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玉观音(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海岩

那个晚上我们彻夜不眠,杯子里的茶早已冷却,而小客厅里的灯光却依然温暖。我们都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相隔之近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可安心娓娓道来的声音,又仿佛非常非常的空灵和遥远。

也许我并没有真正爱上安心,也许我对她已经爱得太深,当她说出与她相爱的另一个男人时,我没有失望,没有反感,我在内心里冷静地接受并端详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他名叫张铁军,岁数比我大,在两年半前爱上安心的时候就已经二十七岁。他毕业于著名的云南大学,是学新闻的,毕业后分到了云南广屏市的市委宣传部,在新闻处当干事。他的老家就在广屏。他的父亲是广屏师专的校长,母亲是广屏市妇联的秘书长。虽说妇联在性质上属于社会团体,但在中国,应该算是一个官方机构,妇联的秘书长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政界人物。而他爸爸任职的广屏师专,由省里和广屏合办,是广屏仅有的三所国家承认的大专院校之一。因此可以说,张家在广屏,算得上是个显赫之家。

张铁军自己也不是一般人物。他和电台、电视台和报社的人都熟得很。这年头,新闻单位也可划入“权力机关”一类,他们拥有“监督权”和“话语权”,可以随时随地对某个单位和某个个人进行新闻干预。市委宣传部的新闻处就是管他们的,所以能没权吗?在广屏,张铁军干什么事儿都挺方便。

这样一个有背景、有权势、有学历……按安心的说法,也有能力的青年,爱上了从偏远山区清绵来的女孩儿安心。

安心在上中学的时候参加了保山地区体校的跆拳道运动队,曾代表保山参加了全省的跆拳道锦标赛,为地区拿过一枚品势赛的金牌,并且因为这个特长,早上了一年大学,在她十七岁那年通过全国统一高考之后,被广屏师专体育系抢先接收。她和张铁军相识是因为铁军的父亲重病住院,那时正值安心在广屏师专的最后一个寒假,学校里的学生会组织没有离校的学生轮班陪护,她在病床前认识了这位校长的公子。在所有陪护的学生中,让铁军的母亲最为满意的,就是安心。关于这一点我绝对深信不疑,安心确实是个很会伺候人的女孩儿。或许是铁军的母亲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勤快、朴实而且美貌的女生,在铁军父亲病危之后,她就请求学生会安排安心固定陪护。整整二十天,安心吃住都在医院,和铁军母子一道,为这位老校长送了终。丧事刚刚办完,喜事接踵而来,铁军和安心正式确定了恋爱的关系。铁军对安心原本就有意,但还是托了母亲的大媒,由母亲正式出面撮合。虽然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准谈恋爱,但继任的校领导都是铁军父亲的老部下,对这一段金玉良缘,私下里都很支持,只是闪了一大帮像我现在一样为安心害着相思病的愚蠢的男生。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全校最出众的女孩儿,这么快就名花有主了,而且还是个谁都惹不起的主家儿。

这位张铁军长得是个什么样子?他漂亮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这当然出于一种非常正常的心理,因为人人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某一时刻的低级幼稚,譬如喜欢和情敌做出种种对比,喜欢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并以此为快。好在安心倒很坦率,对张铁军的评价直言不讳:“他不漂亮,一般人。”虽然她如此说,但我仍想知道得更详细:“他有多高?”我问的时候故意东张西望,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像是有口无心随便问的。安心笑了。“比你矮半头呢,”她说,“而且挺胖的。”

我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在想象中把这位张铁军归纳为一个矮矮的胖墩儿。后来我在安心那里见到过他的照片,那是与安心的一张合影。不知道是不是摄影师把他照得太好了,比我恶意的想象要好得多,很正派的样子,国家干部式的表情和气质,配以款式过时的西服,总体感觉还比较忠厚。

可安心和他在一起太显小了,在我看来他们俩一点儿都不般配。

我问安心:“你真爱他吗?”

