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二十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杨阿尔斯楞和周晓玲骑着马小跑在大漠间的土路上,马蹄声发出有节奏的“嚓嚓”声。

  沙石路的两边是高高矮矮的沙丘,高沙丘上长着些高高的白杆柳和黄柳,矮一点儿的沙丘上长着些带刺的雪里洼和一墩一墩的灰柳。

  周晓玲说:“这大漠也挺美丽的。”杨阿尔斯楞说:“你还没看见真正美丽的地方呢。”周晓玲说:“真正美丽的地方难道像花园那样千姿百媚吗?”杨阿尔斯楞说:“你如果去了柏树洼,看到泡子边上盛开的各色各样的鲜花,泡子里游动着的野鸭子、大天鹅,沙地上地毯似的浓绿的各色各样的野草,沙梁上满山坡的柏树、桦树,你就会觉得比花园还好。你要是去了石门山到崖头上看一看悬崖峭壁的凶险,体会一下飞流直下的壮观,你就觉得大漠并不是你头脑中几句诗那样简单。”

  杨阿尔斯楞扭回头笑着说:“晓玲,你猜猜苏美娅姑姑该给你预备一顿什么样的午餐?”周晓玲眼盯着前方:“应该是我料想不到的午餐,她确实厉害,昨天她说的话都是话中有话,多亏王教授都提前给我们打了预防针。哎,你说她还会给咱们使啥招?”杨阿尔斯楞说:“如果我们能猜到,那就不是招了,但有一点是错不了的,就是王伟教授说的对她凡事往最坏处想,向最好的方向努力。”

  望见化工厂的瞭望塔了,杨阿尔斯楞说:“给苏美娅打个电话吧,即使我们不打,他们的瞭望哨也会报告的。”他掏出那部摩托罗拉手机拨通了苏美娅的电话,“苏美娅姑姑,我们快到啦!”苏美娅的声音:“啊,知道啦。刚才瞭望哨报告说有两个骑马的人过来了,我知道就是你们俩。好,我出去接你们。”说话间两人就到了化工厂的院门口,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那架直升机,它就像一只巨大的蜻蜓落在那里。

  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杨阿尔斯楞和周晓玲都不由得耸了耸鼻子。

  “嗨,哈喽!”只见苏美娅扬了一下手,从院中款款地走了过来。二人赶忙下马,喊了一声:“苏美娅姑姑!”苏美娅今天穿了一身浅灰色的丝绸料的衣裤,戴着周晓玲昨日送她的“天使之泪”珍珠项链,显示着她对这份礼物的看重。她张开双手说道:“哎呀呀,这不就是现代版的神雕侠侣嘛!杨过侄儿,姑姑来也。”周晓玲忙走几步上前拉住苏美娅的手说:“苏美娅姑姑,你这里真是人间仙境呀!”苏美娅说:“还仙境呢,整天臭气熏天的。走吧,去我屋里吧,我屋里安着空气净化器还会好些。”

  杨阿尔斯楞把两匹马交给门卫就随同苏美娅和周晓玲走进了苏美娅的房间。待苏美娅和周晓玲坐在藤椅上,他掏出摩托罗拉手机给杨哈斯打了电话:“阿爸,我们到姑姑这里啦,她也挺好的,告诉我阿妈不用担心,嗯,晓玲骑马还行,什么事都没有,我挂了。”杨阿尔斯楞打电话一是试试手机停没停机,二是按约定由杨哈斯将他们到达的消息传给公安局局长于洪军。

  在腾格里县公安局,于洪军、项晖、小朱、小李都紧张地坐在显示器旁,公安部禁毒局王副局长,辽西省禁毒总队铁峰总队长,赤岭市公安局赵东明局长、杨红鹰支队长都密切注视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显示器上有一个小亮点,项晖对于洪军说:“这个小亮点,就是周晓玲耳环发出的信号。信号没再移动,表明他们在一个地方正停留。杨哈斯大叔电话中说他们到了,那这里最有可能是苏美娅的房间。”项晖又对小朱、小李说,“小朱你俩抓紧搜索她的电脑信号!”这时只见屏幕上的小亮点移动了,项晖说,“先停止搜索,情况有变化。”

