心的浮筒下显得那么渺小,接连几艘路过的大船都没有发现她,还差点被卷进去;离岸边又很远,她的呼救声根本没人听见;在冰冷冷的水中,她感觉身体越来越冷,呼救声越来越小,意识开始模糊……就在这时,几双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

  队里民警给她老公打电话时,她老公正欢快地哼着小曲,一路把船开到了宝山罗泾,浑然没有发觉老婆不见了。民警心想,看来这个马大哈老公回去要跪搓衣板了。

  几天后,一艘货船停靠在卢浦公安码头。夫妻俩带着当地土特产和一面鲜红的锦旗,专程赶来感谢救命恩人。土特产当然是婉拒了,倒是这面锦旗至今还留在支队会议室里,静静地述说着这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2017年4月的一个夜晚,在外滩驻点巡逻的公安艇发现,对面浦东陆家嘴水域出现一条鬼鬼祟祟的快艇。民警用高倍望远镜观察,这艘长约5米的快艇上坐了两个人,正沿岸边低速逆行,好几次与正常航行的船只擦肩而过,可谓险象环生。

  须知,黄浦江也是分航道、航向的,所有船只靠右行驶。这条逆向的快艇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驻点巡逻是支队一大特色。为了确保核心水域“1分钟响应,4分钟到达”,支队特地在外滩公务码头设立一间“核心水上办公室”,派驻专门团队。战斗小组每班五人,由民警和文员组成。早上9点到晚上10点,战斗小组驾驶公安艇,在外滩天文台附近水域驻点巡逻;其余11个小时,组员在码头和衣而卧,随时准备出动。周而复始“三班倒”,24小时全年在线。

  公安艇向对面的快艇飞速驶去,同时用高音喇叭要求它停船接受检查。可快艇上的人置若罔闻,一看公安艇驶近,赶紧加速沿着岸边浅滩逃之夭夭。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过了两天,这条快艇不仅自己来了,还带来两个“小伙伴”,组成了一支小型船队,有时沿浦东岸线,有时沿浦西这一侧,在水上横行霸道。公安艇多次出动拦截,可既要顾及对方安全,又要考虑自身吃水,多次无奈地放弃。

  三条快艇在黄浦江上和水警玩起了“躲猫猫”。

  严勇决定派人彻查此事。

  民警王磊接手后,也十分好奇:这三艘快艇到底是干什么的?是在观光旅游呢,还是在偷运货物?只有找到他们,才能揭开谜底。

  沿着快艇的来路和去路,支队派出多艘公安船艇沿途搜索大小码头,甚至深入到支流港汊,却一无所获。

  王磊心想,水上人家是另一个江湖,也许那里会有知情人。

  于是,他们逐一走访船民的聚集点,拿着照片一家家询问。终于,蕰藻浜的一户船家反映说他好像在长兴岛某处见到过这几条船,还听说船主是电捕鱼的。

  电捕鱼?!王磊半晌没反应过来。他以前也曾劝阻过在江里、河里抄网捞鱼的人,但敢堂而皇之在黄浦江里开船捕鱼,还是用电捕鱼的,倒真没有见过。

  王磊温习了一下渔政方面的法律法规。根据《上海市黄浦江航道管理规定》,黄浦江自吴淞口灯塔至闵行发电厂全长67.35千米的流域内都不是渔业水域,禁止捕鱼。同时,每年上海都会发布《黄浦江和内陆水域禁渔期公告》,禁渔时间通常从2月至5月,为期3个月。这可是明目张胆地在违反“双禁”,破坏了黄浦江的生态平衡不说,还影响了通航安全。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王磊带队追踪到了长兴岛的一处锚地,这是毗邻长江的一个避风港,里面停有十几条居家船。让他牵挂许久的那三条快艇就静静地停在坳口里,走近一看,船尾挂有一个高速引擎,船舱里有用金属线缠绕的网兜、变压器、氧气泵,还放着抄网和几个特大号塑料箱,船体两侧还装有渔网。

