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李春把三个人带回来,先把张横和李立又问了问。张横、李立本来就心虚,不想把事闹大,也为下一步去化工厂留下个台阶,死活就是化工厂门口那几句话,于是李春向环保局的李副局长打个招呼就放回去了。杨哈斯还是大包大揽,就是对这两个人看不惯,加上早晨喝了两盅酒就动了手。

  这样,杨哈斯动手打环保局干部的事坐实了,他态度又不好,就只能在公安局里多留几天了。娜仁高娃哭哭啼啼地来公安局先找上杨阿尔斯楞,然后娘儿俩一起去看杨哈斯,倒让他一顿臭骂:“你们他妈的还知道来看我,我这多有面子,自个儿儿子在公安局干事,侄子在市公安局当官儿,我这却让公安局给抓到号子里来了。我这光彩,你们他妈的也光荣!”

  杨阿尔斯楞实在受不了了,就去找于洪军局长。杨阿尔斯楞说:“于局,不行快把我阿爸放了吧,我让他骂得实在受不了啦。”于洪军说:“不行,我刚才和杨支队通过话了。他说,正好,咱们给他来个就坡下驴。杨支队还要来呢,他说有重要意见要和我们谈。”

  正说着,王富国副县长打来了电话:“杨哈斯怎么还不放?他本人是省优秀企业家、市政协委员,又是外企苏总的哥哥,这影响多不好,苏总今天又给我来电话了,说这样的投资环境她打算要重新考虑扩大生产的事。你知道吗?今天早晨一上班,宁县长就从北京给环保局的大局长老闫打来电话要他严肃政纪,处分两个擅自行动的环保干部呢。”于洪军只好说:“有王县长的话,我们马上商量放人。”

  杨红鹰坐在腾格里县公安局于洪军局长的办公室中,旁边还有杨阿尔斯楞、小朱和小李。杨红鹰说:“在座的都是专案组的人,咱们今天先重点说说对苏美娅的监控吧。”

  小朱说:“苏美娅在腾格里县以外联系最多的就是两名山东长住的日本人,一名叫河野的男人和一名叫枝子的女人,但都说的是流利的中国话。联系比较多的还有冀东省一名叫吴宽的老板、闽西省一个叫余成民的、贵州省一个叫苏德龙的。腾格里县这边主要是王富国副县长,最近也和在北京学习的宁琛县长通了几次电话。他们通话的内容全都有录音。但我们觉得这些通话的内容都属于一般的正常业务。”杨红鹰说:“你把他们通话的录音给我拷贝一份来,我回赤岭仔细听一听。”小朱、小李同时回答了一声:“是!”

  杨红鹰说:“难道她和国外就没有联系,比如和她的M国兴凯投资公司?”小朱说:“那她肯定有联系。可是从上次截获的不能确定是谁发的信息说要改变联系方式后,就再也见不到有人和境外的联系了。小李我俩想,联系人有可能用电脑通过卫星频道在联系。”

  杨红鹰说:“那咱们的电子监控设备不能跟踪吗?”小朱说:“跟踪倒是可以跟踪,但必须知道她的通话位置和频段才能跟踪。”杨红鹰说:“怎样能够搞定她电脑的频段?”小李笑着说:“说好办也好办,只要我们的人打开手机接近她电脑的一米区域内,如果她的电脑是打开的,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我这里就能把她锁定了。”

  杨红鹰拿眼瞭瞭杨阿尔斯楞,见他有点儿紧张,心想阿尔斯楞真够敏感的。杨红鹰又问:“开业典礼时你们注意苏美娅戴的项链没有?”小李说:“我注意了,但她戴的是一串珍珠项链,不是鸡血石的。”杨红鹰说:“难道我们重点怀疑的对象不对?”于洪军说:“那可真不好说,开业那天的会开得挺好的,尽管也有人说到她和那个日本遗孤孩子的事,可下边的观众都很欢迎她。”

  杨红鹰说:“行啦,我再通知两件事,一是公安部王副局长非常支持我们为打破僵持局面主动出击的想法,要我们拿具体方案;二是省厅铁峰总队长为加强我们这里信息技术的力量将派总队一名清华大学信息技术专业毕业的博士项晖来我们这里。”小朱和小李拍着手笑道:“这可好了!”杨红鹰说:“还有,我这次来对内对外都要说是为放我二叔来的。”

  杨红鹰和杨阿尔斯楞二人一前一后来到杨哈斯的拘留室,负责看守的警察把门打开。杨哈斯一看是他们哥儿俩来了,一扭身把脸背了过去。杨红鹰说:“二叔,我们哥儿俩来接您回去。”杨哈斯故意眯着双眼说:“你们是谁呀,我咋就不认识呢?”杨阿尔斯楞说:“阿爸,别闹了,我是您儿子阿尔斯楞,他是我哥,您的侄子杨红鹰。”杨哈斯说:“怎么,我他妈的还有儿子和侄子呢?你们他妈的要是我的儿子和侄子能让老子在这里蹲十来天号子!”

