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开业典礼刚一结束,苏美娅和余成军、高晓荣、杰克带领着化工厂的全部人马撤离云龙大酒店开赴新建的化工厂。苏美娅在王爷府镇只雇了两个县政府退休老头儿宋江和李贵住在吴小辫的房子中,要他们先给支应着,待厂子那边一切就绪再派人员过来。这房子重新装修后,大门也换成可以进出大、小车辆的铁大门,大门口挂上块“M国兴凯投资公司驻腾格里县办事处”的牌子。

  新建的厂房和生活区全都是板式建筑。厂房高大宽敞,六个车间都用板材隔开。生活区建在厂房的西北角离厂房有500米的地方,分厨房、餐室、卧室、盥洗室、卫生间等生活用房。这里原来也是一个长满杏树、桦树的大沙包,生活区是用推土机推平后在上面建的。苏美娅的卧室与办公室也在这里。卧室兼办公室里多是些藤木家具,比如藤椅,藤床,藤木桌、橱。

  苏美娅坐在藤椅上,高晓荣站在地上,都有些不快的神色。还是高晓荣先熊了下来,他弯下腰低声说道:“美娅您看您,我不就是提了点儿建议嘛。”“提建议也不行!”苏美娅凶巴巴地说,“我跟你同样是学化学的,难道我就不知道生成物是什么?我们是商人,商人找的是市场,市场有这个需求有这个高额利润我凭什么不生产!”高晓荣声音更低了:“您看您看,又来脾气不是,我是替您着想。”苏美娅口气也缓和了些,但语气依然坚定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今后这样的话你连想都不要想,往后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是了。”她慢慢地站起身抬手轻轻地抚摸着高晓荣的面颊,高晓荣伸手把苏美娅紧紧地抱在怀里,低声嗫嚅道:“我知道了。”

  工厂开业典礼时杨哈斯和娜仁高娃都去了。杨哈斯走在路上,不少人都在跟他打着招呼:“哎,杨总,你那妹子整大发啦!”“哎,杨总,你那妹子比你还有能耐!”杨哈斯听得晕晕乎乎的。他知道人们现在更有一种巴结他的味道。昨天傍晚苏美娅给他打来电话:“阿哥,没事你也去沙地蹓跶蹓跶,嫂子怎么说也在我们这里挂个副总的名。这几天余总说经常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围着我们的护栏张望,不知在看什么。”

  杨哈斯当即说:“妹子,怎么我没事我是闲人一个?我可是奶牛场、石雕厂两个企业的老总呢!”娜仁高娃说:“杨哈斯,妹子那儿咱们咋也得帮凑,阿妈临走的时候是咋嘱咐你啦?”杨哈斯摆摆手带着嘲讽的口气说:“行啦,行啦!我已经说我要去了嘛!这家伙的,我看这挂名的副总经理都让你找不着北啦。”

  空旷而荒凉的小腾格里沙漠突然建起这么一座青灰颜色厂房的工厂倒真是引来不少人看稀罕。杨哈斯骑着马围着厂子转了一圈,真的就呵斥跑了一些人。他骑马想进工厂的院里,那个闽西来的张六子拦在了大门口:“杨总,我倒是认识你,可是没有我们老总的允许,谁也不能进院。”杨哈斯连马也没下:“我是你们老总的娘家哥,是她让我来的!”

  这时正好余成军从厂房中走了出来喊道:“六子,你快放杨总进来,是我找杨总有事!”然后对杨哈斯说,“我正要去请你,你自己来了。六子,还不快把大门打开让杨总进来。”大门是那种电动的推拉门,张六子一摁电钮门就缓缓地打开了。余成军来到门前,杨哈斯也从马上下来,两个人向院里生活区走去。

  余成军说:“我刚从苏总那儿商量完,我们厂子里打算买16匹马,我们闽西来的这些人先前没见过马,更没骑过马,刚才跟苏总商量就不买越野车改买马了,哪个人休班想上街里让他骑自己的马去。我们想请你帮助买买,同时也训练训练我们怎么骑马。不白训练,我们给你培训费。”杨哈斯这人是个热心肠,最经不得人家跟他说好话,于是哈哈一笑说:“啥费不费的,要我说你们就是闲的,钱多了让钱烧的。”

  余成军领着杨哈斯径直走到苏美娅的房间。苏美娅笑着站起身说:“阿哥,我觉着你快到了嘛。”杨哈斯坐在藤椅上说:“妹子,人家现在都宝马、奔驰的了,你们怎么还想起骑马来啦?”苏美娅依然笑容可掬地说:“余总这些哥们儿在这儿上班没有乐子觉着太枯燥,给他们一人买匹马算是福利了。我们公司老总给员工都配汽车,这配匹马是小事。”杨哈斯又问:“都是全鞍马吗?”苏美娅说:“是的,都是全套的。”她又瞅了瞅余成军说,“阿哥,这次买马的钱是人家个人的,你可得节省着点儿花,这事就你和余总经理去办吧。另外,哥你有时间常过来看看,最近常有些人过来趴在围栏上瞅,谁知道他们是环保的还是公安的,把我们的保安瞅得挺害怕。”

  杨哈斯说:“没事儿,妹子,刚才我都训走几个了,可你们也得说说你们保安,他们不认我不让我进院呀。”余成军忙说:“杨总你放心,我一会儿就跟六子说,下次保你畅通无阻。”

  杨哈斯是有经济头脑的人,余成军一说买马,他立刻就想到离王爷府镇几十里地远娜仁高娃的娘家就有马群,那价格还不是他说了算?让他犯愁的是那成套的马具。这件事让娜仁高娃回去办。杨哈斯心里想着,进了自己家的院子就喊:“老婆,我从妹子那里给你领任务来啦!”娜仁高娃笑吟吟地从楼里迎了出来道:“看把你乐的,苏美娅妹子给咱们什么好事了?”