  只见屏幕上的小亮点继续在移动。原来,杨阿尔斯楞打完电话后,苏美娅就问:“阿尔斯楞,你打算陪晓玲去哪里玩?”杨阿尔斯楞说:“就是满山遍野地跑跑呗,想看石门山瀑布,这里离石门山又远一些,路也不好走。不行就到柏树洼看看得了。”

  苏美娅说:“要那样的话,我倒有个主意,不知晓玲意见如何?”周晓玲说:“姑姑您说。”苏美娅说:“反正阿尔斯楞这些地方都去过了,去哪里他都无所谓,关键是让晓玲看看大漠风光。晓玲,姑姑带你坐直升机去兜风怎么样?这样咱们先去石门山后去柏树洼,两个地方就都去了。如果你乐意,午餐都可以让杰克他们送到柏树洼去。”周晓玲立刻拍手喊道:“哇噻,苏美娅姑姑万岁!坐直升机看大漠美呆了,就咱们三个吗?”苏美娅笑呵呵地说:“就咱们两个,阿尔斯楞他没这个福分,他有恐高症。”周晓玲说:“苏美娅姑姑你太伟大了,还能开飞机。”苏美娅瞅了一眼在旁边打愣的杨阿尔斯楞说:“阿尔斯楞,姑姑要带晓玲走了,你不介意吧?”

  杨阿尔斯楞说:“有姑姑我介意什么,晓玲你一切听姑姑的。”

  苏美娅拿起手机:“高工吗?我出去一会儿,你过来陪一陪阿尔斯楞。”她又转身对杨阿尔斯楞说,“高工是我在山东念大学时的同学,他爱说些没用的话,你别理会他就是了。”高晓荣进了屋,和杨阿尔斯楞握手自我介绍道:“我是M国兴凯投资公司腾格里县化工厂总工程师高晓荣,高山峻岭的高,您一定是苏总的侄子杨阿尔斯楞先生喽。”苏美娅瞅了他一眼对周晓玲说:“咱们走!”

  屋里剩下杨阿尔斯楞和高晓荣,两个人南朝北国地聊了起来。“听说阁下是公安大学毕业的?”“是的,高工。”“您搞破案,一定很刺激很有兴趣吧?”“学公安,也不一定都去破案,比如我学习电脑技术,就不去参与破案工作。”“我听您姑姑讲,您很聪明,怎么就考了公安大学了呢?您可以考清华,考北京理工,考上海复旦啊!”“唉,我就是念中学的时候看了那部美国007的大片,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一行了,就想着当个007那样的人物。结果007没当成,倒成了001了。”“哈哈,您可真逗,001是什么意思?”“咳,挨了个处分被砸了一杠子呗。”“嘿嘿,您可真幽默。”

  这时杨阿尔斯楞的手机响了,杨阿尔斯楞说:“阿爸,什么事?”杨哈斯的声音:“儿子,你阿妈让我问你们,中午回来吃饭不?”“不回去了,阿爸,晓玲跟着苏美娅姑姑去坐直升机了。”“那好,那就不做你们的中午饭了。”杨阿尔斯楞心中“咯噔”一下,杨哈斯这次电话的内容是他俩约定好的暗语。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腾格里县公安局于洪军、项晖他们没有收到这边电脑的信号或者收到了也不是需要的信号。

  杨阿尔斯楞心里着急起来,但当着高晓荣的面又不好表现。他只好一边满屋撒眸着一边跟着高晓荣有一句没一句地瞎扯淡。高晓荣刚说了个“您”字,他的手机也响了,是车间主任乌恩巴图有事找他。他只好对杨阿尔斯楞说道:“您坐着,我去去就来。”说完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乌恩巴图就是劳动人事局局长满都拉向于洪军局长推荐的他的老师索柱的孙子。这小伙子办事勤快又认真负责,还人高马大,很快被高晓荣选中做了车间主任。昨天下午他接到县公安局于洪军局长的手机短信:“明日两位我方人员去你处,必要时弄点儿事故。”他看后马上删掉了。当他看到苏美娅带周晓玲上了直升机飞走而高晓荣一去不回时,觉得这就是于局长短信中的“必要时”了,于是马上升高了生产温度,然后给高晓荣打了电话,说机器出了故障,温度超过规定的数据,生产很不正常。这一个电话调走了高晓荣,为杨阿尔斯楞倒出了侦查的空间。

