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时代警魂

痛别警犬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李坚

  每一次生离死别都是度日如年,而以此为职业的警犬训导员一生得经过多少这样煎熬心灵的漫长告别。

  警犬自述

  我叫马六,我是一条警犬。大家喜欢我的故事,是因为我是一条警犬。警犬虽然也是狗,但我们不是普通的狗。

  我们都上过培训学校,我们有纪律有教养,讲规矩懂道理。我们不会乱喊乱叫,一切只听主人命令行事。我们也不会乱捡路边食物吃,哪怕它是最诱人的骨头。我们早出晚归刻苦训练,遇到案子没日没夜奔忙。我们用劳动养活自己,我们凭功绩赢得尊重。

  当然,每一条犬的使命不同,有的负责牧羊,有的服务盲人,有的成天拉车,有的只需要陪伴人类,而我们警犬的使命,就是帮助警察铲除犯罪。

  很多朋友说我的故事动人,我的经历传奇。其实在我们基地,感动人的警犬故事太多。今天,我只想跟大家说说我前辈的故事,他们大多已经离去了。

  一条胆小如鼠的德牧

  我们眼中的世界看起来可能没有人类眼中那么绚烂,可我们的内心世界也是多彩丰富的。

  我总觉得整个基地连人带狗算在内,我是最了解我的主人小王的。因为我曾经是只破烂狗,而破烂狗最擅长的就是倾听。

  说到小王,他们总会提起那对德国牧羊犬姐弟。他们和小王之间发生的故事基地里的狗狗都知道,可是关于小王的心路历程肯定只有我才知道。

  十八年前,小王和同事去南京警犬研究所带回了两条德牧幼犬。他们是同胞姐弟,姐姐叫雨晃,弟弟叫雨季。那是我们警犬基地建成后迎来的最早两条犬。

  那个时候,小王每周会带姐弟俩去爬杭州的北高峰,爬到山顶俯瞰,钱塘江和西湖环绕两侧,登高望远神清气爽。那时三个多月大的小狗,正是狗生最萌的时候。每次这一对姐弟俩被牵出去,沿途会惹得很多路人惊呼艳羡,都想抱抱摸摸。

  那也是雨晃、雨季姐弟俩最美好的时光,离开了妈妈,却还有同胞相伴,在美丽的天堂游山玩水,仿佛这辈子就是这样优哉游哉的狗生了。

  小王带的是姐姐雨晃,雨季由另一位同事带领。

  雨晃是一条特别的狗,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胆小的德牧,那娇娇弱弱的样子让人怜爱。

  雨晃的胆子小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她怕大马路上的汽车,也怕小区里的自行车。只要一见到车就往小王的身后钻。她也怕小王对她喉咙响。训练中犯点错误只要小王一提高嗓音,她马上就吓得缩起脖子趴在地上。弄得小王对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听说在那么多条警犬中,也只有雨晃享受过住到小王家里去的待遇。因为她胆小,小王就晚上陪着她一起睡。她怕汽车,小王就一次次地带她坐大卡车。她也怕自行车,小王干脆就把狗碗也放到自行车下面去喂她。

  这样的待遇就是宠物犬都没有享受过。所以小区的大伯大妈都认识这条小狗了,每次看到都会跟小王开玩笑:又带你女儿出来遛啊。

  雨晃在小王的心目中俨然就是他的小公主。

  南京那个寒冷的冬季

  小王和雨晃最深厚的感情是在南京训练时结下的。

  姐弟俩长到五个月的时候,该是正式进学校学本领的时候了。

  那一年冬天,姐弟俩又一起跟着小王和同事去了南京,在那里度过了三个月的培训生涯。那段日子终生难忘。

  那个冬天的冷,用滴水成冰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小王等训犬员晚上盖两床军用被子都觉得冷,毛巾刚挂上就冻住了。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训练。因为场地紧张,而单个犬训练需要非常宽阔的场地,以便彼此不干扰。于是,犬和犬还需要抢占有利场地。起得晚的人和犬就要走到更远的地方去找场地。有时甚至会比别人多走出五公里。

  小王心疼雨晃娇小走不动,往往会再提早半小时起来。于是,那些个冬夜的凌晨,一人一狗就在漆黑中哆嗦着出门了。寒风凛冽,人狗会先相互抱团温暖一会儿。那些时刻,安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

