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苏美娅回到化工厂就给杨阿尔斯楞打了电话:“阿尔斯楞吗?”“啊,苏美娅姑姑。”“你在哪里?”“我在公安局,刚打完篮球。”“明天星期六不休息吗?”“我还没问于局,应该是没啥事。”“明天一定要回家,姑姑给你做西餐吃,姑姑的地窖里还有一瓶洋酒呢。”“姑姑,我最爱吃西餐了,我还是念大学时吃的呢。就是,就是——”“就是什么?”“就是一瓶洋酒太少,我怕都让我阿爸喝了。”“你个坏小子,有姑姑在,保证有你喝的。”“那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于局占我的星期六。”

  星期六这天,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进入夏天的小腾格里沙漠,沙丘由远及近层层叠叠斑斑驳驳,裸露着的沙梁与覆盖着的绿色植被交相辉映。近看以绿色灌木和杂草为主调的植被中又不乏五颜六色的鲜花,也便造就了一幅五彩斑斓的巨幅画卷。在这幅画卷中,石门山仍是点睛之笔。大漠、长河,大漠中突兀的两座石山将像一条碧绿玉带的西辽河架起来又从石崖上倒挂下去,让绚丽的景色多了几分壮观。有几只大漠鹰,在广袤的天空中巡游着。

  天好,人的心情也好。苏美娅早饭后和余成军、高晓荣打个招呼就让杰克准备做西餐使用的东西,然后高高兴兴地去了杨哈斯家。这次环保局的张横、李立虽没把事闹大,但警察的突然出现,让苏美娅觉得在腾格里县对她威胁最大的不是发改委、工商局、环保局,仍是公安局的这些警察。虽然王富国副县长那部摩托罗拉手机经常给她传来一些信息甚至是腾格里县高层会议的信息,但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些人员安排和一些经济工作调整的事,不是苏美娅关心的事情。警戒这块儿光靠瞭望塔也不行,等瞭望塔发现了公安干警,眨眼间警车就到院子了,所以尽可能掌握公安局的行动信息应该是她最关心的事情。

  她除了让余成军想办法物色可以拉拢的警察外,还想到了一个新的主意,而且她今天务必把这件事办好。苏美娅得意就得意在她到腾格里县甚至其他什么地方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没有她办不成的事情。另外,她从贵州苏德龙的电话中得知,一架贝尔直升机经过云南边境运抵贵州,又从贵州出发,就快要到达腾格里县了。

  杨阿尔斯楞头天下午就将苏美娅要他回家的事情汇报给了于洪军局长,也通过视频和杨红鹰取得联系。三个人商量的结果是苏美娅这次组织家宴,背后定有所企图。杨红鹰沉稳地说了八个字:“顺其自然,随机应变。”考虑到苏美娅多疑的特点,于洪军说:“小杨你不必提前来局,不管有什么事都要星期一再处理,防止苏美娅利用摩托罗拉手机查看你的位置。”

  苏美娅的车刚一到大门口,那条藏獒就挣着铁链子“噢呜——噢呜——”地吼了起来。杨哈斯和娜仁高娃、杨阿尔斯楞忙迎了出去。杨哈斯头一天听了杨红鹰说的关于苏美娅的话,心中对他这个妹子很是厌恶。然而事关重大,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领导都对他有所托付,他必须像先前一样,不能让苏美娅有任何察觉。还是杨阿尔斯楞先喊了一声:“苏美娅姑姑!”他跑上前去和苏美娅拥抱着。苏美娅用手轻轻地拍着杨阿尔斯楞的后背说:“哎呀呀,我的乖侄儿,天底下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哪。”然后大家一起上楼,杰克搬着一个大纸箱子,里边装着餐具和一些西餐用料。

