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时代警魂

刀光剑影里的人性诗情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鲁兵

  2019年7月末,赴中国作协基地疗养。刚走出河北省兴隆县车站,蓦地邂逅胡玥女士,正愁偏僻之地,如何度过漫长的十天,遇到久违的老友,似乎老天安排好似的。

  掐指一算,28年过去了,像流水,更像飞瀑。初识胡玥,是在1991年《人民公安报》副刊举办的颁奖会上。胡玥以散文《不惑的太阳树》夺得一等奖及300元奖金。在公安部大礼堂内,见上台的一等奖获得者后脑勺上梳了个圆溜溜的发髻,这使我想起了老祖母,她的后脑勺上梳着这种北方老太发型。不同的是这位警花尚未白发苍苍,还是一头亮丽的黑发。待她下台走近时,仔细审视了一下这位警察“大娘”,简直惊呆了,她原来这么年轻,水灵的大眼睛一点也不混浊,光洁的脸上白里透红,不见皱纹,还那么靓丽,浑身充盈着青春气息。我直纳闷,这位年轻的警花干吗要留老太发髻?用餐时很想问问胡玥这个问题,然而一等奖获得者被请到了部长桌上,便失去了请教的机会。

  回编辑部后,我每月按期寄给胡玥一份《人民警察》杂志,期望她也能给我刊写点稿子。心诚则灵,不久,她果然寄来了一组写警校生活的手记,写得很有生活情趣,文采斐然,我颇为高兴。然而,当初我还是个实习编辑,尚无发稿权,这组颇有特色的手记被大量刀光剑影的案例稿压了下来,我忍痛割爱地退还给了胡玥,不无遗憾,后来在贾平凹主编的《美文》上见到了这组手记,为之感到庆幸。胡玥按照我的要求,又寄来了“对路”的案例稿,然而,只是一般的盗窃案,又没发出来,颇感内疚。

  不久,收到了胡玥寄来的诗集《永远的玫瑰》,从作者介绍中获悉,她22岁在《诗刊》上发表诗歌,曾荣膺“全国十佳女诗人”桂冠,再咀嚼她的“玫瑰”诗,惊讶她把少女神奇的想象与老人深刻的哲理揉在一起。我想,让这样充满奇思幻想的才女去涂鸦刀光剑影的凶杀血案,实在是有点儿残酷,所以不敢再约稿。

  第二次见到胡玥是两年后的西安笔会上。我刚步出车站,踏上这块古老的黄土地,蓦地发现胡玥站在面前,她早晨刚到,一晚上没合眼,说我来了,特意来接我。听罢心里颇为感动。

  这次见胡玥,发现她后脑勺上的发髻不见了,不过又发现她爱穿黑色:黑头巾、黑毛衣、黑裙子、黑裤子、黑皮鞋,这一身打扮让人感到有点神秘。与上次简直判若两人,仿佛由一个中国的“九斤老太”突然变成了“洋小姐”。

  胡玥又送我一本散文集《为你独酌这杯月色》,封面也是黑色的。读罢文章,感叹作者在幽幽的月光下,发玄妙之情思,颇有点禅的韵味。那篇在《光明日报》副刊获得一等奖的散文,促成我特意去了趟五台山,拜谒了五爷庙。

  参观完华清池返回住宿地途中,我与胡玥坐在一起,她向我聊起了担任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纵横》节目主持人的种种感受,娓娓的叙述把我带到诗人那个特殊的情感世界里,我禁不住问她:“你干吗不把这些感受如实地写下来?这些感受就是一篇篇感人的好文章。”胡玥瞪着明眸点点头,认真地说:“我试试。”

  于是,这一试就有了《灵魂去处》,有了《爱情事故》,更有了《心里有泪》等一系列佳作,这些作品在公安文学中可谓独辟蹊径。诗人以其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情感,以及隽永的语言,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写出的公安文学,可谓是公安文苑里的一朵奇葩。这些作品在《人民警察》杂志上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编辑部收到了许多读者来信,对其作品给予了热情的赞扬和充分的肯定。

  胡玥的作品被评为年度优秀作品大奖赛一等奖,奖金一万元,在20世纪90年代可谓是一笔巨款。她来上海领奖,并参加笔会。这次发现她外表无甚变化,内在的气质却变了,似乎更趋成熟。女人的叽叽喳喳和文人的嫉妒相轻在她身上了无痕迹。按她自己的话说是“淡泊名利,心无纤尘”。

  我与胡玥已然成了老友,彼此聊起来非常坦诚。她回忆起孩提时代的生活让人为之心酸。她的父母在铁路上工作,无法照看孩子,便把她寄养在陕西山沟沟里的奶奶家,在那块贫瘠的黄土地上,她像所有贫困的农村孩子一样,吃尽了苦。6岁时放学回家,每天都要身背比人还高的大堆柴火,稚嫩的小肩压得生疼。为了买5分钱一本的作业本,流着泪缠着奶奶一天,却未能如愿。艰苦和贫困的童年培养了她吃苦耐劳的秉性,故此,她特别能吃苦,每天看书写作至深夜,甚至一个通宵能赶出一万字的稿件。胡玥出手快,文思敏捷,感情充沛,正处于创作上的旺季。作品四面开花,其中颇多佳作。有了量的积累,才有质的飞跃。胡玥不仅是位勤奋的公安作家,更是位有才气的女诗人。作家不同于其他手艺,越熟越生巧。作家必须具备特质,没有特质,再勤奋也只是文字匠而已。

