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韩媛

 那些人,那些事——“长征路上的坚守”采风笔记

在石楼

周一,她凌晨四点起床,40分钟后出门,做好的早餐温在蒸锅里,丈夫只要打开火就可以热一热来吃。她走的时候他还在熟睡,便留了一张字条在茶几上,内容无外乎是按时吃饭、休息,不要过分劳累云云。孩子在外地上大学,前日夜里已通过电话,说是学习和生活一切都好,不必挂念。这样的通话让她觉得十分安心。尽管如此,临出门的时候,她环顾家里静默的一切,还是觉得有什么事情没顾全到。是啊,对于一个平常总不在家的女人来说,想把一段日子里积攒下来的所有家务都处理好,双休日的两天时间,毕竟太短暂了。

五点钟,她已驾车到达去往吕梁方向的高速公路入口,这一趟行程的总长是240多公里,但并不全是高速公路,还有很长一段是路况条件不太好的省道。常年行驶在这条路上,她有经验也有把握,在八点钟之前,一准能到达那个叫石楼的地方,那儿有她的工作,她要在那里连续待五个工作日后,才能再一次返回自己的家。

一开始,她是笑着讲这些的,我和她同坐在会议桌的一侧,隔着三五个人,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听她讲到出门那一段时,明显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隐去了。

是的,她哽咽起来了。

我有几分恍惚,脑海里浮现出她说的那座城市,那也正是我所生活和工作的城市,那里道路宽阔,楼宇林立……这一刻,大街上正车流奔涌,人群云集,与眼前这座空间逼仄、建筑寒酸土气的山区小县城的外观和气质完全不同。然而,多年的居住经历使我对它的感觉已经钝化,每一次离开,并没有像她这般不舍和难过。

她的讲述,并不细致,有如蜻蜓点水一般,有些场景是要靠听众自己脑补的,但她终究还是打动了我,同为妻子、母亲这样的角色,我完全理解她的心情,于是,不由自主地,我的眼角也沁出了一颗泪。

几秒钟之后,她又恢复了开始时的语气和语速,呵呵一笑,她说:“可别写我啊!还是写我们的青年民警吧,他们,真的不容易!”

她姓张,是吕梁市石楼县公安局副局长,同时还兼着政工科科长和会计。领导们介绍她的时候,用的是自豪加赞赏的语气。来自单位领导与同事的普遍认可和好评可以充分说明,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爱岗敬业的好领导、好民警。

会议室里,除了我们采风团成员和包括她在内的三位局领导外,还有几位是被推荐来参加座谈的先进青年民警代表,他们的事迹材料已经分发到了我们手中,材料都是他们自己写的,风格不一。刑警大队的材料中,有的段落对侦破案件的过程和细节描写得极其生动,读起来像是侦探小说。我这么说,丝毫没有贬低写作者水平的意思,尽管公文材料是要遵循一定规范的,但这样的事迹材料在我看来,更加引人入胜。

有同行的公安作家在采访民警们,听到自己感兴趣的情节时,我也赶紧记下来。一边听,一边记,一边浏览事迹材料,第一个感觉是这几位民警的确都很年轻,他们都是从本省其他地方考入石楼县公务员行列的“85后”,参加工作的时间都是2008年。在短短八年的时间里,他们把工作做到如此有声有色,而且全都可以独当一面(都已担任了某一部门的负责人),除了与个人的素质有关,更多的应当缘于当地公安部门对人才资源的重视和重用。

石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在我们刚刚落座时,张副局长就向我们如是介绍说。随即,她苦笑着说,因为资金短缺,县公安局一幢办公楼用了好几年的时间都还没盖好。接着,她又十分自豪地介绍道,石楼可是个历史悠久的县呢,这里曾有很多殷商时期的文物出土,在吕梁市博物馆里面,有60%的文物都出自咱石楼。

石楼地势东高西低,群山连绵,地表覆盖着深厚的黄土,因受流水侵蚀、冲刷,沟壑纵横,地形破碎。这儿既没有高速公路也没通铁路,交通相对闭塞,又由于矿产资源匮乏,经济发展也处于滞后状态。“穷”是石楼给人最直观的印象,但“穷”并不能消磨人的意志,这里民风淳朴,民警们普遍具有“吃苦”精神。就拿这几个青年民警来说吧,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家都不在本地,却无一不是将石楼当作自己的家乡,在这里一心一意、踏踏实实地工作着奉献着。