  在客厅里落座后,娜仁高娃端上奶茶和奶食品。大家说了一些闲话,苏美娅说:“哥,我知道那天你是代我们厂子护卫队那些坏小子受的过。”杨哈斯说:“妹子你快别这么说,我是气不过,我早就想揍环保局这俩小子一顿。”苏美娅从手包中拿出一个信封来,说:“哥,这是他们护卫队听说我要回家来,送你的一万元慰问金。他们本来还要派代表来,我说不用啦,我都代替了吧。”杨哈斯呵呵笑着说:“妹子,别,别呀,我又不是外人。”杨阿尔斯楞说:“阿爸,你要不收,那就我替你收起来吧。”刚一伸手,杨哈斯打了他一巴掌,随手抓过信封揣在自己怀里。娜仁高娃也笑着说:“你们爷俩一对四楞子脑袋,就知道往钱眼儿里钻。”一家人说笑着。杨哈斯还特意说了一句:“石头大哥身上有些不自在,要不今儿个他也来了。”

  苏美娅说:“阿尔斯楞,你的房间呢?带姑姑去看看,以后如果做新房,还不得设计设计?姑姑走的地方多,见的新房也多,没准儿还能给你提些好的建议呢。”杨哈斯说:“阿尔斯楞你带你姑上去看看吧,我和你妈去看杰克咋鼓捣的。我让朝鲁去帮他,可朝鲁说他不但没吃过,连西餐啥样都没见过呢。”

  杨阿尔斯楞带着苏美娅来到三楼他的卧室,这是一间50平方米大的屋子,有双人床、衣橱、小沙发、茶几等一些用具。墙上挂着一幅蒙娜丽莎的油画,床头前墙上挂的则是杨阿尔斯楞儿童时的一帧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小阿尔斯楞显得顽皮可爱。苏美娅站在床的旁边久久注视着,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说给杨阿尔斯楞:“唉,阿尔斯楞,那个时代再也回不去了。”

  三楼除了洗手间,还有四个房间,苏美娅说:“阿尔斯楞,怎么说你也是个读书人,书房总得有吧,你女朋友喜不喜欢音乐呀?如果喜欢还应该有个琴房。另外,北方人活得太粗,又不是没房子,应单独搞个洗浴间。你阿爸、阿妈他们文化落后,不知道应该拥有与自己社会地位相适应的物质文明。阿尔斯楞,你俩受过高等教育,你应该想到。”杨阿尔斯楞拍着巴掌兴奋地说:“还是姑姑想得周全,我女朋友周晓玲可喜欢钢琴啦,在大学生钢琴比赛中还获过奖呢。”苏美娅说:“阿尔斯楞,这事都包在姑姑身上,钢琴不要国产的,要从意大利进口。”杨阿尔斯楞说:“我先替周晓玲谢谢姑姑!”苏美娅说:“你个臭小子,光知道交女朋友不行,你得想办法讨女孩子的欢心。”杨阿尔斯楞说:“我听姑姑的话,以后注意就是了。”

  猎鸮行动

  苏美娅像是无意间说了句:“阿尔斯楞,你们现在通讯设备还比较先进吧?”杨阿尔斯楞说:“怎么说呢,电脑比起别的单位还好点儿,可有什么用,就是台打字机罢了。”苏美娅说:“世界上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让原来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突然有些吃不消,等你们这代人起来就好啦。”杨阿尔斯楞说:“姑姑,我现在是越没事干越好。”苏美娅说:“那你们电脑的利用效率可太低了。”杨阿尔斯楞说:“可不是咋的,这就好像把丰田发动机装到咱们的老牛车上,没什么大用。”苏美娅咯咯笑起来:“阿尔斯楞我的乖侄子,你可真逗,你要把姑姑笑死了。”杨阿尔斯楞说:“真的,姑姑,就是这么个理儿。”

  苏美娅止住了笑声说:“阿尔斯楞,那姑姑托你件事,你们电脑利用率太低,就让姑姑用点儿。你知道,姑姑的业务得经常和国外的总部联系,使的是卫星电话,打一次就得几百上千的,有时一天就得好几个电话。”杨阿尔斯楞一脸为难的样子:“姑姑,你不是让我在公安局给你往国外打吧,那我可干不了,你那些业务我不懂,让人家碰见挺不好的。”苏美娅笑了:“阿尔斯楞,姑姑怎么能让你干那样的事!”她边说着边从手包中拿出一只银白色的小金属盒,打开盒子取出一只U盘样的东西,“这是一只形状像U盘的发射器,只要把它插在你们局里工作电脑一个端口上,姑姑给国外打电话就只付本地区话费了。”