这是我最希望她说真话也最怕她说真话的一个提问。对这个提问安心很长时间都没做过正面的回答。从世俗的眼光看,张铁军这样的家庭,对安心这种从边远山区走出来的女孩子来说,是一个理想的归宿。在现实的生活中,能这样一步到位地进入大城市中的主流社会也就够了。至于爱情,爱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那种一见钟情的爱都是短暂的,短暂的东西都不免虚无,不去追求也罢。

这个夜晚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因为安心以非同寻常的信任,向我讲述了她和别人的爱情,而且,正是这个倾心交谈的夜晚,把我对这个女孩儿的暗恋从幻想推向了现实。与安心促膝而坐的记忆是非常温暖的,很多细节我至今历历在目。当天色将将透亮,窗户上有了薄薄一层雾状的晨光时,我轻轻地吻了安心。我吻了她的手,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应。

我问:“你真爱他吗?”

她默不作声。

在度过了这个不眠之夜以后,我和安心的关系似乎有了某种微妙的转折。互相倾诉自己的过去,能很快使彼此心心相印。我又恢复了中断一时的会计课程,以便每天用车往返接送安心。我们之间越来越无话不谈,话题越来越无边无际。我也向她讲述了我从上中学开始就层出不穷的罗曼史,那些跟我好过的女孩儿在我印象中大都早已面目不清,但我一律把她们描绘成或传统或新潮的绝世美人,各有羞花闭月之韵。我唯独没提钟宁,我还没有下定决心把我和钟宁的关系和盘托出。

我们的话题更多的还是关于那位张铁军。我当然希望更透彻地了解他究竟是何人等——他很有才华吗?脾气好吗?对女人忠诚吗?用我的话就是:花不花?还有他的母亲,那位本身也是领导干部的校长遗孀,是一个和蔼可亲、很好相处的长辈吗?

安心并不隐瞒她对铁军的评价:他有能力,在单位里很受器重;在社会上也颇吃得开;人很诚实、内向,喜怒哀乐都不挂在脸上。安心觉得男人就该如此,男人就应该是成熟和深藏不露的。在她的描述中,这位张铁军似乎满身上下都堆砌着优点和男性的魅力。他有没有缺点呢?我发现我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他的缺点。

“缺点嘛,也有,没有缺点还叫人吗?”安心说,“他有点儿小心眼儿,心胸狭窄,气量不大。当然,有些事儿是我做得不对,也不能怪他。”

我问:“你那么不能容忍男人的气量狭窄?”

她答:“那也不一定,那要看是什么事儿了。”

我问:“你最不能容忍什么事儿?”

她想了想,答:“撒谎,我最不能容忍的事儿,就是男人撒谎。”

我不再问下去,这时我的脸上已经有点儿发热,我甚至疑心安心对我和钟宁的关系早已洞悉无余。

我顾左右而言他:“什么时候他来北京,你让我见见他。”

安心问:“谁?”

我说:“你的那位张铁军啊。他来北京看过你吗?他知道你在北京这么艰苦吗?”

安心的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分开了,他不要我了。”

我一愣,有点儿意外:“是吗?是你不要他了吧?”

安心摇头,眼里突然有了一些闪亮的泪水,这个话题随即到此为止。她说:“我不想说这个了,咱们说点儿别的吧。”

她的这个表情让我似乎明白了一切,让我马上猜想到,她之所以孤身一人跑到北京来,说不定就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爱。

从这时起我不再主动谈起关于张铁军的任何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疤,更何况安心看上去是那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儿。你要是爱这个女孩儿就应该保护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也包括那些还在流血或者已经愈合的伤疤。

但是第二天安心就仿佛好了伤疤忘了疼,她照旧和我聊起铁军,事无巨细地说起她和铁军在一起时的种种生活情态和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我面前,她甚至并不隐讳对铁军的怀念,言语之间,眉目之间,看得出来的。她说,铁军一直对她很好。她在上学的时候每个周末和周日都要去铁军家吃饭,铁军的母亲也很喜欢她,像女儿一样视如己出。在她毕业之后,为了能让她留在广屏,铁军的母亲四处奔走,托了好多关系。虽然安心最终还是没能如愿留在广屏,但铁军母子确是倾尽全力了。也许他们托人没托到点子上,也许铁军的父亲在位不在位还是不一样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个社会现实极了。安心后来还是被分到了谁都不想去的边境城市南德。

