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三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45

柯松山从看管民警手里接过手提箱,取出了一件夹克披在身上,一边向大个子民警赔着笑脸说:“李干事,我这箱子你们还是检查一下,保不准有摇头丸、海洛因什么的,也给你们添麻烦不是?”

“谅你小子也没这个贼胆。”大个子民警李来民把箱子当着小个子民警任保才的面一个倒扣,在床上倒出了所有衣物,撂给对方检查,他则十分熟练地用手顺着箱底摸了一遍,没好气地对柯松山说:“快把你这臭烘烘的脏衣裳洗洗换了。过几天,市局要请专家来给你上测谎仪。这东西神通大了,就不怕你说瞎话耍花招。你就准备如实交代吧。”

柯松山心里猫抓似的跳,表面应付说:“那更证明你兄弟的清白无辜,也免得你们舍了老嫂子大老远地从外地来陪我坐禁闭。”说着,拿了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只听李来民在背后喊,少他妈的嘴涮,不准闩门!柯松山只得开了厕所门,哗哗地洗衣服。

屋外下起了大雨,毛茸茸的灰色云团飞快地移动,室内光线也昏暗下来。不知为什么,柯松山一听说要对他使用测谎仪,心就狂跳不已。毕竟爆炸案他难逃干系,“咬子”临死拉了个垫背的,怕是卓越也救不了自己。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那只凶猛可怕的鹞鹰一直没有放过自己。

六年前,在那场可怕的坑口械斗中,赫连山的人点着了轮胎和辣椒面,用鼓风机将浓烟吹进了平巷,他被呛得昏了过去,是卓越冒着中毒的危险把他救出来的。醒过来后,又听说井下鑫发金矿越层开采透了水,把自己的坑口淹了。他心疼设备,发疯似的想下井口。不料被涌上来的矿工冲到一边,是手下工头拼命护卫他才没有被惊慌的人群踩倒。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泥浆的人跌跌撞撞地从另一个坑口跑上来,出了洞子没走几步就倒下了。他连忙让工头去扶那人,不料对方竟像被追逐的猎物一样拼命挣扎着站起来,连滚带爬地朝山坡下跑去。紧接着,柯松山看到,从洞中追出一个人来。这人身材粗壮,一双鹞鹰似的眼四处张望。在那一瞬间,他和自己打了个照面,随即沿着那人跑下去的方向追赶。这人就是邱社会。六年来,他始终觉得这双眼睛在身后晃动,像阴影一直笼罩在他的头顶。

柯松山此时感到他就处在黑白世界的夹缝之中,境况凶险万分,只有设法脱身,才能逃过这一劫。想到这里,他有些恼恨卓越,骂他不仗义,见死不救。

马晓庐局长助理走了进来,向两民警使了个眼色,两人很快就到隔壁套间里去了。柯松山看到,跟随马晓庐一起进门的还有一个很壮实的警察。他披着雨衣,帽檐压得很低,架着一副宽边墨镜,使人看不清面孔。进门后对方阴沉着脸,就坐在了他的侧面。

“松山,严局长那里我已经作了汇报,对你要揭发重要线索很高兴,可道听途说的东西领导不会感兴趣。她今天让我们先找你谈,听听价值,才能安排你见面。”见柯松山满腹狐疑的样子,马晓庐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串他很眼熟的警徽钥匙链,背面还镶着卓越的小照片。柯松山接在手上,仔细看了看警徽背面只有他和卓越知道的暗记号码,一声不响地还给了马晓庐,然后把目光转向旁边那个陌生民警。

“他是省厅刑侦总队的老狄,听严局长说你要反映的问题重大,特地和我一起来的。”被介绍人点点头,拿出自己的工作证朝柯松山晃了一下。

“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你的工作关系卓越已经移交给我。从今天开始,你要听我指挥。为证明你对我们的忠实,现在就把举报的内容告诉我。”马晓庐很坚决,两眼直逼柯松山,同时示意旁边的警察打开录音机。

柯松山把大猇峪血案当天九一九坑口下边鑫发金矿发生透水的过程说了一些,却把核心部分打了埋伏。马晓庐听得很专注。录完音后他急切地追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我、赫连山和孟船生三方,还有最先赶到现场的巨宏奇区长。”

“你还向别人说起过这件事没有?”

“没有。我正打算把这事告诉卓越的时候,你们就把我抓了。”

马晓庐和坐在旁边录音的警察对视了一次,相互点头。柯松山暗想,不见你们局长,真家伙绝不能露,老子提防着你们蒙我。真要是判了我,就是上了刑场也要喊冤枉,把剩下的事留在那个时候换得个刀下留人。

“谈得很好。如果调查属实,你就为金岛的整顿治理工作立了大功。”马晓庐点头表示赞许,又吩咐录音的警察说,“你把带子赶快送严鸽局长,我和松山再聊聊。”

待对方离去,马晓庐把椅子向前挪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更为温和的表情,招呼柯松山向他靠得更近一点,随即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松山老弟,交朋友要共事交心,我就讨厌有些人把线人当成自己的梯子往上爬。”说着,他从口袋里把一盒磁带插进刚才那台录音机里边,按下了播放键。里边立刻响起了卓越的声音。他好像正在向人介绍柯松山的基本情况,末了又来了一段分析:“柯松山是个灰色人物,在大猇峪械斗中他也有违法活动,对他只能控制使用。但矛盾有主次,我们应当通过他掌控黑恶犯罪的深层次问题,再回头解决他的问题。当然,如果他带罪立功……”

柯松山一字不落地仔细倾听。看得出来,他在尽力控制内心涌起的惊恐和愤怒,面部发红,嘴唇在颤抖。

“你明白了吧,他现在转过身来要对付你了!卓越这个人贪得无厌,所做的一切就是不顾别人的死活,只为自己捞荣誉。你以为他是你的朋友,给他提供线索使他成了打黑英雄,可他现在却要把你送进监狱!因为你对他的价值已经等于零,成了他往上爬的累赘,他就开始对你动手了。我真不理解他为什么非要把你置于死地,心眼咋这么狠毒?!”

“马哥,你要我咋办吧。”

“我要你揭发举报他。再根据你的立功情况,考虑怎么把你解救出去。”

听了这话,柯松山脑子里反倒转了个弯,他突然对马晓庐的动机产生了怀疑。过去他曾在大船上见过这个一脸精明相的警察,一直揣摸他和孟船生的关系。眼下他只能装糊涂,通过对方尽快脱离险境。柯松山的皮箱夹层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小包砒霜,到时候他只要当着局长的面表演一番中毒的假象,定能化险为夷。想到这里,他虚意应付道:“我想起来了,卓越的一个亲属安排到我的矿井当包工头,说是在别的矿井上惹了事,到这儿避避风,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小子肯定有案底,最近又想叫我找‘咬子’把他安排到大船去。”

“这个人什么样子?”马晓庐十分警觉地问。

“一张长脸,尖嘴猴腮的。看面相就不像个正派人。”

“很好。‘咬子’已经死了,你也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你只要好好配合,老实交代就没事。”

柯松山感激得直点头。

“你出去的时间安排,我会让刚才那个伙计帮你解决。你只要做到一点,不要再向任何人透露刚才讲过的事情,你的事儿就包在我身上。”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