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中篇小说卷——隐姓埋名(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马淑敏

 心狱(上)

安馨儿紧紧搂住裴远,把自己深埋在他的怀里,她贪婪地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汗味儿,默默地说,阿美,我会一直记得你们的味道,一直。

深夜她被窗外呼啸的风声惊醒,拽起被角给裴远去盖,枕边空荡荡的,裴远早没了踪影,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晚餐时分,齐月美打电话商议晚餐,“凉皮!”安馨儿闷闷地要求。下午她被老大捉到药王山景区做接待,短短几百米路程被称为“陈局”的矮胖老头拍了她几次屁股,虽然心里问候了他父母好几遍,脸上却是不改颜色,只想结束任务立刻换下被腌臜爪子弄脏的裙子。

安馨儿被网购的新鞋折磨得心烦意乱,她慢慢落在最后,巡视四周无人,赶紧蹬掉鞋子查看,袜子磨破的地方渗出斑斑血迹,顾不得抱屈,匆忙叠了几张纸巾塞进伤处。

她低头忙得正紧,冷不丁被一句“施主,可要请签”吓了一跳,安馨儿摆摆手算是回答,那人并不离开,追问道:“施主,您,可是酉鸡年生人?”安馨儿抬头,见僧人正眼不错珠儿地盯住自己,小脸儿登时长出半寸。

她算不上漂亮,但腰纤肤白,细眼淡眉。这天她穿一件海蓝V领裹裙,简单大方,清爽得像一只青花瓷梅瓶。

“施主,可姓安?”僧人急急发问。

安馨儿忍住几乎脱口的反问,拎起鞋子快步走向山下。僧人紧跟几步:“姑娘……”声音粗砺,像蠕动的松毛虫,令人害怕又厌恶。

夜里,安馨儿被肚子“咕咕”声叫醒,齐月美的被子好好叠在床头。月光自窗帘缝隙挤进来一缕,照得床头柜上一只玻璃杯亮晶晶的。

安馨儿翻来覆去睡不着,杯子里泛起的茶叶在月光中黑黝黝的,“酉鸡年生人?”她成了一叶茶,被滚烫的开水烫得浮浮沉沉。

阳城盛产茶叶,安馨儿和齐月美闻着茶香念完高中。安馨儿的梦想是穿上黑色法官服,报志愿时齐月美说,我们学财务!不等她反驳,齐月美抢过鼠标,她的页面变为Successfully passed。

安馨儿和齐月美在一个学校又腻歪了四年。实习时,安馨儿钻到书堆里日夜刻苦,备战考研;齐月美顺利杀进EJ公司,如愿以偿进入财男财女们虎视眈眈的投资部。

安馨儿考研前夜吃了齐月美特地给她买的红烧带鱼和比萨后,尽心尽力地在厕所里奋斗了一夜。第二天的考试换成打吊瓶,齐月美恨不得把自己耳朵拧烂。

考试毕竟结束了,就算把齐月美的耳朵割下来也无济于事。校园招聘已经结束,一时间没有合适的选择,安馨儿便回阳城帮母亲照看茶店。

EJ公司培训课程出乎意料地残酷。60天的魔鬼训练,第三天便有人辞职,第七天财务组两个女孩不告而别,齐月美打探了两天,将安馨儿简历直接发给人资教官,仅仅过了6个小时便收到教官回复,只有九个字:两日内必须到达基地!

安馨儿再醒来时天已大亮,赖在床上正看美发直播,听见门“啪嗒”被小心打开,悄悄进门的齐月美和安馨儿一对眼,呆了呆,拍着胸脯道:“安贵人,你吓死宝宝了!”

安馨儿一把扯住她:“阿美,你确定裴远是你要嫁的人?”齐月美蹬掉鞋子滚进安馨儿怀里:“我不想管以后,就想找个男人好好谈场恋爱。阿馨,我想忘了过去。”

安馨儿心浮气躁,自齐月美和裴远恋爱,她既怕裴远离开齐月美,又怕自己失去齐月美,热恋中齐月美过山车般的情绪更让她患得患失。

给齐月美掖好被子,安馨儿拿着半杯咖啡晃荡到喜鹊广场。在长椅上闲闲地看了半晌僵尸般的健身操,也是无味。往回走时意外发现隐没在梧桐树后面的青城图书馆,便一头扎了进去。