  杨红鹰看一时跟他也解释不清楚,就对杨阿尔斯楞说:“阿尔斯楞你去门口看一下。”杨阿尔斯楞到门口,看见看守的警察已经走了,就朝里边点点头。杨红鹰朝屋子上下左右都看了一遍才走到杨哈斯跟前小声说:“二叔,您受苦了,可这苦受的值得,这是我们特意安排的。”杨哈斯刚要张嘴骂,听到后半句没有骂出口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张开的嘴也合不上了。

  杨红鹰接着说:“二叔您坐下,我详细地跟您说。”杨哈斯将信将疑地坐下,嘴里却还说着硬气话:“我看你怎么跟我说。”“二叔,苏美娅姑姑极有可能是个制毒贩毒的毒枭,吴小辫有可能就是她或她指使的人毒死的,她现在是我们重点怀疑对象。”杨哈斯惊愣着说:“那报纸上不都说吴小辫是卖淫嫖娼死的吗?”“那是我们故意放的风,就连阿尔斯楞犯错误受处分下放腾格里县公安局都是我们特意安排的。”“哎呀,自己家人咋还这么整。”“二叔,这不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是国家的机密大事。”杨哈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说:“大侄子,你可别唬你二叔,你二叔可是啥阵势都经过的人。”

  杨红鹰说:“二叔,我真的不是跟您开玩笑。您记得我跟您说过的巴林鸡血石吧,您说的王长顺家那块美智子给你看的鸡血石找到了,被吴小辫雕成了一尊弥勒佛,和先前我们查找的毒枭身上的鸡血石玉龙挂坠出自同一块石头,吴小辫就是因为这块鸡血石被一种特殊的毒药毒死的。”

  杨哈斯的眼睛瞪得老大,越发吃惊地瞅着杨红鹰说:“这事这么严重,我真有点儿后怕了。”杨红鹰说:“所以关你这么些天就是给苏美娅一个障眼法,把这个情况告诉你是经过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领导一起研究批准的,就怕你产生什么误会。”

  杨哈斯一拍大腿说:“这咋说的,我还收了她不少钱呢。”杨红鹰说:“那都没关系,以后也照样收,赵市长还表扬您干得好呢。二叔,我想问一下苏美娅从小到大的情况,你给我说说。”

  杨哈斯说:“唉,苏美娅小时候也挺苦的。咋说呢,特木尔阿爸和达兰花阿妈岁数挺大才有的她,阿妈差点儿死了。那些年家里生活又困难,阿妈就不待见她。虽然特木尔阿爸很疼爱她,可抗不过达兰花阿妈,在家里是很受气的。苏美娅小时候因为比我小十好几岁,跟我玩不到一起。可是她却能跟那个日本女人养的小孩儿王福贵玩到一起,成天打成帮炼成块的,因为这没少挨阿妈的打。那是八几年吧,中国和日本关系好了,老王长顺也死了,那个日本女人领着王福贵回了日本的娘家。苏美娅还哭鼻子抹泪的,又让达兰花阿妈骂了一通。可苏美娅毕竟长大了,考上大学以后就再也没回来。特木尔阿爸要去找,达兰花阿妈不让。你们都知道你们达兰花奶奶那脾气,对错都是得别人向她低头的,她从不向别人低头。这娘儿俩就这么别着劲儿,你们的达兰花奶奶一直到去世前才说了句她对苏美娅没有好好待承的话。”

  杨哈斯述说着,杨红鹰虽然打开了录音笔,但仍是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落下一句有信息价值的话。杨红鹰说:“二叔,这个案子一时半会儿结不了,我说一下上级领导对您说的话。赵市长要我转告您,我们面对的是最凶狠残暴的犯罪分子,要您一定保护好自己,您一定要保密,这件事对我二婶对谁都不要讲,一旦泄密犯罪分子或逃走或狗急跳墙,你都会有生命危险;第二,犯罪分子非常狡猾,需要和他们斗智斗勇;第三,前一阶段您帮助我们做了许多工作,希望弄清楚这件事后,更应该积极支持我们的禁毒工作。”