  就这样,一人一犬组成一个训练小组,练教练要求的一个个项目,新鲜迹线和陈旧迹线的交替练习。

  大雪纷飞的早晨,训练也不会停止一天。泥泞的野外,小王总是把自己的雨衣披在雨晃身上,自己不停拍打身上的雪花。

  小王总是记得雨晃饿肚子时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清早训练结束回来,训犬员开始吃早餐,而警犬则继续在犬舍里空腹等待下一轮的训练。小王心疼雨晃,总是安慰她,坚持,大家都这样,这是为你好,这样你才能在训练中保持机敏的辨别力,不致被淘汰啊。

  忍着咕噜咕噜叫的肚皮,雨晃就这样等啊等,一直要等到早上第二场训练结束,才能吃上第一顿饭,而且只能吃到八分饱。

  当然,伙食还是不错的,一个班有一大桶白切牛肉,每个警犬一个白煮蛋。

  最最难受的就是星期天了。这一天训犬员放假,但这一天全体警犬就要饿肚子了。于是那一天,就变成雨晃最渴望见到小王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只要小王的脚步声从大门外响起,即使有再多别的脚步声一起,雨晃也能听出是小王走路的声音。这一天都快饿得要有幻觉了,但这也是对警犬的一种训练,饥饿有助于保持清醒,保持警犬对给予食物的主人的依恋和服从。

  在饥饿状态下警犬们的工作积极性和欲望都是最强的。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干完活,回去就有饭吃了。

  就这样,小王带着雨晃一天一天地熬,一关一关地过,终于顺利完成了培训,三个月后重回到天堂杭州。

  令人刮目相看的雨晃

  学成回来后姐弟俩算是基地的第一批警犬,开始正式上岗了。

  第一次出警那是大年初二,那些天过年的鞭炮声又把雨晃吓得够呛,基地忽然接到指挥中心指令,有一起抢劫案需要警犬支援。

  小王和雨晃都有点紧张,之前这些出现场的镜头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谁也没想到真有一天自己也要到那样的现场。

  于是这两个新手一步一步都按着老师教的来做。提取嗅源,寻迹追踪脚印和血迹。追了有两三百米路,血迹忽然断了。而边上有一个草棚,发现一辆自行车,还有刀和老虎钳。小王判断是凶手在此包扎伤口。再往前追踪一百米,找到了这个手上包扎过的凶犯。初战告捷。

  相隔没几天,瓜沥发生了一起命案,一名发廊女被发现死在了店里,小王带着雨晃来到凶杀现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来到凶杀现场已是深夜。雨晃嗅到了血迹的气味,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她朝空中四周不停地嗅着鼻息,小王知道她是在辨明凶手逃跑的方向,于是就放开了狗绳,让雨晃开始行动。

  雨晃先是朝东搜去,小王一路紧紧跟着。几百米后到了野外,小王发现那是一片小麦地,绿油油的麦子正在静谧的夜色下自由地呼吸。

  这时雨晃忽然又掉头朝村庄方向回头搜去。

  小王心里感到有些纳闷,凶手逃出村庄,却在野外绕一圈又回到村庄,难道是在跟自己捉迷藏?

  可雨晃并没有直接回到村庄,她不断地往另外一个方向嗅去,而且还穿过一条高速公路的过路隧道,来到一个卡口。

  卡口处已经有民警在那儿严密检查来往的行人和车辆。

  小王一度怀疑雨晃弄错了方向,可雨晃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开始抽动鼻息,在安静的夜里,那鼻息非常清晰。

  忽然,雨晃在卡口边上的一块地面上停下了脚步,坐在地面上开始吠叫,小王跑过去一看,心里一惊,叫道:“这儿有一摊血,没有人看见吗?”

  经过判断这一定是凶手留下的。这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雨晃一路狂奔一直跑到一户人家门口。小王敲开了门,里面出来个女孩。女孩见到警察就知道事情败露了,说出了真相。

  女孩的男友杀人后为了防止被警察追上,在野外绕了一大圈后回到村里,在她家处理完作案的衣服后回他自己家,在女孩家后几十米的地方。

  凶手很快就被抓住。雨晃在小王的心目中也有了自己的位置。

  雨晃在凶案中屡立奇功,一下子让大家对警犬的功效不可小觑,也让警犬大队声名大振。然而大家没想到的是,雨晃让人称奇的地方还在后头呢。

  缉毒线上屡建奇功

  雨晃遇到新异气味会“重嗅”,她的嗅觉功能属于警犬中的超强。训练警犬的目的就是要让一条犬能从多种气味中寻找到大脑记忆中的某种独特气味,如果能从外界环境几千种气味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那就是最高境界了,而雨晃便是这样的警犬。

