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5年度精选短篇小说卷——神算(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漆雕醒

目录

神算 / 少一

辅警牛二和他的狗剩 / 肖昉

姑娘鲜花 / 吴全礼

美狄亚的敌人们 / 漆雕醒

老周的前世今生 / 杨新才

祥子的私房 / 刘政权

死案 / 王爽

换骨记 / 张弛

俗套 / 张遂涛

心战 / 彭祖贻

把命交给你 / 纪富强

警官王快乐 / 李迪

精严寺街5号 / 但及

密不透风 / 付旭东

血胆玛瑙手镯 / 韩金凯

永夜 / 聂耶

 

美狄亚的敌人们

在课堂上,我问了宋茹一个关于忠诚的问题。

她回答我说,忠诚是弱者的盾牌——当你要求忠诚的时候,便是在要求别人为你的不安全感负责;当你决定对什么宣誓忠诚的时候,你正在给自己套上枷锁——这种枷锁也是用来增强安全感的。然而,人类是最善变的生物,忠诚在某种程度上是反人性的;当然,这种说法是从天性的角度,而不是从道德的角度。

宋茹总是会提出一些令人乍听之下感到惊叹的观点,她是心理学专家,又是老师,这样的职业需要有一语惊人的能力。

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心里话。如果是,我便能理解她为什么可以如此平静地面对所发生过的事情,情商高到不食烟火的境界;如果这些不是她的心里话,那她便是我见过的最善于隐藏自己的女人,没有之一。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梅丽雅有一个可怕的情敌,她注定要输掉这场战争。不,应该说,战争还没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宋茹虽然年近五十,但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应该花了大价钱保养,不过物有所值——她依然是一位漂亮的女性。和梅丽雅的漂亮完全不同,后者的漂亮会让男人们的眼睛发光,但不会让男人们义无反顾。当然,宋茹的漂亮也不能,可是她的智慧会让男人们更认真地衡量她的价值,尤其是聪明的男人。活得漂亮与长得漂亮,这是两种层次的能力。

年轻漂亮固然是值得炫耀的,但年轻漂亮和水果一样保鲜期有限,而且是流水线产品,大把大把的年轻漂亮每天都在涌现,所以这炫耀看上去更像是促销。男人们的精明和挑剔是被这些促销催生出来的,女人们却还在盲目地自信着,自信地将自己高估、标价,这是商品的自信却不是女性的自信,很多人都不明白。

我早警告过梅丽雅不要抱有幻想,卢昌隆不会和宋茹离婚——卢昌隆是大学教授,他需要一个与他社会地位和声名都匹配的妻子,他的事业需要人人称道的佳话而不是身败名裂。

据说宋茹嫁给他的时候,他一文不名,他最艰难的岁月都是宋茹陪着他熬过来的,宋茹甚至在卢昌隆失业时供养了他全家人的生活。她兼职做三份工,还要照顾卢昌隆重病的养母,整整五年,直到宋茹打赢了一场官司,继承了其祖父的遗产,情况才有所好转。卢昌隆如果抛弃她,那必定要被千夫所指。

如果卢昌隆不是大学教授,而只是一个商人,或许并无关系,但是卢昌隆的前途是和他的名誉完全捆绑在一起的。

二十岁的男人也许会为女人承担一无所有的风险,只因为他们没什么可失去的。但四十多岁的男人绝对不会,他们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得到的东西,不是用来失去的;而且他们很清楚,一旦失去这些,便意味着失去所有,包括爱情。

梅丽雅对自己的认识不如卢昌隆犀利,所以她一直不信,一直到卢昌隆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才相信了——关于梅丽雅的死因,警察的调查结果是自杀,但我认为她其实是被真相杀死的。

她在死前给我打了个电话,因为卢昌隆打电话向她提出分手。梅丽雅哭了一个多小时,历数她在这段感情中的付出和创伤,她说没想到男人比女人还善变,头一天还在海誓山盟、温存缠绵,第二天就可以冷血冷心冷口,仿佛从来没有爱过。我说,就当这是个梦,醒来后她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痊愈,这世界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属于谁的,尤其是人。梅丽雅说,她明白这个道理,她只是为自己难过,她只是想找到一个希望。我说,希望这东西只能是自己给自己。她说,她会努力。我以为这代表她真的没事了,但是我错了。

人总说,最可怕的是欺骗,但事实上最可怕的往往是真相。

作为一个本应该以真相为信仰的记者,这么说或许是缺乏职业道德的,但事实确实如此。在记者生涯中,我已经见识过太多例子:假如人们愿意老老实实地待在自欺欺人的囚笼里,便不会被那些他们没有能力接受的真相击得粉身碎骨。

