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贾文成

归流河上的星光

河水可以滋养草原和土地,也能承载迁徙的力量,把一个人从故乡带到远方。

她出生的时候,父亲踏着漫天的星辰从兴安岭下的一个粮站下班赶回家里。他走得有些匆忙,半道上,儿子匆匆地跑来,告诉一脸疲惫的父亲,妹妹降生了。这时,已有两个儿子的男人,仰起脸,他看到漫天的星光在清冷的夜空下熠熠生辉。

于是,就在踏进家门时,听着从房子里传出的那一声声稚嫩的啼哭,他已给宝贝女儿取好了名字。

他大着嗓门说:“嗯,就叫格日勒。”

母亲就在丈夫和儿子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了远处兴安岭上璀璨的星光。

而在多年以后,2017年公安部表彰的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的榜单上,赫然写着一个缀满星光的名字——格日勒。

如果长生天里的父亲和母亲,真的会有感应与感知的魔力,他们一定会为当初许下的心愿,为这个寓意深远的名字,而倍感欣慰。

灯火下的平安

归流河畔的这幢办公楼里,灯火通明,指挥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着“2013年2月9日,星期六,农历除夕”的字样。

天空中不时炸响的礼花和爆竹破碎的纸屑,与除夕夜的星光交相辉映。万家灯火平安夜,这幢大楼里所照射出的就是兴安盟公安局为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保驾护航的平安之光。

指挥中心的电话铃声不时响起,值班的民警显得比平时忙碌。楼下的一间办公室,格日勒像平常在岗位上工作一样,静静地坐在那台伴随她很久的电脑前,检查着网络是否正常。她是信通处处长,网不通,全局的信息通道就会瘫痪,越是过节,越不容忽视。从2002年担任信通科科长起,除夕夜值班,就成了格日勒的专利,年年如此。

所以,看望和慰问值班同志的兴安盟副盟长、公安局长金锐刚,带着办公室主任张文彬等一行,走进格日勒的信通处时,他只是像平常似的问了句:“有啥情况吗?”

格日勒说:“一切正常。”

临走时,金锐刚又问了一句:“孩子呢?”

格日勒说:“跟着他爸在医院值班呢。”

金锐刚点点头:“我听说了,王医生也像你一样,把科室的除夕值班给承包了。”

金锐刚说得好像很轻松,但他的心里一点儿都不轻松,作为从警几十年的老警察,他当然明白这奉献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格日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方案交给金锐刚:“金盟长,这是我们信通处刚起草的调研报告,我们想为‘开门入户’研发一个信息采集系统。”

金锐刚眼睛一亮,扬扬手,招呼大伙坐了下来,他边看材料边说:“格日勒,今天可是除夕夜,没有酒,你给我们倒杯水呀。”

2012年,金锐刚上任伊始,在全盟公安机关提出了“开门入户”的工作构想,就是让民警走入百姓的家中,坐上百姓的炕头,拉近警察与群众的距离,这是公安工作的传统和基石。民警到群众家调查访问时,责任区民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片警”,按照工作流程,他们需要填写一些表格,掌握基础数据,片警们“头痛”的是,这些纸质表格,回到所里,还要登录,有的甚至变成了尘封的档案,采集来的数据,利用率极低。格日勒的设想,就是建立一套“一标五实”信息采集系统,片警们用智能手机,就能完成全部的信息采集,既简化了程序,也盘活了数据,同时还攻克了城市流动人口的管理难题。“一标五实”中的“一标”,就是规范门牌位置的地理坐标,“五实”即实有人口、实有房屋、实有组织、实有单位、实有图像。这些数据的采集和使用,实现了公安传统工作与现代管理的有机结合。

金锐刚从报告上移开视线,格日勒的构想,从技术上解决了束缚“开门入户”的瓶颈,这也是压在金锐刚心中不小的难题和困惑。金锐刚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轻声问道:“有啥困难?”

格日勒看了眼局长,犹豫了一下。

金锐刚放下茶杯:“你说嘛。”

格日勒只说了一个字:“人。”

金锐刚说:“你还是说卢国翔?”

格日勒点点头:“对,有了他,我们就能把‘一标五实’系统搞出来。”

卢国翔是乌兰浩特小有名气的程序员,被格日勒挖到了公安局,可是由于一直解决不了编制问题,卢国翔长期作为辅警身份在信通处工作,这对于一个小有名气的程序员来说,有点儿委屈了。卢国翔尽管喜爱公安机关,为了解决身份问题,他考取了扎赉特旗技术监督局,忍痛离开了盟公安局信通处。所以,这两年来,能把卢国翔重新挖回来,就成了格日勒心头的一个结。

金锐刚说:“春节假期结束,咱们一起去扎赉特旗,找旗委书记,找旗长,先把卢国翔调回旗公安局,到时候,咱再把人调回来。”