  当时警犬都属于多功能犬,涉及任何警情都要出现场。

  2003年江浙一带的毒品越来越猖狂,萧山是毒品进入杭州的一条必经之路。因而接获各种线报需要警犬协助查毒搜毒的,都由雨晃等几条警犬担此重任。

  而雨晃每次出发都有收获。有很多起毒品案件现场,警察搜了之后找不到,警犬去了,一下子就搜到了。这些毒品有的被藏在冰箱底下,有的被藏在厨房和一堆生姜、大蒜混在一起。还有的被藏在空心砖里,或者两边密封的竹筒里。然而再隐秘的地方,都逃不过我们的狗鼻子。以至于后来局长下命令了,只要涉毒案件,警犬必须到场。

  后来机场也需要用到警犬检查行李。这时雨晃胆小的本性又显露出来,她一看到行李传输带就怕。于是小王又像小时候那样怕什么练什么。在基地买来了跑步机,天天让雨晃在跑步机上练体能,后来雨晃再上行李传输带就不怕了。

  对雨晃来说,只有到了六一儿童节给小朋友们表演时最胆大,因为那是一件开心的事。其实狗和孩子有什么区别呢,虽然调皮活泼,但是他们内心同样的纯净。

  毒品各有各的气味特征。传统海洛因和鸦片的味道,是有点酸臭味。新型毒品香味明显。运毒人员也都知道,所以往往会对毒品层层包裹。但是不管包装再严,经过车子长途颠簸,气味依然会散发,也一定会被灵敏的警犬发现。

  那时杭州东站经常有毒品查获。那些高速上下来的车辆,警察会根据有关情报派警犬上车,在过道上一一嗅闻检查。

  有一次,雨晃在汽车上对着一个人坐的位置就是不动了。可搜遍这个人的全身还是没有丝毫线索,行李当中也没有发现异常。可雨晃就是不肯动身。小王灵机一动,会不会就是以前听到过的人体带毒,毒品在身体内?于是他联系禁毒大队的民警将那人带到医院进行X光扫描,果然在他胃内发现层层包裹的海洛因。

  经历多了小王得出经验,身体藏毒的人肚子里会有很多气,容易放屁,会带出毒品的味道,所以椅垫中间会留下一丝味道。还有那些人胃也会不舒服,经常会有反胃或咳嗽和鼻涕出现,会用到比较多的餐巾纸,因此注意发现那些堆积比较多的餐巾纸的地方也是线索。

  雨晃和小王的合作越来越默契。又有一次在东站执勤,如潮的旅客中,各种人体味、食物味、粉尘味汹涌而来,在这其中有一丝微弱的甜味飘来,恰恰被雨晃捕捉到了,而雨晃身体的一点点波动又被小王捕捉到了。小王细细观察人群中的动静。果然发现有个男人形迹可疑,原本出来靠近左边,但看到警犬在就心虚地换了一条道。让雨晃上去一搜,果然发现袜子里塞着一小包毒品。

  正当小王和他的公主向着更大战果迈进的时候,意外忽然降临,让人猝不及防。

  2003年初夏的一个周末,小王和雨晃刚刚执行完一项任务,说是回家换洗一下。临别看着雨晃不舍的眼神,小王拍拍她的脑袋说,小姑娘我马上就回来。

  周一早上,当小王兴冲冲地回到犬舍,发现雨晃没有像往常那样在很远处就发出她的欢迎声,心中就升起不祥的预感。静悄悄的犬舍里,雨晃趴在门口一动不动,已经断气很久了。

  雨晃是因为胃扭转而死,这种情况在狗中是经常会发生的。因为饭后运动剧烈导致胃扭转,如果一两个小时内得不到及时救治就会死亡。

  后来分析那天的情况可能是这样,当时犬舍隔壁就是派出所,而派出所一天24小时几乎没有平静的时候,人来人往,常常半夜三更也会遇到出警任务。而狗最容易受到外界环境影响,有什么风吹草动总是容易上蹿下跳。所以饭后的雨晃受惊于警报声不安地跳动,悲剧就发生了。那时候警犬基地就这么几个人,也没有现在先进的监控探头,对这种临时出现的情况几乎没有办法。

  在很长的时间里,小王对雨晃这样孤独地离去难以释怀。想到雨晃那样胆小,意外发生的时候该有多么惶恐和无助,这个时候她呼喊求救的一定是小王。但自己却不在她的身边。自己的小公主在痛苦中孤独地死去,这样的一个告别小王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每每想到这些就让小王心如刀绞。