还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管梅丽雅叫美狄亚,因为她既漂亮又聪明,男人很容易喜欢上她。如果她高兴,也可以是一个极好的贤内助,而且颇有旺夫运,与她交往过的几任男友都在交往期平步青云,事业有成。然而梅丽雅却从来无缘享受她的劳动果实,因为她有女人最致命的缺点:善妒。这个缺点与希腊神话里的美狄亚十分相似,美狄亚聪明绝顶,最后却因为妒忌杀死了爱人伊阿宋的新欢,又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作为对背叛者的报复。聪明人犯起蠢来,后果格外严重。梅丽雅的程度虽不及美狄亚,可也会让男人头疼不已,通常激情与新鲜感过去之后,也就没有能包容这头疼的理由了。

梅丽雅吸取了教训,一直在卢昌隆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藏起她的妒忌与控制欲。她藏得很辛苦,而这种勉强的结果就是,当她依然失败时,会更痛苦。

她甚至没有与宋茹见过面,我在梅丽雅的记事本上看见了她的计划。她安排自己在周五与宋茹见一次面,估计是想做最后一搏,周六她本来应该飞往云南,丽江的酒店房间都订好了。我分析,她大概是想,不管成不成功,都暂时离开一段时间——阳光、古镇、风景——让它们来占据她的思想。据说那个地方到处都能捡得到艳遇。

然而她却死在周二的晚上——自杀是个临时决定,我们总是有很多计划,却总是被突如其来的念头打乱了计划,甚至决定了一生。计划往往很难计划人生,倒是意外却常常得到特权。

我真觉得梅丽雅不值,她的性命竟然由一个电话就决定了。

我所参加的心理咨询培训班,宋茹正是主讲讲师之一,我对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也有些困惑——我并不想为梅丽雅报仇,我只是觉得她死得太窝囊;我想要做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没有资格做些什么。宋茹在某种意义上是另一个受害人,不需要我告诉她,她已经从警察口里知道了一切,她亦经历了屈辱与失败,但是她活着。

有时候卢昌隆会来接她下课,他们的婚姻没有因为梅丽雅的死而瓦解,至少表面上,他们仍然在坚持做一对模范夫妻。

这种对比让我更为梅丽雅难过。卢昌隆的话杀死了梅丽雅,但他没有错,人们会说那叫悬崖勒马。而梅丽雅的死却不能换来好名声,人们需要在道德上痛打落水狗,梅丽雅们不被允许得到同情。

如果她不是我的朋友,就连我也会在我的文章里唾弃她。

人总是要选择一个立场,一旦选择了,就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我选择了友谊,就必须放弃道德评判。让我后悔的是,在梅丽雅最需要我的时候,我选择了留在电话旁,而不是赶到她的身边。

如果我像对待工作一般敬业而敏锐地对待梅丽雅,如果我一直陪着她,也许她能够绕过那个钻了牛角尖的念头,也许她就不必死。

我本来应该那么做,可是我没有。

是的,我工作繁忙,我腰酸腿疼,我自己也有一大堆烦心事——我的男友要去国外,我的感情又要没了着落,我自顾不暇,我年近三十了还没有功成名就只是个受人吆喝的小记者……我不想从沙发上爬起来,我对自己说,这是她的事,不是我的义务。她得自己想清楚自己负责,我对自己说,我花了一个小时听她唠叨诉苦已经仁至义尽,我把道理都讲尽了,可是她竟然死了。

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里已经带了醉意,毒药正在侵蚀她的生命。

她临死之前向我伸出手,独独向我伸出手,要把我当作救命稻草抓住,我却把那只手放开了。

现在我想把欠她的时间和关心都补上,可是她死了,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补。

我见到了宋茹,但是我依旧无能为力,什么也不能做。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梅丽雅的坟前放上一把雏菊。

宋茹躺在病床上,经过医生奋力抢救,她已经脱离了危险。

如果她死了,这会是一条大新闻——至少可以上社会版的头条:知名心理女博士在结婚三十周年之际被人投毒。

毒药是甲醇,被加在了红酒里——和杀死梅丽雅的毒药是一样的,连红酒的牌子都是一样的,都是2005年法国玛歌酒庄出产的正牌干红。玛歌酒庄是世界五大酒庄之一,2005年是其产酒的最佳年份之一,这一年出产的红酒,葡萄几乎达到了完美的成熟度,酒香里散发着紫罗兰的香气,余味深长,现在一瓶市场售价在两万元人民币左右。

红酒是当天中午由快递员送到宋茹手里的。她以为这是卢昌隆送的结婚周年礼物——宋茹是红酒迷,换了谁也不会想到这样昂贵的红酒会有问题。她一个人几乎喝光了一整瓶红酒,我可以想象出她的愤怒:她从中午等到晚上,卢昌隆却没有出现;他在学校里写一篇论文,压根儿把这事儿给忘了——他坚决否认红酒是自己送的。