她被分到了南德一个中学当体育教师。

这是一九九八年的事情,那一年教委下了通知,要求各地要保证分到老少边穷地区的毕业生按时到位,对拒不服从分配的,要严肃处理,直至取消学历。在这个大形势下,铁军母子虽然继续进行各方面的疏通努力,但安心还是得打起行囊,到南德那个初创的中学报到。

我在北京的矿业大学当学生的时候,就知道有南德这个地方。这地方不仅在云南及其周边的省份,就是在北方,也被许多人听得耳熟能详。南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产和特别的名胜,她的出名——在当地人说来颇有些让他们脸红——是因为一种植物,那植物便是著名的罂粟。南德本身不产罂粟,但她是距离世界罂粟最大产区金三角最近的一座中国城市。这个城市被终年苍郁的南勐山三面环抱,一条清清浅浅的南勐河从这城市的边缘无声地流过,然后穿越南勐山谷,往怒江方向寻源而去。这山环水抱的城市有着和罂粟花一样的天然之美,美的外表下也潜藏着众所周知的罪恶。南德,以这样无法躲避的地理位置,首当其冲地成了毒品交易转运的一个有名的据点。

我曾经笑着问过安心:“你没近水楼台先吸两口?”

安心也笑,笑完却不让我笑:“你别笑,连我们学校的学生都有不少吸的呢。我不骗你!”

我想,安心确实够倒霉的,怎么不偏不正被分到了这么个不吉利的地方?

南德距广屏有四百多公里。铁军每个月都要乘火车来往于两地之间,与安心相聚。偶尔安心能请下假来,也回一趟广屏,当然有时还要回清绵,看看她的父母。安心的教研室主任,也是安心的顶头上司,姓潘,是一位年近半百的老体育教师,对她很是照顾。虽然体育教师人少课多,但安心在南德工作的头半年,就被准假回了三次广屏,还回了一次清绵。

在我听来,安心和铁军的这一段情缘,因为相隔两地,需要在铁路上辗转往来,倒反而显得缠绵动人起来。情感的积蓄总是离不开守候和牵挂,以及离别和重逢。他们的这段经历加倍地诱惑我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最后的背离。是性格不合、话不投机,还是不堪忍受长期的两地分居?或者戏剧性地出了个“第三者”,引发了感情上的危机?

关于“第三者”的话题,是我一向比较回避的。尽管我和钟宁之间,还算不上定了终身,但我和安心的交往对钟宁来说,算不算是第三者插足呢?单从我的外表看,也许这两个女人都以为我是挺纯的那种男孩儿,大概她们都想不到,在我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位女人。

和安心的交往越深,秘密就越难遮掩,起码跆拳道馆的教练和学员已经有人看出些端倪。还有那个夜里看门的张大爷,平常也有些闲言碎语,而且格外不巧的是,我和安心第一次发生那种关系,就被这老家伙给撞上了。

那日我送安心回体校,天不算太晚,我就到她的小屋里坐着闲聊。她那屋子是个临时性的砖式建筑,小得只能放下一张窄窄的床铺,我们就脱鞋上了床,并肩靠在墙上开聊。我们的话题更多的已经不是对过去的回顾,而是对未来的展望。那天晚上我们都兴致勃勃地问了对方未来最渴望得到的东西。我先说了我,我说:我最渴望得到一个我爱的人。安心说:那我和你正相反,我最渴望得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们彼此公布了自己的渴望,之后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这时我拥抱了安心。我紧紧地拥抱着她,我在她耳边哝哝低语,我说:我就是那个爱你的人。安心流了泪。这是安心第一次让我这样拥抱她。她也抱了我。她在我怀里泣不成声。我不知道她以前到底有过多么深痛的创伤,但她的泪水还是让我万分激动。