  犬中疯子雨季

  很长一段时间里小王都进入不了正常的训练状态,他的眼前总是浮现雨晃那哀怨的目光。那天在训练场上,他忽然发现雨晃又回来了。定睛一看,那是和雨晃长得很相像的弟弟雨季。于是萌发了继续带雨季的想法。

  小王接手雨季的时候,雨季已经三岁了,作为第二个训练的主人已经过了最佳磨合期。

  雨季和他姐姐雨晃截然不同,性格急躁勇猛,调皮而且不服训导,却是基地里最聪明、最有潜质的一条犬。

  雨季精力旺盛,最喜欢丢球游戏。小王身上的伤大多因他而起。小王经常委屈地说,只有他可以咬我,我不可能咬他。为了抢一个实心球,他可以从楼顶跳下去。有一次,为了抢小王手中的一只球,跳起来不小心咬到小王的下巴,居然将小王的下巴咬穿了。

  然而不管雨季怎样的调皮捣蛋,在小王眼里,他就是雨晃的弟弟,虽然训导他要花费更多心血,但他就是雨晃,她还活着。小王心甘情愿。

  有一次半夜接警要去搜山,凶手因邻里矛盾杀人后逃到山上。

  那天深夜山上弥漫着大雾,朦朦胧胧看不清路。小王和雨季走在前面,只要有雨季在,就别想有人走在他的前面。

  走到半山腰,只听得雨季忽然连连发出惨叫。小王跟上一看,雨季踩到了猎户的陷阱,前腿被野猪夹死死地夹住,两侧生锈铁刺穿了皮肉,一直扎到骨头。雨季越是挣扎夹得越紧。小王急得用手去掰,可是一人之力根本没法做到,因为那是用来夹几百斤野猪的夹子。

  疼痛难忍的雨季一口咬住了小王的手臂。小王本能地往后缩,然后又往前一送,相当于是把自己的手臂往狗嘴里送。小王觉得只要能够减轻雨季的痛苦,就当自己的手臂是咬在狗嘴里的木头。

  在众人齐心合力下,铁夹子终于被打开了。这时雨季前腿已被夹得血肉模糊,无法行走。而其实,小王的手臂也被咬得鲜血直流。那天晚上小王一个人把这条大狗背到了山下,因为其他人还要接着搜山。

  回到基地检查,好在雨季没有伤到骨头。但小王的手很久没有恢复自如。

  这次经历后,雨季对小王的态度完全变了,小王是除了姐姐雨晃外,他最可相信的人。若不是真心对他,谁会把自己的手塞到狗嘴里帮他解痛,冒着骨断筋裂的危险。

  雨季让人又爱又恨。虽然他是基地最难管的一条犬,但他同样也是基地工作最出色的一条警犬。他一年破获的案件几乎可以说是别的警犬一辈子破获的案件数。因此他当之无愧地成为基地的当家狗。小王也经常感叹,就警犬的素质来说,不可能再有别的犬超越他了。

  实战是检验警犬训练效果的唯一标准,不管这条狗在平时训练中有怎样的突出表现。雨季就是那种临场发挥绝佳的狗。

  有一次接到线报,在高速上有一辆携带巨额毒品的货车经过萧山。小王便带着雨季在下高速口检查站一一过检。

  当一辆厢式货车经过时,雨季明显地兴奋起来,喉咙里呼呼直喘粗气。小王马上感到有戏。一开始寻不到,但雨季的兴奋状态有目共睹。于是开始第二遍找,发现雨季的注意力还是在车子底部,而那里除了车轮胎其他全都一一搜过。小王当即决定放气。一听要给轮胎放气,司机马上慌了,如数招供毒品就藏在轮胎里。事后检查毒品的数量令人震惊。当时这属于公安部的要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对外公开披露,但雨季的头功还是记在了功劳簿上。

  雨季工作起来,精力充沛,这也来源于他无止境的工作欲望。

  又有一次接获举报,有人在一家大酒店后面的居民小区里聚众吸毒,雨季在那次缉毒过程中差点儿牺牲。

  小王带着雨季来到那幢居民楼14楼的时候,已经有民警在门口和里面的人交涉。雨季在门缝边一阵猛吸,应该是嗅到了里面有强烈的毒品气味,开始狂叫起来,并且不停地用前爪去抓门,门边的白墙都抓出了一道道爪印。

  忽然门里面传来了好几个人异样的叫声,民警大呼“不好”,感觉里面的人似乎要跳窗而逃。因为吸食毒品后人会产生幻觉,以致经常发生跳楼的情况。

  民警紧急决定撬门进去。门被撬开的时候,房间里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可雨季一路嗅过去,发现了一个打开的窗户,他嗅出了房间里的几个人是从那扇窗户跳下的。跟在身后的小王知道雨季的脾气,他大叫一声:“雨季站住!”