格日勒连说:“好,金盟长,有你出面,他们(技术监督局)兴许会放人。”

很快,卢国翔先是借调,后来正式调回了盟公安局信通处,开始了“一标五实”系统的研发。事后,格日勒逢人便说,这是她在这一年的春节收到的最大的礼物。

系统能不能在基层得到便捷广泛的应用,还是得多听听基层的意见。格日勒带着卢国翔扎到旗县公安局和基层派出所,行程达近千公里。他们实地调研,深入论证,逐条逐项地对系统的可行性进行了反复的测试。

经过半年的研发,系统开始在离公安局最近的科右前旗科尔沁派出所测试实验。派出所所长张明见证了信通处格日勒和她的研发团队调研研发的全过程,并且成为第一个受益者。“一标五实”推广以来,张明所长就是利用系统数据协助北京警方成功抓获了一个重大犯罪嫌疑人。他深有感触地说:“我的辖区里,流动人口达到了90%,这个比例在全国都是最高的,所以,这个系统在全国都有推广价值。”

张明的科尔沁派出所是系统的受益者,体会最深,感触也最深,他的话也让格日勒和她的团队信心倍增。2015年年初,全盟公安机关大力推行“一标五实”系统的采集应用,大数据下的基层基础工作在广袤的科尔沁草原如沐春风,生根开花。这一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发系统,不仅节约了近200万元的资金,而且更贴近公安实际,更有利于公安实战。

征服雪峰的阳光

与格日勒同时入警,在公安机关已有二十八个年头的王铁萍如今是盟公安局人事处的处长,她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说:“在一个对男人来说都充满挑战的公安工作中,在信通部门,一个女人,需要付出更大的艰辛。”

但有人说,格日勒虽然个头儿不高,却是个女汉子,这怎么解释,哪里可以证明?

信通处年轻的副处长高健山一指墙上的地图:“登阿尔山雪峰。”

于是,时光的隧道又拉回到了2014年1月25日,一次重要到后来被全国瞩目的警务保障任务。信通部门接到的命令是,提前赶到距离盟公安局所在地乌兰浩特270多公里外的阿尔山完成通信设备的安装和架设。凌晨4点出发,路上满是白皑皑的积雪,应急通信保障车载着格日勒和她的队友缓慢地行进,车轮碾压着积雪,嘎吱嘎吱的声响刺破寂静的夜空,漫天的星光像外面的气温一样冰冷。

女内勤吴飞飞,也破例随队执行任务,她伏在前排的椅背上打盹儿。

格日勒担心这孩子睡感冒了,就喊道:“飞飞,醒醒,唱首歌呗。”

“我困。”吴飞飞抬起头,哼了一句,又睡着了。

这个车上,除了格日勒外,都是些年轻的警员,“80后”的高健山已经算年龄大的了。格日勒又拍了拍高健山的肩膀:“健山,带着大伙儿唱个歌。”

高健山揉了揉眼睛:“唱啥?”

格日勒说:“随便吧。”

高健山问:“《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成吗?”

格日勒笑了笑说:“成,第二首歌,咱唱《多情的归流河》。”

“归流河畔飞舞的蝴蝶,还有象征圣洁的哈达……”歌声激荡在通信保障车内,驾车的司机先笑了。

到达目的地,太阳已升到半空。自治区公安厅的技术人员也已等候在山下,格日勒背起350兆转信台,其他队友也把分散的天线、电源等设备器材背了起来。阿尔山是闻名遐迩的旅游景区,但此刻室外的温度将近零下40摄氏度,伊尔施电视塔山上布满了深到膝盖的积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滑落到陡峭的岩壁之下。

当地的老乡万分惊愕:“大雪封山,又背着那么沉的东西,简直是玩儿命,那1000多米的高度,就够你们喝一壶的。”

随后,又看看格日勒:“你是他们的头儿吧,你咋能带着孩子们玩儿命?”

为了把设备架设到山顶,格日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由于任务涉密,她无法向老乡解释,只能挥挥手,告别老乡,沿着雪山下的小道,向山顶进发。

即使在三年后的今天,信通处的邹宁对那天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他说:“那是我到目前为止,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上到半山坡,心提到了嗓子眼,想退下去,都觉得是一件难事。”

站在半山腰上犯怵的邹宁,望了眼前面的“格姐”,心里踏实了很多,浑身也有了力量和胆量。“格姐”是这个团队的灵魂,他们从不叫她处长、格处,也不叫她头儿,他们一律叫她“格姐”,就是刚入警的那几个毛孩子一样称呼她“格姐”。她也愿意这帮孩子这么叫她,这称呼听起来,亲切!

登上顶峰,架起设备,调试成功。他们站在阿尔山的制高点,正午的阳光,从洁白的雪线上折射出一抹耀眼的光芒。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