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二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公安部禁毒局王副局长,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铁峰总队长,赤岭市公安局赵东明局长、杨红鹰支队长正在开着视频会议。

  王副局长说:“我同意你们主动出击的方案,我很欣赏你们把这次主动出击取名为‘鹰爪行动’,看看是鹰厉害还是鸮厉害。关键是我们人员的素质究竟可靠不可靠,鹰爪可是既迅猛又锐利的。”铁峰总队长说:“人员得培训,每次行动得多设想几套方案。”赵东明和杨红鹰不断地点着头。王副局长说:“这样吧,我马上派禁毒局的心理专家过去,干我们这行,是细节决定成败,容不得丝毫的疏漏,有人说百密可以一疏,这绝对是错误的,这一疏的代价,可能就是我们的鲜血和性命,我们禁毒战线有过这方面的教训。”铁峰总队长说:“一定要记住王局长方才的指示,这一步棋是非常关键的,培训时间定下来后告诉我,我亲自去一趟。”

  在赤岭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赵东明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神色庄重。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着女民警周晓玲,她神情有些紧张。赵东明说:“小周,最近和杨阿尔斯楞有没有联系啊?”周晓玲说:“我们就打了两次电话。”说完便低下了头。赵东明说:“恐怕不止两次吧!”周晓玲眼里噙着泪水:“局长,我们打电话不算违纪吧?如果连打电话都不行,那你干脆也给我个处分吧,把我也下放到腾格里县公安局,我们就不用打电话了。”赵东明微微一笑:“嚯!没想到表面挺文静的小周倒有一张刀子似的嘴。”周晓玲说:“谁急了也会有话说。”

  赵东明神态严肃地说:“周晓玲同志,组织上打算派你去腾格里县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你去不去?”周晓玲抬起头惊愕地瞅着赵东明,然后站起身立正,响亮地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赵东明摆摆手说:“小周你坐下,我具体说给你。”

  赵东明这才把杨阿尔斯楞值班喝酒办公室起火挨处分下放腾格里县公安局的原委全都说给了周晓玲。周晓玲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随口说了一句:“杨阿尔斯楞把我瞒得好苦,看赶明儿个——”赵东明态度极为严肃地说:“周晓玲同志,杨阿尔斯楞是在执行任务,这是国家一级机密,父母、亲人谁都不能讲。不但是他,就是你也不准讲。”看见赵东明严肃的面孔,周晓玲也认真地坐直了身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赵东明说:“下面我说一下你这次要执行的具体任务。我们这次行动的代号叫‘鹰爪行动’,我们的嫌疑人是杨阿尔斯楞的姑姑苏美娅及其同伙。我们基本确定这是一个国际的制贩毒集团,但是至今我们拿不到苏美娅和国际贩毒集团联系以及制贩毒操作的有力证据。根据省公安厅卫星通讯专家项晖同志的意见,我们必须派人进入苏美娅的房间,协助我们搞电子监控的同志进入她的电脑。谁能充当这只‘鹰爪’?我们经过反复商量,准备由杨阿尔斯楞和你来完成。当然啦,我们面对的犯罪嫌疑人是极其狡猾极其凶残的,完成这项任务有性命危险,你也可以做出无法完成此项任务的决定。”

  周晓玲立刻站起身子干脆利落地敬礼说:“局长,我是一名警察,我甘愿做这只‘鹰爪’,我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保证完成任务!”

  赵东明说:“那好吧,明天杨阿尔斯楞要来,还得对你俩进行培训。”周晓玲有点儿失态,一拍手:“真的?”但马上收敛住,面对局长她脸上泛起了红晕。赵东明没太理会周晓玲情绪上的变化,只说了句:“年轻人别光顾高兴,这可是项有可能用性命做代价的工作任务。”

  此时在腾格里县公安局,于洪军局长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于洪军局长拿起电话听筒:“噢,是杨支队,嗯,他在。让他接电话,注意保密。好,我这就安排。那他得去两天吧,嗯,关键是那位,决不能让她起疑心。嗯,我这就去叫他。”然后他拨通了杨阿尔斯楞的内线电话。

  杨阿尔斯楞把苏美娅给他的摩托罗拉手机撂在办公室特制的盒子里,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每逢有重要会议或重要电话,他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这部手机安顿好。他快步来到于洪军的办公室,抄起桌上的电话听筒:“大哥,我是阿尔斯楞。”杨红鹰的声音:“阿尔斯楞,于洪军局长会把任务讲给你,这次的任务由你和周晓玲来完成,你得来市局两天。但你得想一个办法,解决苏美娅多疑的问题。”