  杨阿尔斯楞乐呵呵地说:“这还行,就是别人问起来,我只说我的U盘忘记拔了。”苏美娅说:“我的阿尔斯楞可真聪明。”她把这只特殊的U盘装进盒子里递给杨阿尔斯楞,“放好了,别丢了,虽然不值几个钱,可还得上国外去买。乖侄子,这可不能随便送人哟。”杨阿尔斯楞说:“苏美娅姑姑,我得下星期一上班时再去插了。”

  苏美娅扫了他一眼放心地说:“好吧,走,咱们去餐厅吧,杰克把西餐也该做好了。”二人到了餐厅,杨哈斯和娜仁高娃等在那里。娜仁高娃说:“你们娘儿俩都说啥了,说得这么热乎。”杨哈斯说:“娜仁你就好打听事,人家娘儿俩愿意说啥就说啥呗。”杨阿尔斯楞说:“阿妈,苏美娅姑姑在给我设计新房呢。”苏美娅也笑呵呵地说:“你们家那么多的屋子,缺少设计。哥、嫂子,我跟阿尔斯楞说啦,三楼我给他设计和置备家具。”杨哈斯瞟了儿子一眼,见阿尔斯楞美滋滋的,心想这小子他妈的装得挺像呢。倒是娜仁高娃有点儿架不住劲儿:“他姑,可别管他,那几个屋子都下来得老鼻子钱了呢!”

  这时,就听朝鲁喊了一声:“上西餐喽!”朝鲁和杰克先把碟子、刀叉、餐巾拿了上来,然后上的是蜜汁烤鸡翅、三文鱼肉蔬菜汤、培根芦笋卷、椰奶金丝南瓜冻。苏美娅拿起刀叉熟练地示范着。杰克把一瓶洋酒拿了上来,精美的玻璃瓶,透着诱人的金红色酒浆,苏美娅说:“人头马,690美元一瓶,我这次来就带了三瓶,和你们县领导喝了两瓶,这一瓶一直放在地窖里没敢拿出来,这次我们自己家人喝了吧。杰克,你给大家把酒斟上。”杨哈斯说:“我对这酒没啥兴趣,不一定比茅台、五粮液强啥。就是你们走时把刀子、叉子留这儿吧,赶明儿个吃手把肉的时候好用。啥西餐、东餐的,啥得劲儿就使啥呗。”惹得人们一阵哄笑。杰克又端上来一份煎牛排,杨哈斯又说:“给我拿酱油瓶来,这玩艺儿口太轻,得加点儿盐酱。”杨阿尔斯楞举着叉子做了一个鬼脸,苏美娅憋住笑,又不好笑出来。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她忙起身到一边去接电话。“噢,这么快。好的,我现在在外边,马上就回去。”接完电话她马上又给人打了电话,“啊,我是,余总,噢,运到啦,还有技师。我现在在哥哥家,我马上回去。”

  苏美娅收起电话说:“哥、嫂,阿尔斯楞,我得回去,总部知道我在沙漠地区交通不方便,就给了一架小型直升机,现在运到了,我得回去安排一下。”杨阿尔斯楞说:“姑姑,空中管制挺严的呢。”苏美娅说:“没关系,我已让宁县长都给我办利索了。阿尔斯楞,你小子就是有福,哪天姑姑带你坐飞机去,姑姑的飞机开得可好了。”杨阿尔斯楞说:“可姑姑我坐不了飞机,我有恐高症,坐在飞机上就觉得往下掉。”苏美娅笑着说:“没个男子汉样儿,连飞机都坐不了。”