在快递公司的运单上查到的登记人的信息确实是卢昌隆,手机号码也是对的,笔迹很像。但是经专家鉴定之后确认是伪造的,负责接件的快递员也可以证明此“卢昌隆”并非彼卢昌隆,前者是个戴墨镜的女士,长发披肩,画着浓妆。卸了妆之后,我很怀疑快递员能否再次认出她。

很明显,是有人冒充卢昌隆给宋茹送了红酒。

技术人员证明,红酒的木塞并不是玛歌酒庄所用的原装木塞。很明显,投毒者为了加入毒药不得不破坏原来的木塞,然后换上一个新的木塞。

宋茹对红酒是有研究的,她原本应该在第一时间发觉红酒的口味是有问题的,但她没有——那一天她的过敏性鼻炎刚好发作了,而对卢昌隆的失望让她失去了品鉴的兴致,一气喝完那瓶红酒完全是为了泄愤。

幸运的是,她及时打出了求救电话。

我没有把这些辛苦探知来的消息发到报纸上,不仅是因为警方的要求——这一瓶红酒让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复杂起来,就连梅丽雅的案子也进入了重新调查的模式。

两个案子的细节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如果宋茹是被人谋杀,那么梅丽雅也可能是被人谋杀,虽然后者有一个自杀的理由。

我知道,梅丽雅的那瓶红酒是卢昌隆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为了对得起这份礼物,她还专门去恶补了红酒的知识和品鉴方法。她不想被卢昌隆看不起,更不想被拿来做比较。女人是很容易被男人用来比较的,主要是脸蛋、身材、气质,其次是学历、知识、谈吐,对于选不选这个女人,外在之类的也许只是次要元素,但它决定了男人会带这个女人出入卧室之外的哪些场合。梅丽雅拼了命地想要进入卢昌隆的生活圈子,她是那种在平常人家里很拿得出手的女友,但在卢昌隆的朋友圈里,却有些寒酸——她的思想与眼界都太狭窄,这不是填鸭式教育所能弥补的。

在梅丽雅自杀前,那瓶酒已经被喝过多次,其中一次,梅丽雅是与我分享的——虽然我鄙视它的来源,但还是没能抗拒它的魅力,这是我一辈子喝过的最昂贵的酒。

正因如此,所以警察才会认为是梅丽雅自己后来将毒药加入了酒瓶里。另外,甲醇是梅丽雅自己在当天购买的,她的钱包里有购买收据,在她的房间里还有残余的大半瓶,化学试剂的售卖商家也证实,购买者正是梅丽雅本人。

梅丽雅的死亡时间是在晚上8点,那一日,卢昌隆一直在学校待到半夜12点,和他的学生一起对其研究项目进行讨论——那是一个关于新能源开发的项目,卢昌隆是学术负责人,他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

第二天早上,卢昌隆打不通梅丽雅的电话,又没办法用钥匙打开从内部反锁的房门,便叫来物业保安刘东一起破门而入,而此时梅丽雅的尸身已经僵硬了……卢昌隆报了警,这个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他的清白——如果他因为害怕暴露自己与梅丽雅的关系而杀死后者,那么他绝对不会回到现场报警——报警就意味着他会被调查,而这个丑闻也肯定会被他的妻子和外人所知。事实上,他的名誉确实受到了一定损害,只是没有被大肆传播而已。

电梯监控录像表明:在梅丽雅死亡前后并没有可疑人员出入——当然,也不排除有人避开电梯从楼梯间甚至窗户进入梅丽雅的家中作案,只是这活儿很不轻松:梅丽雅住在二十七楼。

门锁都是完好无损的,窗户是反锁的,要破除自杀的推论也需要相当的证据。

我为梅丽雅寻找着她的敌人。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家境普通,没有被人觊觎的巨大财富;她是公司里普普通通的行政小白领,没有足够的能力争权夺利,她纵使得罪过人,也最多不过是言语上不小心的八卦或冒犯;有过几段失败的感情,都是别人提出分手;年近三十,一不小心爱上了有妇之夫做了不光彩的“小三”。恨她的人固然是有的,但罪不至死,并且无须宋茹出手,卢昌隆就已经回了头,两个女人甚至都没有见过面,她的死几乎不能让任何人获利,连一张保险单都没有。

谁会花心思杀死这样一个女人?