  杨阿尔斯楞说:“我就跟她说周晓玲的父母家人想见我,到赤岭以后根据情况再找她联系。”杨红鹰说:“我看可以,总之不要让她起疑心。”杨阿尔斯楞说:“嗯,目前看,问题不大。”杨红鹰说:“你不要大意,要多想一些她阴险狡猾的一面。”

  杨阿尔斯楞撂下电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想怎么跟苏美娅说。这时他那部摩托罗拉手机响了,是苏美娅打来的:“阿尔斯楞,你在哪儿呢?”“苏美娅姑姑,我在局里。”“你可有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了。”“是的姑姑,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来电话了。”“阿尔斯楞,你有事吗?”“嗯,要说也没啥大事,就是……”“就是什么,有什么事你跟姑姑说,是缺钱还是缺物。”“苏美娅姑姑,是这样,我不是处了一个叫周晓玲的女朋友嘛,我女朋友的父母前段时间听说我受了处分就不同意了。最近不知道他们听谁说的,说我是你的侄子,他们就又同意了。现在提出想要见见我,就是这事。”

  苏美娅咯咯乐着说:“阿尔斯楞这是好事呀,你怎么还为难了呢?这个周晓玲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姑姑,晓玲她爸是赤岭银行的行长,我害怕见他。”手机里传出苏美娅咯咯的笑声:“阿尔斯楞你真还是个孩子,他有什么好怕的?也就是在你们中国,银行的行长也成了政府的官员,在外国银行家都是靠我们这样的企业家养活着,周晓玲爸爸并不比我和你阿爸的社会地位高。我可爱的侄子,凭着你高挑儿的个子,白白净净满脸秀气,怕他什么,哼,这一表人才,他们上哪儿找去?你就大胆地去吧,到赤岭遇到什么困难给姑姑来电话,姑姑给你摆平。”“苏美娅姑姑,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才有点儿底了。我不敢跟阿爸说,什么事跟他一说,他不是吼我就是骂我。”

  苏美娅转了一下眼珠说:“行啦,往后这些事只要跟姑姑说就行了,要不你坐姑姑的直升机去?姑姑亲自驾着飞机把你送去,看他周家怎么说。”杨阿尔斯楞打个愣马上说:“苏美娅姑姑,那天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有恐高症,在飞机上老觉着要掉下来。”苏美娅说:“那我只能祝贺你了。”杨阿尔斯楞响亮地说:“谢谢姑姑!”然后撂下电话长长地出了一口粗气。

  杨阿尔斯楞在家中只悄悄地和杨哈斯说了一声:“阿爸,这件事和任务有关,你要做好配合。”杨哈斯立刻就明白了,他大声地嚷道:“啊哈,娜仁高娃,咱们的儿子要娶媳妇啦,这次上赤岭可是人家要相亲呢,说不上哪天,儿子就会把媳妇领进家来,你可得老早把红包预备出来!”娜仁高娃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喜滋滋地说:“儿子,要是什么时间把对象领家里来,得提前给家里来个电话,家里也好有个准备。”然后又扭身说,“杨哈斯你也别总说我,都快要支使儿媳妇了,你那臭脾气也得改改啦,要是传到亲家那儿,我都跟着你丢人。”

  杨哈斯先呵呵一笑,然后破例地告诉朝鲁:“我儿子要去看女朋友,我们这几天先将就着点儿,你把公司的车给他开几天吧,不要让人家觉得我杨哈斯开得了公司,却给儿子买不起车。”

  第二天吃过早饭,杨阿尔斯楞开着一辆黑色奥迪上了去赤岭的路。这条路对他该是轻车熟路了,但他车开得并不快。这次去赤岭到周晓玲家并不是件难事,最重要的是上级把这样一个任务给他,他和她能扛得起来吗?他的眉头时而皱紧时而疏松,这对于刚过26岁的他,心情并不轻松。

  赤岭市公安局小会议室,简朴大方。公安部禁毒局特聘心理专家王伟教授,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长铁峰,赤岭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明、禁毒支队长杨红鹰,卫星通讯专家项晖,还有杨阿尔斯楞、周晓玲正在开会。

  铁峰说:“现在‘1023’毒品专项大案侦破工作‘鹰爪行动’开始实行。古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永远是一条铁律。小杨和小周你俩这次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使我们的电子监控设备能够监控到犯罪嫌疑人的电脑。”项晖说:“是这样,你俩有一个人打开的手机如果能贴近犯罪嫌疑人的电脑,我们的电子监控设备就能捕捉到犯罪嫌疑人的电脑信号,并能进入他们的电脑获取到他们的信息资料。”

  杨阿尔斯楞说:“那我们可不可以顺手牵羊地弄一点儿他们的溴代苯丙酮产品?”杨红鹰说:“绝对不可以,你们甚至连瞅都不要瞅一眼,这是纪律。”赵东明说:“杨支队说的很重要,你们给人的印象就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在游山玩水。”