  打电话向胡玥约稿时,她告诉我,最近写东西写得少了,感到有种被掏空的感觉。是的,事物往往有其两面性,整天埋头苦写不一定能提高,只是重复自己而已。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写出更有力度和深度的作品,就必须耐得住寂寞,静下心来多读书、多思考,所以她正潜心读书。在当下浮躁的社会氛围下,能静下心来,系统地读点名著委实不易。但只要真正付出了,凭勤奋和天赋一定会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作品。

  1999年春天,胡玥从石家庄调到了公安部《人民公安》杂志社,身单影只独闯京城,每天读书写作至深夜,“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在文化底蕴深厚的北京摸爬滚打多年,胡玥的视角更宽阔了,文字更深刻了。果然“一不小心”写出了使人眼前为之一亮的长篇小说《危机四伏》,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连印三版,一销而空,在畅销书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不久后,海润影视公司购买其版权,拍摄了二十集电视连续剧,最近,某位电影导演看了书后,又购买其版权,准备拍成电影。

  专家和学者一致认为,这部小说之所以受到读者欢迎,是因为小说没有重复公安题材作品模式化的痕迹,写得真实、悬疑和独特,是一部开辟中国侦探小说新方向的作品。中国作协副主席张平评论说,小说的主线相当清新,主人公和几个次要人物的副线与主线交织在一起,如此推动故事的情节不断向前发展,同时还向观众展示警察及其家属多层面生活,故事情节盘根错节,而又不觉杂乱。

  在写作中,能否把握一个庞大的人物关系网,是一个作家能不能写好长篇小说的重要标志,尤其对一位女性作家来说难度很大。胡玥做到了,而且做得颇为成功。胡玥的小说表面上看起来是一部侦探推理小说,但隐藏在作品背后的东西,却是厚重而深刻的。评论家李晓说,这部小说已经超越了普通侦探文学,而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公安文学作品。因为作者的兴趣并不在于情节本身,而在于写人,在于对人的性格的深度开掘。侦探故事在作品中仅仅成为一种媒介,作者借助它引领人们穿越生活的地表,进入到了人性中一些晦明莫测的地带,对罪与恶等一些高深的问题进行了一番深入的思索。

  小说正在走红之际,孰料莫名其妙地横生枝节,竟有人指责小说泄密,几位部长都签字要求严查。胡玥是位坚强的女性,她认为这是有人在无事生非,没有因此而消沉,更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而是在调查的压力下,以及他人的纷纷议论中,静下心来潜心写第二部长篇小说。经过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结论是小说没有泄密。当小说的风波过去之后,在人们的惊讶眼神中,胡玥的又一部长篇小说《狭路相逢》横空出世。与上一部长篇小说一样,受到了读者的普遍欢迎,很快被影视公司购买了版权。评论家胡平如此评论这部小说:写这种书需要在构思阶段考虑严谨,动起工来丝丝入扣,不是一般女作家所擅长的写作方式,胡玥能够写到这种地步,她有特别的能力和素质。她的创作有自觉的追求,尽可能扩展情节的容量,或超越情节的局限,使之能够容纳和安排进她所熟悉的各路鲜活的人物,实现主题和深度上的纯文学立场,这种努力富有启示意义。

  胡玥先后出版了诗集《永远的玫瑰》、散文集《为你独斟这杯月色》、非虚构文学集《黑夜有眼》《无翅的飞翔》《生命的质地》,以及长篇小说《危机四伏》《做局》《恐惧》《大吃一惊》等十多部作品,可谓是著作等身,有量有质。

  全国有一万多种杂志,《人民警察》之所以能百里挑一被评为全国百佳期刊,正是缘于有胡玥这样一批优秀的公安作家赐稿,可惜刊物转成了内刊,辉煌不再。虽然胡玥来稿少了,但她却经常在《人民公安》上发表我的拙作。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偏僻的山沟里又见到胡玥,想起了李白的诗句:“朝如青丝暮成雪。”那时我们都一头青丝,充满着文学的梦想,如今重逢,已然生出许多华发,回忆美好的过往,禁不住感叹人生如梦。

  胡玥说:“过去是读万卷书,如今退休了,准备行万里路,周游世界,下个月先去北欧和北极。”

  我无奈地抱怨说:“原打算退休后,每年出几次国,没想到去年动了手术后,身体欠佳,计划成了泡影。”胡玥双手捧着大玻璃杯,喝了一大口红茶,平静地说:“我也曾因为长期熬夜写作,腰间盘疼得直不起来,动了手术后,躺在病榻上不断地抱怨,身边的老太手术动了7个小时,比我严重得多,她却平静地说,这是老天赐给我们的福分,你就受用着吧。从此,我不再抱怨,出院后,每天清晨到玉渊潭去锻炼身体,见许多耄耋老人冬游,我对健康充满了信心,你要相信人有强大的自愈能力,我相信你会如愿以偿的。”

  她说得很自信,对我触动很大,是的,我必须调整心态,回家锻炼身体。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