  说完,苏美娅就叫上杰克匆匆地走了。

  这两天苏美娅有意地看了几次杨阿尔斯楞的位置,见他只是楼上楼下地变变位置,知道杨阿尔斯楞的确没有去公安局,她现在对她这个侄子是越来越放心了。

  星期一,杨阿尔斯楞正点去上班了,苏美娅没有给他打电话而是把电话打给了娜仁高娃:“那个臭小子没睡懒觉吧?”娜仁高娃说:“阿尔斯楞他刚走,唉,起得晚,天天夜里跟他对象唠嗑,一唠唠到半夜多。哎,我就盼着他们早点儿结婚,我好抱孙子。”苏美娅咯咯笑着说:“生两个孙子,给我一个。”

  杨阿尔斯楞到了公安局,知道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卫星通讯专家项晖星期日下午就到达腾格里县公安局了。辽西省公安厅下达的文件是项晖到县级公安局挂职锻炼,赤岭市公安局便派项晖到腾格里县公安局任副局长,协助于洪军做好刑侦工作。

  于洪军将项晖、杨阿尔斯楞、小朱、小李叫到他的办公室,针对苏美娅的U盘,共同商量对策。项晖将U盘拿到手端详了半天说:“我还真看不透这是件什么玩艺儿,小朱和小李你们见多识广,你们看一看,我觉得苏美娅既然说和卫星联通,那它肯定不是普通的U盘。”小朱和小李拿着U盘翻过来调过去地仔细琢磨着,都说电子器材中没见过这样一种产品,即使现在世界上常见的间谍用品中也没有见过。

  杨阿尔斯楞闪动着智慧的眼睛说:“我有这样一个想法,既然苏美娅让插在我们电脑上又没有说立即取回去,那这只U盘肯定具有窃取情报与发射的功能,能否将它插在我们一台电脑上,然后用我们的电子监控设备进行跟踪,看它会将信息传到什么地方去。”项晖说:“阿尔斯楞,我们在厅里都管你叫神童,你真够神的了。我看这个思路可以。”于洪军说:“就按你们说的咱们试一试。”

  杨阿尔斯楞先回到自己办公室,打开摩托罗拉手机,见有五个未接电话全是苏美娅的。他连忙走到室外给苏美娅拨通电话:“苏美娅姑姑,我们上班就开会,开会时不让接电话,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姑姑有事吗?”

  苏美娅说:“说话方便吗?”杨阿尔斯楞说:“姑姑没事,你说吧,我来到楼房外面了。”苏美娅说:“我刚才往国外一打电话才发现你那边还没连上。方便吗?如果不方便就不用插了。”杨阿尔斯楞说:“姑姑,是这样的,今天早晨一上班就开会,省公安厅下来一位挂职锻炼的副局长。副局长的办公室自然要大一点儿的屋子,没办法,把微机室让给他,微机室去挤小屋子了。别的啥事也没有,等他们拾掇完,我再去把U盘插上。”苏美娅说:“噢,是这么回事,那我就放心啦。”

  杨阿尔斯楞关上手机又匆匆向楼上跑去,他在电话中一番巧妙的周旋,为重新设计专用微机室赢得了时间。大家又一阵紧忙乎,可以万无一失了。杨阿尔斯楞这时才把U盘插在电脑的一个端口上。项晖、小朱、小李也赶忙回到监控室。

  杨阿尔斯楞忙去楼外给苏美娅打电话,他压低声音说:“苏美娅姑姑,刚收拾完我就去把U盘插上了,你看看能用不?”苏美娅那边好像很激动,但仍然压低声音说:“效果很好,我刚刚给国外接通电话说了两句,就看见你来电话了,很好,很好,效果非常不错。”杨阿尔斯楞说:“苏美娅姑姑,那我就放心了,那你快给国外打电话吧。”苏美娅说:“好的,有什么事咱娘儿俩以后再说。”

  杨阿尔斯楞把摩托罗拉手机放在一只特制的盒子中又忙着去了电子监控室。于洪军、项晖都在,见电子屏幕上显示一束电子信息流源源不断地发射给空中M国一颗通讯卫星,又从通讯卫星上反射下一束电子信息流到腾格里县王爷府镇东20公里的地方。杨阿尔斯楞指着那个地方对于洪军、项晖说:“从经纬度看,那里就是M国兴凯投资公司腾格里县化工厂。”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