就在那个晚上我们终于融为一体,这是我很久以来始终未能实现的渴望,那等待已久的饥渴让我变得倍加疯狂。我的力气和喘息大概像只第一次厮杀的幼兽,我真想将怀里那个柔弱的身体用力挤碎。安心表现得则很克制,克制得几乎过于被动,而且似乎没有明显的高潮。这使我和她的第一次做爱有点儿不够尽兴,完了事儿仍觉得意犹未尽似的。干这种事儿我一向喜欢对方的反应强烈,只有双方都全心投入然后产生那种和谐共振的效果才会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

也许是久蓄的激情使我的高潮来得太快,安心还没有完全进入节奏我就一泄如注了。不过幸亏我们结束得很快,在我喘息未定的时候,就有人敲门。敲门的声音很大,嘭嘭嘭嘭,像是打家劫舍的土匪。

我吓了一跳,安心更是面如土色。她在我身下,我能感觉到她剧烈的心跳。

她抖动着声音,问道:“谁?”

门外是张大爷粗哑的嗓门:“安心,电话!”

安心推开我,慌慌张张地坐起来,背向我飞快地穿衣服。这样的收场让我索然无味,我也默默地穿起自己的衣服。安心跑出去接电话了。我慢慢地穿上鞋,拿上我的背包,替她关了门。路过黑着灯静无一人的跆拳道馆,走到体校大门口的传达室,我看到安心还在里边打电话。张大爷站在她身后,透过窗户,伸着脖子,审视地甚至还有些反感地看着我,眼神中的意思是:这么晚了你小子在这儿干什么哪?我没看他,对安心说了句:“安心,我走啦。”

安心只顾打她的电话,只用表情匆匆回应了一下。我走出了京师体校的大门。我听到身后张大爷重重的锁门声。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去跆拳道馆参加训练,没有见到安心。训练结束时,教练突然冲我走过来,说:杨瑞,你留一下。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心虚得不行,头上立竿见影地出了一层汗,喉咙发紧但幸亏还保持了镇定。我故作随口无心地问:有事儿吗,教练?教练脸上看不出半点儿阴晴雨雪,说:有事儿,俱乐部的马经理要找你谈一谈。

我心里大概有数了,当时把那个值夜班的张大爷恨到了牙根儿上,不用猜也知道准是他这张老臭嘴又去传播了是非。但当我走进俱乐部办公室的时候感到有点儿意外,那位一向严肃不苟的马经理不但立即起身相迎,而且笑容可掬:“来来来,来来来!你就是杨瑞吧?请坐请坐。你大学刚毕业对吧?”

我在那只已经被坐歪了的破沙发上坐下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问:“马经理,找我有事儿吗?”

马经理答非所问:“听说你在你们班练得相当好,你这身材,手长腿长,真是练跆拳道的材料。上次比赛你没参加对吧?太可惜了,参加了准能拿名次,你们教练都跟我说过。”

我说:“上次我脚崴了。马经理,您找我有事儿吗?”

马经理这才言归正传:“啊,有这么个事儿,我听我们这儿的人跟我反映,你有个女朋友是……”

我立即迅速地接了话头:“马经理,谁说我有女朋友啊?您是不是听你们这儿人胡说呀……”

马经理眯着眼睛:“哎,你不是有个女朋友吗?他们说你女朋友就是……”

我态度坚定地再次打断他:“没有,他们肯定是造谣呢,我发现咱们体校有些人没事儿不好好待着老爱传播是非!”

马经理眨眼皱眉:“哟,我还真不止听一个人说的,说你女朋友是什么集团的来着……哦,对,是国宁集团的!”