  王伟教授说:“铁峰总队长刚才说到的知己知彼你们究竟有多大的把握,对他们个人的性格特征了解有多少?小杨、小周,你们说一说我听听。”杨阿尔斯楞说:“我的感觉,他们的核心人物是苏美娅,她多疑、争强好胜,还很残忍,但有时也流露出一些儿女情长,再就是有一点儿赌博的心理。”王伟教授点点头问:“小周呢?”周晓玲说:“我不了解那里的情况,但我觉得应该把范围再扩大一些,防止突然有什么人插进来。”王伟教授满意地点了点头。铁峰总队长对赵东明说:“我看这样吧,让王教授和小杨、小周还有项晖他们商量具体的行动方案,我还有事和你俩商量。”

  会议室中,王伟教授、项晖、杨阿尔斯楞、周晓玲比画着、述说着、争论着、记录着,他们的情绪时而激动,时而平和,时而欣喜,最后是自信淡定的笑容。

  盛夏的太阳炙烤着辽西大地,赤岭市公安局楼后面院子几株法国梧桐仍然不动声色地舒展着枝叶,深绿色肥大的叶子让人有一种镇定和安宁的感觉。

  杨阿尔斯楞和周晓玲两人坐在树下的石凳上。杨阿尔斯楞说:“晓玲,你接到任务后,心里紧张了没有?”周晓玲说:“局长刚一说任务时心里有点儿紧张,后来听说是跟你一块儿执行任务,而且你受处分也是故意安排的,我光顾着高兴了,就一点儿也不紧张了。”杨阿尔斯楞说:“王教授不愧是全国顶级的刑侦专家,那三十种假设和三套方案,真让我心中有底了。”周晓玲说:“哎,阿尔斯楞,王教授说对苏美娅别抱任何幻想,你这位苏美娅姑姑真的就那么坏吗?”

  杨阿尔斯楞说:“唉,我倒赞成《三字经》里那句话‘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人不是生下来就好就坏的,都是环境使然。小的时候我不知道大人们的故事,随着年龄一点点长大,从达兰花奶奶的口里,从阿爸阿妈和舅舅们的口里我逐渐了解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达兰花奶奶一生只爱过一个人,就是我的亲爷爷杨成虎,我亲爷爷与杨支队的亲爷爷杨成龙是双胞胎兄弟。杨成龙一开始就跟着共产党抗日参加解放战争,最后成为解放军省军区副司令。我的亲爷爷先给腾格里旗王爷当卫队长,也是位赫赫有名的抗日英雄。但是后来他却跟国民党军统站长王爷府的小格格走了,他当了国民党骑兵旅的少将旅长。小格格就是我的亲奶奶,生下我阿爸后就自杀了。我的亲爷爷也被人民政府镇压了。一直深爱着我爷爷并实际做了我爷爷二房的达兰花奶奶和我那位小格格奶奶又是叔伯姐妹,就担起了抚养我阿爸的责任。

  “后来运动一个接一个无法活下去了,达兰花奶奶被迫嫁给杨支队他爸的警卫员特木尔爷爷,后来也便有了苏美娅姑姑。可达兰花奶奶不但不爱这个女儿,还虐待她,尤其是对苏美娅与一个和她同龄的日本遗孤的小男孩儿要好,更是气得不行。苏美娅的幼年和少年就是在一种穷困、冷漠、饥苦的环境中长大的。她恨这个家庭,考上大学后就音讯皆无了,再后来也一直没有回来。现在回来了,却有这样一种身份……人走错了路并不一定是按自己的意愿去走的,是若干种外部力量挤压的结果。然而法律是无情的,它就像一把利刃将长在歪门邪道上的毒瘤削去,我们公安干警就是这操刀的人。”

  周晓玲说:“阿尔斯楞,你都把我说掉泪了,那苏美娅真的就回不来了吗?”杨阿尔斯楞说:“我看她是回不来了,她如果裹挟在制毒贩毒集团中陷入一种罪恶势力里,那便无法脱身了。”周晓玲竟叹了口气说:“人哪,就怕走错了道。”然后拽了一把杨阿尔斯楞说,“走吧,按着给咱俩定的方案,那我们现在先走第一步吧。你跟苏美娅说的,先过你未来的岳父岳母相亲这一关,可别让苏美娅来个反侦查,让你露了馅儿。”杨阿尔斯楞说:“好的,上车,上老丈人家去喽!”周晓玲攥着右拳砸了杨阿尔斯楞后背一下说:“八字还没一撇呢,美的你。”

  奥迪车驶离了赤岭市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