  杨阿尔斯楞也赶忙起身,方才在与高晓荣说话中他已经把满屋瞅了个遍。他心中一个又一个可能在闪现着,要么她另有一台电脑,要么她这台电脑另加了什么设置。

  杨阿尔斯楞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他走到苏美娅的电脑桌前仔细查看着,怎么看也查不出有什么异样或可疑之处。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手机也处于工作状态。他在电脑前的棕色牛皮小圈转椅上坐下,身子朝后仰了仰,突然他的右手触动了一个开关,他连人带小圈椅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倏地一下就沉了下去,顿时杨阿尔斯楞的脑子一片空白。

  在腾格里县公安局,小朱的手指在操作盘上滑动着,人们的目光跟随着那个小亮点移动着。项晖说:“怎么还往天上去了?”这时于洪军的电话响了,他接电话,是杨哈斯的声音:“于局长,周晓玲跟着苏美娅坐直升机去了,阿尔斯楞还在她屋里呢。”于洪军说一声知道了,马上对着视频说:“周晓玲让苏美娅拉去坐直升机了,杨阿尔斯楞还在她的屋里。”

  视频上传来杨红鹰果断的命令声:“小朱,立刻将监控切回杨阿尔斯楞的摩托罗拉手机,继续搜索苏美娅的电脑信号!先不要管周晓玲的信号。”小朱答应了一声:“是!”监控器里闪现出新的电子信号。

  苏美娅牵着周晓玲的手来到直升机前,这是一架贝尔429最新型的轻型直升机,有着开放式机舱和平面地板。直升机中装有HUMS监控系统,能对旋翼、运动轨迹和平衡信息以及传动系统和发动机系统各项数据进行及时监控。苏美娅坐在驾驶座上,她嘱咐周晓玲系好安全带,顺便问了一句:“晓玲你怕不怕?”周晓玲说:“苏美娅姑姑,有您开飞机,我不怕。”苏美娅莞尔一笑,用手推动了直升机的拉杆。

  天空中万里无云,炽热的阳光将天空烤得发白。直升机飞起来了,螺旋桨飞快地旋转着,渐渐地像是个升腾的若隐若现的大圆盘,巨大的空气涡流将下面这个大肚子的家伙悬吊在空中。周晓玲俯身向下看着欣喜地喊道:“哇噻,真壮美呀!”只见数百米下的小腾格里沙漠海海漫漫白绿夹杂交相映衬,白的是裸露的大漠,绿的是覆盖在沙漠上的草木。绿色又有浓绿色、浅绿色、淡绿色。白绿相间的大漠像是一块没有边际的织锦铺在直升机的下边。

  “那就是王爷府镇,只是大漠的一个角落。苏美娅姑姑,我看见你们的化工厂啦!哎呀,西辽河原来这么美呀!蜿蜿蜒蜒的,晶亮晶亮的,河岸两旁又是碧绿碧绿的颜色,真是太漂亮啦!”周晓玲忘情地欢呼着,“苏美娅姑姑,那下边有石头山的地方就是阿尔斯楞说的石门山吧,那里有悬崖峭壁有西辽河瀑布?”周晓玲似乎已经被直升机下面的景色陶醉了。

  突然传来苏美娅惊恐的喊声:“晓玲不好啦,直升机发动机停转啦!”周晓玲像是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似的也惊慌地喊道:“姑姑那可怎么办哪!”心里想,这一刻终于来到了。眼前出现王伟教授沉着冷静的面容和坚强有力的声音:“她可能会对你用最残酷的手段进行识别,这时你要大声地喊叫,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将这粒小药丸吞下,你会产生半个小时的窒息,但对身体无碍,过半个小时你会自动清醒过来。”苏美娅依旧惊恐地喊着:“晓玲是姑姑害了你,你这回要和姑姑一起葬身在下面的瀑布中了。是姑姑害了你呀!”