  杨哈斯进屋就说:“你回二爷府一趟。”娜仁高娃瞪大吃惊的眼睛问道:“不年不节又没啥事,我回二爷府干什么?”杨哈斯就把苏美娅要买16匹全鞍韂马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这可是苏美娅妹子让办的事,你这个挂名的副总经理还不麻利点儿去办?”娜仁高娃笑着说:“我说呢,现在谁能指使得动你,也就是你那有钱的妹子。”杨哈斯嘿嘿一笑道:“我妹子?她可是你亲姑表妹呢,她现在动不动就不认我这个哥。”娜仁高娃也没再说什么,收拾个小包袱下楼自己骑摩托走了。

  没过两天,娜仁高娃就高兴而归。她告诉杨哈斯5000元一匹全鞍韂马,马具也都是齐全的。她对杨哈斯说,现在草原上买马比买牛买羊还容易,牧民们家家都买了摩托,有的都坐着小车去放牧,把马闲起来了,又舍不得杀,听说买的是骑马,就都愿意卖。

  述说完,娜仁高娃诡谲地一笑说:“你见到苏美娅妹子就别乱报价了,我已经把马价告诉她了。”“什么?你说什么!”杨哈斯把眼睛瞪得牛眼似的,“你跟她报了多少钱?”娜仁高娃依旧笑眯眯地慢声慢语道:“我给她报了,我给她报了6500元。”看着杨哈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娜仁高娃又说,“我还不知道你那财迷脑袋?雁过拔毛,不给你拔点儿你连觉都睡不着,一匹马多要的1500,咱们留1000,给他舅留500,活儿都是人家干的。”杨哈斯仍愤愤地说:“哼,我原本是说8000的。”娜仁高娃说:“他爸,别总是回回都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你就不怕哪回吃肿了嘴?阿尔斯楞说了,你的钱他一分都不要,他嫌你的钱太臭。”杨哈斯说:“哼,臭小子,现在说钱臭,赶明儿个结婚说媳妇买房子时,钱一分也不少要!那马什么时候送到?”娜仁高娃说:“我和他舅商量就不走镇子了,顺着沙子边直接送到柏树洼前边去。”杨哈斯这才有了笑容说:“娜仁你就这件事办得对,不走镇子里省了我不少草料,这要是来了人吃马喂的没几百元下不来呢。那我得赶快去接他们。”

  苏美娅给闽西余家来的人一人买了一匹马,余成军私下对他的弟兄们说:“这马是你们的腿你们的车,到时候能救你们的命。待会儿苏老大她哥杨总来教咱们骑马,你们想要命的就得给我好好学!”

  杨哈斯牵着马站在一个长满红柳的小沙包上,沙包的下面是一个长着绿草和蓝色鸽子花的大沙坑。张六子他们一人牵着一匹马,张六子带头单腿一跪,其他人也跟着高喊一声:“师父!”杨哈斯慌忙扔了马缰绳跑下沙包扶起张六子说:“这哪行,快起来,我一定好好教你们就是了。”

  杨哈斯不厌其烦地给张六子他们讲着怎样给马戴笼头和马嚼子,怎样备马鞍子紧马肚带,怎样揭马鞍子,怎样绊马,骑马时该用什么姿势,上梁下梁身体都应该什么样,上马下马怎样踩马镫。每说一个动作他都自己先示范,然后再手把手地教这些人。这帮人练习骑马,从沙梁上跑下来跑上去,摔下去又骑上去,浑身上下沾满了沙土,还在哈哈笑着。杨哈斯骑在马上也哈哈笑着说:“这帮南国蛮子更皮实,好像一帮土匪似的。”这帮人对杨哈斯格外敬重,有叫师父的,有叫杨爷的,杨哈斯心中别提多舒坦了。

  这些人有了马学会了骑马别提多乐呵了。三班倒的他们只要休班,就仨一帮俩一伙地去镇里逛商店进洗浴中心下饭店泡妞。

  天下的事多有一些奇缘。那个张六子泡妞还真泡上了。女的叫李翠兰,在王爷府镇王爷府大街开一家牙医诊所,她哥哥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李春。李翠兰从小父母双亡,和哥哥相依为命。好在哥哥跟神马学了码踪的技术,加入了公安有了份正经工作,家才渐渐地好起来。李翠兰去赤岭跟一位老牙医学了几年,回到腾格里县开了个牙医诊所,收入也算可以。她结过婚,但那男人属于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常吃喝在外,后来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了音信也就按自然死亡注销了户口。

  张六子听说李翠兰是个小寡妇,就有病没病常去搭讪,没想到竟搭讪出了感情。二人觉得脾气相投年龄相仿,都认为这是一份千里的姻缘。可这事让李春知道了,就狠狠地训斥了李翠兰一通,甚至说出你要跟这样乱七八糟的人在一起别说我不认你这个妹子!但感情这东西哪是说断就断的,李翠兰明里不敢忤逆哥哥的话,可暗地里两人仍有来往。张六子夜里没班时就骑上马直接去了李翠兰家。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