电视里有很多变态杀手,生活中事实上并不常见——大多数人都被生存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把杀人作为爱好也是需要本钱的。

假如梅丽雅死于谋杀,那么谁会耗时耗力费钱地进行这样一场谋杀——有的人花两万元喝一瓶酒,但有的时候,两万元也许可以买到一个廉价的杀手了。但是这个案子里陌生人作案投毒的可能性很小:对方需要偷偷潜入梅丽雅的家里,不被任何人发现,他要把毒投在红酒里——这瓶红酒被梅丽雅储存在厨房的橱柜暗格里,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她的人,根本不大可能发现那个地方。除非事先在梅丽雅的家里安装了监控设备,而警方并没有发现支持这一点的任何证据。

宋茹原本是唯一的嫌疑人,但是她有不在场证据——梅丽雅死亡的时候,她正在和一群人吃饭。当然,不排除她买凶杀人,虽然我认为这个可能性较小。首先,宋茹是聪明人,她应该很清楚卢昌隆与梅丽雅的关系不会持久;其次,杀人是个最笨的办法,而且会给自己惹来无穷后患;最后,梅丽雅死在和卢昌隆分手之后,卢昌隆的证供表示,他们分手后立刻就将结果告知了宋茹。

现在,宋茹也成了受害人,她的死对谁有利呢?

宋茹是一个心理学博士,有一家心理咨询工作室,出过书,常年与培训机构合作。作为心理学讲师,在本市有一定的知名度,收入丰厚;她年过五十,婚姻曾经出现过危机,但有婚外情的不是她,而且老公回心转意,情敌已经死去。

用常规的方法来分析,似乎只有卢昌隆勉强有一个动机,通常情况下,配偶被谋杀,另一半常常会作为首要的怀疑对象。假如宋茹要和前者离婚,那么卢昌隆很可能要分出不少财产给宋茹;如果宋茹死了,她倒能有一笔遗产留给卢昌隆——虽然这笔遗产对于拥有百分之五十五股份的上市公司股东卢昌隆来说,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图利的动机不存在,那么就是图自由了。

卢昌隆与梅丽雅发生婚外情,也说明他和宋茹的感情有问题,至少他是不知足的。我看过渡边淳一的书,深信男人捕猎的本性,是很难有例外的。

但是卢昌隆为什么要用同样的手法来引起警察的注意呢?以他的智商,不会想不到警察会把两个案子联系起来,他也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倒更像是有人刻意要将他置于这样的处境。

——宋茹出事之后,他在大学的职务已经被暂停了。

两个女人的一死一伤,刚好把卢昌隆逼进一条死胡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事业基本完蛋了。

那么,对方的目标会是卢昌隆吗?

大学会安排其他人接替卢昌隆的研究课题,或是全面终止?这是一个不定数。所以我认为不应该是为了争夺项目而设下这样的局,代价太大,而且成功的概率太小。

况且,即便失去大学的工作,卢昌隆倒也不会饿死——十年前,他继承了父亲卢文城的一大笔遗产,卢文城创办了一家大型建筑材料公司:昆朋有限责任公司,已经上市;卢昌隆占有大约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即便卢昌隆不工作,股份所带来的分红,也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

我把手里的资料一一分类。梅丽雅从没有说起过卢昌隆的这一部分经历:卢文城在困窘时曾经将作为长子的卢昌隆过继给别人,卢昌隆曾一度不为卢家人所认可。卢文城过世之后,卢家拒绝承认卢昌隆有继承权,卢昌隆凭着手里几封与卢文城的书信和他的弟弟卢昌硕打了三年的官司。后来卢昌硕因突发心脏病去世,而根据卢文城的遗书,假如卢昌硕先于卢昌隆死亡,且其子未成年,那么卢昌隆便可拥有公司的大部分股份,有权管理公司。至此,这场官司才最后有了个了断。

卢昌隆致力于学术,虽然拥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却把公司交给了卢昌硕的儿子卢俊青全权管理。可以说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他是仁义的,不计前嫌的,他与弟媳曾敏秀和侄子卢俊青的关系也十分融洽。

总的来说,卢昌隆是一个智商颇高却优柔寡断的人,这样的人很难遭遇到真正的敌人,事实上,我也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人可以称得上他的敌人。

其实,敌人和朋友一样难得,需要有足够的理由,才会令一个人时时惦记着要置另一个人于死地。

可惜梅丽雅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否则事情一定会简单很多。

现在的人都习惯用电脑和手机,用微博微信晒生活晒心情秀恩爱,一目了然。梅丽雅不能秀恩爱,便用秀美食秀身材代偿,她是那种怎么吃也吃不胖的类型,这也是她生活里最值得炫耀的东西。

警察让我在她的笔记本电脑里寻找对案件有帮助的信息——事实证明这个举动是明智的,我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但是我发现有些地方确实不对劲。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