  都看得见下面瀑布泛起的白色浪花了,苏美娅沮丧地哭泣着说:“旁边有个黑匣子,有什么话就说说吧。”然后她低下头哭泣着说,“女儿,我的好女儿,找你杰克叔叔办理遗产继承……”周晓玲这边却是歇斯底里般地哭喊着:“阿尔斯楞救我!阿尔斯楞救我……”然后头一仰休克过去。

  苏美娅边哭泣边述说着遗言,当听到后边没有哭喊声时,一回头见周晓玲休克了,于是她微笑一下,将直升机又一推拉杆,直升机在惊叫着的鸥鸟群上方斜飞过去。

  杨阿尔斯楞坐着小牛皮圈椅坠下去后,第一反应是他掉进陷阱里了。然而刹那间小牛皮圈椅就稳稳地落地了,而且落地的同时里面的电灯也亮了。原来是间宽大的地下室,里边的家具与陈设比地上还要齐全。酒柜、电冰箱、空调都有,一只大排气扇发出“嗡嗡”的声响。地下室除了这部直上直下的小电梯外还有一条向外的通道,苏美娅说杰克从地下室拿酒可能走的是那条通道。杨阿尔斯楞来不及多看也来不及多想,他把摩托罗拉手机干脆放在地下室的电脑旁,心里默念着可贵的一分钟,想着高晓荣会很快返回来。

  在腾格里县公安局,小朱轻轻地欢快地叫了一声:“哇噻,进入她的又一部电脑了!”项晖说:“尽快破解她的密码,下载她的文件!”项晖、小朱、小李这三位顶级的信息专家只一会儿的工夫就攻破电脑设置的防火墙,将电脑中储存的文件像流水般地下载下来。项晖看了一下时间,只用了五分钟。

  高晓荣到车间里,是产品又达不到标准了,分析了一遭是温控的问题,他和乌恩巴图好一番地调整,产品生产才又恢复正常。他马上想到陪杨阿尔斯楞的事,所以便匆匆忙忙地往苏美娅的屋里赶。路上碰见了张六子,张六子问:“高工你干啥走得这么急?”高晓荣说:“苏总的侄子在苏总屋里呢,要我陪,车间里又出点儿事。”张六子诡异地一笑说:“那你可得上点儿心,苏总的事还不跟你的事一样。”高晓荣四外瞅了瞅小声说:“六子您可别乱讲,让苏总听着对谁都不好!”然后又急匆匆地走了。

  杨阿尔斯楞在地下室里一看过了三分钟了,便立即坐回小牛皮圈椅,右手一摸按钮小牛皮圈椅又沿着滑道升了上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这时他听见外面高晓荣和张六子的说话声。他看了看小牛皮圈椅没有遗留下什么痕迹,便回到他原来坐过的藤椅上。高晓荣进屋见藤椅上打着瞌睡的杨阿尔斯楞,放心地喘了口粗气,笑着说:“喂,小杨,醒一醒,光顾着恋爱,耽误睡觉了吧?”杨阿尔斯楞伸伸胳膊打了个哈欠,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天热,就是困哪。”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杨哈斯的声音:“小子,别玩晕了头,小周头一次上咱们家来,你们早点儿回来吧!”杨阿尔斯楞心中像推开两扇窗顿时豁亮了,任务已经完成,他们可以撤退了。高晓荣叹息道:“做父母的都是这样。”他又瞅了瞅窗外说,“苏总她们也该回来了吧!”

  直升机停在了一座馒头状的沙丘上,这回该轮到苏美娅着急了。她俯在周晓玲的身旁,一只手摸着周晓玲的脉搏,一边大声地喊着:“晓玲!晓玲!你快醒醒啊!”周晓玲的脉搏由若有若无到缓慢地跳动起来,苏美娅的表情也由焦急到平缓。周晓玲慢慢睁开双眼,口中喃喃地说道:“姑姑,我们还活着吗?”苏美娅大声地说道:“活着,晓玲,我的好晓玲,我们都还活着!”周晓玲起身怔怔地看着苏美娅,突然她抱住苏美娅大哭起来。苏美娅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一位慈祥的母亲似的说:“别哭啦,别哭啦,咱们福大命大,发动机又工作了,一切都过去啦。我们回去吧,柏树洼那边也不去了,我让杰克给做西餐呢,杰克做的烧牛排很好吃的,你刚才可把姑姑吓坏了。”

  贝尔直升机的螺旋桨又转动起来,很快直升机又腾空而起,直升机上的两位女人再没有来时的欢笑声。

  于洪军、项晖、小朱、小李在看视频,王副局长、铁峰、赵东明、杨红鹰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王副局长说:“同志们,‘1023’毒品专项大案专案组‘鹰爪行动’首战告捷,公安部禁毒局将逐一破译其中文件。我刚才粗略地看了看那些文件,《鸮计划报告书》等资料都在里边。鹰爪行动,主动出击,小杨、小周功不可没,专案组在前线指挥若定,我先为你们记上一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