安馨儿喜欢报纸。报纸真实记录下一座城市的发展历程,市志不同,是按时政者的意志编纂,偏颇和故意的成分过于浓烈。

安馨儿决定从自己出生的那年看起。

一则自行车年检通告令安馨儿哑然失笑,神啊,自行车居然要年检……

5月C版角落有一则简短的寻人启示,交通事故,发黄的照片上女孩支离破碎,腹部被碾压成一层皮。

安馨儿瞬间脑补出肉皮连着头和躯体的血肉模糊场景,胃里的咖啡配合着呼之欲出,她赶紧扔掉手里脆薄的黄色纸片。

从卫生间回来忍不住又翻开一份,A版半版刊登副市长沈峰的生平简历和他在视察贫困村途中掉下悬崖的事件。

安馨儿肆无忌惮盯着帅气的沈峰,沈峰也瞪起眼珠儿回敬她,很是傲慢。很快一则新闻激起她的怒火,50多岁的民办教师强奸几十个小学生却因为没有家长指证,学校只是将他开除了事……

安馨儿穿越回20年前,她刚刚出生的年代。坐在成堆的报纸中她开起小差。安家仁每天骑着一辆黑亮的摩托车来学校接她,妈妈做好麻辣辣、热腾腾的豆腐面等他们进门,跳下摩托车她直奔自己专用的小茶壶,里面泡着香喷喷的毛尖。据说这种毛尖一年只采集5公斤,是难得的极品。

她在店里随手捏了点茶叶放到嘴里,妈妈跳起来抠她的嘴巴:长大会生不出娃,知道吗?直到她全部吐出来。

安家仁往茶上喷药水,妈妈叹气:“造孽呀。”

从药王山回来后,安馨儿学会了失眠。失眠将她冬眠的记忆催醒,夜夜播放。

齐月美睡不踏实,听见安馨儿的呓语,以为她瞒着自己恋爱,趴过去细听,安馨儿自言自语什么和尚什么庙。不禁哑然失笑。

早晨两个人抢洗手间,齐月美推她:“让给我,我告诉你个你的秘密!”安馨儿挤过去:“我有什么秘密,我又没有小裴警官。倒是你,好生伺候我,不然本经纪人一张裸照让你红过什么芝!”

齐月美更笑起来:“小裴警官俗男一枚,我若直播你勾搭和尚还俗,点击率肯定超过特朗普女婿。”安馨儿一只湿毛巾丢过去骂道:“妖女!”

齐月美接住湿毛巾一把塞进安馨儿的睡衣,色眯眯地挑着下巴:“凉凉你的胸!改天请我尝尝你的花和尚!”

安馨儿拽出湿毛巾佯装勒死齐月美:“再瞎说,看我不毁尸灭迹。”又道,“便宜你,把你压成饺子皮。”齐月美提着裤子就过来撕她:“谋杀亲夫啊你!”

“裴远才是你的夫人,我最多算你随时背叛的情人!”两个人正疯,电话铃响,齐月美看一眼笑得前仰后合,是裴远。

晚上齐月美拖着安馨儿一道赴约,安馨儿不去,齐月美笑道:“怎么,情人不敢见夫人?劝你还是认清为好,免得日后内人找贱人决斗错伤无辜。”

两人勾肩搭背走进包间,除了裴远警官还有位年长些的男人,齐月美花红柳绿的笑脸瞬间青紫,裴远居然自带家长。

裴远笑嘻嘻介绍:高队长,我师父。

安馨儿捅了下阴霾满目的齐月美先喊了声叔叔,齐月美旋即露出八颗牙齿娇嗔道,师父是家长,我也没打扮打扮。脚底下猛踩裴远。

几杯酒下肚,高警官微黑的脸膛泛起红润,盯着杯子叹息:“93年的娃都工作了,好快的日子!”他左看看齐月美右看看安馨儿,一脸的遗憾,“真快啊,20年眨眼过完了。”

“你们为啥长这么快?退两年!高警官同意了你们再长回来!”安馨儿非常严肃地用筷子点着齐月美和裴远,高警官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高叔叔在警局工作,一定遇到过好多大案吧?”齐月美挑一根豆芽慢慢嚼,高警官将烧龙虾转到她面前,半天说道:“放心吧,青城发案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刑警嘛,不遇到刑事案件也不可能啊。”

“讲一个呗!”安馨儿将龙虾转给高警官。

高警官微微笑着说:“上班第一天就遇到出警,看见半截压成皮的尸体,吐得我那叫个天昏地暗,一个星期都吃不下饭。”安馨儿恍然间看见破烂的尸体,鲜血淋漓的雪地,顿时嗓子热辣辣的,齐月美也放下准备夹菜的筷子。

“停播!吃饭呢!”裴远不满地端起酒杯示意师父。

“那起事故的确够吓人!”安馨儿不领裴远的情。

高警官认真看她一眼:“嗯?”