我一下愣住了,紧接着竟脱口而出:“噢,您是说国宁集团的那个呀……”

“对对对,”马经理抱歉地笑笑,“就是国宁集团的这个,我知道国宁集团很有实力的。哎,你帮我打听打听,他们集团有没有兴趣跟咱们俱乐部搞点儿合作什么的。现在体育也是一个新兴的产业,在中国,体育产业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所以市场前景还很大。一个有眼光的企业家,我相信他是会把他的视线投向体育的!体育搞好了也照样挣大钱,像NBA的芝加哥公牛,像足球的红魔曼联……”

噢,原来是为这个。我彻底地松了一口气,窃喜之下,马上表示可以帮忙转达他们的意思,把钟家兄妹请来见个面也不成问题,小事一桩,好说好说,生意不成交个朋友也可以。马经理见我这么大包大揽拍胸脯,激动地上来直握我的手,说了好多发展体育事业、增强人民体质之伟大之高尚之赚钱之类的话。他百倍客气地把我送出办公室,一直送到体校的大门口,让不少走得晚的教练同学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很快促成了钟宁和她哥哥钟国庆与马经理的会面,会面时马经理又拉上了区里的体委主任、副主任等政府官员。会面的气氛和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他们越谈越热乎,越谈越投契,简直有点儿相见恨晚、一拍即合的劲头。

这次见面是在顺峰酒楼的餐桌上,我作为双方的介绍人也参加了这个饭局。后来他们又谈了几次,我就没再参加了。但我知道,协议很快达成,京师体校以土地投资,国宁集团以现金入股,双方成立新的国宁跆拳道俱乐部有限公司。新公司将投资九百万元兴建一座规模宏大的国宁跆拳道馆,据吹那将是全北京乃至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牛×的跆拳道馆。

这件事儿给了我很大的影响,这毕竟是我人生中参与做成的第一件大事儿,感觉很不凡,事业心由此受到诱发和鼓舞,觉得像以前那样闲极无聊整日泡吧追妞儿打电脑玩儿保龄的生活,实在是太浪费青春太没劲儿了。

接下来,我在几夜深思未眠之后,一日清晨,推窗看见初升的朝阳,心里油然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那天上午,我找到钟宁,主动请缨,向她要事儿做。钟宁对我的这个变化非常高兴,她一直希望我能做一个事业上有成就的男人,这或许是女人对男人的普遍期待。现在我终于有了事业心,她当然全力支持我,在她哥哥那里一通力荐,很快让我当上了国宁跆拳道馆工程项目的副总指挥,协助项目总指挥学着做一些工程基建方面的业务。钟宁还怕我嫌这差事太苦太累,一再对我晓以大义,告诉我,业界凡成大事者,最初都是从一个具体项目的实际过程做起的。

其实我对这个差事这个职务已经很满意了,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高傲懒散的家伙。发现新的自我和对过去的反省,使我在投入新的工作时情绪高涨,同时不知不觉地疏远了安心。或许这也是男人的一个通病——在得到女人的肉体之后便会厌倦。我对安心在性的方面的兴趣,也随着好奇心的消失而迅速锐减,见不到安心也不再有那种难熬难耐的期盼和焦灼。

我再次中断了会计班的学习,以工作太忙为由,不再接送安心,甚至不再去跆拳道馆参加训练。我们的工程指挥部在国宁公司楼内设了两个办公室,我每天在里边忙得四脚朝天。新官上任三把火,副总指挥一呼百诺的体验让我的神经处于一种亢奋状态,对其他东西暂时全都失去了兴趣,况且这个上班的位置也自然使我远离了安心,接近了钟宁。

对我改邪归正最感到欢欣鼓舞的该是刘明浩。我一上任刘明浩就百般热情地黏糊上来,要请我吃饭,想在我这儿拿活儿。饭我吃了,刘明浩的饭不吃白不吃,可活儿没有。我跟刘明浩说:“又是空调是不是?国宁矿泉水厂没用你的空调,砸手里了是不是?”刘明浩急眉瞪眼地说:“我那空调真不错,美国的主机……”我打断他:“空调属于设备,设备还是归集团供应部统一招标采购。我现在不在供应部了,现在我这儿是工程指挥部,我只管土木工程。你怎么早没想着开个建筑公司呀?”