  测算好潮汐走向后,严勇果断决定收网。

  4月28日凌晨3点,外出电鱼的三条快艇满载而归,被等候已久的民警逮个正着。现场抓获非法从事电捕鱼作业的犯罪嫌疑人6人,查获高速挂桨机快艇3艘,缴获一批作案工具和渔货。

  渔政人员进行了现场取证及鉴定,并制作行政笔录。经现场核查、比对和校秤,本次行动共查获电捕鱼用具3套,包括变压器3个、电瓶6只,查获鲈鱼、鲫鱼、青鱼、黑鱼等一千余斤。最终,几名偷鱼者受到法律严惩。

  风声传开后,黄浦江上非法捕捞现象基本绝迹。

  采访瞿乐时,他正在公安215艇上当值。这是一条长23.5米、排水量近50吨的巡逻艇,最高航速18节。我发现,驾驶舱配备有一套先进的“多元联合感知作战系统”,它把雷达、AIS、光电诸多数据融合呈现在同一张电子海图上,直观、方便。智慧公安,让“浦江蛟龙”更加神通广大。

  和普通船艇不同,艇上配备了充足的救生设备,既有带钩竹竿、带圈竹竿、轮胎救生圈“老三样”,也有橙色救生圈、可伸缩式救生杆、跨背式救生浮标升级版“新三件”,还随船配备有应急处突装备箱、紧急救护医疗箱等。

  支队里,有个专用名词叫作“投浦救生”。瞿乐的故事,要从2019年1月9日讲起。

  那天下午正值天文大潮,黄浦江水位很高。瞿乐和几位同事按惯例,把船开到外滩天文台附近驻点巡逻。这是支队精心选择的“黄金点位”,到外滩很近,离对面的陆家嘴也不远。

  潮水从下游漫上来,“船老大”技术娴熟地调整好舵位和速度,让船只处于动态平衡中。因为发动机始终在怠速运转,所以空气中一直有“嗡嗡”的声音,船体地板也一直在共振,让人昏昏欲睡。老民警常对新来的人开玩笑说,第一周上船晕,两腿软;第二周是上岸晕,两腿软。此话不假。

  就在这时,有人发现前方某处江堤突然人群聚集,还有人在呐喊和挥手。还来不及回应,就远远看见一个身影从江堤上坠下,投入茫茫江水中。狂风,把岸上焦急的呼救声撕成了碎片。

  艇长急得大叫,把船开过去!巡逻艇全速启动,只用了一分多钟就开到现场水域。水面上,有一位穿羽绒服的女子正在江水里挣扎,脸部倒扣在水里,四肢下意识地在抽动。

  瞿乐情知不妙。经验丰富的他知道,黄浦江上有潮涌,下有暗流,水文复杂,此时的水温更是接近零摄氏度,落水者出现面部朝下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身体降温太快外加体力不支所致,命悬一线!

  此时此刻,每一秒都是在和死神赛跑。

  说时迟那时快,瞿乐一个箭步,跃入水中。身上的充气式救生衣遇水弹开,冰冷的江水刹那间没至肩部,可他根本感觉不到寒冷,因为脑海里只有一个火热的念头——把人救上来!

  他奋力向落水者游去,在汹涌的江水间劈开一条路。拽住对方,把脸翻转过来,用力托出水面,一路把她拖回到船艇后方的救生平台。套在身上的羽绒服已经浸满了水,加上女子自身体重,足足有200多斤。女子脸色白得像张纸,嘴唇发乌,已经没有知觉。几个人费力地把她拽上去,抬到船舱里的开阔处。三个人争分夺秒做起心肺复苏。瞿乐心急如焚,窒息一旦超过3分钟,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脑损伤甚至脑死亡。冬天救援最大的敌人,就是缺氧加低体温。

  与此同时,巡逻艇像一支离弦之箭,往外滩公安码头飞速驶去。

  到了码头,多名民警接力加入救援队伍,持续不断地为落水女子做心肺复苏,一直做到“120”赶到为止。不幸的是,“120”急救人员在抢救了半小时后,还是回天无力。

  看到女子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冰冷,看到她停止了脉搏、没有了气息,瞿乐非常难过,还带着些自责。他想,如果当时我能游得再快点,如果“120”赶来得再及时点,如果码头上有更加先进的急救设备,也许就能从死神手中抢回这条鲜活的生命。可是,生活中并没有这么多如果和假设……