  可雨季似乎没有听见小王的喊声,他已经纵身往窗户边跑去,小王像疯了一般朝前扑去,一手抓住了雨季的尾巴,雨季和小王同时摔倒在地。

  民警在窗户上往楼下打手电发现有人已经躺在了一楼的地面,急忙转身跑向了电梯准备下楼察看情况。

  小王带着雨季也打算搭乘电梯下楼,可雨季根本就按捺不住性子,直接朝楼梯跑去,一路冲下楼。小王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坐了电梯来到一楼。那时候,雨季早已在地面上找到了从楼上坠下的三人。

  雨季这样的急躁性格也导致了他比赛的功败垂成。记得有一次,他代表基地参加全省警犬比武。

  第一场房间藏毒搜索,雨季不到十秒钟就完成了。100分。小王心想这下有戏。第二场搜行李箱藏毒。雨季也是迅速找到了目标。可是他没有按照要求坐下,而是疯狂地撕咬那只箱子。动作犯规,0分。眼睁睁与冠军失之交臂。他实在是太好胜了。

  因为雨季的出色表现,2007年成为基地的第一条功勋犬,受到了公安部的表彰。

  雨季不再来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不忍目睹的灾难再一次发生。

  那年刚过立夏。基地里的大批犬忽然得了尿毒症,并且每天都有犬死去。解剖出来是急性肾结石。肾脏、膀胱还有尿道里,密密麻麻布满大大小小的石头。后来才知道是那一批狗粮里掺了三聚氰胺。那年代,孩子奶粉都难以得到保障,更别说狗粮的安全性了。

  那一次,基地先后有十五条犬陆续倒下,小王和潘大及基地的队员们忙成一片。

  基地有自己的医务室,备足了临时的药,防中暑。小王当过军医,有丰富的药理知识。自己购买便宜的药片。基地60多条犬一年的医药费只有5万元,不省着用哪里够。因此一些小的手术也都是自己动手。

  那段时间排石冲剂一箱箱地往基地买,训犬员们每天都亲自给警犬导尿,日夜看护。就这样,有几条病情轻的警犬慢慢救回来了,但雨季和其他十条警犬病情越来越危重。

  在小王心目中,雨季的分量还是不一样的。他再也坐不住了,向上级领导打了报告,希望批准他把雨季带到南京去医治。因为那里有着当时最好的兽医和老师。因为雨季是基地的当家犬,所以上级批准了小王的请求。

  当天晚上,小王一人一车带着雨季出发了。沿着当年来的路,这一次小王是要把他带回他和雨晃的出生地南京。

  夏夜的空气闷热难当,车窗外时时掠过对向车辆交会时的灯光。雨季的眼睛在黑暗中努力睁着,沉默地望着小王开车的背影。

  虽然小王一再地对雨季保证,坚持住,雨季,只要我们到了南京就有救了。南京是你的故乡,那里有我的老师,那里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你,坚持住。但是雨季心里肯定清楚,那其实是小王在安慰自己,在给自己打气。

  车子开一小时,小王就会寻找安全的路边停靠。因为天热需要不停补水,而尿路堵塞需要不停导尿,不致让雨季憋得难受。

  南京终于到了,小王直奔之前已经联系好的老师医院。可是老师看完雨季的情况之后的脸色,让小王的心不停地往下沉。太迟了,病情太严重了。可小王还是不肯放弃。在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他跑进跑出为雨季导尿,挂消炎点滴,总盼着能够出现奇迹。

  空隙时还去外面买来各种午餐肉和火腿肠,这些训练时都是严格控制的零食,现在可以敞开来让雨季吃。

  只可惜雨季已经虚弱得连闻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与雨季对视的眼睛里,小王仿佛又看见了那一年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南京郊外,雨季、雨晃姐弟跟着他在黎明时分训练。那个时候经常饿他们的肚子是为了让他们保持机敏和兴奋。而现在可以敞开吃了,人狗的缘分也快走到尽头了。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晃差不多八年过去了。物是狗非,姐姐雨晃早已等在天堂,弟弟雨季也已处在弥留之际。