我调侃的微笑尚未收回,刘明浩顺着我的杆子就爬上来了:“建筑公司?有啊!龙华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听说过吗?怎么没听说过?有国家二级资质呢,那就是我的。”

“你的?”我一点儿都不信,“我从上中学那会儿就认识你了,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您在哪块儿为社会主义大厦添砖加瓦呀。”

刘明浩笑道:“这是我一个哥们儿的公司,我最近入了百分之十的股。现在真是没什么可做的了,做什么都赔钱。人家让我入股也是看我各方面的关系多。你这回无论如何得帮你大哥一次吧。”

我眨巴着眼睛,足足地愣了好半天,才说:“你丫怎么无孔不入啊!”

确实,刘明浩是我的大哥,以前也没少帮我和我们家的忙。现在是我有机会帮他的时候了。于是我又做了一次介绍人,让刘明浩请客,我把我的顶头上司,我们工程指挥部的总指挥边晓军请到了亚洲大酒店三楼的锦江府。在饭间,听刘明浩的那位哥们儿,龙华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老总介绍情况,推销自己。开始没什么,他们说,我们听,偶尔提点儿问题,全都一本正经。边晓军因为还另有一场应酬,没吃完就先走了。我们几个接着吃,直到酒足饭饱,埋单之后,起座之前,龙华建筑公司的那位老总突然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贴着桌子往我的面前这么一推,说了句:“谢了啊!”

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有点儿不知所措,我转脸看刘明浩,说:“这是什么呀?不用不用,刘明浩我们是老交情了,再说这事儿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那位老总老到地说:“生意不成仁义在,咱们就算交个朋友吧。”

刘明浩跟着帮腔:“拿着拿着,这没什么客气的,这是这行的规矩。”

我的脸都红了,这是我二十二年的人生中,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儿。这种事儿虽然我早就听得习惯成自然,但第一次碰上了还是有些不自然,拿不拿都很难受似的。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说:“我岁数小,这样挺不好的,算了算了……”

刘明浩说:“干建筑这行,开支项目里都有这份钱,反正公司的账目里已经把这份钱开出来了,你不要我们就自己花了。”

刘明浩边说边把那信封拿起来,直接塞在我的背包里。我没再推辞,就说:“那好吧,我给我们边总带去。”

龙华的老总说:“这是你的,边总那里我们另外有。”

尽管这样说,我在第二天一早还是把这笔高达两万元的回扣放在了我的上司边晓军的办公桌上,算是交公了。边晓军搞基建多年了,对这种事儿见怪不怪。而且我在他的眼里,是个有来头的小子,所以他一直对我客客气气,所以他连信封都没有拆就淡淡地说:

“不就是回扣吗,你拿着吧。”

当天晚上,钟宁去南京参加她一个姐们儿的婚礼,我去机场送她,路上就跟她说了钱的事儿。

钟宁平静地说:“啊,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老边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

我说:“我刚一上来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拿回扣,让下边的人知道了还不都乱来了。”

钟宁笑了,亲了我一下,说:“我没看错人,我就喜欢有骨气的男人。这钱你就拿着吧。回扣这种钱,只要是公司批准的就可以拿。”

送走了钟宁,我从机场回到家里。时间还早,无所事事,我打开灯,打开电视,然后慢慢地脱衣服,一边脱一边看电视。电视里正演一部国产的警匪片,不知片名,我从半截看对情节也不甚了了。国产片现在也弄得好人不好坏人不坏了,我光着身子看了半天也没分清是非善恶,终于冷得受不了,放弃了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去卫生间里冲了个热水澡。我洗完澡之后,擦干身体披着半潮不湿的浴巾看晚报,看了一半想起打开电话的留言录音听。录音里又是安心的声音,她这几天已经来了好几次电话了,我每天回家都太晚所以一直没回。我要回电话就得通过那个值夜班的张大爷,我不想让那个张大爷再去砸明火似的敲安心的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