  瞿乐站起来,眼眶湿润地冲死者微微鞠了个躬。

  警长张文矶走过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瞿乐的心情,他十分理解。瞿乐的经历他也曾经历过,也有过同样的无力感。每一条生命的逝去,都值得我们去痛惜和铭记。对支队里的许多人来说,瞿乐的经历也是大家的共同经历,瞿乐的心情代表了大家共同的心情。每当成功救起一位落水者尤其是投浦轻生者时,大家都会奔走相告;而一旦不幸与鲜活的生命失之交臂,大家都会闷闷不乐。

  近年来,水上巡逻支队的队员每年都要在黄浦江水域救起几十位落水者。2019年,已经成功救起35人。支队长严勇告诉我,每当我们救起一位轻生者,就相当于给了他或她一次重生的机会,挽救了一个家庭,所以每到这种时候,我们的民警都会不遗余力。支队里已经有很多人考取了救生员资质:有高级救生员1人,中级救生员4人,初级救生员20多人……而且,在黄浦区红十字会的支持下,外滩公安码头已经配备了AED心脏除颤仪,救援成功的概率将大大提升。

  只有尊重生命的人,才值得被人们尊敬。

  “时刻准备一声令下,蛟龙迅出发;危急时刻显身手,百舸齐争流……”这首由支队民警唐诚作曲作词的《水警之歌》铿锵有力,正是水上巡逻支队的真实写照。近三年来,支队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荣获“上海市进博先锋行动先进基层党组织”等多个称号,民警获个人三等功6人次,个人嘉奖及通报表扬百余人次。

  即便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浦江蛟龙”也在时刻出击。

  2020年2月2日上午,一艘货船欲违规停靠黄浦江亲水平台,被正在江面上巡逻的支队民警及时发现。在了解到有船员受伤,急需上岸就医后,民警现场测量了体温,做了细致登记,对其违规靠岸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将伤员带上公安艇,让其同事陪同前往医院就医——既有严格执法,又不乏人文关怀。

  3月20日上午,民警在巡逻中发现外滩广东路有人员聚集。公安216艇迅速赶赴现场,从水中救上一名投浦轻生的老人。返回码头后,由于老人体温过低,民警迅速帮老人脱去湿衣服,用热水助浴,换上民警们前期捐赠的干净新衣,奉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姜茶,同时还进行贴心的心理疏导,帮助老人放弃轻生念头。

  4月2日上午,支队民警在登船检查时,发现一条船上的实际人数竟然比原定配员少了一人。这时,船老大回想起前一日晚上船舶停靠码头装货时,与女方曾发生激烈争吵,彼此伤害过,可现在女方却没了踪影,难道是赌气跳江了?他顿觉心灰意冷,大叫一声“我也不想活了”,纵身跳入江中。现场公安115艇上的民警迅速展开救援,成功将其救起。后经民警多方查找,得知女方那晚已经赌气上岸,悄悄返回老家,船老大得知后终于放心,对民警感激万分……

  “浦江蛟龙”,就是由这样一个个可亲可敬的个体组成的。

  他们曾为濒死者做半小时口对口的人工呼吸,毫不忌讳,也曾在一个晚上接连救起三位轻生者;他们既能勇敢扑灭货船燃起的熊熊大火,也能拯救出不慎搁浅倾覆的沉船;他们妥善处置过复杂的外籍船舶故障,也曾成功处置过“6·5船舶冲撞徐汇滨江护栏”这样的大事件;他们还曾跳进齐腰深的水里打捞浮尸,把嵌在礁石里的碎尸一块块取出来,只为还死者一个尊严……

  如今,为了更好地乘风破浪、扬帆起航,支队长严勇、政委周朝晖等水警正在思考如何为公安船艇“加个眼睛”“多个脑子”,让它更加耳聪目明,正在探索无人艇加水下机器人的新模式。而这一切,只为了让浦江、让申城更加平安。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上海水警,亦如是。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