应采访者的要求,刑警小张讲起了他的故事。他的家在距石楼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妻子的工作单位在当地,女儿刚上幼儿园,他离得这么远,又加上刑警工作的特殊性,回家的时间根本就没有规律,平时家里面的事情全靠双方老人和自己的姐姐帮衬。女儿一年难得见他几面,与他一直很疏远。有一次,他们队为破一个案子,十几天都没休息,案子有了结果后,领导特批他回家待几天,他也挺兴奋。回到家正好赶上幼儿园放学,他就给妻子打去电话,说自己去接孩子。没想到到了幼儿园,老师因为没见过他,硬是不让他把女儿接走。女儿呢,躲在老师身后,也不表态,就那么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他。讲到这里,小张竟有点儿说不下去了,眼眶里全是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坐在他的对面,瞬间,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这么伤心,不是因为老师不认识他,而是因为女儿对他的态度,那跟对待陌生人有什么两样儿!

民爆大队的小谷,是这几个民警中唯一的女性,她在红军东征纪念馆带领我们重温入党誓词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她是政工科刚来的实习生——那张脸实在太显稚气了,看了她自己撰写的条理清晰、内容全面的材料,才知道她如今已是副大队长了。30岁还没成家的她,难免被问及个人问题,她也坦然,说由于家在外地,找个合适的对象有点儿难。我暗自思忖,这个“难”里面其实包含着很多层意思,除了个人条件、家庭因素等,最现实也最纠结的问题应该是,假如也找个工作单位在外地的小伙子,到底该把家安在哪儿?

从县公安局到前山派出所大约45公里的路程,坐车用了一个多小时。“前山”这个地方,想当然的是在山上的,而且,就在山梁的前面。一路上,我们看到了沟梁之间散落着的几个村庄,一色儿的窑洞和土墙院子,沉默、朴素,却安然自在。

站在派出所的硷畔上,能够一览无余地看到山脚下峡谷里的黄河,因眼下还未到汛期,水势不大,色泽并不是印象中的那么黄,甚至还偏一点点米白色,迟缓有如缎带,泛着幽幽的光,在谷底静静流淌。我们采风活动的第一站之所以是石楼,就是因为这里是当年红军东征渡过黄河时来到山西落脚的第一个地方,而那个为东征立过赫赫战功的名叫辛关的渡口,就位于前山派出所脚下。石楼位于吕梁山西麓,而前山乡位于石楼的最西边,所以这儿同时也是山西的西部,隔着黄河望过去,就是陕西的地界了。

我们来的时候是正午时分,热浪袭人,干燥的空气里,传来激越的蝉鸣,让午间时光尤显漫长。

派出所的院子与前山乡政府大院是连在一起的,地势较乡政府低一些,从乡政府一侧院墙后面的菜地边绕过来,派出所才能呈现在眼前,小院自成一统,显得愈发僻静。

不到工作时间,也没有群众来办事。问起辖区的情况,王所长告诉我们,所辖14个行政村、73个自然村,全部都在山区,治安状况比较稳定。总的来说,这些年,派出所对群众的服务多于管理。比如,因为前山去往石楼县城一天只有一趟公交车,所里民警的两辆私家车就成了群众的义务接送车,电话也成了预约和帮助热线,只要民警下乡或去县城,就一定有搭顺风车的,一路上,民警还得帮着群众代买东西、代办事情等。除此之外,进村入户、关心帮助困难群众也是他们工作的常态,他们曾为辖区的两个村子争取到资金百万余元,也曾帮助群众修整田间道路,前后加起来有40公里长,如此全心全意的付出,群众自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这也就理所当然地换来了警民关系的和谐、融洽。至于警情呢,多数是些邻里纠纷和土地纠纷,这类纠纷调解起来极其费时费力,因为“既要治标,也要治本”,要做到“既把案子结了,也把事儿了了”,千万不能再给村民之间留下容易引发治安或刑事案件的隐患,而一旦调解成功,也都能达到让双方当事人满意的效果。到了蔬果成熟的季节,群众到派出所办事,总是会顺便带些“礼物”来,尤其是中秋节前后,群众送来的自家种的苹果和红枣,能摆满半个接待大厅,山里的老百姓习惯用这种朴实的方式表达他们对派出所和民警的敬意和爱戴。

前山派出所只有两名民警,一位是王所长,另一位是民警老马。事迹材料是老马写的,文中写道:“这里留下了毛泽东等革命先辈的痕迹,同时也留下了红军东征的精神,这种精神世代相传,并落地生根、发扬光大。前山派出所以‘弘扬传承、服务人民’为工作目标,在这片充满红色气息的土地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佳绩。”长征故事、长征精神是这里的人们所津津乐道并且代代传承的,从这里,我们完全可以读出来,也感受得到民警们满满的自豪感、荣誉感和使命感。