“报纸。”安馨儿简单明了。

“可怜,一尸两命。”他叹息道。

“两命?”安馨儿努力回想报纸原文,她确信,那些文字印在她写满数字的脑频道。

“饺子皮孕妇?青城岂不是要六月飞雪?”齐月美端起酒杯咽下一大口。

“女孩子喝酒不要逞强。”高警官不看她。

“深更半夜挺着大肚子还去酒吧,够个性。”小裴警官摇着头。

“命中注定她在那还魂儿。”齐月美冷冷地说。

“满街马路杀手,防火防盗防司机。”安馨儿用眼神提示齐月美。

裴远看向高警官:“前几天去查档案,还看到那只指纹金笔,限量版!牛!”

高警官低声道:“案子结的太仓促,心里不踏实,这年头,万一的情况太多,留点证据总没错。”

裴远接过话说道:“肇事司机三年前故技重演,撞伤一个老头,居然倒回去将人碾死了。”

“我去,这也太狠了,蓄意杀人呀!”齐月美拍着桌子骂道。

“你以为呢?”高警官冷冷地说,“踹了几脚,小子又交代了两起逃逸案,其中就有这个案子。说人自己冲到车轮下的,他来不及刹车仗着天黑逃了。”

“根据他的交代进行了二次结案,饺子皮姑娘死得冤,阴魂不散,去年又拽来一个投案的。”高警官看着面前瞪得圆溜溜的四只眼珠,觉得两个姑娘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烈。

裴远警官接道:“最新版本是,女孩是路人甲的情人,两个人吵架,路人甲把女孩推进车轮。”

裴远警官很暧昧地对着安馨儿笑道:“把这个案子放到网上,点击率八成能过亿。是不是啊,安姑娘?”

“计划在哪家直播呀?两位警察叔叔颜值够不?”高警官眯着眼睛看安馨儿。齐月美困惑地看着裴远和高警官,安馨儿咬了下嘴唇,从兜里掏出手机慢慢放到桌面,手机一星红灯闪烁,齐月美抬脚去踢安馨儿。

安馨儿自认理亏:“我删掉。”高警官极快地按住她的手,笑道:“不敢劳动您。”

裴远笑道:“网络害死人,搞得会计跟柯南似的。”

“青城是个民风淳朴物价低廉的好地方,不光出品好警官,还出品新好市长,这年头,这个特产一般地儿真没有。”齐月美有些尴尬地换了话题。

安馨儿趁机摸到手机,翻出照片给高警官。

沈峰清秀的正面照在高警官脑海变成一张拘捕令。可惜,他死得太及时,还得了英雄的好名声儿。

作为刑警,他参与了对沈峰家的搜查,据说,沈副市长夫人长期在美国治病,儿子不得不去陪伴。他的家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似乎只是偶尔休息的落脚点。

专案组组长韩力携材料去省局汇报请求立案的路上与一辆卡车相撞当场死亡,材料不翼而飞。

市委书记气冲冲地拍着桌子警告他们:不要往英雄脸上抹黑!

季度末,解散的专案组成员每人领到一笔奖金。

高警官新交往的女朋友在家门口被人灌下摇头丸。

沈峰情人的举报信和一个亿的扶贫基金随着他的死去烟消云散。

高警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回忆中。那颗摇头丸成了他的心病,他咬紧牙关把女儿送出国,为给女儿交学费不得不半推半就做影子私人服务。

“沈峰是青城最年轻的副市长,援藏3年,是实打实干出来的副市长。可怜尸体都没有找到。为了安抚他的家人,是把塑料模特穿上他的衣服火化的,追悼会也很寒酸。”高警官一仰头一杯子茶水倒进嘴巴。

“塑料模特?”安馨儿和齐月美一齐问道,高警官很认真地点头:“嗯,塑料模特!”

安馨儿和齐月美挽着手臂一路步行,齐月美嘲笑道:“安宝宝,我错了,你实在应该上警校!”安馨儿摇摇头,不知为何内心很是凄凉。

“别再想那些鬼话,安馨儿,你不觉得也许只是臭和尚骗你烧香的一个诡计,他和进药王庙的每个女孩都说这句话也未必。”齐月美一边往皮箱里收拾衣物一边警告她,“上个月在翟山,碰到一位仙风道骨的一休哥,说我长期在外奔波,一定要供奉360盏平安灯,我信了;又捐了360大毛香油钱。结果从那天开始,他天天给我发微信,内容只有一个,让我放生两只百年乌龟。我问他,我去哪里找百年乌龟?就是找到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活了100年啊,你猜他怎么说?”齐月美一脸诡笑,安馨儿斜着眼睛看她,“他说,他们那里养着呢,我只要把钱打给他,他、替、我、买了放生!”两人同时大笑起来。“好聪明的一休哥,让你买了他的乌龟再送给他!”

齐月美神采飞扬地走了。夜里,摸不到枕惯了的胳膊,安馨儿闻着齐月美的被子看微信,齐月美在手机里伸出半边脸冷冷地说:“让他变成哑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