  杨哈斯一拍胸脯说:“大侄子你放心,你二叔贪财不含糊,可从来不做对不起国家的那些事,共产党对咱不错,咱也要对得起共产党。”杨红鹰说:“二叔,这一点我们放心,否则刚才那些话我们就不跟您说了。二叔,往后我们有什么事就通过阿尔斯楞跟您说。”杨哈斯一抹嘴巴说:“他妈的,老子还让他管上了。哎,大侄子,等把案子结了,阿尔斯楞还能回你们市公安局不?”杨红鹰笑着说:“二叔,你怎么还没听明白,阿尔斯楞到腾格里县公安局来,是组织上安排的特殊工作。往后我阿尔斯楞弟弟要比我有前途。还有,二叔回家后,苏美娅姑姑肯定会去看您,如果说起释放您的事,一定要说我专程回来找了于洪军局长才把您放的,释放您时我就不去你们家了。”杨哈斯说:“这我明白,这我明白,咱们这可都是保密的工作。”杨红鹰和杨阿尔斯楞都禁不住地笑了。

  杨阿尔斯楞打电话给杨哈斯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朝鲁,要他开车来公安局办理有关释放杨哈斯的手续并接他回家。听到公安局终于释放杨哈斯了,他那些生意上的哥们儿竟有十几个人都开车过来,直接就把他接到了云龙大酒店。朝鲁又开车去把娜仁高娃也接了过来。

  人们围在一张能容20人的大餐桌旁笑着闹着。“哈斯大哥,那里边天天有酒喝没?”“有酒,还有小姐呢,你也进去待两天?”“哈斯大哥,小别胜新婚,跟娜仁嫂子亲一个吧!”“哈斯大哥,听说赤岭的侄子来下令才把你放了,对那个于洪军局长,侄子把枪都掏出来了。”“不过也还得小心点儿那个于黑子,咱们侄小子杨阿尔斯楞可还在他的手下呢。”

  “哥,上酒店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让杰克开车上家去了,一看没人,问了好几个人,才知道都上了云龙大酒店了。”真是一鸟入林百鸟压音,苏美娅来了,只这一句话,人们的喧闹声立刻停住了。大家赶紧起身,有几个人喊:“快给苏总让座。”杨哈斯哈哈一笑说道:“苏美娅妹子来了,我也不想上这儿来,是这帮哥们儿硬拽来的。”杰克把苏美娅的外衣接过来,娜仁高娃忙安排座位。

  苏美娅在杨哈斯旁落座,扫了一眼桌旁坐着的人们,这才端起酒杯说:“感谢各位来为我哥哥接风,这第一杯酒我先敬大家。”苏美娅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众人也都举起酒杯将酒倒入口中。苏美娅又端起第二杯酒说:“我哥哥这次被拘留纯属因为我,他面对污吏仗义执言,现在在多方的努力下终于得以释放,这杯酒小妹敬大哥!”苏美娅把酒杯举过头顶,身子向下一蹲。杨哈斯哈哈一笑说:“妹子还没忘这个。”他豪爽地接过酒杯将酒一饮而尽,然后也端起一杯酒说,“我这次的事,全仗各位帮忙,要按着李春队长的意思要关我15天呢,这最后还是咱自己人我那侄子杨红鹰,从赤岭专程跑来一趟,给公安局那个于局长逼上了,这才把我放了。我老杨这辈子吃亏就吃在不会说软和话上啦。”

  “杨哥,真爷们儿,这腾格里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杨哥才是真正的男子汉!”……饭桌上又是一阵议论。苏美娅又举起一杯酒说:“按说这话我不应该说,我现在是M国的国籍,不应该再说中国的事,但也算是咱们在商言商。你们精美的巴林石雕件,在这里最多也就是几千几万的,国外市场上可就是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的价呢。要成功还得靠自己!所以要是你们有谁想打开海外市场的销路,我苏美娅倒可以替你们尽些绵薄之力。”

  “苏总真是女汉子!”“苏总万岁!”……餐桌旁人们欢呼着,互相议论着。

  这时有人提议:“杨大哥离家十来天了,快让人家回家跟嫂子亲热亲热去吧!”

  曲终人散,人们纷纷离席,苏美娅走到杨哈斯和娜仁高娃跟前说:“今天我就不上你们家去了,明天正好是星期六,让阿尔斯楞也回来,明天我回家去,杰克会做西餐,我那儿还有一瓶洋酒,让你们也改一改口味。”杨哈斯想到杨红鹰跟他说的一番话,就对娜仁高娃说:“咱们就听妹子的安排。”

  兄妹俩便各自上了自己的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