当然,日子也不全是那么可心的,同所有的基层派出所一样,前山派出所,也有发愁的事情。警力少就不说了,主要是啥事都得管,推都不能推。老百姓生了病也要打报警电话,一接警,无论白天黑夜,下雨还是下雪,不管是哪个山庄窝铺,民警都二话不说地赶过去,忙不迭地送病人上县城医院,山路既曲折又崎岖,这些年下来,光汽油钱、修车钱也不知贴出去了多少;山下是晋陕的交通要道,大车多,经常发生事故和拥堵现象,群众一打电话报警,他们也得赶紧下山去协调并疏导交通;至于突发的事件,比如公路上正在行驶的大车突然起火了,接警后,也得迅速赶到现场组织人手进行施救,大多时候,等到消防车赶来,火早已经被民警带领群众给扑灭了。这样的事件,每年都得经历三到五起,几年下来,粗略一算,至少也为国家和个人挽救了上百万的经济损失,功劳自然不小,但这些抢险救灾的事情,大多并非在公安派出所的职责范围内,应对和处置起来,常使民警感觉力不从心且疲惫不堪。

老马说,自打自己穿上警服起,就在前山派出所工作,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若说甘于奉献,那是真的,可要说是纯粹无怨无悔,就有点儿说假话了。他给我们讲了一件事,一件两年前发生的事,直到现在还在困扰着他。

那年夏天,有一天下着雨,他们在办理一起治安案件时查获了一些疑似毒品的东西,因为所里不具备鉴定能力,所以要拿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去鉴定。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开着自家的车往山下走,路上到处都是黄土山体上被冲刷下来的泥土,湿滑得厉害。雨不紧不慢地下着,他紧盯前方,紧控制着车速,没料到在一个急拐弯处出了状况。他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天气山路上还有行人在赶路,等他反应过来猛踩下刹车的时候,老大娘已经跌坐在了车前方。“碰瓷?!”我们几个人惊呼了一声。老马苦笑了一声说:“不是,老人真的是被我的车撞了。”就这么一档子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治疗费、营养费等零七碎八的,老马为老人前前后后已经花了6万元。老马说,妻子没工作,这几年工资待遇提高了些,家里的状况刚刚好转,这事一出,又重新欠上外债了……

老马缄默了。王所长不无歉意地接过了话头。他说:“这事都怨我,要是我开车去就好了,民警开着私家车去办公事,发生这种事情,我是有责任的。出事之后,我们派出所也想尽了一切办法,希望能为老马分担一些,但真的是杯水车薪,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一阵难过袭上心头。从警20年以来,我自己也曾经在不同的乡村派出所工作过,身为他们中的一员,我想我懂得他们的欢喜和哀愁。基层民警的工作和生活,往往是以朴素的,有的甚至于是简陋的状态坦然地存在着的。他们,让人心疼。

我也常想,所谓先进人物,他们的事迹,总会在传诵的过程中被不断地放大,不断地描粗、加高,最后使之成为一尊高大的形象,赢得更多人的敬重,但其实,他们也同样有着琐屑的生活无奈,那些难处,只能悄悄地在自己心里隐忍和承受。他们的坚强之处在于,即便是满身都被风雨浸湿,也依然不会动摇和改变心中的那份执着和热情。就如老马,还有我们身边许许多多的基层民警一样,深爱着我们的职业,深爱着脚下这方热土,他们偶尔也会发发牢骚,但更多的时候,尤其是开展警务工作时,他们总是能够很快地完成角色转换,不把一丝半缕的消极情绪带到工作当中,也总是能够尽职尽责地把最普通最平凡的工作做到最好。

所以,即便是在工作和生活中有那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老马也还是可以在材料的最后写出这样豪迈的语句来:“昨天已经过去,前山派出所全体民警依然没有半分松懈,依然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和饱满的热情,走在为人民服务的路上。”

离开前山派出所的时候日已西斜,远处的山影茫然,若有若无,如一袭青烟,王所长和老马的身影定格在青中带蓝的薄暮之中,定格在苍茫的山影之中,他们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孤单。扬起手臂向他们俩道别的时候,我想起“全体民警”这四个字,忍不住暗笑了一阵,然而在转身的一瞬间,却又觉得不那么好笑了。

就在心里面,深深地,祝福他们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