  告别的那一刻终于到了。雨季已经不能再熬下去了,最后只能实施安乐死。说到这点,犬倒是比人类早享受到这个特权。

  小王把雨季埋在南京郊外的一座山上。他去买了一把铲子,在山上的一棵银杏树下挖了一个深坑。挖完之后,他的手上起了两个大血泡。

  回去的路上,小王的身后已经没有了雨季那温柔的注视,他的心变得空荡荡的。这去往杭州的路途,当年带着小姐弟俩一路有着多少的欢笑,历历在目。

  想起雨季训练时的胆大和不顾一切,球扔哪儿就奔向哪儿,哪怕那是一片灌木林,出来时脸被划得一道道小红口。也想起雨晃的胆小娇弱,汽车喇叭一响就往小王的怀里钻。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一条又一条警犬从相遇开始,到最后各不相同的告别,小王说他每一次告别、每个细节、每个眼神都记得清清楚楚。

  警犬的职业病是早衰。因为他们吸入的废气特别多。而且需要他们嗅的地方往往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训犬员指哪儿嗅哪儿,绝对的严格执行。有的时候在道路上循迹追踪,那狗鼻子是一刻都不能离开地面,稍不留神就会错失已经在时间和空间中扩散得一点不留痕迹的血腥味。

  粉尘、有毒物质、排放废气都是严重影响警犬身体健康的元素。

  早衰是警犬的共同特征。在基地,两三岁的狗下巴上的胡子就变白了,七八岁就进入了老年退休期。

  在带雨季、雨晃姐弟俩的同时,小王还带过一条叫丽台的德牧,他也曾在2003年杀人案中建过奇功。后来基地来了更多的训犬员,丽台就交给别人带了。

  直到丽台七八岁时干不动了,他的第一位训导员便请求把他带回家养老。后期丽台因为肠胃炎没法自主排便,肚子胀得如鼓。训导员带着丽台又到基地来找小王。为了解决丽台的痛苦,只能进行安乐死。

  那是一个年初五的早晨,天下着蒙蒙细雨,满世界都是鞭炮声,那是大家都要迎财神的日子。可是财神降不降临与警犬又有什么相干呢?就在细雨中,在漫天的鞭炮声中,丽台安详地合上了眼睛,去往他的汪星人星球了。

  古人云: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有的人死了,轻于鸿毛。狗生也一样,同样短短十几年的生命,有的还不满十年,有机会对社会作出贡献,犬生也可谓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雨晃的离去让小王痛哭流涕,雨季的灾难让小王沉默寡言。一次又一次的告别,渐渐地让小王心如磐石,基地的警犬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小王的眼泪了。但是我相信那不是冷酷,而是坚强,他把这些痛苦埋到了更深的心底。

  自己带过的每一条警犬离去,小王都会到山上亲手把他掩埋。他会找一棵山上最美的树,挖一个足够深的坑,把他安葬。每年不同的季节,他会想起不同的警犬。银杏黄叶飘落的时候,他会想到远在南京的雨季。杨梅熟了的时候,他会想到柔柔弱弱的雨晃。

  我不知道我会在哪个季节离去,我也不知道会有哪棵大树和我永远相伴,但我知道,在小王的心里,未来一定也有一棵树为我而植,那一季的叹息声是为我而发。

  编后:

  20年前,警犬大多是由德国牧羊犬担任,各种工作全由一种犬种来完成,后来由于德牧的生理疾病,慢慢有一部分工作被拉布拉多代替了。现在又出现了马犬和史宾格犬。德牧基本上被全部淘汰。基地现在只剩一条德牧了。

  在早期,无论是警犬使用部门内部还是外界的公众,都认为警犬就等于德牧,德牧就是万能型的警犬。但在今天看来,曾经的万能警犬德国牧羊犬,几乎已经从一线警犬部门退役。

  德国牧羊犬的接班人是比利时马里努阿犬,简称马犬。相比于使用多年的德牧,它们具有更强的体力,更持久的追踪能力,更敏锐的嗅觉和更强的爆发力。

  现代警犬,也早已跳出了“单一犬种万能论”,转而向专业方向专业犬种演变。例如,搜毒搜爆,就使用嗅觉灵敏的拉布拉多犬或者史宾格犬。治安防暴,则使用威猛的罗威纳犬。而马犬是最牛的,多向一专多能领域发展。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